屁话联盟忠实成员
lof可以随便点❤和👍

【也青】我信他

本来想在这次更新前写完的,但是手速太慢事又多……一看更新还被啪啪打脸,但还是不要脸的发了!

注意:假设内景像wifi一样,进入一次无需密码就可以再进。于是,就有了误入老青内景的老王遇上老黑的一段对话。

+++++++

 在碧游村养精蓄锐的时候,也不知是不是睡了过多的觉,王也盯着天花板,感觉陷进枕头里的脑瓜子疼,跟有只狐狸在脑壳里跳似的。

 狐狸,狐狸。

 王也眉头一拧,想到狐狸就想到诸葛青,想到诸葛青这倒霉孩子从第一次遇上他之后就没让他省过心。想着想着一缕烦躁就窜了起来,再加上这突如其来的偏头疼,他一个鲤鱼打挺,不睡了。

 坐在床上思考着要去哪里,瞅了眼四周,看这干净的铺陈,评价马仙洪脑子有泡,但对他们这群明摆着来找茬儿的人还挺好。看他和诸葛青闹掰,还专门弄了间单人房送给他休息。但王也不知为何还有点遗憾,遗憾自己没在那间能和诸葛青共处一室的双人房里住一个晚上。

 只可惜遗憾再多也没有用了,王也叹了一声,他又回忆起那晚熊熊烈火,火烧了一圈把诸葛青围在了中间,烧得他像太阳一样灼眼,又像落入大气层的陨石,在摩擦中覆灭,在覆灭中燃出最后一句证明自己活过的喊叫。烧得王也心惊胆战,烧坏了立下的誓言,烧尽了他常年以来的淡然。

 烧到现在王也的心情也静不下来,念诵的清静经背着背着就拐到了诸葛青静经。你说这诸葛青取什么名字不好,偏偏要单名一个青呢?跟清静经连番撞音,念来念去都是qīng,都是平声加个后鼻音,叫他怎么不会拐到诸葛青的身上去?

 王也叹了一声,开始打坐,思考着进自己的内景里躲躲,对,躲躲。

 他闭上了眼睛,再睁开眼的时候,被内景里的模样吓了一跳。

 到处都在打雷刮风,轰隆,呼啸,风吹得都快有形了,雷闪得宛如王也要进行得道成仙前的渡劫。

 “不是吧,一个诸葛青就能让我的内景乱成这样?”王也懵了,“前两天算马仙洪的时候也没这样啊?”

 他咕哝着,试着让内景平静,可当他开始凝神静气的时候发现了一个不对的地方——这里不受他的控制。

 王也眨了眨眼,奇也怪哉,他当术士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望着这乱七八糟的内景,王也忽然想起在北京时诸葛青说的术士内景互通的话,而他唯一进过的他人内景只有诸葛青。

 思及如此,王也的面孔拧了起来。他走了几步,发现无论在何处,这内景中的气流皆如风口一样混乱,宛如走在变化激励多端的对流层,吹得他的发丝四散,心内的愧意和悔意愈发浓重。

 他晓得当初那一战会给诸葛青带来不可磨灭的负面影响,却未想到这影响会大到如此。一个术士,内景却无法平复,还逞能要给他以一抵十,死都是他这么作出来的。

 “他作死你管得着吗?”

 王也挑起眉,熟悉的声音,冷漠的语气让他惊讶地转眼向声源出望去。

 一个长得与诸葛青一模一样,双瞳却像中毒了一样的眼黑红眸,露着诸葛青从未露出过的嚣张笑脸。

 “你是老青的——”

 “对,我就是他的心……”

 “心理障碍?”

 “……”

 王也话刚说完,就得躲过一股由那心理障碍甩过来的风,他胆颤心惊地看着被风打裂的一道雷,说:“哎哟我去,别这么大的火气嘛!不就是说错了话,您可以叫我改正嘛。”

 诸葛心理障碍哼了一声,说:“居然敢直接进来,很屌啊。”

 “意外意外。”王也四处望着,知道面前的诸葛心理障碍也操控着内景,便不敢过分造次,说,“诶,怎么就只有你在,老青呢?”

 “这内景是我的,关他什么事。”

 “嘿哟,你不就是老青,老青不就是你嘛?还分什么你我呢。”

 “呵,一个被八奇极搅乱内景的傻屌凭什么跟我合二为一。不过一个风后奇门,就把他吓成这样。”

 王也摸了摸鼻子,看了一圈,说:“这真是我造成的啊?唉,罪过罪过,还让你也跟着现形了,老青那段时间成天拘谨得紧,怕就是在心里边和你搏斗吧。”

 “他?他哪斗得过我?”诸葛心理障碍嗤笑一声,“老子轻轻松松就能搞定他。”

 王也打量着他,两只眼睛把面前这心魔上上下下全给看了过去,最后咂了声舌,说:“真不一样,和老青完全就是两个人啊,老黑。”

 “谁是老黑!”

 “诸葛黑,老黑。你瞅你自己俩眼白都成丧尸黑了,还是老青的负面情绪,可不就叫老黑嘛。”

 “滚!”

 诸葛黑脾气爆,转眼又给王也了一记大风,王也立起土墙挡下,挠了挠头,说:“唉,老黑你怎么这么不讲道理,一和你比较就越发觉得老青倔归倔,但又是多么的良善玲珑,讨人喜欢……”

 “是啊,那你可得多珍惜珍惜,再过几天可就见不到了!”

 诸葛黑说着又要攻击王也,逼得王也只好不住的防御和躲避,一边大喊:“老黑,黑哥,别闹了,好好说话成不成!我就是一个误闯进来的术士,过会儿还要回去的!”

 但是诸葛黑根本不听王也的话,法术放得一个比一个多,一下比一下猛,气得王也总算是忍不住了,彻底出手反击。克同门的八奇技起效果很快,诸葛黑被王也束住了手脚,动弹不得地瞪着一双血红的大眼,恶狠狠地骂着王也:“操你妈的给老子放开!有八奇技了不起啊?!”

 王也站在他的面前,拍着手,说:“当然没什么了不起,但是最想要它的可不就是你吗?我白送老青,老青还不要呢。”

 “他那个废物,还不是因为怂,要是臣服于我,什么八奇技,什么武侯奇门的最后遗产,还不是囊中取物!”诸葛黑脸上全是被王也的土河车撒上的泥,嘴上却嗷嗷的叫嚣着,“到了那个时候,看老子不弄死你这个牛鼻子!”

 王也捏了捏下巴,觉得诸葛黑如此自信的放狠话,而自己却无动于衷也不太好,眼珠子一转,弯腰一笑:“成啊,到了那个时候你再来试试,看谁干得过谁啊。”

 诸葛黑一愣,挑眉,见王也这般轻松模样,冷笑道:“你就不怕我把诸葛青那弱鸡弄死?”

 “我要是怕,现在你还能在这里跟我说话?”王也居高临下地看着他,“老青打不过我,出自老青的你就能打得过我?谁给你的自信。”

 王也的声音淡得很,却让诸葛黑浑身一颤,他以为自己要遭殃了,却未想到说完这话的王也转身便要离开内景。

 “你别小看我!”诸葛黑咬着牙,硬是从喉咙里吼出一句,“现在不除了我,诸葛青就完了!”

 王也停了下来,他侧身看向诸葛黑,懒洋洋地啊了一声,说:“想什么呢,我没有小看你,我只不过是信老青罢了。”

 诸葛黑张大了眼,一句轻飘飘的话压得他哑口无言,俄而才勉强呛上一句:“鬼迷心窍!一个怂逼货有什么可信的!”

 “没办法,因为他是诸葛青啊。”

 “……”

 被咽住的诸葛黑实在不知该接什么,一口牙被咬得嘎叽响。

 “走了啊。哦,对了,别跟老青说我来过。”

 王也又停下来,耸耸肩。

 “算了,就算老青知道我来过也没什么,反正他也不会说。”

 他要是说了,也不过是让一人份的尴尬扩大成两人份。

 从内景里出来的王也躺倒在床上,脸上有点红,他撅着嘴朝上吹了一口气,侧身一躺。

 “我他妈的在别人的内景里都说了些什么让人误会的话……”

 所以,当王也驼着一个碧游村喽啰遇见一脸笑着跟他打招呼的诸葛青,瞬间意识到他还是那个让他不省心的欠揍诸葛青时,王也狰狞起一张似笑非笑的脸,手上捏了一个诀。

 “开阵!土河车——”

 管他是不是张嘴说话的内容是不是要让尴尬变成双人份,先把这家伙的嘴堵上,狠狠揍一顿再说!

fin

评论(12)
热度(957)

© 卖安利王子丢斯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