屁话联盟忠实成员
lof可以随便点❤和👍

【鸣佐】情侣头像(01)

第一章

 

用一个庸俗的开头来讲述他们之间的故事吧。

他们的相遇非常的自然而简单。

两个大学生,一个大一,一个大二。一个作为热情洋溢的迎新生学长,一个作为初来乍到的小鲜肉学弟。

哦,也许那个学长并不是那么的热情洋溢,但是没关系我们的小学弟十分的却是扎扎实实的鲜嫩可口。

来的一路愣是用他那头异国风情的金发碧眼和那口吐莲花的不烂之舌,把迎新团的学长们逗得称兄道弟、学姐们哄得春心萌动。因为是单个人来的,在众多拖家带口的小新生里显得格外的独立自主,几个善良敏感的学长学姐眨着一双饱含关怀的眼睛对他一阵嘘寒问暖,以他为中心围成了一个叽叽喳喳的吵闹圈。

但是已经劳累了一天的宇智波佐助根本没有任何精力去理会这些,他被自己的二哥——现任学生会会长——给坑骗来干了不少事了。说什么带他锻炼锻炼提高情商搞好人际关系,助他在学生会里平步青云如鱼得水云云,说得人那叫一个心潮澎湃不知道的人还真一股热血冲上脑袋为他的一句话赴汤蹈火再所不辞了。

其实都是放屁,说白的就是人手不够了让他来干杂活人手足够也要让他来干个杂活。

但是,佐助偏生就是吃这套。心里明知大哥是在唬他,但他还是面无表情内心不愿身体乐意的来了。

因为毕竟是兄弟。

他送完第三波新生去宿舍区累瘫在休息区的椅子上好不容易隔离那团吵得他有些恼的人声、就要昏昏睡过去的时候被水月一个巴掌拍醒,阴森着一张脸还没来得及发飙就被水月一个指向宇智波鼬的大拇指给不情不愿的给噎了回去。

得,又没法休息了。

就见着他家二哥领着一个黄毛慢悠悠的走过来,说:“佐助,带着这位小师弟去宿舍区。他和你是同一个专业,也算是个嫡系师弟,多照顾一下吧。”

佐助内心里翻了一个白眼,表面上却依然对大哥不愠不火的应了一声。走到黄毛旁边,瞟了一眼嬉皮笑脸的所谓嫡系师弟示意他赶紧跟上。那个黄毛还算机灵,有礼有貌的辞了鼬之后才拖着行李箱大跨几步走近佐助。

新生迎接区设在校区内部,离学校大门有一段距离,离宿舍区就更远了。规划校园和宿舍区的时候,领导看着政府划给学校的一片荒芜的地皮,掐指一算,拍脑子干事说,看着经济发展的态势以后的生活条件肯定会越来越好学生就会因为懒而身体素质不行啊要加强学生的锻炼让他们多走走路跑跑步!要响应我们伟大的主席“开展体育锻炼,增强人民体质”的号召!于是“1978年的春天,一位老人在校区的南方画了一个圈”——本该在校区内的宿舍区被活生生的划到了离校区四条街开外的地皮上。据闲来无事的某男同学统计,从宿舍区到学校大门走路平均需要20分钟,跑步8~10分钟,骑车5分钟。而且学校内没有公交,要自行车必须自己买。

讲真的,即便是已经在这里生活了一年体育全能的佐助依然很想掐死干这种破事的已退休老校长。

尤其是现在。

他大概能够理解鼬叫他领新生的意图——改一改他那面瘫又冷漠的性格,但是这种事情真不是能改就改的。如果能改他那叔叔和大哥就不会整天跟个窜天猴似的想要上天,还企图怂恿他和他俩一起上天了。

不过他俩还真上过天——一个把自己绑在火箭筒上,一个把自己绑在自制热气球上。结果天都没上成,一个被火箭筒炸得昏迷不醒险些下半身瘫痪,一个被燃烧不完全的热气球给坑得从半空中咻得一下脸着地掉下来毁了半边脸的容。

叔叔的老情人被他吓得半死,叔叔昏迷的那段时间天天在医院里鬼哭狼嚎“斑斑别不要我啊斑斑!没了你我该怎么办啊斑斑!”的演琼瑶。医院里几个植物人都被他连番嚎醒,家属们热泪盈眶的给叔叔老情人送了一面又一面锦旗一束又一束的白菊以示万分的感激。但是叔叔却依然雷打不动的在床上躺着。叔叔老情人就把那些锦旗全铺在叔叔床上,床上铺满了就给挂墙上,一束束的花全用花瓶插好摆在床的两边,说这是在叔叔昏迷的期间给行善积德的标志希望老天能看在这份上把叔叔还给他。老天有没有意识到佐助不知道,但是有次因为期末考而许久没来的佐助一进病房以为自己走错了房间——哟嚯,只有叔叔那个神经病躺的病房啥时候多出了一位民族英雄来了?

也许老天是真受不了,他家叔叔在某一天忽然就慢慢悠悠的醒了,把老情人惊喜的眼泪鼻涕全下来的下一刻嚯得一下又闭上了眼睛。老情人吓得一边紧张地询问一边一直摇着医生就差把医生给摇死在病房里了,嚎得他叔叔猛地一个坐起来一拳打在老情人脸上。软绵绵的一拳用尽了他的力气喘着粗气又给瘫回了病床,却把老情人给打得闭上了嘴,一边抹泪一边拽着叔叔的手不放。

出了这茬,叔叔老情人就越发管着叔叔了,叔叔似乎也是消耗过半没了以前那股说上天就上天的疯劲,跟着老情人安稳过日子去了。

这边终于平静了下来,那一边别忘了还有一个他大哥。

他大哥跟着他叔要上天的时候才初中,家里人以为他就是中二期综合症过了这段叛逆的日子也就了了了。平日虽说疯疯癫癫时而严肃一本正经的吓唬佐助这最小的幺子,时而如没栓住的哈士奇欢脱的一个人玩双簧,但到底只要有他俩一男一女的发小——尤其是他的女神发小在,也算能hold住。俗话说,两男一女一台戏,这三个人之间的关系可谓错综复杂。总之,自从女神发小高考完飞往美利坚之后,他大哥就彻底变了一个人,变得特别能作天作地作出新世界。按佐助的话说就是本该在青春期的尾巴就痊愈的中二病因为痛失女神活生生癌变了。还特别狡猾的变出了一个潜伏期,爆发的一瞬间连平时以冷静沉着著称的鼬都懵了。

就在这个时候,他的男发小刷得一下冲了过去把他从一堆废墟中挖出了一个鲜血淋淋的人,背起人就往医院狂奔。佐助这个时候才想起来要打急救电话,好在救护车来得及时半路上把人给截住了。他大哥刚被抬上担架,他发小就一个过呼吸昏了过去。

简直难兄难弟。

大哥发小醒得快,他醒来的时候他大哥还在ICU里插着管子包成一个木乃伊一样躺着,他就坐在外面一天天的看着。

好在他大哥终于还是醒了,就是毁了容。

醒了那天,所有人都在。大哥发小站在大哥病床边,手插着兜,眼睛斜睨的看着大哥,显得特别的趾高气扬:“我都给你备好了鲜花灵堂棺材板了就等你下去了你咋这就醒了呢?我还想给你上坟呢!”

他大哥拼尽全力竖了一个中指。

但人就是习惯性好了伤疤忘了痛,他叔和他大哥这么作的人更是如此。他大哥还算有些理智——前提是他发小拴着。讲真就凭这个,佐助都想劝劝他爸把他大哥的监护人改成大哥发小算了。但是啊,他那精神的叔有事没事就冲着天看,背地里搞了一堆幺蛾子,被佐助等人发现并就地拆除之后就一脸狰狞的噫吁嚱道,年轻人怎么就是不懂老一辈人对实现梦想的那股热血和冲动!

……我们年轻人一点都不想懂。

这里要感天谢地叔他老情人每次都软硬兼施的把叔拖走,才避免了宇智波家一次又一次大战的发生。

回顾了一下他的家人们,佐助觉得他和鼬能够活这么正常的三观真是上苍留情了。

佐助这稀里糊涂的走神走了一路,把鸣人撂在一边撂得好不爽快。走了一段将近5分钟你不言我不语的路,能刚来就和学长学姐们聊成一团的自来熟话唠终于还是憋不住了。

“学长,我叫漩涡鸣人,你叫什么啊?”

“宇智波佐助。”

黄毛把他的名字放在舌尖上嚼着,佐助不理他自顾自的往前走。他的腿脚疲乏,脑子里未散的倦意袭来把神经捣成了一团黏腻腻的浆糊,竟只让瞌睡的神经指示到达了全身各个地方。因此猝然之间意识有些不清晰,模模糊糊的就把脚往自己的宿舍楼区大道上踏,还没走上几步就猛被鸣人给扯住了手。

“学长,往这里才对吧。”

被这么一扯佐助瞬间醒了过来,又立刻意识被学弟提醒了路,带路的变成被带的,不免觉得有些羞愤难当。

“……多谢。”

佐助恼自己的松懈,道谢的语气里多了几丝不善,让鸣人以为自己的提醒伤了佐助的自尊,本想油嘴滑舌的调侃的几句也堪堪收回了嘴里。佐助不是没有眼力,他稍微意识到了鸣人的顾虑,心中略有愧意,有意识的想要稍微缓和这尴尬的气氛,可还没当佐助说出句话来鸣人就抢过了话头。

“宇智波学长,什么是老司机团?”

“……”

佐助所在的学院,他们的院长学术造诣极高,相貌英俊且说话细声细语温柔和善,被所有人暗喻为“本院一枝花”,虽已经被人采撷而去但依然不灭其在众多少男少女们中的地位。近乎完美的院长有着一流的学术素质,却取着一堆三流不如的名。

这一个“学长学姐帮助学弟学妹熟悉大学环境顺带完成脱团事业”的优良组织偏偏被院长赋予了一个这么“污”里“污”气的名字,实在叫人扼腕不已。

据混迹在新生咨询群里的教务处自来也老师不明确统计,已有数十名甜美可爱的学妹听说到这个名字的一瞬间就把好心的学长的电话给挂了,更有甚至直接抄起另一部手机说喂110吗我抓到一个活的骗子!

“就是学长学姐按照学院根据省市乡镇安排,帮助你们更快适应大学生活的组织。”

鸣人恍然大悟,忽而又沉下来若有所思起来。

佐助瞥了他一眼,接着把他往宿舍区带,远远的看到宿舍楼下摆着的他学院标志的帐篷,便对鸣人说:“你的宿舍楼到了,一过去就有另外几个学长学姐帮你安排宿舍。”

语毕,佐助转身就走。

下一秒就被人猛地拽住了胳膊。

“我好像没有联系到负责我的学长或者学姐,”鸣人的蓝眼睛闪着光,“学长你可不可以留个手机号什么的?”完了,也许他觉得自己可能说的太不真诚了,转了转眼睛又添了一句。

“老司机,带带我!”

TBC

评论(13)
热度(82)

© 卖安利王子丢斯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