屁话联盟忠实成员
lof可以随便点❤和👍

【也青】有钱单身汉定律(1-5)

去年参加 @目童工作室_TT 的本儿解禁啦,还是例行三日混更w

是个沙雕abo带球跑故事,也a青b,ooc,雷,慎入!

++++

  1.

  凡是有钱的单身汉,总想娶一位太太。

  诸葛青为了应付高考看到这句出自《傲慢与偏见》的名句时,表情那是非常不屑一顾的。不谙世事的少年郎总有一股傲气,他想着这都什么年代了,这种落伍的无法跟随时代潮流的话,怎么能让沐浴在新时代婚姻观的青少年通读这种小说呢?

  腐朽,非常的腐朽。

  教育部把这本满篇写着老旧式情爱的小说编入青少年必读目录之中,真是个蠢到了极致的想法。诸葛青想。谁说有钱的单身汉就必须娶一位太太,就必须结婚的呢?婚姻可是爱情的坟墓,一生与同一个人捆绑在一起,实在不是什么良好的经历和感受。

  天地间有那么多人,有各种各样性格的人,如果一辈子只能经历一种性格的人,这么长的一段时间,对方的习性和动作都摸透了,上一步做了什么立即就能猜到对方下一步会干什么,那得是个多么无趣多么一成不变的生活啊。

  诸葛青喜欢与人相处,喜欢在亲密无间的关系里,感受对方因为性格原因对一个动作、一件行为、一件事而产生的各种行为。他乐此不疲地观察着他们,沉溺与这种宛如收集游戏一样的恋爱行为。初识,交往,分手,一样的三大步骤,一样的自己,却因为不一样的身边人,而有千万不同的反应和感受。

  多么有意思,这就是恋爱的真谛。

  可是婚姻呢?单一,无趣,枯燥,就像在养成一个顽固的习惯,死气沉沉,毫无改变。

  所以有钱的单身汉诸葛青每隔一段时间便如陷入爱情,再从爱情里脱身,从头开始寻找新一段的经历。

  这样丰富的感情经历总会引起别人的嫉妒,总会有人眼红,总会有人无法理解,所以这渣男、中央空调的蔑称就冠到了诸葛青的头上。但他笑眯眯的回应,笑眯眯的再一次从说着这些话的人手中获得他们的女神或者男神的信赖和芳心。

  尤其是性别为Omega的女人和男人们的视线。

  这世界有趣非常,六种性别,三色皮肤,两个人种,再加上千变万化的各类性格,搭配起来会产生多么令人意外和惊喜的组合。诸葛青也是这四种元素组合出来的其中一种,其中最完美无缺的一种。身为Beta的男性黄种人,却有着不亚于白种人的白皙皮肤和出尘的精致脸庞,而且拥有者普通人全然没有的异能。

  诸葛青极为满意他的设定。

  无法被信息素骚扰的Beta体质让他在Alphe和Omega之间获得更多的信任,精美的外表让所有的目光向自己集中,而身负的异能,被称为唯一能够继承家族所有绝学的称呼,又是千万人无法比及的光环,再加上祖祖辈辈积累下来的财富,这一切都让他能够更加轻松的进行着感情游戏。

  诸葛青是个追求完美的人,他很了解自己的长处,他声名在外的家族,他不同寻常的异能,他分化出的性别,他端庄秀丽的脸。这些是基础,而在基础之上的刻苦打磨,才是获得成功和提供自信的关键。

  这些他都做的很好,顺风顺水,即使在继承家学上除了一点差错和挫折,诸葛青也只是觉得他该出个家门,去人世间多走上两趟,多遇上一点人,便能开窍了。

  所以诸葛青应了罗天大醮主办方的邀请,前往能够遇上人数最多的年轻一辈的异人界选举天师大会。本来的打算就只是见见世面,看看来自全国各地的各色能力,给自己继承家学上另辟一条蹊径。他也带上了自己的弟弟诸葛白,这小家伙还在青春期,上着高中,唇红齿白的大眼灯,十五六岁的年龄却已经把诸葛家的可爱基因继承了干干净净,外加这爱哭还黏人的性格,尚未彻底拔高的个子,再自然不过的被外人们封上一个诸葛家族千年来的可爱型男孩的集大成者的称号。

  诸葛白也是个Beta,术士的静心修炼和基因让诸葛家九成都是Beta,自带屏蔽信息素的体质能让他们更好的掌握自己的家学。再加上这孩子单纯又好奇的性子,到了罗天大醮,见了那些跟接头招摇撞骗的江湖骗子一样炫耀自己异能的家伙,像个常年待字闺中的古代大小姐,张着一双圆溜溜的眼睛哇哇乱叫,一口一个“青啊哥啊你快看”的喊着。诸葛青还没怎么过来哄人呢,一干大大小小的姑娘已经围了上去,拉着他问东问西兼顾揩油。诸葛白被诸葛青教导了一身体贴女性的本领和能力,笑呵呵的朝外释放着可爱信息,让诸葛青都没有办法稍微靠近一点自己的弟弟。

  诸葛家著名的兄控也就没有像他哥哥一样,注意到另一个不出挑却又那么不一样的一个人。

  来自武当山的道士,王也。

  道士诸葛青见得多了,他身上的武侯奇门与道士纠葛不清的历史不用重述,就在刚才他还与天师符的著名有才有貌的道长张灵玉握手呢。这罗天大醮上的道士也是多如牛毛,这王也哪哪也不显眼,还一副懒洋洋的邋遢模样,哪个正处在发情期omega在他的身边路过,估摸着都只会嫌麻烦的眉头一皱,抄起手机打个120就走人了。

  但是诸葛青还是看到了一些不同,也许正好是远观,也许是正好逆着一片光,光线把这人的轮廓打得明显,诸葛青硬是从中看出一点英俊笔挺出来。

  长得倒是还行,整理整理估计还能看。诸葛青想。就是提着水杯懒得跟只抱着竹杠睡觉的熊猫似的,铁定是个无聊的人,没兴趣。

  这是诸葛青见到王也时的第一印象。

  第一印象不好也不能全怪诸葛青,从小在俊男美女堆里泡大的人自然审美要比普通人高一些,也挑剔一些。这王也如若不是在分组比赛上露出的拿一手,诸葛青当真没把他放到眼里过。

  可最有意思的就是,观察别人的人永远想象不到也许有人也正在观察着你。

      2.

  王也比诸葛青还要早上几天注意到这骄傲的、眼鼻之间都透露着不可一世的人。

  武当山本来没有打算派人去参加什么罗天大醮的,师父师爷琢磨了一下唯一适合比赛条件的小年轻也就王也一个,可他们也知道这徒弟懒啊,平日里修炼三小时他可以睡上两小时,要不是这悟性好,根骨绝佳,还特会讨师兄弟的开心,怕是没几年就得被轰下山去。

  他和诸葛青不一样,人家是祖传的手艺,一家族都是异人,而王也只是一个半路出家的,还多亏了一句机缘巧合,否则王也这辈子都只会和所有的普通人一样度过。而且是像诸葛青不屑的那一句话一样的度过。

  京城富豪的幺子,绑架起来的勒索金没超过千万都觉得跌份,但这孩子比较特别,特别在于明明是个富二代,走出去的感觉却像是个路边送外卖的,撑死了用户在外卖评论上添上一句外卖小哥好帅。所以王也没出家当道士之前,活得也叫一个顺风顺水,与诸葛青不相上下。只不过有钱人家总会有点儿狗血,所以这也成了王也出家的一个推手。

  现年二十六的王也要真重回富二代的身份,那还真是应景了开头的那一句话:有钱的单身汉总是要找一个太太的。

  他爹娘去年就在隐晦的提示着王也,回家相个亲,丰富一下当道士之外的业余生活。吓得王也搬出全真派不能结婚生子的宗旨,看似无奈实则暗爽地哄着为他的子嗣后代担忧的爹娘。爹娘不乐意,爹娘不开心,但王也铁骨铮铮地发着就是要一身处男处到底的誓言,爹娘只好吞声忍气地关微信视频而去。

  这一点王也倒是和诸葛青不谋而合,只不过王式婚恋观是嫌麻烦的独善其身,诸葛式婚恋观是放荡不羁爱自由的感情享受。总而言之这两个都是不想找一个太太结婚的有钱单身汉。

  可惜命运不会放过他们,百年过来的真理写在书上了,那也是物质决定意识出来的。

  只不过单独在屋子里算卦的王也不知道,在内景里看见诸葛青这个人的时候也不知道,在罗天大醮的比赛看台上观摩了诸葛青对战三人的风骚行为时也没有察觉到,他只是盯着下面披着西装外套凹姿势的笑脸男人,头疼非常地想:

  唉,我偶像怎么生出来这么一个惹眼球的后代?搞定这次的事情之后可要躲远点。

  王也的算盘打得呱呱响,偷看过剧本的人就是不一样,看着诸葛青顺利晋级,顺利被分到他手里的时候,王也已经在思考着怎么搞定这个招摇的小伙子了。总结出来的方法有三,能嘴炮劝退就嘴炮,实在不行用太极,出招狠一点快一点,要是还不行的话,那就用浅薄一点的奇门。理由他都想好了,用这个道士的身份还有武侯粉丝的身份,说自己对奇门法术也略懂就好了。

  诸葛青这么招摇的人应该是很爱面子的。王也下着定义,他觉得自己看人还是比较准确。只需要把他打倒晓得他自己会输应该就行,风后奇门也不会担心因此而暴露,还能保住老天师的面子。美哉美哉!

  这么想着的王也从老天师那打了包票之后,回到安排的房间倒头睡到了比赛时间,赶来时正巧着看到诸葛青出手相助聚魂气。眼瞅着这人弄出一个合盘阵之后就陷入思考的停顿之中,这救人可不能断啊,少一秒时间就是在拿别人的生命开玩笑。所以,王也想也不想地跳了下去,出手一个滚雪球把那倒霉孩子的魂卷了回去。

  这全程诸葛青都在一旁目光炯炯地看着,视线盯得王也表面淡定自若,内心发虚,毕竟他是来揍人的,谁会被即将要被自己揍的对象一直盯着而不会发虚呢?虚得他连下一场比赛就是自己对决诸葛青都给忘记了,一看到魂聚回了原来主人的体内就想着先一步溜。

  比赛得进行,这一战也非打不可,王也半硬着头皮还想跟人示个好,嘴里的客套话还没彻底说完,对方就先手一个挑衅。

  诸葛青到底是诸葛家的人啊,这说话的嘲讽能力真是颇有孔明先生当年气死王司徒的风范。

  王也听完心里道一句我勒个去,不说话还行一说话气死个人啊。都是血气方刚的小伙子,王也再怎么因为修行而显得云淡风轻,那被刺激起来也是会恼的。所以他冲了上去,甚至把计算好的计划顺序调了调,全然变成了先太极拿下再嘴遁解决。

  没成想诸葛青如此之刚,刚得非常聪明,非常不要命。血都他妈吐出来了,还要氪命算真相。王也真是被他气得无可奈何,风后奇门还是暴露了,他这一趟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可对方得了真相之后,笑眯眯地道着谢,手帕上的血痕让王也也不好意思说什么特别重的话出来。只想着这场挫人自尊的比赛结束,总算是和这人的缘分到尽,可以好好的休息一阵,等着武当山的师父们给他下惩罚了。

  3.

  王也这厢庆幸之中带着忐忑的收拾行李,诸葛青坐在床边一次又一次地在脑子里回想着比赛的过程。

  他的脑子混乱,内景闪雷,嘴角的笑是保持不住了,被扔到垃圾桶里的手帕还在用血色刺着诸葛青的眼睛。

  他忍不住摸上自己的胸口,王也用那神秘的法术点中的膻中穴的位置。穴封已解,可诸葛青依然还能感觉到王也的手指抹过来的那一瞬。在赛场上的时候,要不是王也说出口,他只当胸口突如其来的热度是个可以忽略的幻觉。

  王也,王也。

  诸葛青念着,他觉得有什么东西从这膻中穴里被王也摸走了,又有什么东西从空荡荡的穴里破壳生长了。

  “白!”诸葛青喊着自己的弟弟,这孩子还在跟爸妈涕泗横流地反馈比赛情况,“先别说了,你过来一下。”

  “怎么了哥?难道刚才那个臭牛鼻子把你打出内伤了?!”诸葛白那叫一个紧张,扑过来围着诸葛青转,“在哪里在哪里?可恶,我要那个牛鼻子好看!”

  “没没没,人道士手轻着呢,我就想让你帮我一个忙。”诸葛青笑眯眯地哄骗着单纯的弟弟,“你去找一下你的玲珑姐姐,帮我查一查这个王也是什么来头,是哪里的人,有什么背景。哦,对,最好能把他在龙虎山住的房间号也查一下。”

  “哥你是打算复仇吗?”诸葛白眼睛放亮。

  “你都看了什么电影啊你……算了,你就当是吧。反正信息能多详细就多详细。要是他们不愿意,知道怎么撒娇吧?”

  “知道!”

  诸葛白兴致冲冲地去跑任务了,等他回来的时候,诸葛青已经在用手机看着玲珑从臧龙那里要来的王也个人资料了。

  资料不全,诸葛青也预料到了,毕竟王也从未在异人圈里显露过山水。只不过这残缺不整的表里还是让他得知了一条极为重要的信息。

  王也的性别,Beta。

  诸葛青看见的那一瞬间感觉自己的身体有点发凉。这个性别其实他已经有点预感到了,都是学习奇门的术士,如果不是一个Beta很难能够到达王也那种境界。会被信息素和发情期影响的Omega和Alphe显然不是学习奇门法术的好性别,不慎注意之下就会因为外在原因而陷入无法静心而导致的危险之中。

  可是,为什么偏偏要让诸葛青对这个王也起了兴趣呢?

  Beta与Beta,这可是现在社会无法接受的同性恋啊!

  诸葛青是个非常非常直的直β,他从未想过自己会对同一个性别的男人产生了与面对喜欢的Omega和Alpha时一样的心情。

  他想起喜欢同性恋小说的那些姑娘们经常会说的一句话:不到真正时刻,谁都没有办法保证自己是弯是直。

  而一直被他怀疑真假的另一种言论,到了此刻也在他的身上成了现实。

  爱就是爱,无关性别。

  当诸葛青拎着箱子,拎着满脸不爽的弟弟,故作镇静和优雅地来找王也邀请一同随行的时候,心中的紧张和恐慌以一种极为陌生的汹涌方式袭击了他的全身。他憋足了劲,才让脸上那副游刃有余的笑容没有因此而消退,只不过在听到王也的拒绝时,还是把失落挂了上去。

  对面的人很明显是个粗线头,王也只是眨眨眼睛,露着一张客套的笑容要与诸葛青道别。转身过去的诸葛青感受着身后很快就消失的视线,深吸了一口气,把内心中带着那么一点渴望的话,用之前的发现做铺垫,用看似不打不相识的友谊做伪装说了出去。

  “我这人不爱被卷进麻烦,但你有麻烦的话我管。”诸葛青努力让自己的笑容显得真挚,“两肋插刀之类的话有点过,但我能力方位之内的,我一定帮你。”

  潇洒万分地转头,留下充血的耳郭和怦怦直跳的心脏,他还好擅于控制风,也还好这个时候经常吹风的山间没有把风送到面前,否则耳边的发髻便盖不住这会透露心思的通红耳朵了。

  王也在后面吱哇乱叫,诸葛青又好笑又好气的没有理睬,装着一副故意气人的口吻回复着一定回去烦他的话。只是这话七成带着真意,三成带着酸涩。他确实想去,想去见王也这个人,想去再看一眼那神奇的奇门法术。

  诸葛青想啊,想得到家也是一副茶饭不思的丢魂模样。他很久没有因为某个人而如此踌躇不安,准确来说他从未有过这种介于暗恋与嫉妒之间的感情。

  他喜欢王也这个人,他也嫉妒王也这个人。

  喜欢是真的,嫉妒也是真的。

  诸葛青的内景已经乱得无法进入了。一眼看清自己的父亲拐弯抹角地想要知道真相,诸葛白那过分夸张的说辞,除了家里同辈的小年轻会相信,从小看着诸葛青长大的父亲怎么会相信?

  这得有个解决方式啊。诸葛栱思索着。不能让我儿子这么消沉下去。

  紧接着第二天,诸葛青那俩堂兄弟外加小姑妈就被怂恿着去了北京,找王也试探去了。

  诸葛青获得消息的时候整个人都是懵的,一点理智回神的时候手机里的旅行app已经提示他当天去往北京的飞机出票了。

  看到在黑夜之中亮起的首都机场的牌子,诸葛青的心情复杂到撩妹都只会比个心了。等接到王也的电话时,这心情才平静了下来。他的耳边响着王也的京腔和呼吸声,热腾腾地隔着手机传到了他的血液里,传到了他的心脏里。王也的抱怨让他忍不住想笑,仿佛前些天里在家中被堂兄弟们嘲弄的郁闷一扫而光,于是他就笑着说:“帮我好好教训一下这三个倒霉玩意儿!”

  4.

  “我去……”

  王也接完这通电话的时候,诸葛观升萌已经在成为他的手下败将边摇摇欲坠了。诸葛青这话就是个推杆,这三颗球接着就被打入了完败的洞里。嘱托杜哥关照了一下之后,王也便去接这位不省心的正主了。

  只说一个不省心还是太过于客气,当王也见到诸葛青,听到他那声跟撒娇一般的吴侬软腔的抱怨时,觉得这形容词前面至少还得多加两个表示程度的量词。

  想不通啊。王也瞄着身边这人三口一个小笼包的端庄吃法,一筷子吞入一个大烧麦,一边嚼一边思索。这家伙又跑来找我到底是图啥呢?按他那种完全可以结下世仇的打法,诸葛青应该对外发誓与自己老死不相往来的,可偏偏在临分别说了那么一句话,又在没几天之后专门来一趟北京替他收拾这群来找事的亲戚。

  君子啊,这大概就是君子作风了。

  王也想来想去得出这么一条结论,尤其在诸葛青一面答应着自己帮他解决危险,一面又特别坦荡地说出他觊觎风后奇门的心思时,这条结论得到了极高的升华。

  诸葛青的坦言和协助当真让王也感动,原先对于诸葛青追求真相的尊敬升华成了这人值得一交的好感,又在行动时诸葛青小心翼翼地试探风后奇门的行为中扭成了愧疚。

  看你干了什么啊王也!王也痛心疾首地懊恼着。好端端一个傲骨青年被你折磨成了如此拘谨的模样。

  每每在无意中看见那双眯起来的眼睛睁开了,用一种难忍、压抑又躲闪的眼神望着自己时,王也的良心就在受着刀刮,几乎要被片成一碟生心片端到自己的面前,指着诸葛青无声的痛斥着。

  “王也?王也!”诸葛青喊着,“看啥呢,这么深沉?”

  “呃……没有。”王也眨了眨眼睛,他慌慌张张地露出一个干笑做掩饰,“这不是被你提醒了一下,正在考虑要去哪个地方旅行呗!”

  “不着急。”诸葛青说,“时间有的是,况且你还有足够你啃上三代的爹呢。”

  提到这个王也就忍不住头疼,事件是解决了,也简单的和父亲解释了一番事情的来龙去脉,隐去了异人圈子里的事情,他爹见着诸葛观升萌的实力之后,心服口服地聘用了。只是看见诸葛萌时,他爹妈那颗为幺子的婚恋大事担忧的心又动了起来。

  王也一个头两个大,靠着要送诸葛青的借口溜出了家,这会儿与诸葛青躲在咖啡店里的一个小角落暂得清闲。

  “你别提我爸,烦。”

  “嘿嘿,我知道你在烦什么。不就是催婚吗,不是什么要紧事~”诸葛青笑得很欢,一看就是在幸灾乐祸,“再说了,你爸看上的姑娘肯定不会差到哪里去,大不了就是当交个朋友呗!”

  “他看上你姑了!”

  “哎呀,那我们以后岂不是成了亲家。诶,不行,那我岂不是还得叫你一声姑父,太便宜你了,我不干。”

  “去你的!”王也假模假样地踢了一脚诸葛青,却也确实被他给逗笑了,心里的郁闷少了不少,“我才不想结婚生子呢,麻烦。”

  “谈恋爱也不想?你还没有谈过恋爱吧!”

  “嗯啊……你那什么表情,没谈过还不行啊?”

  “没没没。”诸葛青憋着笑说,“要不要我给你介绍几个,你感受一下恋爱的滋味?以你的家世和性格,应该会有Omega和Alpha愿意试试。”

  “算了吧,我真对此没兴趣。”王也突然听到了一个重点,坐起身问,“还有为什么有Alpha?我又不是同性恋。”

  诸葛青愣了一下,说:“你不是Beta吗?”

  “谁跟你说我是Beta的。”王也反问,而后他又醒悟过来,“哦也是,一般术士都是Beta,也难怪你会这么想。不过我真不是,我是个Alpha。至于为什么会练成奇门,这个我就不能告诉你了,抱歉啊。”

  “什……”

  “至于这么吃惊吗?眼睛瞪这么大……”

  王也觉得面前诸葛青一副目瞪口呆的样子特别好笑,又特别的可爱,他还是第一见到诸葛青如此惊讶和无措的表情,忍不住凑近了去瞧那一双藏在眼皮下的眼睛,通透,水亮,能倒出自己的脸。

  然后就发现诸葛青的脸颊渗出了一点粉,一股淡淡的橘子味飘进王也的鼻翼。

  是信息素的味道。

  这次轮到王也发懵了,他猛地倒吸了一口冷气,从诸葛青的面前弹开,手指一紧,吞咽着唾沫哆嗦着说:“等、等会儿啊老青……你是Omega?!”

  诸葛青一个情场老手,恢复平静比他快多了,转眼脸上的薄红就退了下去,脸上又是一个应付自如的笑。

  “是啊,抱歉瞒着你,我其实是个Omega。”

  “你你……”王也瞪圆了眼睛,“你这家伙怎么还会装B啊!”

  “……那念贝塔。”

  “我操!”

  王也捂着嘴低声叫着,满眼的难以置信。

  5.

  他的反应被诸葛青看在眼里,乐得他脸上的笑容更盛。只是这都是诸葛青的表面现象,此刻的诸葛青心里慌得比之王也有余。

  王也那句话说对了动词,可他没有想到自己说错了前后的名词。

  诸葛青装的不是Beta而是Omega。

  当他的脑子被王也的真实性别充斥时,震惊和喜悦同时占据了诸葛青所有的感情,他差一点就要当真王也的面喜极而泣了,眼里还带着一股会形成眼泪的高温,已经蔓延到了眼眶,再不制止就要聚成泪珠滚到脸颊了。

  慌乱很快成了脑子里的第三大部的感情,并且挤压了先前存在的那两个,让诸葛青的全身和全心都陷入极致的恐慌之中。

  人到陌生的情急状况时,应激反应会让他们做出许多意想不到的事情。

  而诸葛青却是干下了他会后悔好几年的事——

  按下了兜里带着的Omega信息素喷雾的喷头。

  并且顺着王也的问话,给了肯定的答案。

  诸葛青开始给自己找理由,为了试探王也的性取向,为了试探王也对他的感情,为了试探王也一个Alphe面对一个Omega时会有的反应。

  Alpha和Omega在传统的配对观上是最佳的伴侣,在生理也是国家生育下一代的主力军。但是家中如果有个孩子是Alpha或者Omega,家长们自然而然的会更倾向于孩子的伴侣是这种传统的搭配。即便年轻一代的人已经渐渐脱离这样的想法,却仍然无法动摇它身为主流的存在。

  而Beta除了因为体内的子宫不发达导致生育力极其低,不会散发信息素和没有发情期之外,与Omega并无差别。很多不愿意生子的Alpha也会倾向选择与Beta结合,形成伴侣。这Omega信息素喷雾就是用在Alpha与Beta形成的家庭中,用来当做情趣用品使用的。

  诸葛青换过很多伴侣,上床也是顺着气氛而形成的常态,这类东西他自然不会缺少。至于为什么带着,诸葛青自己也想不明白,他只是觉得这个时候对着王也用上喷雾的自己非常卑鄙,比觊觎着王也的风后奇门的心态还要低劣。

  强烈的自我道德批判让诸葛青的身体在微微发抖,脸上的笑已经有点松动了,王也眨着眼睛望着他一直沉默不语的状态,让他垂下了头,不愿与王也对视。

  诸葛青想站起来,他想离开这里了。

  可就在诸葛青抿着嘴要起身时,忍不住瞥向王也的余光看见这人的脸颊正在一层层的发红,红到麦色的皮肤也无法掩盖。王也的目光偷偷摸摸地飘过来,在发现诸葛青还在笑眯眯地看着他时,又迅速地回收,捂着嘴的手指在曲缩,眼睛在四处转动。

  “王也。”

  诸葛青叫了一声。

tbc

评论(14)
热度(575)

© 卖安利王子丢斯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