屁话联盟忠实成员
lof可以随便点❤和👍

【出胜】混乱邪恶与混乱正直(12)

悄声撒土(

上一章

  现在伍

  晚上十点,PLUS补习班的学生上完最后一节课,便拿了书包零零散散地走出了教室。随后是老师们,收拾了一番私人物品,与住在补习班里的校长绿谷道了别后也跟着离开了。

  迟走的几位老师在下楼的时候看见了一位熟悉的男子,金发红眼,嘴角向下,他很帅气,可惜脸上总是一副凶狠样子,让人有些难以接近。他正一步接着一步踏在蜿蜒向上的楼梯上,目无斜视的直行。心知肚明的老师们纷纷暗自替他们的上司祈祷了起来,才刚念完最后一个阿门,就听到了剧烈地开门声。

  砰的一声,绿谷办公室的门被爆豪一脚踹开了。

  绿谷笑得有点无奈,说:“小胜,我的门要被你踹坏了。”

  “哈?谁管你,反正你不是有钱的黑帮大佬吗?坏了就再买一个去。”他放下自己的脚,下巴扬起,“懒得跟你废话,那人呢?”

  爆豪进来的时候绿谷正好在收拾自己的办公桌,他放好最后一份卷子,站了起来:“别急,我收拾一下办公室就带你过去。要喝点什么吗?”说着绿谷走到一个饮料展示柜前,打开了柜门,在里面寻找了一会儿,拿出两罐不同的饮料,“抹茶汽水还是辣味可乐?”

  “要你替我选择。”他斜了一眼绿谷,“赶紧给老子去收拾你的东西,今晚没见到那人,我让你看不见明天的学生!”

  “我、我知道了啦……”绿谷摆了摆手,把饮料放了回去,一边小声咕哝着,一边开始迅速收拾起了杂乱的办公室,“真是,关心人的语气就不能好一点吗?”

  “啊?你嘀嘀咕咕的说什么呢?”

  “什么也没有。”

  爆豪嘁了一声,低着头拾掇文件的绿谷用余光偷偷看了他一眼,发现这人从饮料柜里拿出了一瓶抹茶汽水。绿谷忍不住自恋地想,小胜拿得这么快,手里的那瓶应该就是他之前放回去的那瓶。这么想着他的嘴角微微翘起,全然控制不住的欣喜让他的呼吸都快了起来。

  就在这时,一阵翻阅报刊书籍的声音响在了绿谷的耳边,他一愣,下意识地抬头一看,发现爆豪不知道从哪里抽出了一本老旧的笔记本,正一页页地翻看着。

  当绿谷看清爆豪手里拿着的本子时,心脏差点漏了一跳,他小心翼翼地开口:“小胜,我……”

  爆豪瞟了他一眼,却一言不发地把本子合上又塞回了原处,却从那个本子的旁边又拿下了一本。

  窒息的安静,只有绿谷粗重的呼吸声和爆豪翻阅本子的哗啦声。

  “小胜!”绿谷再也受不了了,他冲过去把爆豪手里的笔记本夺了下来,紧紧地抓在手里,“别看了……这是我的隐私。”

  爆豪终于拿正眼看他,他的脸上波澜不惊,似乎笔记本里记录的东西丝毫没能让他起什么反应。

  就算里面记录的都是绿谷从进入黑道以来,每一个被他盯上的仇家的情报,而那些仇家无一例外全被他和他的组内成员消灭了。这本笔记可以说是绿谷带领下的人偶组的犯罪记录,是每一个想要把他送上枪决场的警察,是每一个想要致他于死地的敌人梦寐以求的东西。

  可爆豪就说了一句话,声音很轻,绿谷听到的时候甚至以为是不是自己出现了幻觉。

  “给我藏好了,除了我不准让任何人找到。”

  他说。

  绿谷瞪圆了眼睛,然后郑重地点了点头,又故作轻松地说:“也只有小胜会注意到这本破烂的笔记本,别人都以为是垃圾呢。”他看了一眼手里的笔记本,上面有一圈焦黑的烧灼痕迹,“谁会想到闻风丧胆的‘人偶’会用一本被烧焦的破本子记录这些重要的东西。”

  “闻风丧胆?少高看自己了。”

  爆豪的手指狠狠地戳着绿谷的额头,就算成长期两人都在不停窜个,绿谷还是依旧比爆豪矮上那么两三厘米,这让爆豪鄙视起绿谷特别得心应手。

  “整治了一些瘪三就认为自己很强了吗?别给老子得意洋洋了,渣渣。”

  “我没有这个意思。”绿谷叹了一声,他把爆豪的手从自己额头上拿开,摸了摸发红发痛的地方,委屈地说,“为什么这么用力戳我,很痛啊小胜。”

  “让你清醒清醒,立即带我去见那个家伙。”

  绿谷叹了一声,他把笔记本塞了回去,走出了一步:“跟我过来吧,小胜。”

  “用不着你指挥。”

  绿谷带着爆豪在补习班里走着,爆豪走在他的身边,眼睛四处转动着,他在观察这个面积出乎意料的大的教育机构。这一栋楼是绿谷买下来的,楼底下的店面租出去开了一家711,供学生和老师们平时购买日用品和吃饭使用,而楼上三层全部都是补习班的场地,由下至上分为高初小。这样的分布很符合规范,所以当绿谷第一次向爆豪展示出隐藏在大楼中的第四层时,冷汗从他的额头上冒出。

  第四层只有真正属于人偶组成员的人才能进入,也只有他们得知进入的方式。这个方式被他们瞒得严严实实,谁也不得而知,绿谷每次带爆豪进来都会让他带上一个特殊制作的头盔。这个头盔由科技鬼才发目明制造,一旦带上视觉、嗅觉和听觉尽失,如果不是绿谷强迫性地拉着爆豪的手,爆豪可能连连自己到底是在真实中还是在虚幻中都分不清。

  当头盔再次被放下时,尚未彻底恢复过来的视觉和听觉让爆豪的表情有些懵懂,但是他的眼神逐渐清明,并看见了被捆在一张插满了电缆的特殊椅子上的目标时,立即找回了原有的凶狠。

  目标睁着眼睛,双眼里全是惊恐,但他的嘴巴被塞着口球,只能发出了无作用的呜咽。

  发目明正坐在她专属的机械椅上,身上是带着点机油味道的背心长裤,腰上别着一堆奇奇怪怪的工具,有些工具放置袋是空的,一看那目标惨不忍睹的模样就知道这些消失的工具被用在了他的身上。

  “发目,怎么样,他说了吗?”绿谷问道。

  发目转过椅子刚想回复,但在看到爆豪的时候,惊喜地亮起了那双瞄准镜一般的眼睛:“哟!这不是爆豪吗?你也来看我的宝贝们吗,真是太惊喜啦!我最近又开发了一些警察配件,有没有喜欢的,我可以便宜卖给警局哦。”

  爆豪啧了一声,把发目推到他脸上的平板挪开:“我不是来看这个的,而且这也不由我管,让开,我要审讯那个家伙。”

  “啊,那还真是可惜啊,既然如此那就全部卖给绿谷好了。”发目嘻嘻笑着,“毕竟要是绿谷被一群不识货的笨蛋警察抓了,我估计也会不好过,还是要多为自己考虑考虑。”

  “你说什么?!”

  “啊,好了好了,你俩别吵了!”绿谷赶紧扯住即将暴走的爆豪,“小胜,我们审人,审人,小胜。”

  发目这个时候才想起来正事,她点了点手里的平板,审讯室内的一个大屏幕突然亮起,一份目标的个人情报被投影在了幕布上:“我稍微做了一点小调查,这人在那个组织里被称作Disguiser,伪装者,个性是‘假做真’,可以让赝品暂时变成真品的能力,他似乎用这个个性替自己谋了不少利。所以那个组织才会让他做个小头目,应该是用于保证经费来源的。”

  “他所在的组织是八齐会?”

  “准确来说是八齐会下的小分会,专门用为组织洗钱的,但你也知道八齐会和敌联合早有联系,恐怕这些钱也有一部分流向了敌联合。”

  爆豪忽然开口说:“看来是个经济犯,局子里的那几个小喽喽来救他的目的是钱。”

  “我和小胜想的一样,但是他所谓的交易难道就仅仅只是钱和释放脑无?”

  发目摇了摇头,说:“这应该只是一半,我仔细调查了一番你发过来的文件,发现了一个另一段被加密的文字。”

  爆豪率先抢嘴:“什么文字?”

  “破译出来的结果是他们中的一位重要人物将到临现场,并将个性发放给有功的人。”

  绿谷瞪大了眼睛,他难以置信会得到这样的结果,急忙说:“上面有说是谁吗?”

  发目皱了皱眉头,很迷惑,说:“这个……我也不懂,上面似乎是一个暗号,但我查了半天都没有结果。”

  “什么暗号?”“暗号是‘予人玫瑰,手有余香。’?”

  绿谷和发目同时看向爆豪,发目惊讶地看着他:“是啊,你怎么知道的?”

  爆豪冷冷一笑,他没说话,反而走向了那位被叫做伪装者的人,他一把扒下伪装者嘴里的球,捏住他的下颚说:“你没聋吧,告诉我那句暗号是什么意思?”

  伪装者浑身发抖,惧不成声:“我我我,我真的不知道啊!我只是一个奉命行事的小人啊!”

  “你不知道?”爆豪眯了眯眼睛,“那你知道什么,全他妈的给我说出来!”

  “我我我……咕唔……你,你让我想想啊,你看这么着急我也一时也想不起来什……啊!不要,不要用电——!”

  “小胜!”绿谷及时跑了过来,一把夺过了爆豪手里的电击棒,“不要这样,这不合适。”

  “哈?那你想怎样,晓之以理动之以情?”

  “我……”

  伪装者见他们两个僵直住,赶紧插嘴:“我能晓能晓!”

  绿谷仿佛没有听见他的话,看着爆豪继续说:“我不是这个意思,小胜是警察,这么做不符合身份,让我来。”

  “什、什么?不、不要啊!!!”

  坐在后面的发目被逗乐了,她大声笑起来,伪装者的惨叫声都没能把她的笑声改过去,她笑了一会儿,说:“诶,绿谷,停停,我的皮卡丘用在这上面可有点委屈。”

  “啊?哦、哦哦,对不起……”绿谷讪讪地放开了电击棒,有点不好意思,“发目你的东西都太万用了,所以我才……”

  伪装者已经口吐白沫了,可爆豪明显没有想让他休息的想法,扯住他的衣领,道:“晓了没有,动了没有啊?”

  “晓了晓了,真的晓得了。我说、我说!”

  “刚才真是对不起。”绿谷叹了一口气,“我们也是被逼无奈,伪装者先生请你快说吧,我要是再用这个电击棒发目可能就要不高兴了。”他从口袋里抽出一张纸巾,温柔仔细地帮他擦干净了嘴巴四周的唾沫,又给他端了一杯热腾腾的咖啡,喂他喝下。

  伪装者哪敢再顾左右而言他,直接一股脑地把所有知道的东西都说了出来:“我、我被安排去接待上头一位女大佬,是个酷爱年轻男子的婊子,我平时去夜店找‘鸭子’就是给她送去的!”

  爆豪和绿谷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里看出了难以置信。

  爆豪大叫道:“还有呢!统统给老子说出来!”

  “还有、还有……”伪装者被吓得冷汗直流,语无伦次,他的眼睛忽然一亮,忙说道,“还有她能把个性赠送给别人,可以让人同时拥有多种个性,就是具有时限!”

  “她叫什么!”绿谷大吼,“告诉我!”

  “她、她,我们不知道她的本名,我们平时都叫她赠香!”

  伪装者把能说的都说了,他喘着粗气,浑身疲惫。

  而绿谷和爆豪则久久地陷入在伪装者告诉他们的事情的震惊之中,许久缓和不过来。

  赠香这个名字,绿谷和爆豪死都不会忘记。她是所有事情的开端,是改变了绿谷和爆豪人生的转折点。

  从大一那一次的卧底行动起,每个曾在雄英侦查科A班的学生的生活都不一样了。

  “她居然没死。”绿谷的声音颤抖,他的情绪有些失控,“她居然没死!”

  他猛地跳起来,面目狰狞地抓着伪装者的双臂,个性发动的亮丝在他的脸上和手臂上跳动,伪装者被绿谷掐得惨叫。

  “她怎么会没死!”

  “我、我也不知道啊……啊啊啊啊——!!”

  “废久!”

  爆豪狠狠地用饮料砸向绿谷的脑子,绿谷瞬间停了下来,一脸呆滞地望着爆豪。

  “你给我冷静点!”

  “小胜……”

  “没死就再搞死,你不是最擅长这个吗?!”

  绿谷傻傻地看着爆豪,被砸中的地方隐隐作痛,却把理智彻底唤了回来。他放开了伪装者,垂下了头:“抱歉,我等会儿就叫人过来替你疗伤。”

  可惜伪装者早就痛晕了过去,根本没有听到绿谷的话。

  “谢谢你,小胜。”绿谷对爆豪露出一个勉强的笑,“谢谢。”

  爆豪没说话,只是撇开了眼睛,没有与绿谷对视。他转过身,背对着绿谷:“接下来的事,我会安排人手去堵截,不准你再插手。”

  “……”

  “听见没有!”

  “听见了,但是对不起。”

  绿谷的话语刚落,发目就趁其不备,猛地喷出一片带有昏睡效果的白雾。

  爆豪在昏迷过去的最后一眼,看见的是满脸愧疚的绿谷。

  近在咫尺的脸,他甚至隐约感觉到绿谷抱住了倒下去的自己。

  爆豪还没来得及骂了一句操你妈的废久,就彻底晕了过去。

  绿谷看着怀里沉睡的爆豪,一言不发。

  “你要把他怎么办,”发目问,“要我帮你抱去你的房间吗?”

  “不、不要啦!”绿谷脸猛地红了,结结巴巴地道,“我会把他带回他家里的!”

  “你有钥匙?”

  “我……”

  绿谷的眼睛沉了沉。

  “我从以前就一直都保存着。”

  毕竟那里绿谷也住过很长一段时间,从大学开始到分道扬镳。

  

TBC

评论(19)
热度(150)

© 卖安利王子丢斯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