屁话联盟忠实成员
lof可以随便点❤和👍

【也青】您的快递已在派件中(27)

快递员王也x小明星诸葛青。 没有任何异能的普通人,ooc,不考究,傻白甜又清汤寡水的谈恋爱故事。 建了个同名tag,方便重看。

赌今天的马尾辫出场是谁赌输的结果(。

珍惜生命,远离赌博!

++++++++++

  就像说出那句后悔到极点的七秒钟诺言一样,王也既然答应了诸葛青陪他一起去酒吧,那自然是说一不二地去了。 

  虽然脸上的表情和身上的动作全然不一致的拒绝。

  这条胡同不远处就是个商业化的胡同大街,酒吧自然不少,王也在这里生活了两三年,自然也摸透了这边的商业区有什么店,粗略见到过的酒吧也有七八所。什么格调和风格的酒吧都有,有几家因为工作和朋友的原因,王也甚至去过几次,只不过每次都没有给他留下什么特别好的印象。

  诸葛青的朋友,那天把人拖过来的王震球先生,王也误会过这人性别的同志,开的酒吧也在这商业区里,而且开得特别显眼,不单单是惹眼的猴屁股门口,顶上霓虹灯的招牌闪得也是那叫一个耀眼,而摆出来的宣传板子写着当日的优惠酒品和菜品,搞得跟家小饭店似的。

  然而这家酒吧偏偏叫做西南一枝花。

  王也第一眼看见的时候,心里无语了一下,只觉得这进的不是酒吧,不是饭店,而是北京789艺术区里某位艺术水平高到王也看不懂的艺术大师个人展区,而且这展区名字应该叫做西南一只猴才对。

  从猴屁股进来的时候,感觉有点奇怪的王也忽地想起诸葛青描述王震球的话。他激灵一下,站在猴屁股的中间望着正要向他们两个走过来的王震球,脑子冒着冷汗,刷刷蹦出一句话:这位艺术大师还有可能是个Gay。

  王也甩甩脑门,让自己别乱想,免得又出像之前一样的误会。在诸葛青身上犯也就算了,在这半身不熟的人身上犯,那可就有点过了。

  “老王,我跟你介绍一下,他就是王震球。”

  诸葛青拍着王震球,他今天换了一身,白T加大裤衩,一副邋遢宅男的打扮。但陪上那张雌雄莫辨的脸,还有散到肩下的金发,依旧如明星一般在吸引着目光。

  “你好你好!辛苦辛苦!”王震球说,“我们见过的,还记得吧!”

  辛苦?什么辛苦?

  王也刚被对方一句话里两个辛苦弄懵了一瞬,就又被这人的后一句话抢过了思路,只能伸着手,礼貌回着:“嗯,幸会,我叫王也。”

  “王也,王也……”王震球眯着眼睛笑着,握上王也的手若有若无地捏了一下,“嘿嘿,不错的名字。”

  王也干笑着把手从他的手里抽了回来,然后就听到诸葛青摸着下巴,来了一句:“之前一直老王老王的叫着,这会儿听混球儿念叨这两句,才发现王也你这名字,嘿嘿,王爷啊!再结合你那特殊的家庭背景,还真是个京城小王爷~”

  王也瞪了诸葛青一眼,但又不好意思在陌生人面前发作,便只是把刚才的那个干笑时间在加久了一点。

  “你不用太拘谨,我一听是诸葛青的朋友,就把你的情况都调查清楚了。中海王家的三少爷在快递公司里当快递员,曾经还在武当山当过几年道士,你的经历不比我俩平凡多少啊!”王震球欢快地说着,“这么说来,我们三个怪胎还真是凑到一起了,真是命运的相遇。”

  谁要跟你命运的相遇。王也头疼地想,脸上还得保持着友好的微笑,眼睛却已经瞟到诸葛青的身上了。用眼神骂着他都结交的什么奇怪的朋友。

  诸葛青却不理会他,和王震球寒暄着勾肩搭背地走进酒吧,王也只好在后面跟着,同时挑起眼四周环顾了一圈这装潢上标新立异的酒吧。

  外面的猴屁股让王也已经有了一点心理准备,所以这里头处处弥散着各色猴子元素的装修风格倒也只是让王也小声嘘了一下,感慨一句真是走进美猴王的花果山里了。

  酒吧倒还是那个酒吧。

  这句话的含义有点不一样,一是出于王也曾经在酒吧有过的经验而言,这家酒吧虽然是王也从没来过的,是诸葛青的朋友王震球先生按照自己的风格营业装帧的,但卖得依旧是五颜六色的酒,来得依旧是娱乐身心的人;二是诸葛青一进酒吧原形毕露,和他曾经在另一家酒吧见到的模样毫无变化,并没有因为前几天醉成那副鬼样子,胃病后遗症了好几天,而稍微懂得收敛一点。

  王也第三次把诸葛青偷偷摸摸伸过来的手拍离酒杯时,诸葛青讪讪地揉着自己的手背,咕哝了几句有的没的,然后就见此人趁王也想听清的恍神当头,一把夺过他手边的酒杯,得意洋洋地吞了一口,然后表情就从嘚瑟扭曲成了难堪。

  “可乐加雪碧,好喝吧?”王也笑眯眯地说,“还是健康无糖光有气的呢!”

  “老王你……”

  “哎,忘记放红枣了。”跟撒盐一样,王也神奇地变出几粒红枣,撒进咕噜咕噜冒泡的伪装啤酒里,“增加一点养胃功效。”

  “……”

  诸葛青一口饮尽了王也为他特制的“酒水”,罢了呵呵两声,哐当一下把酒杯放到吧台上,气哼哼地离开了。

  王也也哼了一声,望着诸葛青溜到人群堆里彻底没了影,才转过头接着百无聊赖地配置着可乐雪碧加红枣,用平静的表情对付一直笑眯眯地盯着自己看的王震球。

  从诸葛青把他俩撩在这里,本就不熟悉的两个人便立即没了什么话头。王也不是喜欢没话找话说的人,有诸葛青在的时候还能勉强应和上三两句,这会儿他走了,喋喋不休的王震球忽然也没了声音,只是一直撑着个脑袋看他,直接的视线把王也盯得那叫一个浑身不舒坦。

  “那啥,这位王震球同志,”王也干笑着从制造养胃酒饮的大业里抬起头,“您这有什么想说的直接说,不用不好意思。”

  “哈哈!”王震球笑起来,“小王同志,你和小青一样叫我球就行。”

  小……小青……

  王也的笑容僵了僵,一边汗颜着这什么白蛇传的叫法,转念又被好歹不是叫小诸的想法弄得忍俊不禁,正想着要接点什么话,就见这个王震球给他倒了一杯酒,并比之前更要凑近了过来。

  “呃,我不会喝酒。”

  “没关系,这只是酒味果汁,水果啤。”

  王也哦了一声,在别人的地盘也不好拂了人家的面子,便端起来喝了一口,确实是一股子的果味。

  “诶,你和小青到底是什么关系?”王震球突然问着,“他咋对你这么放心啊?”

  “没什么关系,就是朋友啊。”王也诧异,这问题问得可有点奇怪,“他对你不也很放心吗?”

  王也说得是诸葛青一个明星身份敢在王震球的酒吧里肆意喝酒唱歌撩妹,全然一副撒腿寻欢作乐的模样,丝毫不怕一点狗仔的。来之前王也还在担忧这个问题呢,后面一听王震球短短两句就把自己的底子翻了遍,就知道这人不简单,精明得很,也难怪诸葛青会这么信任他。

  却见王震球又是狡黠一笑,说:“那不一样,一是我认识他的时间比你久,二是我也有这个能力,他身上也有我想要的东西,我们刚好互有需求,所以他才敢这么放心。你呢?你能给他带来什么利益?”

  “利益……”

  王也卡了一下,他这会儿被王震球提醒,发现自己还真不能给诸葛青带来什么好处。

  “诸葛青这家伙就是一典型的笑面虎,利己主义者,任何对自己有害的人或事,他可是绝对不会轻易放过的。不然你以为他怎么能从大染缸一样的娱乐圈里说复出就复出,说脱离就脱离,还活着这么痛快惬意?”

  这些王也还真不知道,他从未去了解过诸葛青在自己面前之外的模样,更没有刻意去查看这些资讯,就算他没有混娱乐圈的习惯,但从小耳濡目染的,也知道这里面有多么能无限放大人的欲望和恶意。黑白颠倒,真假难辨的事情层出不穷,所谓的真相得经过反转与被反转才能真正地公布于众,而最后的结果却未必是好人有好报。

  诸葛青没和他深入说过这些,他也就没有问,王也是不在乎这些的,他人的言语总不会比自己的亲眼所见、亲身感受来得真切。

  但王震球这话也让王也不得不胡思乱想了一下:对啊,他对于诸葛青来说,有什么资格可以让他这么信任?

  做饭?以他能够买下北京中央城区四合院的财力,米其林的厨师说不定都能请的起。照顾人?比他更专业的家庭管家或保姆有的是,而且还不用担心瞎折腾身体时被骂。督促锻炼?有资格的健身教练一大把,王也那坨薛定谔的腹肌根本不够看。

  所以,诸葛青凭什么就对王也这么放得下心呢?

  “这个……我也不知道。”王也艰难地回着,“也许是看我长得善良?”

  王震球眯眼一笑,撩着自己的头发,发尾骚过王也的鼻子,说:“所以我才想知道你和诸葛青的真正关系。”

  “真正关系?”

  “你真的不是诸葛青的男朋友?”

  王也愣了一下,面色古怪地说:“我和老青都是直男,真就只是关系好一点的朋友而已。”

  “哦?是嘛!那太好了!”王震球笑着说,“那这几天询问我的的姐姐们可以安心咯!”

  “安心?”

  “安心接受诸葛青对她们有意无意的撩拨啊!她们看小青很久没来了,还以为是名草有主了呢。既然还是单身,那自然就可以公平竞争了啊。”

  “……哦。”

  王也心里莫名梗了一下,下意识转头看向泡在姑娘堆里的诸葛青,那家伙如鱼得水般接受着身边姑娘们的身体接触,手上还捏着一个长相甜美的短发少女的白玉手腕看手相呢。

  “这家伙不就在撩着吗。”王也说,“你赶紧发布消息,劝那些姑娘们抓紧时间,否则晚上一步就要被人给抢走了。

  王震球答应着,脸上的笑在听到王也无意识表现出来的冷哼和酸味时弯到了一个非常、非常奸诈的弧度。

  会让熟人冷汗直流地想,这混球儿又逮到哪位倒霉人士给他提供绝世好戏看了。

评论(15)
热度(375)

© 卖安利王子丢斯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