屁话联盟忠实成员
lof可以随便点❤和👍

【也青七夕24小时】24:00 —和你在一起的每一天都快乐

上一棒:  @快落  

最后一棒来了!

++++

  头顶上的空调在呼呼地吹着冷气,八月份的北京夜晚已经在透着凉气,可怕热的诸葛青还是不要钱地开着18度的冷空气,然后抢占王也的夏凉被,裹成一条只露出个脑袋的天妇罗虾,曲着腰往王也的怀里凑。

  王也冷得打哆嗦,求生的本能让他一边抱紧了诸葛青取暖,一边摸索着搁在床头柜上的空调遥控器。摸着摸着,遥控器没摸到,倒是摸到了一只手,冷得他从接触的那一片皮肤开始起鸡皮疙瘩。

  如果不是怀里的人发出一声笑,王也险些以为抓着了一个灵异故事。

  “诸葛青!”王也叫着,“我去,整个被子都被你裹走了,你的爪子怎么还是这么凉?”

  “天生体寒嘛。”被王也攥着手掌的诸葛青说,“我也没办法。”

  “体寒你还开这么低的空调?”

  “这不是有你吗?”

  王也噎了一下,诸葛青老喜欢这么来一下,闹得他常年不知道应该回应些什么。好不容易摸清楚了一些套路,这家伙的脑细胞就宛如一个个猝死在电脑前的程序员,立即修检补BUG并在一夜之间自动更新出最新版本,让王也这台读写能力较慢的老实机器全然反应不过来,然后就想现在这样,卡住了。

  “欸,你这人……”王也脑子里那些苟延残喘的脑细胞总算开始了读写工作,“你这……家伙是不是把空调遥控器藏起来了?”

  “我藏它干嘛?”

  “那我怎么找不着?”王也又伸出手摸索着放着各种东西的床头柜,稀里哗啦的声响炸在这一片漆黑的房间里,“刚是你开的空调吧?遥控器也是你放的,到底弄哪去了?”

  “你看看地上。”

  “地上……”

  王也干脆地坐起身,把床头灯开了,爬下床四处搜索着谜之失踪的遥控器。他这边的地板没有,甚至连床板下,王也都掀起垂下来的床单望了一眼,依旧没有。纳着闷的王也趿拉着拖鞋走向诸葛青躺着的那一边,才刚转鼓一点身,就听到咔哒一声。警觉的王也飞快转过头去,就见到诸葛青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速,把空调遥控器从被子里掏出来,扔到他那一边的床头柜上。

  行如流水的动作,让诸葛青那白花花的腕子跟到光一样从王也的眼中闪过,接着嗖的一声藏进了被子里,整个人欲盖弥彰卷过身,闭上了眼。

  “诸、葛、青!”王也扑到他的身上,掀了这人的被子,挠他,“还说没有藏!”

  “哎、哎哎!哎哟,哈哈哈,别挠了!”

  诸葛青叫着,推搡着王也,笑得眼角边上的泪都从两侧流进了凉席里。王也哼了一声,夺过遥控器开到了最健康的26度,并把遥控器转移到了自己这边的床头柜的柜子里,才算是了事地关了灯,躺回床上,接着要与周公的会晤。

  可诸葛青不让他睡。这会儿不冷了,他就把被子慷慨地分享了出来,甚至于全堆到了王也的身上,自己也不再窝进王也的怀里了,反而摊开了长手长脚,像个被放平在床上的人偶,睁着一双眼睛盯着天花板。

  诸葛青是个眯眯眼,从第三视角看,即便是这个时候看他,那一双眼睛也是分不清闭着还是开着,但是王也就是能感觉到微妙的不同,并且立即反应出来这人半夜睁眼不睡觉,肯定没憋好屁。

  所以本来也跟诸葛青一样以豪迈的动作瘫着的王也侧过身,撩了一把这人顺着地心引力往两边撇的刘海,说:“干吗呢,不睡觉看天花板发呆。”

  “我正在回忆这一天我们干了啥。”诸葛青回答着。

  他的话勾起了王也的记忆,这一天是七夕,周五,他们像往常一样早起,早餐吃的油条豆浆和肉包,出门之前例行接个吻,然后走向不在一个地方的工作地点。到了公司后知后觉的王也给诸葛青发了一个七夕快乐,诸葛青给王也发了一个比心的自拍。

  接着就是在讨论着如何过七夕的单身狗情侣狗之间完成一天的工作,下了班看着周围牵着手甜甜蜜蜜得众多情侣如雨后春笋一样飘荡在各个街道的路口街头,散发着单身狗勿进的腻歪荷尔蒙。

  再配着商家为了促进消费而制造的情人节氛围,王也这个时候才能感受到,今天原来真的是七夕啊。

  回家路上王也买了一捧花,虽然不知道有什么用,总而言之表达一下心意总是对的。然后抱着它就回了家,在开门的时候接受诸葛青惨无人道的嘲笑,在生气之前又被他用一个吻消去火气。

  捧花被插进了诸葛青下班路上刚买回来的花瓶里,摆在了电视机旁边。王也拿着蓬壶给花喷水的时候想,诸葛青怕不是真和他的老祖宗一样是个术士,连他会买花回家都算到了。

  诸葛青比他浪漫得多,刚在一起的时候王也回家能被他感动得说不出话,只想把人往床上撵,但现在他也老油条了,没像当初那么费心思的玩浪漫,只是用默契回应着王也每年在这个节日买回来的不必要品,例如这次的花瓶,例如收纳手表、戒指、手环等等乱七八糟的饰品的收纳箱。

  他们也不去那些气氛浪漫也要被大量的人数制造出来的噪音给破坏的餐厅了,他们更乐意待在家里,在互相交换了一下礼物和吻之后,开始该干嘛就干嘛。只不过多喝一点酒,多吃一道菜,多听几句情话,多做几次爱。

  可仔细又想一想,这样的日子他们两个似乎每天都在过,每天都可以过。所以诸葛青突然就开始疑惑起了七夕这一天的流程,疑惑起这一天除了日历上赋予的名字之外,对他们两个还有什么特殊的地方没有。

  王也走马观花地在脑子里过了一遍今日的行程之后,说:“我仔细的回忆了一下,好像也没有做什么啊。”

  “是啊。我也发现了。”诸葛青把头转向王也,笑眯眯地肯定着他的答案,“我感觉每天都跟今天一样。”

  “你是想来一点特殊吗?”

  “有一点。”

  王也想了想,拿过自己的手机,点开一个郭德纲于谦全集,说:“现在已经十点半多了……要不我们听个相声当做七夕的结束?”

  “还没看完就过去了吧,也哥。”

  “那……”

  话还没有说完,诸葛青突然亲了一下王也的嘴。

  “干什么突然亲我。”

  “就是想亲啊。”诸葛青说着又亲了一下,”我刚才回忆了一遍就发现了一个很奇怪的事情,王也。你看我们在一起这么久了,七夕都过了好几趟了。“

  诸葛青停了一下,王也发声催着:“然后呢?”

  “老王你说,我怎么就是不觉得腻呢?”

  “……”

  王也又不知道该回复什么了,他傻愣愣地看着诸葛青不停的凑过来,然后亲他的嘴,他的眼睛,他的鼻子,没有停的亲着。王也很享受,但他还是想要稍微回答一下诸葛青的问题,于是他在诸葛青亲着自己的额头时,一边抱紧了人,一边说:“可能就是变成习……”

  滴滴滴滴——

  空调被连着调低的声音。

  “……”

  伏在王也脑壳前的诸葛青顺利伸手捞过遥控器,把冷气再次开到了他喜欢的温度。

  王也觉得自己真是白瞎了心情去替这家伙解释。

  “诸、葛、青!”

  诸葛青回话比他还快,他先是吻住王也,舌吻,几十秒,同时再次抢过被子裹住自己,然后在放开王也的时候,用得逞的得意又狡黠地眼神望着面前还没从吻中缓过神来的人。

  “对对对,没错,就是习惯了,改不掉了,永远不会腻,还非常顽固。”诸葛青的语速机关枪哔哔哔得把话怼进王也的耳朵里,“就像我虽然体寒,但还是喜欢开这度一样。”

  然后又把身体窝进了王也的怀里。

  只不过这次诸葛青把被子摊开了,伸长了手,把王也整个人包进了自己的长胳膊长腿里。

  “因为我习惯了你成天抱着我的感觉了啊,王也。”

  王也彻底没辙了,他能说什么,他什么都不能说,能说全被诸葛青两三句话堵了回去,再说就显得不识气氛。

  “真成啊你。”

  冷飕飕的王也抱紧了暖烘烘的诸葛青。

  “也是,你哪天不皮我还真是不习惯。”

  “七夕快乐,王也。”

  诸葛青说。

  “嗯,快乐快乐。“

  王也的脑细胞程序员突然更新了系统。

  “和你在一起的每一天都快乐。”

  

FIN

  

在鸽了早上六点了之后,选这个即是结束也是开始的点发布,与活动呼应,也和文章呼应了一下w

作为收尾人士再祝大家七夕快乐,有对象的每天都是七夕,没有对象的每天都很快乐!

 

评论(11)
热度(626)

© 卖安利王子丢斯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