屁话联盟忠实成员
lof可以随便点❤和👍

【也青】您的快递已在派件中(23)

快递员王也x小明星诸葛青。没有任何异能的普通人,ooc,不考究,傻白甜又清汤寡水的谈恋爱故事。建了个同名tag,方便重看。

我回来了,写了可以连更一周的存稿,搞了个定时,假装日更了(x

++++++++++

  众所周知,王也的微信玩得少,平日里找他用微信绝对不如直接打他电话来得方便快捷,这道理连他自己的父母兄弟也没有例外。自然连带着朋友圈玩得更少,一个月能够记得起来翻一下就会有人猜测这人是不是交了女朋友,还是发了条朋友圈作为男朋友就必须得去守着点赞的那种。王也也不是不喜欢网络上的那些社交软件,就是单纯的觉得比起隔着个屏幕,透过一行行冰冷冷的字猜测别人的心情,永不如面对面交流方便呢。只不过他这种想法不入不同龄人的流,甚至脱离了一些赶时髦的中老年人的队伍。
  
  可就是这样的一个王也,这段时间却是破天荒地关注起了朋友圈,密切程度宛如一次真香现场。瞥眼看过去,他那苹果手机的界面全是绿油油的边框和白花花的长条。作为快递员手机屏幕不离眼是正常,微信常开也正常,但是对于王也来说,朋友圈界面常开那就是不正常了。就算剥离开他是王也这个身份,工作期间有事没事就刷朋友圈,那也不是什么正经员工该做的事。
  
  但是王也忍不住,控制不了的手就是要往朋友圈那一个功能里戳。更准确一点的步骤,那就是先打开诸葛青的对话框,接着戳进他的那颗抛着媚眼的自拍头像,点进蹦出来的下一个界面里的个人相册,眼睛再被跳出来的朋友圈主页最上方的比心自拍照吸引几秒,接着就开始一个小时里出现三四次的划拉页面的动作了。
  
  诸葛青的朋友圈那可就丰富异常了。
  
  由于这是个人账号,除了傅蓉以外完全没有工作人员在里面掺和,所以这家伙简直把朋友圈当做日记发,事无巨细的连喝了什么新款奶茶都要放张照片分享一下。在他的世界里仿佛什么东西都是新奇的,什么玩意儿都足以让他开心地向全世界公布。这当然没什么,诸葛青爱发什么发什么,关他王也什么事啊,有时候他还能从诸葛青发的这些废话里面察觉出他老人家当日三餐想要吃什么,不用再问,顺势就给人把材料买上了。
  
  但是那个时候王也看到诸葛青朋友圈的频率远没有这个高,而且也多是混杂着其他人的信息之中,瞄上了那么两眼,哪会像这样专门的去翻这个家伙的主页啊。
  
  有异必有因。
  
  王也的师傅咂摸着嘴,抓着王也又刷这个笑眯眯的小年轻朋友圈的时刻,斜眼问着:“小也啊,这小家伙是不是欠你的快递费啊?”
  
  “啊?”全神贯注的王也没发现自己的师傅偷偷摸摸凑了过来,还问上这么一句,猛不丁吓了一跳,条件反射之下又是关屏幕,又是摆手,“没没,他能欠什么快递费啊,成天就知道收快递,买错东西都嫌退货麻烦堆家里当摆设,哪有机会让他发快递啊!”
  
  “那你这一天老琢磨着他的朋友圈做什么?”师傅也认识诸葛青,比王也认识的还早,到底还是有点了解诸葛青的为人,“跟个用查看朋友圈追踪男朋友行动侦查是否出轨的小闺女似的。”
  
  王也被师傅这紧随年轻人潮流的比喻噎了一下,半天不知道该做出什么表情,只好无奈地回道:“您老少刷点微薄吧!我追踪他干嘛啊,闲的。”
  
  “我看你还真就是挺闲的,不去帮我整理包裹,跑这边窝着窥视别人生活,你想做啥?嗨哟,想来这孩子还成天放定位,不正好给不法分子制造尾随机会么!瞧瞧这孩子在哪呢……酒吧?怎么,你想着趁人家在酒吧闯空门?”
  
  “师傅,这是人家凌晨发的朋友圈,现在肯定在家里睡觉了成吗!”
  
  “哼,反正这孩子天天秀定位这毛病很不好,很不安全。瞧瞧,这么不小心,我哪天过去可要好好给他看看前几天看到的防盗手册。免得有人想要趁其不备,谋财害命!”
  
  “谋……我要是想谋他的财早谋了!您是第一天知道我和老青的关系啊?”
  
  “嘿嘿,知人知面不知心,朋友也得防呐!”
  
  “得,您说啥都有理。我说不过,整理包裹去了。”
  
  “这才对嘛,赶紧工作,别想七想八的。人家这过得再惬意也是人家的本事,眼红嫉妒不如赚钱~”
  
  王也苦笑了一声,和着自己的师傅以为自己这是嫉妒起诸葛青这种骄奢淫逸的生活来了。他怎么可能会嫉妒这种生活呢?谁没经历过似的!但是王也草草结束对话,顾左右而言他地糊弄自己的师傅,却是因为被师傅误打误撞说中了几句的心虚。
  
  师傅还真就给说中了他翻诸葛青朋友圈的原因,便就是靠着朋友圈侦查诸葛青的行动。不过他可不是把自己当做什么小女朋友,也不是出于嫉妒,而是在等候。

  
  
  凌晨,酒吧,灯红酒绿的背景包裹着中间这位笑得恣意的小青年,这手上还夹着一杯勾兑出三层颜色的鸡尾酒,仔细一瞧已经喝了大半。
  
  这是诸葛青昨夜十二点发在朋友圈里的照片,角度看着不像是自拍,倒像是哪个能让他放松警惕的第三人专门找了个角度给拍出来的效果。
  
  王也比埋伏在诸葛青朋友圈里的人都要早一步见到这张照片,这家伙跟只特意跑来跟他挑衅的鹦鹉,唰唰唰连着给王也发了好几张。这自拍只是一套图里的一张,其他的,酒吧装潢有之,灌着鸡尾酒的玻璃瓶有之,搭讪来的美女帅哥亦有之。
  
  然而这还不至于挑动王也懒洋洋的肾上激素去产生愤怒,他当然知道这是诸葛青在付诸王也那信誓旦旦的七秒钟允诺的行动。答应都答应了,哪有临到了人家当真去玩去闹的时候泼冷水的道理?只不过诸葛青在要求他履行那话里的每一个字,尤其是“陪”这个字的时候,王也一听到是去酒吧,便猛摇上了头。
  
  “酒吧?酒吧还是算了吧,我酒量不行,也不会应付搭讪,你要是想看我全程一边喝茶一边对着人傻笑的话,我倒是可以去试试。”
  
  “扫兴啊!”诸葛青啧啧两声,朝着身边的玲珑和枳瑾花努了努嘴,“没办法啦,王大爷去个酒吧也当成听书茶馆,我们三个自己去吧。”
  
  枳瑾花挑了挑眉,推了一把自己的眼镜,对王也说:“你真不去?”
  
  “不去。”
  
  “真可惜啊!”
  
  她这一声感叹叹得王也和诸葛青都是一愣,可她也不明说,立即转身拉着玲珑就往酒吧的方向走。诸葛青耸了耸肩,和王也道了别,跟着离开。独留一个王也在家里口闷头思索到底可惜了啥。
  
  王也回味着枳瑾花说的话,隐隐约约觉得她那话里的语气比起惋惜王也没法去,更像是在惋惜失去了一场看好戏的机会。
  
  这预感到底是不是对的,除非去问枳瑾花本人,怕是没法得知了。而且,在这一套乱七八糟的照片发过来之后,王也也没有心思去细想里面的弯弯绕绕了。
  
  他一张张翻着,诸葛青拍摄技术倒也不错,滤镜啊角度啊什么的调出了一个文艺小电影的氛围,高级灰的色调宛如这家伙不是去酒吧寻欢作乐,而是去体验一番什么叫众人皆醉我独醒。
  
  “真不来?”
  
  翻照片到一半诸葛青发来这么一条消息。
  
  “你一个人玩得不是挺开心的吗?我没去的必要啊。”
  
  “没情趣啊!知道什么叫做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吗?”
  
  “我看你这照片拍的相当众乐乐啊。”
  
  “他们哪能跟你比啊?”
  
  瞧瞧,诸葛青多会说话,这一嘴甜言蜜语听得王也心里都猛不丁的一软,要不是现在用的文字对话,若是用的视频,王也非得用生硬的咳嗽掩盖浮到脸上的笑。
  
  “承你的好意,但这地方我实在适应不来,算了吧!”王也回着,“你要是想去别的什么地方,除了酒吧夜店这类的,我都陪你,成不?”
  
  “成吧!”诸葛青回着,不过这次用的是语音,王也一点开就听到酒吧里喧闹的音乐,还有姑娘们调笑的脆音,“不聊了不聊了,我朋友叫我跳舞呢!”
  
  “去吧去吧。记得早点回家休息。”
  
  王也回着,诸葛青当真说去玩就去玩了,再也没有回过任何消息,微信聊天框瞬间安静了不少。王也却没有立即退出,想起前面的照片翻了一半还没看完,便又拉到上面去打算学习一番拍摄技巧。
  
  没成想就给王也翻到了一张石破天惊的合照,要是泄露出去绝对会连上两天热搜,傅蓉小姐又要焦头烂额地搞公关的合照。
  
  照片很简单,看过结婚的新人举着高脚杯交缠双手喝交杯酒吧?把高脚杯的交杯酒换成鸡尾酒,把新人换成诸葛青和一位金发美人,这照片就照成了。
  
  王也眼睛瞪得极圆,如果嘴里还含着一口水的话,他能惊得把自己呛死。手指又飞快地向下一拉,拉了之后更不得了,这位金发美人出现的概率越来越高,单人照也就免了,和诸葛青张张合照,那都是能有多亲密就有多亲密。合照应该不是诸葛青亲手拍的,要么是那位金发美人抢过他的手机动手拍的,要么是另外的第三者帮拍的,也不知道是不是开了美颜,照片里的金发美人能比王也见过的大部分女明星漂亮得多。精致的五官配上带着点邪气的笑,他敢保证得有一批男女老少为她痴狂。
  
  但王也并没有惊叹于金发美人的样貌,而是在这一张张合照里,在这位端的上美艳的女性身上,突然后知后觉的想起来一件被他忽视了许久的事。
  
  在他的面前如何邋遢如何不修边幅的诸葛青,整理一番光鲜亮丽地走到外边,可是个能让把姑娘们撩得五迷三道的大帅哥。
  
  本性一旦恢复,那就收不回来了。
  
  这位金发美人,可能就是被诸葛青虏获的新目标。

  这都是猜想,王也哪里好意思问,再说了这个诸葛青交了哪位小女朋友也不是他能管得着的事,也不是他应该在乎的事。就是,就是……就是一想到诸葛青的身边当真就这么有了个千娇百媚的小姑娘,王也的心里就忍不住泛起一股酸涩。
  
  他忽然就能理解女生之间将对方的男朋友当做阶级敌人的感觉了。

  王也看着诸葛青向全世界昭示着酒吧快乐之夜的九宫格照片,长长地叹出了一口气。

  朝夕相处的生活容量很小,只装得两个人,两颗心。再多出来一个,那么就要有人选择退让了。


评论(22)
热度(434)

© 卖安利王子丢斯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