屁话联盟忠实成员
lof可以随便点❤和👍

【也青】您的快递已在派件中(21)

快递员王也x小明星诸葛青。没有任何异能的普通人,ooc,不考究,傻白甜又清汤寡水的谈恋爱故事。建了个同名tag,方便重看。

++++++++++

  当狗仔们还在乐此不疲地为夏禾创造着她与娱乐圈一线至十八线男明星和小鲜肉的绯闻,网友们也在粉粉黑黑之中争论个你死我活之时,怕是都不知道夏禾正在用自身验证精诚所至金石为开这条名言,经历了初遇误会吵架又和好一系列对她来说普通到意外的感情经历之后,终于将禁欲交警张灵玉弄上了自己的床。


  张灵玉,京城交警第一高岭之花,可远观不可亵玩男人榜榜首。这称呼能够被评出来不是简单一投票就能出来的,那是由千千万万位奔赴追求战场的挑战者,含着笑与泪推上顶端的。


  如果说夏禾是从小虏获遍布全年龄男性的女子,那张灵玉就是性别转换的她。只不过夏禾没有拒绝的那么干脆,热衷于游走在情爱与恋慕之间玩着无伤大雅的暧昧。而张灵玉托着一盒“你是个好姑娘,但是我不适合你。”的好人卡,正儿八经的表情配上温温柔柔的声音,还有那张眉心一粒朱砂痣的白净观音脸,发遍了身边遇到过的各色少女,却愣是让谁也不忍得为难。哪个敢为难了,其他人能自发列出两个队列,一队手拉手把张灵玉围出三层,防止再受骚扰;一队挥舞着诸如铲子板凳之流的冷兵器,手握网络科技,查杀那位为难者个片甲不留。


  这倒是让他也跟着登上了大众情人榜之二,与冠军蝉联者诸葛青争着宝座,虽然这个榜纯粹是两家粉丝自个搞出来的。


  当然了,诸葛青是下了凡间,试一试就能谈上一夜情话的大众情人,是一个谁霸占了都觉得有点儿浪费的资源。而那张灵玉则是一尊观音像,纯洁无垢的光辉能把心灵的污浊驱个干净,这种人就是用来供在莲花垫上拜的了。


  夏禾不想拜他,她想把这位出尘的神仙拉进凡尘里。


  “造孽啊。”诸葛青说,“好好一个仙人就这么落入了凡尘。”


  “落凡尘又是什么坏事?”夏禾有自己的一套道理,“做什么梦呢,他本来就只是个凡人。”


  这套道理被她贯通了始终,张灵玉自然是个凡人,气质再仙再脱尘,可这脚还是要沾着灰尘的地,这手还是会碰着污秽的物,这心还是会动着隐秘的情。


  夏禾让张灵玉泛上了情,一段难以开诚布公的欲跟着染上了心,手和脚便顺着动了。


  那一件件东西,循序渐进,从抗拒到接受,夏禾不可谓为费劲了心思和耐心,好在恋人之间总是包容多于抱怨,接受过了一下之后使用起来倒也不会再多出什么麻烦。


  唯一的麻烦只有新鲜感过去的腻味。


  所以时隔几个星期,哪都通又来了几个从国际寄来的未成年勿扰快递。


  招呼自然是先一步打过的,诸葛青履行承诺,扫了一眼发了一个ok过去,便忙着自己的事去了。


  可他忘记了一件事,一件非常关键,但一直没有找到机会说出去的事。


  王也可不知道他和夏禾之间存在着如此伟大的友谊。


  他只知道快递归类完毕的时候,手里多出了这几盒验收时得打上马赛克的成人玩具。


  同事眼睁睁地看着这位懒散成一团竖着放的驴打滚的人身体僵直,脊背兀地挺直了,一双手悬在半空,帽檐一垂,黑了半张脸。


  王也的眼睛直直地盯着手下的快递盒,准确来说是盯着贴在盒子中央的快递信息单上写得那四个字——南阳村夫。


  这四个字不仅在快递盒子里躺着,在王也的微信里也躺着,只不过被一个诸葛狐狸的四字备注盖在了上面。


  呼气,吸气。王也这会儿觉得当年在武当山当道士学的一套换气法当真有用,不仅能让他冷静,还能让他心平气和地给诸葛青发去一条业务短信。


  “我是哪都通小哥王也,请您准备收货,手机号:1xxxxx,如您家中有生活垃圾,在我给您收货时可以帮您带下楼!【哪都通快递】”


  短信刚发过去没多久,诸葛青就用微信回了过来,发了一张截图,下一条连着一脸串的哈哈哈哈哈,接着又是一条语音。


  “不是我说啊老王,你这是后知后觉发现我还是你的服务对象,想补一下迟到八百年的优质服务态度啊?那倒垃圾可不够,得过来做饭。”


  火还在头上的王也听着这条还是没忍住跟着抿嘴一笑,刚想回过去一句我还做得少么,眼睛就扫到了诸葛青发过来的截图上,蹭得一下火就上来了。


  不为啥,就因为这个截图是短信接收界面,把诸葛青给王也备的注完整暴露在当事人的面前。


  呼气,吸气。王也这会儿觉得当年在武当山当道士学的一套换气法没一点用处,根本没法冷静。


  “‘傻逼快递,迟早倒闭。’”王也猛地就播了电话过去,“还挺押韵的啊诸葛青同志。”


    诸葛青愣了几秒才打着哈哈回了过来,说:“哎呀,这不是当时刚认识的时候嫌你烦嘛……再加上通讯录啥的用得少,备注就没有及时改……”


  “你那作息还不让人说得啊?”


  “这不是也因为你的努力改造好了很多吗?”诸葛青狡辩着,“过去的事情一直揪着这就很败坏姑娘的好感了,老王你可千万不要这么对待你以后的相亲对象啊。”


  诸葛青不提这个还好,一提王也又想起了之前给他找同志对象的事。


  好家伙,还说什么在我的帮助下早睡早起身体好了,转眼又买这些多纵欲少养生的玩意儿!


  手里的快递盒拿着越发扎手,恨不得背上破坏快递的罪责给它来几下。王也啧了一声,把快递盒抛到了车里,咚得一声还挺响,诸葛青直接“嗯?”了一声,说:“什么声音?”


  “快递砸车上的声音。”


  “暴力快递啊老王,小心被举报。”


  “是啊,扔得还是你的呢。”


  “我现在就举报。”诸葛青笑嘻嘻地说着,“这次是什么快递?我最近好像没有买什么东西啊。”


  王也冷哼一声,说:“你一向买完就忘,哪里会记得买了什么?我给你拆了拿出来,你见着它能立即想起来都算是奇迹了。”


  “哎,你怎么能这么懂我。给点面子,别都拆穿。”


  “甭给我贫嘴,等着吧你!”


  王也挂了电话,对着手机咬着牙咕哝了一句给我装糊涂,又跑到车箱子后面抱起那盒快递心情复杂地驶向了诸葛青的四合院。


  这次寄过来的快递盒很大,装在里面的产品却不大,跟着在路上颠簸的快递车一起扭七歪八地跳动,撞出一声又一声的哐响。惹得王也又想起在快递点检验时看到的那模样特殊的成人用品,这次来的甚至比以往的更为常见一些,王也都能说出它的名字。前一个跳,后一个蛋,就是高科技得很,扫描二维码下载控制app。贴心设计,一人可以独享快乐,二人可以分享喜悦。


  王也看到时候一点也不快乐喜悦,他只感觉自己要被气晕过去了。如果有个能够交流的朋友在身边,他可能得一边砸桌子,一边撅着嘴叫囔着:“这算什么事啊,至于吗,不想养生就不想呗,我又不是养生警察,拿枪逼着他养生不成?人说南方人委婉,不爱说重话,弯弯绕绕地让人把拒绝当成了答应,但也不是这么能忍的吧?!这家伙还拿不拿我当朋友了,有话就不能直说吗?”


  自己的一片苦心仿佛全成了对他的道德绑架。


  王也是个逃离父母给他的固定搭配的人,把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当做人生信条,可诸葛青这样,让他觉得自己做了自己最讨厌的事。


  说不清是对诸葛青的恼怒占据了八成,还是对自己无形之中所做下的事的悔恨占了八成,还只是见到那扇熟悉的门,王也脸上的阴影已经分不清是头上的鸭舌帽带来的,还是内心的郁气蒸发成型飘来的了。


  诸葛青没发现,还懒洋洋地坐在躺椅上看视频,见到王也进来了也不抬头,只是随口说着:“来了啊,放老地方吧,我等会儿自己拆了看看是啥就收货。米我已经泡了,就等着你回来做菜哩。”


  王也走过去,他也不管其他快递会不会送迟了影响今天一天的工作,就想问清楚面前这个人到底在想些什么。


  “不行,这次是个贵重件,上面写了要当面拆了检查好了才能确认。”王也拿起随身携带的美工刀,刺啦一声划开了盒子上的透明胶带,“工作需要,麻烦您配合。”


  “什么东西,这么麻烦?”察觉到了奇怪的诸葛青终于舍得把注意力放到快递上了,眼睛跟着王也的动作移动,“哎,真拆啊,但是我觉得我俩这关系验不验货的无所……”


  诸葛青忽然哑了喉咙。


  “对啊,我俩这关系多铁啊,所以我也跟你开诚布公地说了。你买这些东西我一直都知道,但当时和你不熟觉得是你个人的事所以没说什么,可后来我把你当朋友了。我这人有点毛病,那就是对朋友特别的关注,尤其是在身体健康方面。当初给你安排找对象,就是为了这事儿。”


  产品盒子从快递盒转移到了王也的手上,诸葛青的眼睛从岔开的缝里露出两点灰。


  “我就想问你。”


  王也看着哑口无言的诸葛青,手里捏着跳蛋的盒子,手劲大得把盒子捏凹进去一块。


  “你既然还在买这些东西了,那当初到底有啥必要连试都不愿意试试就拒绝小刘同志?”

+++

误会解除ing


评论(24)
热度(462)

© 卖安利王子丢斯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