屁话联盟忠实成员
lof可以随便点❤和👍

【也青】您的快递已在派件中(20)

快递员王也x小明星诸葛青。没有任何异能的普通人,ooc,不考究,傻白甜又清汤寡水的谈恋爱故事。建了个同名tag,方便重看。

++++++++++

  这个打破平衡的快递是怎么又再次出现的?想要回答这个问题就得向前回溯一段时间,回到王也在自家床上悟出诸葛青在避嫌这个点的那一晚。

  其实往大方向来说,王也得出的结论也没有什么错误,诸葛青确实是在避嫌,确实是在因为直男与弯男之间的差异来躲他,只不过往细节了说清楚,却又是截然不同的。

  王也认定诸葛青弯成甜甜圈,诸葛青以为王也弯成了弹簧,而且这个弹簧正在试图往自己的身上弹。他一个比电线杆还要直的直男,哪能让人错付真心,在自己身上浪费感情和时间?

  只不过这都是诸葛青的猜测,他也不能确定王弹簧是否真就把自己当成了磁铁,旋转着螺旋圈圈要往自己的身上靠。诸葛青不是没有经历过同性的示好,自小同性缘与异性缘相反增长的诸葛青在进入大学了之后,尤其在娱乐圈重新复出之后,他就知道了他着恶劣的同性缘只限于异性恋男性之中。像王也找来的那位小刘同志般的颜值和资历,至少可以罗列出三个五指。

  诸葛青对同性恋没有什么偏见,他觉得这些人跟那些个暗恋他的姑娘并没有什么差别,以友谊的名义接近,再鼓起勇气告白却失败之后的失望、不甘和泪水一样会从他们的脸上。太正常了,常见到了诸葛青第一眼就能从他们的视线里辨别出来是恋慕还是友善,常见到了回绝时也和回绝姑娘一样笑眯眯的,体贴地拍拍他们的肩,然后祝他们找到真爱。

  可是现在他面对是王也,是王也啊。

  这是第一次,第一次在疑似发现同性对自己产生超越传统界限的感情时,诸葛青在犹豫、忐忑和忧愁。

  他发现他没有办法那么轻而易举的说出拒绝了。

  仅仅只是一个萦绕在心中的猜测,可能只是自作多情,诸葛青却畏缩了手脚。他不敢再吊儿郎当的对王也抛媚眼比心心,不敢再肆无忌惮地接受着王也的身体接触,只是凑近了说个话,脸颊接触到从王也口鼻里漏出来的气,诸葛青的身子都能如着了什么麻痹毒气一样,过敏反应作祟的一僵,待气息远了肌肉才能回过神,发觉自己太过紧绷了。

  可恨的是,被养出来的习惯总是不容易在第一时间内扭转。

  王也捏着周黑鸭的手刚凑到嘴边,诸葛青就伸出了舌,把鸭脖卷进了嘴,舌尖尝到皮肤上的特殊咸味时才反应过来的睁圆了眼,又在对面的王也把一双疑惑视线扫过来时,欲盖拟彰地闭上,嚼巴着鸭脖转移一句自己也听不清说啥的话题;见到这人懒洋洋地一个京瘫赖在沙发上,他便抑制不住地歪头倒身,后脑勺磕到那条厚实的大腿上时,刻意迟到的思维才突发警告,脖子一梗,抱着手机掂量着时间刷微博,用眼睛疲劳当做理由抓紧坐起身;聊微信的时候更难了,硬逼着自己把拿自拍照刷王也手机屏幕的冲动压回手里,说八卦忘我了听到王也困出长时间沉默的语音,刚想着调侃两句,一个激灵意识过来就得吞回喉咙,然后装模作样地笑上两声,道句看似正常的晚安。

  这个时候诸葛青才知道,习惯形成的条件反射是个多么难以用演技克服的身体机能。

  所以在王也觉得诸葛青是同性恋并大义凛然地决定执行不歧视、帮隐藏、续友谊三大贴心原则,还能心大的一如既往时,心思百转千回的诸葛青正趴在沙发上,手里抱着个阿狸抱枕,内心焦灼地轰炸傅蓉的微信对话框。

  [南阳村夫:傅蓉,傅蓉!呼叫傅蓉!]

  [斩男一把刀:有屁快放。]

  [南阳村夫:哎,不是什么大事……就是想问你一个问题。]

  [斩男一把刀:长话短说啊,我明天还有应酬。]

  [南阳村夫:行,你仔细听我说。就是我有一个朋友,男的,姑且叫他小男孩吧。然后他有一个特别欣赏并且珍惜的铁哥们A,对他无敌好,真心实意交朋友的那种啊。]

  [斩男一把刀:哦,然后呢?]

  [南阳村夫:我的朋友都是些什么德行你也知道,物以类聚嘛,所以他和我都特别宅,不爱锻炼,作息混乱,不会做饭还爱吃外卖零食这种不健康的东西。]

  [斩男一把刀:你个贱人也知道不好啊?!还不给我改!]

  [南阳村夫:欸,你先别急着骂我嘛,我这不是也有点改善了。先接着说啊,铁哥们A呢是个很热心养生的人,看不过去,就来矫正小男孩的破毛病。刚开始小男孩不愿意,但铁哥们A润物细无声,竟然慢慢影响了男孩。男孩也就对铁哥们A越来越依赖,可就在这个时候,男孩发现铁哥们A看男孩的眼神和对男孩做出来的动作,似乎太过于炙热和亲昵了。]

  [南阳村夫:但是铁哥们A什么都不说,小男孩只能自己在心里瞎猜,为了证实自己的内心所想,小男孩试着观察了几天,越观察越觉得铁哥们A可能是真的对小男孩有一点别的意思……]

  傅蓉发来了一条语音,急吼吼地喊着:“哈?!你把王也当朋友,王也这混蛋却想上你?!”

  诸葛青跟着换成了语音,辩驳着:“是男孩和铁哥们A!”

  “你当我傻吗,诸葛青?到底怎么回事,你要么给我现在在电话里说清楚,要么我现在就打飞的到你家,你当面给我说明白了!”

  诸葛青哽了一下,傅蓉太过直接的话让他无处可逃,只好一五一十地将来龙去脉说清了,又把手上那批礼物拍了照片发过去,真诚又严肃地问着:“所以我该怎么确认王也他到底是不是对我有意思?”

  他们两个干脆地开了视频,就见傅蓉还在敷着面膜,但拧起来的眉已经让那层白花花的膜皱出了几条褶子,诸葛青提醒了一句,傅蓉甩手把它掀了,一边按摩着脸,一边咕哝着:“王也看上不像是弯的啊?你看他那副德行,直的让人发指,长得那么帅却让我一点想深入交流的欲望都没有。”

  “得了,还不是因为他也不符合你的品味。”

  “不,以我阅男无数的经纪人经验,没有几个姑娘会喜欢他这种退休老大爷款。”傅蓉歪了歪头,“我还好奇你俩咋就这么要好了,明明就不是一类人。”

  “当初不还是你搭线的吗?你居然还不知道了。”

  “我当时也就是随口一说,拿他防狗仔用呢,谁想到后面还真给你俩成了朋友。不过没你的意愿,现在关系也不可能这么好吧?”

  “嗯,王也这人我挺欣赏的,合胃口。”

  “真难得你那么看重一个人啊,就算王也是个基佬,还暗恋你,也想和他保持朋友关系?”

  “知己难求呀,何况他还是个能懂我的圈外人。”诸葛青撑着脸,手指绕着发尾,“你会舍得与你的闺蜜只是因为一个性向问题就绝交的么?”

  “既然如此,你直接说不就好了?王也那么温和的人,也不会做出死缠烂打那种事吧。”

  “不……这话我怎么好直说……”诸葛青垂了一下脑袋,吞吞吐吐着,“要是没朋友做了怎么办?”

  傅蓉眨眨眼,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打开了电脑,给诸葛青发去了一个文件。诸葛青接收了,打开一看是一列女艺人的简历和照片,里面有不少是公司刚招来的新练习生,个个长得精致,出落得亭亭玉立,有几个只看脸,诸葛青都能感觉出来她身上的潜力。

  “这些是咱们公司刚面试的一批练习生,打算建女团,你拿去随便找个理由让王也选出个最喜欢的。试探他一下。”

  “试探……”诸葛青挑了挑眉,然后恍然大悟,“你想试探一下他是不是直的?”

  “嗯啊,如果是直男肯定至少会仔细看一看吧?如果他表现的兴趣平平,那你就要好好考虑一下怎么解决了。”

  作为经纪人的傅蓉认人的技术自然不会差,尤其在面男人这一点上,因为神奇的恋爱经历,在分辨渣男上面傅蓉堪比一台移动渣男感应器。所以她这个法子也算是有一点经验依据在里面。只不过她现在正在外地出差,一时半会儿回不来北京,没法面对面帮诸葛青分辨,只能给出这么一个小建议,剩下的只能诸葛青自己随机应变了。

  术业有专攻,懂姑娘的诸葛青不像傅蓉那样懂男人,思考了片刻便决定使用傅蓉的法子。只是想到王也丰富的相亲经验,出于保守起见,他还在里面塞了一张夏禾的写真。写真是诸葛青专门找夏禾要的,要求是要撩人,能够勾动男人的欲望,她忙着泡张灵玉,但也认真给诸葛青挑了几张过来。诸葛青掂量了几下,把它们塞进了给王也看的照片册里。

  聪明机灵的诸葛青比王也会找理由,插科打诨之间就让王也琢磨起了照片里妹子的好坏,而诸葛青坐在他的旁边,抬起一半眼皮,趁着王也没把注意力放他这里时,直溜溜地望着王也,把这人的反应悄无声息地刻到脑子里的小动作分析处理器里。

  尤其当王也翻到夏禾的照片时。

  男人杀手夏禾有一个神奇的气场,凡是男人都无法抵御她的魅力,就算是她那位不开窍又禁欲的张交警,不也还是入了她的道?因此,如果有哪个男人对夏禾没有兴趣,那八成是基佬无疑。

  所以一个简单的验证方式诞生了——

  如果王也对夏禾没兴趣,那他就是基佬。

  诸葛青想要观察的就是这个。

  当王也马上就要翻到夏禾的照片时,诸葛青屏住了呼吸,藏在桌下的拳头抓紧。

  撩着头发露出大半酥胸的夏禾进入视野,看着她的王也眨了眨眼,然后面无表情地翻了过去。

  诸葛青的拳松开了,背软进了沙发里。

  玩完了。

  他想。

  王也真的是个Gay。

  轻易放弃不是诸葛青的作风,第一次失败的时候他主动帮王也找了理由,也许是夏禾这张写真的姿势刚好没拍好呢?也许是王也的品味不属于夏禾这种妖媚型,而是清纯派呢?于是,这活动见缝插针地给王也测试了几个来回,可王也的态度从兴趣平平到最后的敷衍了事,夏禾的每一张性感写真都没能入了他的眼。

  反而一位位笑得眯起眼的长马尾姑娘被挑出来,经由王也的手放到了诸葛青的手上。

  不妙啊。

  他想。

  王也真的在暗恋自己。

  得出两个重大结论的诸葛青焦灼不安了,万花丛中过片叶沾满身的诸葛青第一次觉得要和一个暗恋自己的人,在装作不知道的情况下保持着朋友关系,居然是这么艰难的一件事。

  难,是因为珍视,是因为不舍这段友谊。

  诸葛青不敢挑明,更害怕要说出拒绝的时候出现,只好藏着憋着,克服着想要与王也亲昵的习惯,面上笑眯眯,嘴上侃大山,心里不知道多么的惶恐焦灼。见到王也了,一半喜一半忧,紧绷的神经能引发一串过激反应,王也开玩笑说怎么跟只野生狐狸似的,诸葛青干笑两声,心里委屈地骂着还不是因为你,被暗恋的人比暗恋的人还紧张。

  这日子就像个看谁更能憋的比赛,诸葛青本还信心满满的应战,哪想王也出乎意料的能瞒,而诸葛青却快要受不了了。

  直到夏禾一条微信主动弹破安静的手机屏幕。

  “青呀,最近灵玉特别配合,所以我又买了件小东西寄到你那里啦。记得帮我签收哦!”

评论(31)
热度(473)

© 卖安利王子丢斯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