屁话联盟忠实成员
lof可以随便点❤和👍

【也青】瓮中捉鳖

这篇是收录在《守株待兔》里的番外,因为本子已经完售了,所以全文放出~

++++++

  北京时间晚上21点36分,王也的手机界面亮了,微信提示框弹在时间小工具的下面。

  静音模式下的消息提示音没响,手机倒是震动了几下,企图与主子身下的诸葛青争几秒钟的宠。只可惜屏幕在一片漆黑的房间里颇为惹眼地亮了又暗,如此三次都没能成功,连震动的幅度都没能超过被他俩折腾的床板。

  诸葛青倒是发现了,接吻的间歇推了一把身上的人,断断续续地劝:“你手机响了,看下。”

  王也没亲够,便去追诸葛青那张跑来跑去的嘴,追不上就吻能够逮到的面皮,一边回他:“不看。”

  “如果是什么重要的事呢?”

  “能有啥重要的事,”王也以不理朝政的昏聩之态回着,“都没你重要。”

  诸葛青心里暗叹一句,嗨呀这人谈个恋爱都成啥样了,太浑了!但行动上一点没有作为罪魁祸首的反省之心,嘴也不跑了,稳稳当当地任由王也亲着,把王也拉进恋爱的深沼里,自己也跟着噗通一声跳入,泥溅得两人浑身都是,双双降级成了佩奇,王佩奇还搂着诸葛佩奇不放。

  结果还是青天白日的阳光把放大心中贪恋的黑夜驱走,王也的良心和责任感才油然而起,又是一位为建设社会主义贡献力量的好青年,拿了手机清理着昨夜的未读信息。

  信息也不多,除了他与发小合伙经营的公司有点事情找他之外,就是中国移动和淘宝商家对他的亲情问候。公司的事他管不上,就负责出钱当甩手掌柜,随意回复了几句表示一下存在感,另外一些无所谓的垃圾信息王也干脆地删了。唯一让他稍微提起一点兴趣的,是晚上那会儿张楚岚给他发来的几条微信。

  贱兮兮的头像配着贱兮兮的表情包,气泡框里摆着一句话。

  『张楚岚:我刚整理哪都通材料的时候发现了个好东西』

  『张楚岚:能让你和老青的感情升温』

  王也眉头一皱,搓着下巴,想着啥玩意儿,哪都通又掌握什么秘密了?心里疑惑着,手里就打字回了过去。

  『看不见明天的太阳:我觉得我俩感情温度够高了』

  王也回复的时间是早上六点,打了一通太极,把诸葛青送到哪都通上班了,又过了两个小时,张楚岚才回了消息。

  『张楚岚:我去,你这话回得也太不要脸了。怎么这个时候才回我,我昨晚九点多刷朋友圈,还看到老青发了条你葛优瘫在沙发上看电视的照片呢』

  『看不见明天的太阳:这不是昨晚那个点就睡了吗』

  『张楚岚:拉着老青睡的啊?』

  『看不见明天的太阳:嘿嘿』

  『张楚岚:……妈的』

  『张楚岚:得,算我没跟你说过话,你俩确实不用再加热』

  『看不见明天的太阳:欸,等会儿,你帮我看下老青状态咋样』

  『张楚岚:查班啊?怕他勾搭公司里的妹子给你戴绿帽?啧啧,你也太不信任他了吧』

  『看不见明天的太阳:没,就看看他今天出不出外勤。老青早上哈欠连天,我怕他精神不足受伤』

  『张楚岚:……』

  王也问得真情实意,没有半点觉得哪里有问题,虽说也有一点向张楚岚展示他和诸葛青的高温感情的小心思,但担心人的心意是真诚而直接的。张楚岚作为最早看出王也对诸葛青的心思的朋友,想必再不乐意也能明白这其中的深意。

  果不其然,以效率过硬著称的张同志给王也发来了两段短视频。

  王也挑了下眉,一边疑惑着居然这么敬业地给了两段,一边立即点开了先发过来的第一段短视频。

  嘈杂的背景音在点开的瞬间炸开了,王也忙把手机音量调小,回过神来就发现了不对劲。

  蹦入眼里的自然是诸葛青,但又不是今早的诸葛青,而且视频的质量很糟糕,还有手机对上电脑的黑色电波条。界面一晃,露出一个电脑屏幕的黑边,王也这下知道张楚岚在拿手机给他拍什么东西了。

  是诸葛青在哪都通坐从宽凳的视频。

  王也听说过这个东西,高科技配合类似提取记忆的异能制造的从宽凳,能把坐上去的人脑子里的画面提取并播放到配套的终端上。张楚岚这会儿正把诸葛青坐凳时的画面拍给他看,画面上正好是个近景,诸葛青和傅蓉坐在碧游村的一条小溪边,接着就是一张特写,傅蓉玩着自己的鬓发,咕哝着一句什么话,声音不大,带着女孩子特有的娇俏。

  想通的瞬间,王也是想退出短视频的,好歹是诸葛青的隐私,自己和他再恩爱也要有点私人空间。只是手指都点到了小叉上,偏又被诸葛青的一句话给生生拦住了。

  “这些话怎么和A说的出口!要说我最不想被谁看到这副样子的话,那就是A了!”

  声音是熟悉的声音,声调却是陌生的声调,听着就觉得心疼的委屈哭腔,偏又带着斩钉截铁的硬气。

  “我喜欢他不假,但哪怕硬挺着,我也想以对等的身姿和他站在一起!”

  简直就像是有颗东风导弹,从近在咫尺的手机扬声器里发射,咻得一声落到了王也的心上,炸出一朵能让王也瞬间挺起懒洋洋的背的蘑菇云。

  第一个视频播完了。

  王也僵着手指,喉头在喉咙中央滚了滚,动作慢得宛如给自己开了乱金柝加龟绳缚。他又打开第二段视频,剧情紧接着上一个,诸葛青对着傅蓉说着告白,搂着人就要亲,结果被傅蓉一个过肩摔扔进了小溪里。

  第二个视频到此也结束了。

  王也抿着嘴,僵硬的手指抖了抖,碰到手机屏幕的时候飞速把第一个视频再次点开,15秒的长度也要专门拉到诸葛青说话的那一部分,盯着画面上的人,盯着那揪起来的眉眼和那张一开一合的唇,然后深呼吸着把视频退回了微信界面。

  『看不见明天的太阳:这就是你说的好东西?』

  『张楚岚:货真价实啊老王,不过我权限不够,只能偷偷给你拍这段最重要的。难得看见老青坦率一次,我立即就想到了要给你分享,够哥们吧!』

  坦率是真的坦率,坦率得王也的心脏一抽一抽地跳,直接把里头的小鹿抽到嗝屁。

  『看不见明天的太阳:谢谢啊。』

  『张楚岚:不客气不客气,可惜了就是没法把全视频给你弄出来,不然你肯定得更激动』

  他激动死了,只需要这两段就足够王也激动了,激动的他这会儿只想把张楚岚从屏幕后面薅到自己的面前,连带着这两段视频一块,一帧一帧地问过去——

  这个该死的A到底他妈的是谁?!

  “祖师在上,不能骂脏话……”

  王也长呼出一口气,摊开的双手上提又下降。

  “操!”

  手机被扔到桌上,屏幕已经暗了,可王也的脑子里还在不断地循环着第一个视频里的画面。

  诸葛青的表情,诸葛青的声音,诸葛青的话。

  王也从未见过诸葛青这样的表情,黯然的,坚韧的,又骄傲的表情;也从未听诸葛青这样的哭腔,不甘的,失落的,又释然的哭腔。仿佛有什么东西跟着他的眼泪从身体里倾泻了出来,有什么积压困恼了他许久的感情顺着抽泣涌出了胸腔。

  最重要的是那句话,他没有听过诸葛青那般直接的宣告,下战书的决绝语气和拼上一切的执拗。

  可这一切都属于那位A。

  王也又翻出那段视频里,精准无误地把时间条拉到目标画面,四五秒的话播了过去就又拖着时间条再拉回来,反反复复地看着诸葛青的神情特写,听着那句铿锵有力的话。

  “我喜欢他不假,但哪怕硬挺着,我也想以对等的身姿和他站在一起!”

  诸葛青跟他说过一次喜欢,和视频里一个时间阶段,站在他的面前,手里聚着一团咻咻作响的风,微睁的一双眼笑着说的喜欢。可那句喜欢不纯粹,掺杂了许许多多的副词介词,还有个他不认同的奇怪前提。他记着,一直记着,即便这句喜欢带满了友谊的味道,可抗不过是第一次。第一次总能在回忆里一遍遍地被美化,被铭记,被王也当做爱情意味的喜欢回味。就算现在的诸葛青对着他用南北乡村美式欧式日式各种模式示爱表白,求人和撒娇的时候更是费脑子创新,但是到底比不过第一次。

  可这个来路不明的A轻而易举地让诸葛青说出了一句完完整整的喜欢!

  王也小心翼翼地守了这么多年,耗尽了运气,费尽了心思,才待到了诸葛青这只狡猾的兔子。

  而这个A,这个A!

  王也狠狠地咋了一声舌。

  如果说是在高中到罗天大醮这段空档期让他知道也就罢了,可偏偏是在碧游村的时候!

  这风景优美的村子,从村长开始就没给王也留下什么好印象,只是一件诸葛青因自己被马仙洪拐走就让他又悔又恼,说不明道不清的隔阂也在这个村子里爆发。本秉持着谁搞事打谁的原则,没把村里的其他人当回事,可这会儿连村里的人也没法再让王也觉得他们无辜了。

  就在这个他和诸葛青的关系降到冰点时候,村里有位程咬A硬生生把王也在诸葛青心里的位置挤去了一部分。

  这个A到底是谁?

  王也想到第二个视频,想起倾听诸葛青的苦恼的女孩F傅蓉。

  都在哪都通上班的傅蓉和诸葛青是工作搭档,结束了先前闹着玩一般的男女关系,现在的两人堪比闺蜜,也算是知晓他和诸葛青关系的第二人。但王也和她的关系不咸不淡,毕竟一个现男友和一个前女友,不论是从感情角度还是从狗血角度,再加上王也自个不太愿意过分介入诸葛青朋友圈子的习惯,都不是什么可以多说话的关系,自然连个微信也没有加。

  导致王也这会儿只能拐弯抹角地从张楚岚嘴里撬到傅蓉的微信号,加上这个知晓一切的姑娘。

  大概是备注得清楚,傅蓉通过的很快,似乎预知了王也的目的,王也还没铺垫完,傅蓉就邀他去哈根达斯详谈了。

  坐在沙发上看着傅蓉往最贵的冰淇淋套餐上点,王也一边想起诸葛青次次坑他的嘴脸,一边感慨同类相聚这词的百分百准确性,忍不住嘴角就露出一个笑。

  傅蓉注意到了,嘬着先一步端上来的咖啡,问着:“笑什么呢,王道长?”

  “没啥,就想起来老青也次次往贵里点。”

  “……”

  身上的鸡皮疙瘩雨后春笋般竖了起来,给王也这扑面而来的恋爱酸臭雨给恶心的。傅蓉吐了吐舌头,想起张楚岚这个损逼。

  张楚岚把傅蓉微信给王也的时候留了一个心眼,先一步坦白从宽,把来龙去脉告诉这位脾气爆的剑气后人,妄图用诚恳的悔恨之情以免去一揍。当然揍没有免成,谁知道这个连暗恋对象都敢揍一顿的王也道长吃起飞醋会是怎样的笑里藏刀。

  我当初作什么死要跟诸葛青这勾动出家人凡心的狐狸精玩恋爱游戏啊?

  心里哀嚎着的傅蓉战战兢兢地加上了王也,还得躲避诸葛青友好而真挚的担忧询问,趁着周末时刻溜出来给王氏定时炸弹排爆。

  好在目前为止王也淡然得很,也绅士非常,除了衣品邋遢了点,无自觉散发出来的踏实气息倒也让甜品店里不少未婚少女向他投来了好奇的目光。

  可惜是个天然GAY。

  傅蓉咂咂嘴,心中惋惜。她还记得诸葛青跟她坦白时的嘴脸,拿互相暗恋终成眷属的经典小说套路做描述,装得一副被掰弯的义愤填膺,嘴里蹦出来的十句有九句都是在炫耀。

  恶心!死基佬!

  一时愤怒之情涌上心头,傅蓉不怂了,她抖擞精神,气势汹汹的正面出击。

  “我是无辜的啊王道长!诸葛青强吻在先,但我贞节烈女,抵死不从,把他扔了出去!”

  王也一愣,笑了,摆了摆手,说:“哎,我不是为了这事,别紧张。我知道那是老青他跟你闹着玩呢,我还要替他给你道个歉,你那过肩摔真漂亮,还解气!哪能这么玩弄姑娘的感情啊,你说是不。”

  傅蓉心想我操这人怎么这么自信,脸上却露出松了一口气的笑,刚想接着问一句你这不吃我的醋那找我来想问啥呢,就见王也把手机举起来,面对着傅蓉点开了一段视频。

  诸葛青那句铁骨铮铮的告白就从里面跑到傅蓉的耳朵里了,让傅蓉没忍住又骂了一句张楚岚老阴逼,这么隐私的事也敢说出去。心里骂完了,脸上还要保持着尴尬又不失礼貌的笑,说:“嗯?这个视频怎么了?”

  王也把视频停了,舔了舔嘴唇,眉头皱着,搭在桌上的两只手搓了搓,笑里带上了点谄媚。

  “那什么,也不是什么大事,我就是想问问你。”

  他一个字一个字地吐着。

  “老青嘴里这个让他硬挺着也要在一起的A是谁啊?”

  傅蓉差点把嘴里的咖啡喷到王也的脸上。

  “哈?!”

  “呃,就是你也知道,老青这么骄傲的人能说出这种话,说明这个A对他来说很重要,占了一个很大的位子,可能比我还要重要。因为这种话他还从来没有对我说过……也不是吃醋,好吧,就是在吃醋!”

  王也敲着桌子,破罐子破摔,“我就是想知道这个A到底是谁,能让青这么在乎?!”

  “……”

  从王也把特写截图翻出来,从诸葛青的细微表情变化来分析A在他心中的分量时,傅蓉就抿住了嘴,然后又用手遮着了。直到王也终于说完了,她才换了一个动作。双手紧紧地交叉着,成一个团搭在额头上,闭着眼,深吸了几口气,拼上全力控制着自己的脸部肌肉,尤其是嘴边的。

  她真怕自己一个没忍住发出爆笑。

  末了,傅蓉沉重地吐出一口气,神情凝重。

  “诸葛青知道你在询问这件事吗?”

  “他不知道。这会儿老青睡午觉,我看他睡熟了才偷偷出来的,就两个小时,过会儿还得趁他没醒赶紧回去。”

  妈的,谈个恋爱成狗皮膏药吗这么腻歪?傅蓉心中唾弃一声,面上还端着原来的沉着冷静,说:“我答应了老青不能说,抱歉。但是我能给你一个提示,这个少年A……”

  “少年A?”王也忽然插嘴,“村子里没有什么少年跟老青亲近……那就是老青中学时期难以忘怀的人了?”

  “……”

  傅蓉张了张嘴,想要试着挣扎一下。

  “为什么一定是中学时期的人呢?就不会是你呢?”

  “我都奔三了,哪称得上少年啊?”

  “……”

  傅蓉举起食指,看着王也那双充满迷惑和希冀的眼神,木着的表情顿了一下,换成称赞的笑脸和竖着的大拇指。

  “您分析的真有道理!”

  王也叹了一声,身子颓进沙发里:“唉,空的那段时间当真比不过,这个A当初做了啥让老青这么记着他。”

  “你要真这么在意,你咋不问问当事人呢?”傅蓉不打算挣扎了,一边吃起端上来的冰淇淋,一边玩着手机,冷眼旁观,“况且现在诸葛青跟你谈着呢,这个A再怎样也不过就是个过去式了,loser一个啊。”

  “这话不假,但这属于老青的隐私,他不跟我讲我也得尊重他啊。”

  “嘿呀,听得我真急!既然这样这事要么你别再想了,要么你就坦诚地和诸葛青沟通沟通。他现在这么在乎你,你跟他撒撒娇,保不齐就说了。”

  “可是……”

  “还是说王道长没这个自信?觉得青不够在乎你?”

  “怎么可能!青不在乎我能在乎谁啊!”

  “哦。”

  傅蓉第二次怀疑王也是不是和诸葛青待久了,把诸葛青身上那股自恋劲儿也跟着学了过去,迷之自信得让她没法理解。

  “不过我觉得你说得挺对。哎,我一个大老粗,头一次谈恋爱啥都不懂,果然还是要向你讨教。”王也给傅蓉结了账,和她道别,“谢谢啊,老青也多谢你照顾了,以后有啥需要的叫我,随叫随到啊。”

  傅蓉露出礼貌的微笑,还朝他挥手,特善解人意。王也走路上的时候想如果老青不喜欢自个,傅蓉当真适合他,是个结婚过一辈子的好对象。

  再想想那个少年A,王也对比着诸葛青平时对他的亲密劲儿,似乎也没有那么芥蒂了。

  也只是似乎。

  诸葛青不知道多少次见着王也背对着他,偷摸着拿个手机,在家一向外放的人还戴上了耳机,面目愁容地看着什么。可等他蹑手蹑脚地走过去要看一眼真相的时候,王也比他的速度还快,手一划,屏幕就成了网易云音乐,一首大悲咒放得正欢。

  “造反了啊,道家人士听什么佛家经典,叛变祖师爷啊你。”

  “我这叫了解友教经典,道家讲究兼容并包,哪有西方宗教那么小心眼儿。”王也看了一眼他,撂下手机,把人揽进怀里,嗅着脖颈上的味道,鼻息喷在上面的感觉有点痒,诸葛青禁不住地躲了躲,“再说,我这不早就叛变了吗?”

  诸葛青抿嘴一笑,扭过头捏着王也的下巴吻他。吻并不情色,自然得很,更像一个表示亲昵的小动作,但抵不住王也莫名地着急,扣着他的后脑就把舌头伸进去烧杀抢掠了。接吻对象换过一波又一波了,经验比王也加上张楚岚都丰富的诸葛青游刃有余得任王也亲得凶狠。

  他这是在调虎离山呢。

  王也吻到一半想看看诸葛青的表情,睁开眼的时候就见着自己的手机被他拿在手里了,轻车驾熟地打开了藏在微信里的碧游村小溪边谈话.avi。

  能够背诵并默写的那句话就钻入王也的脑子里了,诸葛青笑眯眯地观看着,观看的对象不止是视频里的自己,还有视频外、坐身边的王也。

  这人的脸色有点发虚,从眉间到嘴角都透着窘迫,连眼睛都不敢直视着自己了,嘴上放出两声干巴巴的笑。

  “不是,那啥……”

  诸葛青抢先一步,质问里带着笑:“这就是你这几天跑去骚扰小白问我中学时的事,又成天特没安全感的抱着我撒娇的原因?”

  “哎哟我去,不是说好了不跟你说的吗,这小鬼……”王也咕哝着,然后认命地点了点头,脸还有点红,“成,我招供,就是因为这个。”

  诸葛青笑得更欢了,一双荡着水的眼睛从缝里露出来,荡得王也整个人往水里跳,呛死也值了。

  这会儿王也猜到了,诸葛青怕是早知道了这件事,要么是傅蓉,要么是张楚岚,在自己还搁哪儿纠结的时候他们几个就暗中勾结,通风报信了。

  “别想了,傅蓉告诉我的,那天下午我睡一半发现身边的温度不对,就知道你偷溜出去了。结果没一会儿傅蓉就给我打电话,把所有的事跟我说了一遍。”

  “唉,我都这么小心了也能被你发现,果然没秘密。”王也没辙了,抓住诸葛青的手就往怀里扯,搂紧了,“都说恋爱中的人智商为零,我看我这脑子是不是也跟着成了负数了。”

  诸葛青没回答他这个自我询问,只勾了一下王也的鼻子,说:“对自己这么不自信呀?”

  “这不是患得患失嘛。”

  “你倒是坦然。那我问你,你还想不想知道那位少年A是谁?”

  “这是你的隐私……”

  “你就说想不想。”

  “想。”

  诸葛青又笑了,笑得特别狡猾,跟当初在下山时把王也骗得云里雾里的那一笑一模一样。

  “大家都是术士,你猜猜啊。”

  “嘿,你!”

  说完了话的诸葛青就一个八门搬运从王也的怀里溜了,嘴里哼着曲,明显地从捉弄王也这件事里获得了极大的愉悦。

  少年A是谁这个问题,诸葛青是不会回答的,他羞着呢,知道王也看这个视频的时候心脏都要跳出来了。就算晓得张楚岚确实是出于好心,傅蓉的抱怨也让他知道王也吃错了醋,张楚岚还是挨了他一顿巽字套餐。

  不过他还是给张碧莲道了一声谢,就瞅着这几天王也对自己这副恨不得黏自己身上的腻歪劲儿,他俩这感情还真因为这视频再次升温了。

  跟瓮中捉鳖似的,诸葛青蹲在他给王也造的恋爱坛子边,看着里面的王也郁结得转圈圈,自己吃自己的醋,逗得他心里一阵乐。

  抓还是不抓,都成了诸葛青手里的人了。

  只苦了王也,看着视频烦恼得头发都要掉了。

  算是不会去算的,哪有算对象隐私的道理。可心里有只狐狸爪子在挠,痒得他是即想知道,又不想知道。

  这少年A,究竟是谁呢?

  END
评论(20)
热度(949)

© 卖安利王子丢斯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