屁话联盟忠实成员
lof可以随便点❤和👍

【出胜】混乱邪恶与混乱正直(10)

上一章

  现在肆

  绿谷一进来就看见爆豪正要举起手往那群流氓的小头目脸上炸,噼里啪啦的火星子四周飞溅,审讯室的墙体地板上陈年留下来的黑焦又多上了一层小伙伴。爆豪猛地炸下去,轰得一声炸在了那个小头目的耳边,吓得他整个人软了身子的滑下椅子,双腿哆嗦得半天站不起来。

  他叹了一口气,心想爆豪真是一如既往的不擅长审讯。

  “你的上头是谁?”爆豪将双手撑在椅子的两边,居高临下地盯着几近不能说话的小头目,“说啊,别给老子装哑巴!打砸抢烧的时候不是很能吗?”

  “我、我、我……”

  那小头目的根本说不出话了,结结巴巴半天蹦不出一个词来不说,眼白不停向上翻着一副马上就要厥过去的模样。

  “妈的——”

  “小胜!”绿谷冲过去,一把抓住爆豪的手臂,“别这样……他已经说不出话了。“

  爆豪一愣,看了他一眼,把手一甩甩开了绿谷的手,然后望向站在门边的濑吕,眯了眯眼睛:“是你把他带进来的?”

  濑吕桀桀一笑,指天指地又指指爆豪:“我就是顺应了一下天地给我的冥冥指令,而且你也没有说不可以吧。”

  他一说完,爆豪的脸立即变得更加凶恶了,嘴里的白牙都裂了出来。

  “小胜……”绿谷有些犹豫,但他还是坚持帮濑吕开脱,即便爆豪会因此而更加火大,“你不让我过来,我也会来的。”

  就如绿谷所料,爆豪脸上的怒意更加深了一层,盯着绿谷的眼神里可以爆发出无尽的杀意。他走过去,领起绿谷的衣领冲着他的鼻梁就要来一拳,反应迅速的绿谷在拳头逼近的瞬间裹住了爆豪的手,看向爆豪的眼中只有认真和严肃。

  爆豪啧了一声,放开手的瞬间不解气的推了一把绿谷,然后直径走出了审讯室。

  审讯室内做语录的小警员有些惊讶,他看向绿谷又看向濑吕,指指爆豪,满脸都是怎么回事啊怎么就让一个黑帮的人留下来了好歹也是在警局里啊。濑吕耸了耸肩,大拇指向着身后的大玻璃举了举,又伏了伏双手,微微一笑示意他这是爆豪信得过的家伙你就不用担心了。

  绿谷微微侧过身,用余光看见站在审讯室外的大玻璃前的爆豪,双手抱胸地监视着审讯室里的情况——准确来说是他的一举一动,这让他有点紧张,但不知为何又有些安心,仿佛一瞬间回到了最初搭档的那段时间。只可惜现在便是现在,没有那么多时间给他们叙旧情,绿谷拉过被爆豪掀倒在地的椅子,稍稍拍掉上面的灰尘,便坐了上去。

  他没有立刻开始咄咄逼人的询问,只先拜托一旁站着备应的小警员帮他把这位吓成一滩的小头目重新扶上了座位,小警员犹豫了一会看见隔着玻璃窗的爆豪对他点点头,才顺应的拉起了领头。

  等到小头目坐稳坐好,露出一双胆怯的眼看着绿谷的时候,绿谷对他轻轻一笑,推过去一杯由他亲手倒上的水。领头看了看水杯,又看了看笑眯眯的绿谷,舔了舔干涩的嘴唇,不敢动弹。绿谷想了想,他把自己的杯子与领头的对调,自顾自喝了一口。领头一瞟,随机拿起杯子一口将所有的水吞了肚,他早已渴极,夺过桌子上的水壶又倒了起来。

  “你好,我是绿谷出久。你的名字是?”

  “……A。”

  “A先生,你手臂上的伤没事了吧,对不起啊,我朋友总是……”

  “装腔作势。”

  “哈哈……我还是想和你说什抱歉。不过……”随着他的话锋一转,凌冽的目光锁住了小头目,“你受的是什么指示?”

  “都跟你们说了就是要我们去你那把人救出来,听不懂人话吗?”

  “什么人?”

  “你问我?”

  “我抓的人很多。”

  “……我也不知道。”

  “你不知道?”

  “上头的人只说是被你们抓走的男人,叫什么也没有跟我们说,只给了一个暗号。”

  “什么暗号?”

  “予人玫瑰,手有余香。”

  绿谷微不可闻的紧了紧拳头,他的心脏快跳起来。

  “……继续说。”

  “什么意思也不准我们追问,只说到地了就说这个暗号,有反应的就知道是谁了。”

  “你上头的人怎么把指令给你?”

  “手机啊,我们一直都是如此联系的,上头的人对我们来说也跟迷一样,手机号码不一定声音也没有一样过,只有他们联系我们下命令的份,没有我们主动联系他们的份。”

  “啊原来如此,那你们得手了以后他们怎么知道呢?”

  “不知道,每次我们一得手他们就立即来下一个任务的通知或者叫我们停手,仿佛有眼睛看着我们行动,什么都没有逃过他们的眼。上次有人想要偷懒一下就被抓了现行,直接被解决了……特别让人恐怖啊。保不齐现在他们也……”

  “所以你们一个人都没有见过他们?”

  “哎哟喂,都说了好几次了就是这样啊!你们再怎么盘问我也只能说出这些!”

  “那么,你认识这个人吗?”

  绿谷出示了一张照片,小头目拿过去看了又看,完了把照片一扔,摇了摇头。

  “没见过,谁啊这是。”

  把照片递给濑吕,绿谷握在一起的十指动了动,他思索着措辞。

  “如果我没有想错的话,他大概就是你们的目标。”

  小头目睁大了眼睛,半张的嘴巴因为太过惊讶而发不出声。

  “你们是在什么时候收到的指令?”

  “呃……大概是前两天。对,是两天前,我记得当天的早间周播剧。”

  绿谷的瞳孔缩了缩,十指绞紧。

  “为什么没有立刻下手?”

  “啊?还能为什么啊,还不是他们叫我们等上两天在动手叫。”

  “叫你们今天动手?”

  “是啊,我也不理解啊,但是我们今天动手我们就得在今天动手,谁敢违逆他们啊。”

  “……谢谢你,我知道了。”

  “喂,什么时候能放我们走啊?我们可啥都没干就被你们给抓进来了。”

  绿谷没有理会他站起身直接走出审讯室,留个濑吕解决后面的问题。他大步走向爆豪,与望向他的爆豪对视:“请小胜跟我过来一下。”

  语毕的下一刻便转身离开,似乎算定了爆豪一定会跟着他过去一样。

  坐在爆豪身边的新人警员觉得他当真自负到了极点,不过是个流氓头子罢了竟也敢在爆豪队长面前作威作福,甚至还命令队长跟他走。可这新人警员没有想到的是,他的爆豪队长放下手上的资料夹异常顺从的跟了过去,临走还命令了他们不准过来一句。

  他和同事对视了一眼,双方都从对方的眼里看出了迷惑和质疑,并同时在心中默默开始思考爆豪队长和这个绿谷曾经是搭档的这条谣言的正确与否了。

  站在自动售货机边,绿谷从下方的取货框里拿出两瓶饮料,并把一瓶辣味可乐扔给了爆豪。曾经的默契让爆豪想也不想地伸手接住,一眼未看便知手中是什么饮料的他撬开易拉罐的拉环。辣可乐里的碳酸和辣味导致它的味道很冲鼻也很辛,喝不惯的绿谷以前经常会被爆豪的这种看似好意实则恶作剧给呛得眼泪鼻涕一起往下流。但现在爆豪看他一口口地往口里灌,脸上没一点不适。

  “有话快说,不要浪费我的时间。”爆豪一边说着一边把手里的手机卡装进口袋,“长话短说,短话闭嘴。”

  “我拿到消息并告诉阿姨的时间是三天前,开始行动是前天,与小胜相遇是昨天,抓到目标也是昨天。而那群人说他们是在两天前就拿到了任务。”

  爆豪不说话,他喝的一口可乐正含在嘴里。

  “他们知道我们会去抓人,也知道我们会成功,甚至知道他会在我的手下。”

  “说这么长故弄玄虚个啥,不用你分析我也知道我们被摆了一道。”

  “……只是有点不甘心。以为抓住了一丝希望,结果还是他们故意假装出来的,像被当做傻瓜一样耍。”

  “笑死了,你在说什么啊。”爆豪发出一声嗤笑,“可不就是吗,你不过就是一个废久而已啊。”

  他走近绿谷,用冰凉的易拉罐抵着绿谷的额头,凉丝丝的触感让绿谷皱了皱眉头,可爆豪还意犹未尽的用易拉罐一下下敲着绿谷的额头,像曾经那样嘲笑着他。

  “混了几年黑道,当上个黑帮老大,就以为很能了是吧废久?”

  绿色的恍惚跌入红色的不屑里。

  “这么久了还是这么自以为是,真是让人厌烦!”

  “唔——!”

  随着咚得一声,绿谷呻吟着捂着被爆豪用力用易拉罐敲出红痕的额头,火辣辣的痛让他扭曲了一会脸孔。

  “小胜不生气吗……”

  “笑话,怎么可能。”他一巴掌把喝空的易拉罐捏成一个小铁饼,脸上挂着狞笑,“我现在气得只想把他们都杀了啊!”

  “杀人是犯法的……”

  绿谷虚弱的提醒着,引来爆豪一个不满的瞪视。

  “滚,一个扛不住压力就从……逃走的人没资格说我,你当警察久还是我当的久啊?而且你现在就在犯着法啊废久,不抓不代表对你法外开恩了。”

  “……”

  绿谷没有再接嘴了,他静静地看着爆豪——他的发小,他的同窗,他曾经的同伴。

  爆豪被他看得难受,仅仅对视了一会儿便撇开了脸,恶声恶气地喂了一声把绿谷从回忆里唤了回来。

  “小胜什么时候会来抓我。”

  “怎么,你想坐牢?现在就可以让你进去。”

  “小胜应该明白我的意思。”

  “……”

  “……”

  “我为什么要去明白一个垃圾说的话。”

  “小胜!”

  “审也审了,你还留在这里干吗?!”

  “小胜……”

  爆豪在转身要离去的瞬间,藏在身体里的条件反射比绿谷的大脑还要快。

  他冲上前拽住爆豪的手臂,不计后果的握上自然下垂的手。

  掌心中汗液的黏滑和甘油的粘腻一同蘸上了绿谷崎岖的手掌。

  只有一瞬,绿谷在爆豪转过来要轰炸自己之前松开了手,像个触碰到了不可拥有的珍品的胆小鬼一样快速松开了手。

  “我回去的第一件事就是审讯那个目标,作为这次的交换,我想小胜也参与进来。时间地点我会通过手机告诉你,但是唯一的条件是只能小胜一个人来。”

  “你觉得你说了我就会去吗?”

  “我、我不觉得,只是想无论如何都想要小胜知道。”

  “……”

  绿谷小心翼翼的看着爆豪,心脏几乎被眼前的人全权控制。

  “这个时候又想让我介入了啊。”

  “我……”

  “你不觉得你高高在上的样子很让人反胃吗。”

  “……”

  “臭老太婆愿意放过你,不代表我也会。”

  “我知道。”

  他们两个人的距离很近,近的绿谷可以感觉到爆豪带着热度的鼻息,而猛然将他的衣领揪起的爆豪让绿谷整个人被爆豪的味道圈圈包围。他不敢与差之毫厘的红瞳对视,堂而皇之显露着的鄙夷和愤慨一旦烧进他的眼里,绿谷加固成一道城墙的防线会立即崩溃。他闭了闭眼睛,握住那个略带颤抖的手,微微一用力便将其攒在了手里,然后是缓慢的放开,不舍的缩离。

  “我很抱歉。”

  苍白的语言并不能堵住爆豪涌涌不断的愤懑,被隐瞒躲开多年的恼怒。突然一言不发的离开,又毫无预告的出现,让爆豪只觉得被这个他看不起的绿谷当做傻子一样耍了许多年。

  “为什么?”

  “……”

  “为什么当初要逃走?”

  “……”

  “对不起。”

  “……”

  “……”

  “审讯的时候只能有你和我。”

  “可、可以!”

  爆豪走出了绿谷的视线范围,可绿谷的心悸久久无法停息,他觉得无论自己经历了多少命悬一线的事,面对爆豪他永远不能像平时面对那些生生死死一样沉稳冷静。

  他回忆着过往,脑子里闪现着一切的开端,还有那些追踪多年却依旧模糊不已的敌人。绿谷也不知道为什么隐瞒了这么多年的踪迹,却在这一年选择了暴露,却在这一刻决定让爆豪介入他的那些不可见人的过往。也许可以用调查来作为开脱的借口,但他知道以爆豪的性格是绝对不会承认也不屑去理解。他知道自己总有一天会被依法制服,即便他并没有伤害普通人,打击的也都是黑道中人,但那些被他劫去的依然是他没有资格夺走的生命。

  当绿谷第一次动手杀人的时候,他没有害怕也没有恶心,只在想得知这一切的爆豪会用粗暴直接的拳头把自己打倒在地,然后狠狠的不留情面不留余地的把他揍到死为止。

  而到了那个时候的自己绝对不会还手,也绝对不会让人来阻止。

  


评论(7)
热度(132)

© 卖安利王子丢斯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