屁话联盟忠实成员
lof可以随便点❤和👍

【出胜】混乱邪恶与混乱正直(07)

 上一章

  过去肆

  女人红唇在他的耳边吐息,藕臂搭上爆豪的肩,侧过来的大腿勾在他的小腿上,画着浆果红指甲的手肆意妄为地在爆豪的胸上抚摸,香水混杂着酒水的味道丝丝缕缕地飘进爆豪的鼻翼里。他没有动弹,只在女人把嘴唇擦过他的脸颊时双手颤了颤。这小动作赢得女人的一声娇笑,她从小包里掏出一张福泽谕吉塞进爆豪的衬衫最上面没有系好的开口里,玉指捏起他的下巴,对准那双唇吻去。

  爆豪再也忍不住了,他举起酒杯眼疾手快的挤进两人之间的空隙里,摇晃的红酒险些洒到了他的西装上。女人的温热的红唇接触到了冰凉的高脚杯,惊讶过后是揪起眉头的蕴怒,她瞪着爆豪,把酒杯从他的手上夺取,一口饮尽却未吞下,不容反抗的捧住爆豪的脑袋,再次将双唇凑向爆豪。却再下一刻被爆豪抓住了手腕,力道重得女人只有咽下红酒才能够发出惊呼,天地颠倒,她被爆豪一个巧劲压倒到了沙发上,抬眼一望是一双深红的眸子。身上之人对她放出一个微笑,让她几乎要溺死在里面。

  然后爆豪把手掌覆盖上她的脸,一股甘油的香气窜进她的鼻子里,片刻之后昏昏沉沉的感觉袭击了大脑。

  “真漂亮……”

  她呢喃着,渐渐闭上了眼睛,以为自己真的溺死在了爆豪的眼里。

  探了一下鼻息,绵长缓和,女人已经睡着了。

  爆豪猛地从她的身边弹开,脸上的厌恶和焦躁跟着松懈下来的精神一起跳了出来。他早已忍无可忍了,被人性骚扰还要忍着对他来说简直不如让他与敌人群殴然后再被打成重伤!如果不是为了任务,爆豪在她靠近自己之前就会把人给炸了。他重重地砸着嘴,把被女人扯下的领带松松垮垮的搭到脖子上,两步并做一步的走出小包厢。

  “小胜!”

  戴在耳蜗里的小型通讯器传来绿谷的声音。

  在门外四处走动警惕周围的绿谷看见了他,立刻想要迎上去,用上下扫动的眼神确认爆豪的安慰。

  爆豪瞪了他一眼,把手指按在唇上,又瞥了一眼别处,示意绿谷收敛一点太过外露的感情。门外到处都是走动着的客人、侍从和男公关们,绿谷对他露出这幅紧张的表情会让人起疑他们之间的关系。

  绿谷一愣,倒也瞬间反应了过来,收了脚步,歪下保安帽,用帽檐挡住半张脸,随机转身离开。

  从鼻子里喷出一口气,爆豪整理了下身上邹巴巴的西装,凛起眼神,一边在走道里穿梭,一边用余光警惕着周围。

  此刻的他们正一个化为牛郎一个化为保安潜伏在这所夜总会里,目的是一位到现在为止都没有出现的女头目。

  爆豪一直在想为什么不是自己当保安,而是当牛郎,偏偏让绿谷那个家伙捡了漏的当上了保安。还有轰,他拐角走到一个小厅,看见轰的身边正坐着几位风韵犹存的少妇,明明轰一脸面无表情的散发着冷漠的气息,那些女人们却依旧知难而进的一个接着一个给他劝着酒。他真不懂这些女人,一口吃着一口闭门羹还锲而不舍。说真的,依轰和爆豪这种不讨人喜欢的性格如果不是其他几位经验丰富的牛郎给带着,或者是那些女人偏爱这种性格模式的牛郎的话,几乎立刻就会下岗。

  “我给你们的设定成冷漠型和恶人型的牛郎,但并不意味着你们就能按着性子来了。千万不能动用个性,不论她们做了什么过分的事情都不能生气也不能伤人,知道吗?”

  响起前三天的特训里那位牛郎老师说的话,爆豪啐了一口,他说的这么轻描淡写还不是有个万人迷个性支撑着,他也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雄英身为一个警察学院居然会认识这样的人?而他最最无法理解的事情果然还是为什么要让他们三个去做这个任务。

  “开学测试有个传统,便是前三会比普通同学更快的加入实际的出警任务,比如这次的卧底,因为你们足够优秀所以才能够将你们带出去。”相泽这么解释着,爆豪听得即顺心又憋屈,他看向爆豪解答他还未问出的疑惑,“至于你们的人设配置是众位老师,尤其是那位牛郎老师深思熟虑过的。”

  “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你和轰长的帅,符合牛郎样。”

  妈的。

  明明是被夸了,爆豪却一点都没有觉得哪里开心。他越想越气,踢踏着皮鞋,把地板跺得直响,不能像平时一样爆炸就只能幼稚的拿着这个出气。

  远远躲在他后面的绿谷憋着笑,两个腮帮子鼓动不停。

  大概是动作太大了,又或者是爆豪对于绿谷天生就带着敏锐的气息雷达——毕竟他是那么讨厌绿谷,讨厌到生理上都有了警报器了——立即转过头,凶神恶煞的瞪着绿谷,也不管不顾的往他这里直挺挺地快走过来,把绿谷不由自主的害怕地后退,退到了一个意外没有什么人会路过和在意的盲角。

  “你笑个屁啊笑,垃圾!”

  “呃,我……我不是故意的……”

  “有力气在这里笑,不如把这身衣服扒下来给我啊,我看你也挺想和那群女人鬼混的吧!”

  “我、我不合适啦……”

  “烦死了,哪里不行了!”

  “脸、脸啊!就像老师说的,我又没有小胜长得那么帅气……”

  “啧!”

  爆豪猛地把绿谷推到了墙上,一把掀了他的帽子,一只手撑着墙壁,一只手掐着绿谷的脸,把他整张脸都贴近了自己,近得可以看见绿谷下巴上的细小胡渣。他盯着他的脸,红色的眼珠子转得缓慢,宛如审视一样的把绿谷的脸整个细细看过去,几乎连上面的麻子都看了好几秒才移开转向另一个地方。绿谷被他看得浑身不自在,差不多的个子让他的眼睛总是不经意的就撞进爆豪的眼里。也许是从小到大的畏惧心理让绿谷把眼睛远远的撇开,丝毫不敢与那双近在咫尺的眸子对视,举着的双手配合躲闪的双眼显示出一副胆小怯弱的怂样。

  看着这幅模样,爆豪皱了皱眉头,不由自主的就觉得有些烦躁。他忽然放开绿谷的脸,离了一段距离,睥睨着绿谷。

  “你的脸哪里不合适了!”

  “……”

  绿谷傻呆呆的看着爆豪,看得爆豪一脸莫名其妙,反而更是心烦意乱了,他懒得继续和绿谷纠缠,伸手就要去扒绿谷的制服。

  “这位小哥说的对。”

  爆豪的手猛地停了下来,心头一紧,血液刷刷往心脏上流。

  绿谷条件反射的转头往向声音的来源地,在看见来人的时候,微不可见地缩了缩瞳孔。

  “你们两个都是好货色,这位小哥只当个保安真是暴殄天物了。”说话人调笑着,一身裸背长裙包裹曼妙的身姿,迈着干练的步伐走近绿谷,手掌摸上绿谷被保安服包裹的手臂,“肌肉饱满,表面看上去瘦削,结果却这么有料呢。”

  她的手指纤细却有力,紧紧地抓着绿谷的手臂,深紫色的嘴唇贴近绿谷的脖颈,在上面落下一个唇印。

  “我看中你了,跟我走吧,小保安。”

  绿谷顿了顿,然后顺从的抱住这个女人的细腰,女人顺势靠上绿谷的胸膛,又伸手将他的脸扭过来给啄了一口绿谷的脸颊。而绿谷在这个时候,趁着女人注意不在爆豪身上,给爆豪了一个眼神。

  “快通知轰,找到目标了。”

  他的眼神里这么说着。

  爆豪眯了眯眼睛,他咬了咬牙,垂头按照牛郎老师所说的礼节低声说了句打捞了便要转身离去。

  “等一下。”女头目叫住了爆豪,她从绿谷的身上站起来,反手勾住了爆豪的手臂,媚眼一挑,“你也留下,你和他缺一不可。”

  爆豪停了停,深呼吸了几声,转身过来是已经把怒火给压制了下去,脸上挂上标准一个符合给他的设定的邪气笑容。他一把把女头目从绿谷身上抢过来,搂着她的腰,女头目满意地依上他的身,又勾过绿谷的手臂,让绿谷揽住她另一边的腰,左拥右抱地走向属于她的特制包房。

  一踏进包房,恭候他已久的打手们便弯腰着向她打招呼,并靠近了绿谷和爆豪。打手们一言不发的搜起他们的身,带着墨镜看不清他们的表情,但腰间挂的枪让他们的气势骇人。搜身的速度很快,他们的手法熟练,好在绿谷和爆豪早有准备,就算他们怎么搜都搜不出什么东西来。搜身完毕之后,似乎确认他们两个彻底安全了,打手们向两侧走去,三个站在了包房里,三个站在了门外。

  女头目慵懒的依在沙发上,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着鸡尾酒,看到绿谷和爆豪走过来的时候,拍了拍她身边的位子。

  绿谷没有经历过当牛郎的训练,但是观察了这么多天他也有了经验,他想也没想的走了过去,乖顺的坐到了女头目的身边。爆豪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只皱着眉目,凶着眼神在女头目的另一边坐了下来。

  他的心脏砰砰直跳,即紧张又兴奋。一是目标就在他的身边,二是对于女头目要做什么的未知,还有那几个站在边上的打手,都让爆豪的心思在飞快旋转。

  女头目似乎特别喜欢绿谷,她让绿谷叫她姐姐,绿谷只能一口一个的叫了起来,讨得女头目一阵阵的发笑。她在他的身上不停的动手动脚,又是叫绿谷给她敬酒又是叫她给她喂食,保安服已经被她扒得只剩下最里面的薄衬衫了。绿谷勉强的招架着,在女头目的攻势之下他战战兢兢又小心翼翼,一副受人调戏又不得救赎的委屈模样反而惹得女头目更是欢喜,不安分的手已经要探进绿谷的衣服里了。

  有了绿谷吸引注意力,爆豪倒是落得了清闲,只是边上女头目哄骗绿谷的声音和绿谷结结巴巴的求饶声让他有点集中不了精神去思考怎么避开打手悄无声息地把女头目带到警局里去。他瞥了一眼纠缠在一起的绿谷和女头目,无名火忽地就窜起来了,简直匪夷所思的窜得格外旺盛,旺盛到爆豪把拳头捏的咔哒咔哒响。

  “哎哟!”

  女头目使了绊子,一下让绿谷跌倒了她的身上,两人都是衣衫半褪,一副马上就要干起来的模样。

  爆豪一口干掉了手里的酒,免得自己忍不住把酒全部扑到绿谷的脑袋上。

  “等一下,”绿谷忽然哑着声音说,“这么多人看着我害怕,姐姐。”

  女头目似乎被他可爱到了,在他的额上亲了亲,然后从打手们挥了挥手,打手们犹豫了一下,绿谷又向女头目放出一个可怜兮兮的表情,女头目随机瞪了打手们一眼,没了法子的打手们只好讪讪地走了出去。

  爆豪挑了挑眉,不甘不愿的开始觉得绿谷还算有点实力。他趁着绿谷伏身解女头目衣物刻意弯起腰挡住视线的时刻,用通讯器通知了在外面的队友。

  “嗯……”

  女人发出甜腻的娇喘。

  爆豪猛地站了起来,手上的酒杯差点被他捏碎。

  “等等。”女人忽然出声,她推开绿谷,把爆豪拦了下来,“谁准你走的。”

  “你……”

  她扯过爆豪,把爆豪狠狠推倒在沙发,眨眼间抽过爆豪的领带把他的双手牢牢绑了起来。紧接着整个人骑了上去,修长的手指解开了爆豪裤子的皮带扣。

  “你凶得真可爱。”她舔着嘴唇,捧着爆豪的脸,看着他惊慌失措的表情,“真想看你哭出来的样子……”

  她想吻爆豪的嘴唇,却被横手插过来的绿谷挡住了路。

  “姐姐我也想看他哭的样子。”绿谷说,“我能加入吗?”

  女头目眯了眯眼睛,微微一笑。

  “我去换衣服,你帮我把他的衣服脱了,当然还有你的。”

  绿谷点了点头,然后把手伸入了爆豪的衣服里,他听到爆豪粗重的喘息。

  “操你妈的废久!”

  爆豪咬牙切齿的骂着,他敢肯定伏在他身上脱着他的衣服的绿谷听到了这句话。

  因为他的嘴角露出一个笑。

  TBC

  


评论(8)
热度(162)

© 卖安利王子丢斯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