屁话联盟忠实成员
lof可以随便点❤和👍

【出胜】混乱邪恶与混乱正直(03)

上一章

  现在壹

  绿谷耳朵里的小型通讯器在滋啦啦的响,他伸手蹭了蹭耳朵,一边看着爆豪搜着被五花大绑的男人的身。噼里啪啦掉了一地的东西,什么手机、明信片、记录本等等小零碎都被爆豪搜了出来,男人动弹不得,被塞着布团的嘴发出唔唔的声响。

  “啧,什么都没有。”

  爆豪呲了呲牙,踢了一脚男人的屁股,男人被他踹得发出难过的呜咽。

  “这家伙本来就是来寻欢的,恐怕也想不到我们会在这里埋伏他吧。”绿谷扭了扭自己的手腕,手表正咔哒咔哒的走着时间,“时间不早了,我们必须快点。”

  瞟了他一眼的爆豪,重重地啧了一声,走到男人的面前,一下扒开了堵住他嘴巴的布团。湿漉漉的布团沾满了男人的唾液和泪水,被爆豪嫌恶的扔到了一边,他扯起男人的头发,瞪着他面露恐慌的脸:“喂,你还坚持到什么时候?快说,说了还有减刑的机会。”

  “咳、咳咳,谁知道你们会不会在我说完之后就把我给杀了!”

  男人吐了一口带着血的唾沫,他的脸上安然无恙,但仔细一看便会发现身上的衣服脏乱不堪满是被人攻击的模样,如果将他的衣服脱下来,就会发现青青紫紫的伤痕布满了他的身体。稍微动一动他便可以感受到密集的痛楚,他的肋骨已经断裂,几处内脏估计也在破损流血,血腥味一直涌上男人的喉头。

  “不会的,只要你说出我们想要的,我一定会保你无事。”绿谷蹲下来给他擦了擦嘴角的血,“你应该知道,你只是一枚随时会被销毁的棋子罢了。”

  “废久,我还在这里啊,你要视法律如粪土吗?”

  “啊,抱歉了小胜,忘记有一位警察还在这里。”有些狼狈的笑了笑,绿谷双手合十非常抱歉地对男人弯了弯腰,“看来保不住你了,但你要相信法律会为你做主的。这里可有着一位秉公职守的警官盯着呢。”

  男人难以置信的看着面前这两个人,尤其是笑得一脸温和的绿谷。身体上的伤还一阵阵发着痛,提醒着自己是谁把自己搞得要死不活的,只能在这里任人鱼肉。

  “屁!”他朝绿谷的脸上吐了一口口水,可被敏捷的绿谷快速的闪过了。他咬牙切齿地看着那个一脸庆幸地捂着胸的‘人偶’和嘲笑着‘人偶’的凶恶警察,大骂:“滚!才把我打成这样的家伙,我怎么可能信得过!”

  他的声音太大了,让爆豪觉得一阵烦躁,他伸手过去想给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一拳,却被绿谷中途拦截。有力的五指抓着他的拳头,爆豪挣了挣,绿谷便顺势把手放了下来。

  “小胜是警察啊,警察可不能这么冲动,会被无良媒体说伤害犯人的人权的。”绿谷劝到,“这种事情还是让我来吧。”

  爆豪皱了皱眉,嘴上说了句要你操心当老子怕吗,脚下却也顺了绿谷的好意挪到了一边。绿谷有点意外爆豪的配合,愣愣地看了一瞬爆豪,在爆豪返回他一个表达不爽的眼刀时赶忙转了过去。

  看着那个男人宁死不屈的样子,绿谷叹了一口气,他撅了撅嘴,想看来刚才那一下子还没能让他开口,居然能坚持到这种时候,不亏是即将接触到敌联合核心的人物啊。

  “其实……我并不想这样。”绿谷的手指上缠着亮丝,“无视法律什么的,我好歹曾经也是一名警察啊。”

  他把手指抵在男人的身上,眼神从之前的温和蓦地变得冷漠。

  男人看着绿谷墨绿色的眼睛,浑身哆嗦,身上紧贴着绿谷手指的地方在之前已经被他用个性狠厉殴打过,正发着强烈的剧痛。

  “啊——!!!!!”

  比之前还要猛烈的惨叫声从他的嘴里嘶吼出来,绿谷的手指深深陷入了他的肉里,衣服被卷进了制造出来的凹陷之中,血液渗出了身体正以这个凹陷为中心蔓延开。

  男人几乎要痛死过去,抽搐着全身的肌肉,他的整张脸都在突破了人类极限一般的扭曲。上翻的眼白被血丝缠绕,嘴边溢出了唾沫,哈斯哈斯的抽气声从他的嘴里泄漏。

  爆豪抽了抽眼窝,男人的尖叫声刺得他的耳蜗子有点痛。

  绿谷眯了眯眼睛,有些不忍地看着像个被砍断了脖子身子却还在发出最后一丝生命力抽动的家禽的男人,可他并没有因此而停下。他跪在男人的身边,凑近了男人的脸,轻轻地说:“告诉我吧,他们下一步的计划是什么?我给你打急救电话。”

  “咯,咯咯……咳咳……我不知道……”

  绿谷不想浪费时间,他又在男人的身上弄出了一个创口。

  男人再次发出惨烈的叫声。

  “湖亭……一路……交易……”

  立刻贴近男人蠕动的嘴唇,绿谷听到他嘴里吐出来的这个三个简单却又分量十足的词。他的眼睛沉了沉,他把手里的力度再次加重。

  “凭物?”

  “在、在我的……后槽牙……”

  在一旁听着的爆豪的眼神一凌,他抢过男人的身体,掰开了男人的嘴,发现男人的后槽牙上有个人为制造出来的牙洞,便想也没想立刻伸手将它整个拔了下来。

  惨叫声蓦地响起,然后男人便痛得昏了过去。

  绿谷被爆豪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可来自长期的职业习惯让他条件反射地抓住爆豪拿着那颗带血的牙齿的手,即使是爆豪不耐的瞪着他,他也没把手给放下。

  “放手。”爆豪低沉着嗓音威胁,挣不开的力度让他开始有些恼火,“快点!”

  “不行,你把牙齿放下来。”

  “你把我当做言而无信的小人?”

  “你又不是没有干过这种事。”绿谷认真的提醒着他,“大学时的入学测试你可是用假装合作的戏码把我狠狠摆了一道。”

  爆豪暗骂了一声。

  “妈的多大点事,你他妈记了这么多年。”他强词夺理道,“被摆一道还不是你蠢!”

  “小胜,你这是在耍无赖。”

  绿谷也并非真要提起那些陈年烂谷子的旧事,只是觉得不趁着这会儿掰回来点什么,以后可能就要没有机会了。

  而且他也有必须这么做的理由。

  爆豪看着他,眼里的怒气几乎可以把绿谷整个人都燃成灰烬。他转了转眼睛,像是想到什么的用另一只空着的手朝绿谷虚晃了一下。条件反射让绿谷猛地下意识去抵御爆豪的攻击,一瞬间让抓着的手松了力道。爆豪裂出嘲弄的笑,捏着牙齿的手腕一转,牙齿落入了掌心之中,他收紧手,用力一捏。

  咔。

  牙齿碎裂的声音。

  比爆豪预计的还要早反应过来的绿谷恼怒地瞪了他一眼,扯住爆豪的手臂把他往地板上撞,用力之猛让爆豪的背重重地磕上了地面,痛得他从背到头皮都麻了一瞬。在这一瞬,手里的东西掉落到了地面上,绿谷咂了一下嘴,伸长了胳膊去捡,因为姿势的问题让他直接压到了爆豪的身上。一个大男人的重量下来,把爆豪压得大骂了一句操。

  可东西已经被绿谷握在了手里,他刚松了一口气,挣扎翻身的爆豪就气势汹汹地来抢。本想躲避的绿谷,脑子里闪过一个念头,他把东西缩回自己的掌心,硬生生压制住了身体的本能,把自己定固在了那里,让爆豪十分轻易地一下便抓住了他的手。

  “说好的,情报分享。”绿谷盯着近在咫尺的爆豪的双眼,“伯母已经答应了,这次需要我们两个合作。她一定已经告诉过你了。”

  爆豪抽了抽眼角,眼神里带着不甘,但也识时务的放下了手。

  “臭老太婆……”他跌回到地上,撇过脸骂了一句,紧接着正过脸来,踢了一脚绿谷屈着的大腿,不耐烦的说,“起开,重死了。”

  “哦、哦哦。”

  绿谷迅速的从爆豪的身上离开,他坐在地上等爆豪坐好之后,打开了手心。

  手里躺着一颗不大的小弹珠,里面转着敌联合的徽志“AFO”,看样子是个接头用的信物不差。

  湖亭,一路,交易。

  绿谷沉思着,他知道湖亭,但什么一路他从未听说过,还有交易……

  “他们要交易什么呢?”绿谷低喃着,他有点懊悔地拍了一下脑袋,“早知道不应该下手这么重的,这下昏过去没得问了。”

  “蠢货,这人又不是死了。”爆豪嗤笑一声,“等他醒了再继续拷问不就可以了。”

  “不行啊,我可受不了了小胜。”绿谷抿了抿嘴,“最不喜欢干这种事情了。”

  爆豪看了他一眼,又看了一眼已经昏了过去的男人,觉得绿谷张口说瞎话的本领越来越强了。

  这么一看不要紧,他忽然发现了一个矛头。

  男人的胯下正“朝气蓬勃”的鼓着。

  他恶心的拧了一下眉毛,想起来那个男人进门时那副眼冒绿光的看着他的猥琐模样,鸡皮疙瘩掉了一地,忍不住在心里骂了一句死变态。骂归骂,但他还是伸手过去,想要证实一下他的想法。

  手还没碰到男人的身体,路径就被绿谷的手横插而入。

  他直截了当的拉开男人的裤链,诡异隆起的裆部除了给人不好的遐想之外,还让人疑惑——

  人都昏过去了,怎么可能还会硬着?

  身为男人的两个人再懂不过这些生理反应了,所以他们两个立刻便发现了不对。

  绿谷深吸了一口气,再怎么样去掏另一个男人的蛋都是一件挺恶心的事情。但他的忍受是有回报的,扯下内裤一看,内裤的里头缝着一个小兜,里面藏着一份文件。

  文件很快被他们打开,里面的内容让两人同时沉了脸,互相对看了一眼便知晓了双方心里所想。

  上面写着一个放置着大量脑无的保存点,而这个已经昏过去的男人在后天便要去前往此处将脑无开启,让他们去破坏邻近的市区。

  爆豪立刻拿出便携的扫描仪将文件整个扫下,并通过最新的传输器将其传送给了自己的队友。他掏出通讯器,和里面的人大声对讲着。

  趁着爆豪正忙,绿谷悄悄捏了一下耳朵,耳蜗里的通讯器开始连接网络,一个女孩子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

  “怎么样绿谷同学,我的这个迷你通话器是不是很好用啊?”她兴奋的叨叨着,“内嵌在耳内还不会被发现,仅需要你的体温便可以运作,连接组内网络将听到的内容自动存到云端数据库,就算被人为破坏也不用担心!”

  “很好用很好用。”绿谷顺应的赞美了几声,“但现在不是说这个时候……”

  他低声快速地嘱咐了几声女孩,然后在爆豪起疑之前关掉了通讯器。

  爆豪关了通讯器,不知道被什么话激怒了一般,愤怒地把通讯器扔进了口袋里。

  如果可以他绝对会用砸的。绿谷想。

  大概是上鸣同学又说了什么无意激怒了爆豪的话吧。绿谷小心翼翼的观察着爆豪的反应,忽然有些想念一些曾经并肩作战过的人了。

  可现在不是怀念这些的时候。

  绿谷看向爆豪的时候,爆豪也仿佛心有灵犀的看向了他。

  他张了张嘴,想说点什么,可门外响起的声音非常不切实际的打断了他所有的思路。

  “爆豪。”熟悉的嗓音叫着,“该走了。”

  绿谷眯着眼看着门,他认识这个声音的主人。

  “急个屁啊,阴阳脸。”

  他说着,直径穿过绿谷的身侧。

  “小胜!”

  绿谷大喊了一声,他握紧了拳头,张大的嘴唇抖了抖,千言万语都在他的嘴边浮动着。

  “啊?”拖长了的音节表现着爆豪的不乐意,“有屁快放!”

  “我……”

  绿谷的拳头紧了紧,又松了。他指了指那边的男人。

  “他,你打算怎么办?”

  爆豪挑了挑眉,似乎没有想到绿谷会问这个问题。

  “过会儿可能会有人来。”

  绿谷提醒着。

  “还能怎么办,”爆豪无所谓的耸了耸肩,“叫你们埋伏在这里的人说他玩sm玩得太high昏过去了咯。”

  绿谷呆了呆,又苦笑了两声。

  小胜你在大众面前可不能这样当警察啊。

  这句话还没来得及从嘴里发出来,想要说给的那人便已经走了。

  绿谷飞快地跑出房门,看了一眼装成来这里寻欢作乐的大佬装得浑然天成的爆豪渐渐远去的跋扈背影。

  捏开的通讯器,绿谷低着嗓音对自己的手下下令。

  “处理现场,尽可能……”

  他仔细想了想。

  “一丝不留。”

  TBC

  


评论
热度(133)

© 卖安利王子丢斯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