屁话联盟忠实成员
lof可以随便点❤和👍

【出胜】混乱邪恶与混乱正直(01)

  引子

  身边来来往往的全是来这里寻欢问柳的人,打扮得妖~艳的女人们扭着妖娆的身姿用撩人的眼神勾着走在这条过道里的男人们。她把那些色眯眯地看着她们的家伙拉进自己的房间,一段时间过后那些男人的钱包就留在了女人故意露出深沟的裸露胸间。客人们的口味总是富有个性的,这个地方自然也要能满足所有来这里的人的消费欲望。扭着腰提着臀~部的男人们向对他们有兴趣的人抛着媚眼,手掌在暴露的身体上刻意的自我抚摸,低腰的裤子只要再下去几厘米就可以看见藏在里面的东西了。

  这里是市里最大的一所风月场所,暗地里经营了许多年。被卖进这里或者自愿进来的男人女人们被当做商品明码标价的出售给需要“服务”的男男女女,由于各种不可道人的原因,纵使这里做着许多见不得法的勾当,却迟迟没有被彻底铲除。

  绿谷出久磕磕绊绊地走着,健壮蓬勃的身躯让他充满了引起冲动的荷尔蒙,他苦笑又无奈地拒绝一个个扒上他的身体的男人女人,毕竟他来这里的目的并不是去其中哪个人的房间。但为了跟上眼中的目标又不让人发现他的目的,他不得不做点牺牲。

  “你的胸肌真漂亮。”趴在他的胸膛上的女人捏着甜腻的声音挑逗着他,被用双手捧起的圆润柔软的胸脯压在他的身上像两个鼓起来的球,“你觉得我的漂亮吗?”

  “哈、哈哈。”绿谷干笑着,他脸红着把脸瞥开。眼中的目标越走越远,忽然拐进了一个走道,这让好不容易跟上他的绿谷一下急了。他转了转眼睛,握住女人的手轻柔的把人从自己的身上拉开,“非常漂亮,但你应该找到更欣赏你的人。”

  他把一张纸条塞进女人的手里,“这个也许可以帮到你。”在她还处在惊愕状态时,绿谷对她笑了笑便轻巧的转身离开,赶紧跟上了自己的目标。

  脚步快速的踩在铺满了整个走道的红毯上,绿谷舔~了舔嘴唇,他正和自己的目标保持着一个不会被轻易发现的距离。好在那个男人似乎十分心急,他熟门熟路的在这条路上快步走着,急着跟自己要见的人见面。绿谷跟着他七拐八拐,最后终于在一个走道里停下。绿谷闪身躲进角落,他眯着眼睛瞄准着左上方的天花板,手指一动,把反光镜射上了天花板,镜子背后的特殊材质让它牢固地粘在了上面,完美地将走道里的情景照进了绿谷的眼里。

  男人在一道门前停下,他的脸上布满了迫不及待。伸出手敲了两下,门很快打开了,伸出一条胳膊扯着男人的领带把他猛拉了进去。男人的惊呼声还没从喉咙里出来,门便被砰得一声关上了。

  看着一瞬间发生的事,绿谷的眼皮一跳,心脏更是要飞出自己的胸腔。

  尤其在他看清那条伸出来的胳膊的时候。

  震惊和疑惑让他无法再继续在角落里待着,左右看了一眼之后,绿谷冲到了那道门前。

  门里发出了一声绿谷再熟悉不过的嗓音。

  他深吸了一口气,手握住门把,发动个性用力一转,硬生生把锁上的门给打开了,他走了进去。

  “是想我一枪把你给爆头,”房间里有个极其嚣张的声音在恶劣的威胁绿谷的目标,“还是把所有的事情说出来之后安心断只手,你自己选。”

  那个可怜的男人正被这个威胁他的人用手掐住了嘴,恐惧把他的整张脸都扭曲了,哆嗦的双~腿之间濡~湿~了一片。

  “小胜,你这样什么都问不出来的。”

  被他称为小胜的男人——爆豪胜己,并没有意识到绿谷的出现,他转过头看向绿谷时,皱了皱眉头,嘴里啐了一口:“啧,你这家伙怎么也在这里?”

  “因为这个情报可是我手下的人透露给伯母的啊。”

  “妈的,臭老太婆又坑我……算了,管你那么多,你闪一边去现在这个人是我的了。”

  “……各退一步吧,问出来的情报共享。反正我和小胜的目的都是一样的,不是吗?”

  “滚,谁跟你是一样的了。”爆豪白了他一眼,“我是为了炸了那些家伙。”

  “论结果来说不都是一……好吧好吧,不一样不一……”

  嘭!

  忽然闭了嘴的绿谷抖了抖眉毛,他抬起一条腿猛地踢向了那个男人。

  刚想掏出通讯器招人来解救自己的男人瞬间吓得举起了双手,被踢中的通讯器碎成了垃圾,彻底没了任何作用。被他企图逃跑的举动激怒的爆豪掐着他的脸的手开始分泌大量硝酸甘油,火星子砰砰的炸在他的头发上,焦了一片。

  “胆子真大啊,在我的手下还想通风报信吗?”太阳穴突突的跳着,爆豪狰狞的靠近男人恐慌到眼泪鼻涕一起出来的脸,“果然还是应该要先把你的手给打断了,才能好好说话啊。”

  “别这样,小胜!”绿谷拉住爆豪的手,“他只是一枚棋子而已!”

  “你管我怎么做,只要能弄出情报不就可以了。”爆豪嗤笑一声,“这种事情你不是应该比我熟练得多吗?”

  “……”绿谷沉默了几秒,“既然这样,小胜你让我……”

  就在这时门外忽然响起了窍门声。

  “先生?我刚才听到很大的响声,”巡逻员敲着门,“您没事吧?如果是我们手下的商品伤了您,我们会全力负责的。”

  绿谷捏了捏拳头,手指之间闪现着个性发动的光丝。

  轻啧了一声的爆豪猛抓~住了绿谷的胳膊,狠狠瞪了绿谷一眼,又瞥了一眼床。

  挑了挑眉,绿谷的眼珠子里闪过一丝惊讶,却又立刻心领会神地点了点头。快速地把男人用这房间内置的本来当做情趣用品用的麻绳牢牢捆住,塞进了衣柜里。

  爬上床的爆豪一把拉过绿谷,扯着被单的另一只手大力一掀一卷,把两个人盖进了被子里。

  “先生……?!”

  巡逻员碰到了门把,一下便发现门把被弄坏的他心中警铃大作,他不再试探,直接爆出个性打开门冲了进去。

  他看到鼓起的被子激烈的晃动着。

  粗重的喘息声和男人嘶哑的呻~吟从被子里传出来。

  “搞什么!”一个有着蓬乱绿毛的后脑勺从被子里探出来,他的声音里带着蕴怒,“没看到我正忙着吗?!”

  他的腰部向前动作着,把身下的男人弄出了好几声叫~床声。

  “对、对不起!”

  巡逻员训练有素地弯腰致歉,然后急忙忙地走了出去,又体贴的换了锁关好了门。

  慌乱的脚步声很快便走远了,耳朵渐渐吸收不到巡逻员的声响。

  解除危机,松了一口气的绿谷迅速从爆豪的身上站了起来,他可无法忽视爆豪脸上的愈来愈臭的表情以及从他的身上散发出来的浓烈的腾腾杀气。如果不是为了不被暴露,以爆豪的性格会立刻把他给炸了。

  绿谷一离开,就立刻坐起来的爆豪嫌恶的拍着自己的衣服,他跳下床把男人从床底下扯了出来。看着那个男人害怕得涕泗横流又全身颤抖的可怜模样,爆豪心里升起几丝愉悦,把刚才被沾了便宜的恶劣心情稍稍缓解了些。

  撇了撇嘴,绿谷叹了一口气,他把爆豪的反应看在眼里。心想这会儿爆豪不发作绝对只是因为刚好要求这么做的是他自己罢了,如果是自己的话,后果……他心悸的摇了摇头,想象了一下爆豪的反应他突然觉得很好笑。

  “笑屁。”

  “啊,抱歉……”

  绿谷垂了垂头,低眉顺眼的道了歉。这样的反应让爆豪说不出什么话来,他烦躁地扭过头打算开始重新盘问男人。绿谷再懂不过爆豪的手段了,可面对这个男人,那样的方式是没法成功的。

  “抖得这么厉害,既然这么怕死,那就快点说啊。”爆豪威胁着这个唯唯诺诺的男人,“说了就保留你一只手,不说两只手都给你废掉。”

  “那不还是要废掉我的一只手吗……”

  “嗯?!”

  “我说!我说!”男人大声叫着,看上去害怕极了,“我立刻就说,大~爷您行行好,别杀我!”

  “说!给老子把每个细节都说出来!”

  “咕……”男人吞着唾沫,“好、好。”

  绿谷静静地看着男人,他的眼珠子不停的转动着,就像他不停说着话的嘴,他正在一五一十的把他所知道的一切透露给爆豪和绿谷。绿谷看了一眼爆豪,这个人正收了一切狰狞的表情严肃地看着他,拧着的眉头认真地听着。他收回自己的眼睛,看着男人。这种可以在敌联合里混得还算可以的家伙,绝对不是像他表面上那样害怕他和爆豪。恐怕越是恐吓他,他便越是装出一副害怕恐惧得马上就会说出真~相的模样,骗取同情和信任的时候,用谎话把人骗进沟里之后又得意洋洋的功成身退。

  果不其然,爆豪立刻从他前后矛盾的话语里听出了矛头。他狞笑着抓上男人的胳膊,暴起火花极具威吓力的闪着光。

  “你在骗我啊,胆子好大。”

  “我没有我没有!”他剧烈的摇着头,真诚的看着爆豪,“真的,相信我!我很怕死,这种时候怎么会说谎啊,我不要命了吗!”

  绿谷止住还想要继续“用刑”拷问的爆豪,把男人温柔的拉了起来,拍了拍他脏兮兮的身体,又给了他一杯茶。

  “我相信你,你慢慢说。”他温和的笑着,“喝点茶再继续说,每一个细节都不要漏掉。”

  “好、好,您真是好人!”

  “保护市民是我的职责,你好好说,每一个字都会帮你在判刑时博得一点好处。”

  “警察同志,你真是个大好人!”

  “哈?”爆豪瞪着男人,“你叫谁警察?”

  “我不是警察。”绿谷有点无奈地笑了笑,“他才是。”

  “啥?!”

  爆豪从兜里掏出警察证,放到男人的眼前晃了晃,警徽把男人的眼睛看得发直。

  他看了看站在他面前笑眯眯地绿谷,眼睛被绿谷的双手给吸住了。

  一双伤痕累累的手。

  当他意识到这双手意味着什么时候,他整个人吓得魂飞魄散,冷汗刷刷从背上流了下来。

  这双手他死都不会认错,混黑道的人谁会不知道这个人!

  “你、你、你你你……”男人颤抖的连音都发不清楚,“你是‘人偶’?!”

  “是哦。”

  身为一个新兴崛起、两三年内就扫荡了各大组的‘人偶’组的组长——绿谷出久,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

  爆豪不爽的看着吓成一团的男人,轻蔑地啧了一声。

  什么‘人偶’,明明就是个废久而已。

  他不屑的想。

  说到底不过就是个流氓头子罢了。

  TBC

  


评论
热度(227)

© 卖安利王子丢斯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