屁话联盟忠实成员
lof可以随便点❤和👍

【出胜】混乱邪恶与混乱正直(05)

上一章

  现在贰

  才刚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坐稳,翻着文件夹的绿谷就看见有人匆匆忙忙地跑来。

  “绿、绿谷老大,您终于回来了!”

  他的神情有些慌张,嘴上急得话都说不顺溜。

  “不急,你慢慢说。”绿谷安慰着这位刚来的小哥,“叫我绿谷就可以了。”

  “好、好的。我长话短说,刚才有人在楼下街道挑衅,几位老师已经带人下去晓之以理了,但还是不听劝甚至还伤害群众,没有办法老师们只好和他们动之以情了。以为能够快速解决的,可不知谁偏偏报了警!您也知道这个辖区的条子最喜欢与咱对着干,来了之后更是一片鸡飞狗跳,饭田老师和丽日老师已经下去调解了……”

  绿谷来不及听他继续说了,飞也似的跑下了楼。

  一到目的地就看到了刚在风月场所分别不久的爆豪正从警车上下来,副驾驶上坐着轰,身边站着一位陌生的小刑警正在他的耳边说着话。听着话的爆豪把眉头皱得更紧,而当他与绿谷对上眼的时候,眉头紧了一下又松了一瞬,露出一个不耐的表情之后又狞笑起来。

  绿谷冲他讪讪一笑,感觉一阵头痛。

  这会儿头痛的不仅仅是他,来这更早的几位人物更是头痛的不得了。

  隶属于这块辖区的派出所的两位刑警切岛和濑吕,刚接到报警就心里一阵不妙,跑来一看更是目瞪口呆。与听闻到声响而跑下来的饭田和丽日对视了一会,发现对方的脸上也是一片惊诧,几眼互通了心意的他们,无可奈何地互相叹了一口气,摆了摆手臂。

  任谁看到一波刑警和一波老师们分成两派的把一帮流氓围在正中央都会觉得稀奇。

  但是在这片街道上常年生活的围观看热闹的人民群众倒是冷静得不行,几位大爷大妈甚至在惊吓之后搬出板凳椅子,少男少女们拿出手机DV,纷纷不嫌事儿大的又是拍摄又是交头接耳起来。当看到几位男老师撩袖子露出健美的胳膊时,少女们还发出几声花痴的尖叫。

  “我敬你们现在还是老师也就不说什么粗话了,这群流氓伤了人民理应归我们这些警察管制,你们这群老师插什么手!”

  一方这么说。

  “老师怎么了?都是人民前缀的职业都是一窝的兔子!这些喽啰来我们这挑衅目标便是我们,我们处理不慎让他们伤了邻里我们作为教书育人的老师负责教育教育他们怎么就成了插手了?”

  一方那么辩。

  “别以为我们不知道你们表面上是教育机构背地里又干的勾当!说什么教育,不过就是披着教育机构的皮干黑道的事!怕根本就是抄家伙用个性跟他们群殴,搅乱社会秩序!就你们这样的老师别侮辱了人民这两个字!”

  “Interesting,你们管制他们就不抄家伙用个性了?有本事别用啊!”

  “这群小流氓根本用不着我们使出个性,有本事你们也别用啊?!”

  处在中心的小流氓头子看看这两队你一句我一句互相怼得急红了眼要撩袖子打起来的人,胸中一阵恼火熊熊燃烧。想着这可是他们来寻衅滋事找回被带走的同伴,抄着家伙用着个性刚他妈打伤了一个路人,痛快劲还没怎么起来呢,忽地几位文质彬彬的老师就从一栋写着PLUS教育中心的楼里跑下来了。从他们手里抢过被打伤的路人,一边给疗伤,一边就往他们这里走过来了。一个个表情严肃的以为要打架,结果却苦口婆心的劝起他们改邪归正起来。刚想着要让这群不知人间疾苦的圣母老师们尝尝他们的厉害,下一秒冲出去的手下就莫名其妙地被打翻在地了。打了人的还认认真真的道起歉,被小看的感觉让他们更是气得跺脚,要知道他们这个组混到现在也算是个扛把子了,怎的能够忍受被一群老师给轻视了?挥起手就和手下一窝蜂地冲过去,让那几位不知好歹的教师知道他们的厉害,可偏这个时候警车呜呜呜地就跑来了,几个条子刷得几下就窜了出来。他们慌了神,以为在劫难逃了,想着拼一拼突出重围的时候,结果这几位警察一看到那几位教师就跟一山不容二虎中的两只老虎,一言不合就互相对呛起来了。彻彻底底地把他们几个给撂到了一边,无视了。

  小头目越想越不对劲,越想越窝火。怎么本来是主角的他们反而成了背景板了?还一口一个我们不值得他们使出个性,这不是明着蔑视吗?!一时间怒火冲了脑袋,他跳将起来,大骂:“妈的,你们这群婊子养的,别小看老子!老子一个巴掌锤死——”

  话还没说完,增强臂力的个性还没来得及发动,小头目的手臂就被突如其来的尖镖给刺中,剧痛和鲜血一起涌了出来。小头目无力战力的跪在地上,发出难听的哀叫。

  “镖里有毒。”一位老师眨了眨眼睛,摸了下刘海,对他露出一个歉意的微笑,“乱动的话会加速中毒速度哦。”

  “喂!私自处刑是违法!”

  一位刑警一边愤怒的吼着那位目中无人的老师,一边瞬移过去踢飞了一位暴起要为小头目报仇的喽啰,他居高临下的瞪着身边的老师,丝毫不怜香惜玉地责骂起来。老师却只堵住了耳朵,翻着白眼,吐了吐舌头。

  剩下几个喽啰依然不死心的要趁机报复,不是刚出手就被老师制服,就是在偷袭正在与同伙缠斗的刑警时就被眼疾手快的老师给打倒。不到片刻,流氓团体就被打得只剩零星几人。剩下那几人傻愣愣地呆在那里,眼看着自己的同伙一个接着一个被一边吵架一边联手的刑警加老师组合给打翻,内心看不懂这两拨人的关系的疑惑和惊骇让他们的脑子转不过弯,又在两拨人马绝对实力的威吓之下,没一会儿便乖乖举双手投降了。

  带着捆绑个性的老师把这群流氓用特质的绳子一通缠绕,有着固化个性的刑警再加固一层,这群流氓算是彻底被制服得动弹不得了。

  眼看这场闹事在教师警察方的绝对胜利之下完美谢幕了,围观的人民群众不由爆发出热烈的掌声,受了伤的那位路人也被及时送进了医院。在所有人都以为完事了,大爷大妈却还扯住了孙子孙女们走掉的脚步,给了个眼神示意好戏还有个高潮没到呢。

  果然,刑警们没坐车走人,老师们也没爬楼上去,他们盯着被捆得扎扎实实的流氓们又斗了起来。

  “都说了这群人是找我们的茬,应该归我们处理!”

  “我们是警察!按照法令管理小流氓是我们的职责!”

  “他们是黑道,我们也是黑道,这是我们内部的事!”

  “屁!每次都闹得这么大,你们就这么内部的啊?!”

  “嘿,这位小同志的话里有意思了,我们真内部你们就不管了?”

  吵得不可开交,就差没开始抖露对方干过的芝麻大小的蠢事了。

  切岛几乎一个头两个大,和濑吕走过去,靠着在警队中的地位和同事们对他们两个的信任才把人给稍微安抚了下来。另一边的饭田引经据典的劝,外加丽日笑眯眯地拍着她可以让人失重的肉垫手指,教师队伍也算是小了声音。

  所以,绿谷和爆豪赶来的时候,场面已经被控制住了。

  只是那些平头老百姓还在伸着脖子围观着,他们是这片地区的老油条了,知道的事情不少。譬如这会儿来维持秩序的切岛和濑吕还有那些在混乱中心的同样穿着警察制服的刑警们都是爆豪队长手下的同事,而丽日和饭田还有那些在混乱中心里一副文质彬彬模样的男男女女们都是绿谷校长手下的老师。不仅如此早就知道绿谷以及这些老师们的真实身份,也大概知道以绿谷为首的教师队伍和以爆豪为首的刑警队伍之间错综复杂的关系。

  一年之前,绿谷带着他的老师在这里办了一个补习班,专门给小孩儿们补习各类学科,其中的德育工作做得最好。不论哪个嚣张跋扈的小孩进去了,出来都得沉稳了不少,或者让胆小软弱的孩子变得勇敢坚强。即便后来街坊领居们知道了他们本是黑道的身份,但看着他们这幅模范人民教师兼不收保护费的保镖的他们也就没了害怕的心思。而与之相对的这片地区的刑警们,也许是因为本职天性的与黑道不对头(就算是人人称赞的黑道),但又找不到什么绿谷他们的把柄,所以常常就起着口舌上的冲突,但在保护人民的事上两者合作得默契非常。导致当地人只把他们的吵架、把其他黑道来这里寻滋生事当做茶余饭后的娱乐小品,心里头一片安稳平静。

  但为什么这两队人马明明可以友好相处,却又保持这种微妙的关系,这些身处事外的群众是怎么也想不通的。

  他们可万万没有想到两队人马之中的核心人物——譬如刚才那四人,譬如这会儿来的两位领导人物——曾经都是一个警局里出生入死的同事。

  当然,这层关系也只有他们几个互相知道罢了,手下这些新来的就是单纯许多的出于本职的看不对眼了。

  不过,绿谷是不明白爆豪对自己的厌恶又是出于哪种心情了。

  “喂,废久,你的人胆子很大啊,不是一次了吧?直接与警察起冲突,还想从我们的眼皮底子下面抢人?”爆豪搭上他的肩膀,皮笑肉不笑,“以为我一次次放过你们就当我真的没脾气?”

  “没有。我了解小胜,你不动手不过是因为没有找到合适的理由来抓我们而已。”

  “别说这么恶心人的话!自以为是过头了!”

  “……我很抱歉。”

  “哼,我告诉你,这些家伙我要走了。”

  爆豪落音,刑警一片得意。同时,教师们沉寂一片,脸上的表情在忍着发怒,他们看着绿谷希望他们的老大能够抢回主动权。

  “可以。”

  一阵哗然,只有爆豪冷静地看着绿谷。

  “但是,我也要一起参与审讯。”

  “做梦。”

  “我身为该教育机构的校长和法人代表有权知道他们来挑衅的目的。”

  “你在得寸进尺。”

  绿谷不说话了,爆豪眼里已经在闪动着戾气。陈年的习惯让他下意识的就想避开,但他咬了咬牙,逼着自己对上那双铜红的眼。都是当过警察的人,绿谷说的话在场的所有人都懂,也都能明白那是正常需求。

  爆豪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没说拒绝也没有说允许,让手下的人把流氓带走之后头也不回的开车走了。

  剩下的教师们面面相觑,他们沉静了一会儿,眼神齐刷刷的射向绿谷。

  “没事了各位,大家都回去吧。晚上照常上课。”绿谷这么说着,他接近饭田和丽日时低声说了一句,“可以帮我一个忙吗?”

  “什么呀,小久?”

  “刚抓到的线索,目前人在发目那里,你们帮我从他的嘴里撬出点东西来吧。不要下重手,他只是枚棋子。”

  “绿谷你不亲自去?这次听伯母说事件与之前的事有关。”

  “我、我晚上有事。”

  绿谷眨了眨眼睛,话说的有点含糊。

  “去警局的话,说话注意一点。”

  立刻被饭田揭穿的绿谷尴尬地挠了挠脸颊,垂头嗯了一声。

  他盯着脚上的运动鞋想不用说他也会注意的,可对他来说不要惹小胜生气这种事情实在太难做到了。他琢磨不透爆豪的情绪点,总觉得自己的存在就足以让爆豪火大了。

  绿谷自然知道两队人马真正交恶的原因出于他和爆豪,太过忠心的手下对于老大喜爱和憎恨总是爱屋及乌。

  就像自己的手下看到爆豪对绿谷的恶劣态度会不爽,连带着迁移到整个刑警大队一样,爆豪的手下也是如此的厌恶着对方。

  可他们也是有过一段交好的时间的。

  大概。

  绿谷不确定的思考着。

  TBC

  


评论(1)
热度(113)

© 卖安利王子丢斯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