屁话联盟忠实成员
lof可以随便点❤和👍

【出胜】视而不见(上)

注意:梗来自群内讨论。


  通讯器里响起滋啦啦的电波干扰音,刺得人耳朵一阵不舒服。好像有人在通讯器里激烈地说着什么,反而让电波音波动的更加嘈杂刺耳。

  “爆杀卿!敌人在……滋滋……个性……”

  “啊啊,要小心个性是吧,不用你说我也知道!”爆豪胜己调着耳朵上断断续续地爆裂出难听的电波音的通讯器,“什么狗屎通讯器,到现在上鸣那个白痴脸还没把这玩意儿弄好吗?”

  耳朵后面的空气在颤抖。

  常年处于战斗的感受器自然而然的捕捉到了这丝异样,瞬间调动整个身体的神经和肌肉扭动腰部躲过了敌人的偷袭的同时,伸手死死抓住了敌人的手臂。

  嘲讽又轻蔑的笑在爆豪的脸上勾起。

  轰!

  爆炸声跟随着敌人的哀嚎大叫一起冲进了爆豪的耳蜗,这让他的笑意愈加浓郁,裂开的嘴角露出两排白瓷牙。

  “白痴,最近的敌人怎么都这么不长脑子。”把只能抱着焦黑的手臂痛得战斗不能的敌人摔到地上,一只脚踩着敌人的腰,一边五指摊开着防止敌人暴起的爆豪扭了扭脖颈,甩了甩发尖上的汗,转着通讯器上的键调频,“喂,应该听得见吧?算了,管你听不听得见老子我已经把敌人搞定了,快点派人来收拾吧。滋啦啦得烦死了。”

  他一拧把通讯器从耳朵上扯了下来,漫不经心地塞进了裤子口袋里,脚下的敌人还在跟个蛆一样咕涌着费力挣扎,这让爆豪感觉一阵烦躁,他举起手掌威胁性的把敌人的头发炸出一团黑焦:“别给老子乱动。”似乎意识到了来自性命不保的危险,敌人扭动了几下便趴在地上不动了。爆豪笑了笑,吹了一个口哨,“唷,这才对嘛。垃圾就该有垃圾的样子。哈,人来了。”

  杂乱的脚步声从身后传来,得到讯号的警察们跑了过来。

  领头的警察嘴巴大张着呼喊着什么,距离太远听不清晰,他不耐地皱了皱眉头,眯着眼睛盯着张张合合的嘴唇,等到他隐约感到什么不对劲的时候,脚下的敌人猛地大吼一声脱开他的桎梏蹦了起来。

  “什——!”

  敌人睁着一双蓝色虹膜的双眼——眼眶被他张到了几乎要裂开,密密麻麻的血丝从眼角蜿蜒缠绕上处在最中央的瞳孔——从着爆豪不要命的袭来,爆豪瞬间抓上了他的脸,在五指覆盖下的这双眼睛里他看见了恐慌的自己。

  还有——

  蓦地变了瞳色的眼。

  爆豪瞪圆了双眼,他的手中发出了巨大的爆炸声。

  他急促的喘息着,视野里是面部被他炸烂、抽搐了几下便一片死寂的敌人。

  警察围了上来,嘈杂的人声把爆豪的耳蜗填满,却没有把刚才那一下的突袭给他带来的莫名心悸和后怕驱散。

  这是他当上职业英雄以来许久未曾有过的感受。

  “喂,听得见吗?”耳机里那些烦人的电波杂音已经消失了,“这个家伙的个性是什么?”

  “你!明明都叫你注意——!如果NO.1在的话……”

  “别废话!快给我回答!”

  “……”

  通讯器后面的沉默让爆豪额上的汗流了下来。

  “你身边的人会消失,情报上是这么说的,但……”

  通讯器后的情报人员还没有来得及说完话就听到一阵拽拉声,然后爆豪的呼吸声不见了。

  如果他们打开遍布整个城市的监视器,他们就可以看到位处于英雄排行榜NO.2的爆豪胜己正疯了一样的在城市之中不顾一切的使用自己的爆炸个性而产生的如迸射器一般的后坐力往家里赶。

  焦躁写满了他的脸庞。

  嘭!

  家门发出要被砸烂的巨响。

  爆豪妈妈刷得一下从屋子里炸了出来,突突跳着暴怒的青筋,冲向站在玄关的自家儿子:“胜己!!你是要把家炸啦?!”

  “哈、哈哈,什么啊……这老太婆不是还在嘛……”心跳在慢慢平复,爆豪抹了一把脸上的汗,嘟囔了一句,“垃圾个性果然垃圾。”

  “臭小子,你、刚、才、说、什、么?”爆豪妈妈的拳头发出格叽格叽的声音,“你的个性还是从老娘我这里继承过去的呢!”

  “老太婆这么大声我耳朵都要聋了!”捂着耳朵躲过妈妈挥舞的火拳,爆豪跑进浴室,“烦死了,我去洗澡了!晚上我要吃咖喱!”

  “喂!”

  “好啦好啦!”赶过来的爆豪爸爸抱住了自己性格火爆的还把爆豪当做小孩子来揍的妻子,“让胜己休息一下吧,他这会儿肯定刚结束工作呢。”

  “这个臭小子难得回一次家,什么东西都没带回来孝敬还命令我起来了?”被安慰住的爆豪妈妈又生气又无奈地叹了一口气,抄起搭在椅子上的围裙走进厨房,“咖喱饭啊……还好平时就以防他回来,常备着材料……恩?没辣椒了?他爸啊,我出去买点辣椒,你帮我看看锅……”

  自从当上职业英雄之后便在工作室附近买了一套房子,家里也因为工作的原因而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回来了。

  这个从小住到大的房间更是如此。

  洗完澡的爆豪扑进属于自己的床,从被子到枕头都带着淡淡的被太阳晒烤过的香气,闭着眼睛静静地趴了一会儿,他翻过身望向发黄的墙壁,墙上欧陆麦特的海报和从前一样一尘不染地对自己咧嘴笑着。就连书桌上的小型手办也同小时候一般斜着常年不变的角度,叉着腰举着大拇指发出胜利的大笑。

  这个房间就像包容着一米七二的爆豪胜己一样,包容着一米八二的爆杀卿。

  抓了抓头发,爆豪一个挺身坐了起来,随手抓向床头,手指熟悉地往一处伸立刻便拿到了从有手机以来就放在那里的万能充电器。他摸出自己的手机,把充电器插上,显示正在充电的小绿格跳跃着展示它对有电可吃的欣喜。

  手指在屏幕上戳戳按按,一个私人聊天群弹进了爆豪的视野里。

  几个尤其话多的家伙刷出了几百条的聊天记录,表情包、自拍照、脏话等等乱七八糟的东西都毫不在意的一堆堆地发了出来。然后是自然而然的有个人出来负责制止,制止之后便是更多更加猛烈的刷屏和调侃,紧接是几个沉默的人被诱惑出来说话,几个和事老被刺激出来安慰这个再安慰那个。

  一派祥和得仿佛这里面的所有人都只是普通民众一样。

  爆豪轻啧了一声,鬼使神差地往群里发了一句:

  “一群傻逼。”

  还没过一秒他的手机就收获了一堆提示音。

  【狗屎头:爆豪!好久没见你出现啦~

  酱油脸:照样还是这么暴躁啊,明明都是大人了╮(╯▽╰)╭

  四眼仔:爆豪同学你这么骂人有失英雄风范!

  阴阳脸:你把你自己也给骂进去了。

  酱油脸: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狗屎头:说得对啊!!

  耳机女:嚯,不愧是轰同学,说话总是这么直接啊。

  青蛙女:我觉得屏幕后面的爆豪酱等会儿肯定要骂句去死。

  我:去死!!!

  青蛙女:看吧。

  ……】

  “妈的,这群神经病……”意识到自己被愚弄的爆豪磨着牙齿,额头上的青筋突突跳着,“你们还是消失算了!”

  一气之下退出了群聊,下一秒就收到了来自朋友圈的提示:

  【大饼脸:今天出门逛街买了一堆东西,还遇到了小久![照片X9]】

  眉毛挑了挑,大脑还没有运转手指就已经擅自做下了点开查看照片的决定。

  拍摄了各种各样的包包、美食和衣服的图片蹦进爆豪的眼睛里,还有每个爱自拍的女人的通病一样的发一张和文字内容毫无关系的笑着一张傻了吧唧的脸配合着两只傻了吧唧的剪刀手的单人自拍照。

  无聊,这些没有意义的东西有什么好发出来的?真不懂这群女人的心思。

  发出了一声抱怨,爆豪一甩手把手机扔到了一边。

  但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去点开那堆无意义的照片,甚至还耗费自家的网缓冲这些照片,好像点开之后能发现什么有意义的东西似的。

  有个东西在吸引着爆豪,他知道那是什么,但他并不想知道。

  “胜己,再不出来吃饭你妈妈就要生气咯?”敲了敲房门的爸爸温和的叫道,“她给你煮了一大份的咖喱。”

  看了一眼爸爸,爆豪嘟囔了一句:“煮那么多吃不完又要骂我。”

  爸爸没有说话,瞄到儿子微微上扬的嘴角,跟着笑了笑。

  咽下最后一口饭,爆豪把勺子往盘子里一丢,还没来得及走出餐桌半米远就被自己的老妈拽着衣领扯了回来。

  “洗碗啊,臭小子。啥都不做还想白吃白喝?”爆豪妈妈笑眯眯地压着儿子的脑袋扯到了洗碗槽,盛满了水的洗碗槽里飘着各色的脏兮兮的锅碗瓢盆,“回家一趟做家务孝敬下你老母。”

  明明身高已经高过母亲一个半多头的爆豪却依然只能像个小奴隶一样指哪打哪,嘴里叫囔着骂语手里已经屈服的动了起来。

  “我刚去超市的时候看到出久了,正帮一位老奶奶提着篮子呢。这孩子真是越长大越温柔体贴啊,最近英雄榜上他据说还是第一?网络上的人气也不错,被称为最想嫁的英雄之一啊。而你却被称为‘打起架来帅气十足但态度恶劣的最不像英雄的英雄’呢……”爆豪妈妈越说越恨铁不成钢,没忍住敲了一把儿子的脑袋。“之前他是不是还帮了你一把?胜己啊胜己,你从小和他一起长大怎么都不学学人家呢!”

  “哈?我为什么要学那个废物啊?!”手里的盘子被他搓得打转,“靠这盘子怎么这么难刷……”

  “还不是你自己总是一副暴脾气的样子,你这语气是把全世界都当做你的敌人吗?!”

  “那你干脆认那个家伙当做儿子算了臭老太婆!”

  啪得一声把最后一个刷干净的盘子叠上滤水盆里,无视妈妈在身后的叫唤,爆豪咬着牙头也不回的快步走回自己的房间。

  磕上门沿的房门发出了震动整个房子的巨大声响。

  心里一片烦乱,爆豪把拳头砸向自己的枕头。

  “妈的妈的妈的!只是一个废久而已!靠!”牙齿磨碾着这两个音节,怨怼在他的内心如藤蔓一般蔓延缠绕,“区区一个废久——!”

  疯狂的喘息着,爆豪盯着被他揍烂的枕头,眼里飘过一个又一个的绿卷毛。

  身体上某处皮肤泛起了一股热,封印在脑海深处的记忆在骚动。

  “去死吧!”

  被狠狠砸向墙壁的枕头根据力的反作用力反弹了一下掉回趴在床上的爆豪身边,然后在几秒之后被一条长胳膊卷进了怀里,淡金色的短炸毛摩擦着裹在外面的棉质枕套。

  为什么自己会如此的烦躁不安啊?手指陷入柔软的枕芯里,纠缠在一起的眉头越缠越紧。深吸一口空调散发出来的凉气,爆豪反手把手机拿了过来。打开的屏幕第一时间让之前未处理的通知蹦了出来:聊天记录、时事新闻、工作通知、系统更新等等。他随意打开几条,跳入眼里的几条大标题刺着他的红瞳:

  【人偶的活跃!与轻灵共同剿灭贩毒集团!】

  配图里的大饼脸笑得一脸得意的站在一群伤痕累累的飘起来的毒贩子下面。

  【冰与火与力!轰焦冻加上人偶,所向披靡!】

  冰壁之下半露出阴阳脸毫无表情的侧颜,脚边躺下了一片被强力打骨折的罪犯。

  【居家暖男?揭露日常生活里的英雄人偶!】

  看到了在逛超市的绿谷阿姨在微笑着打招呼。

  【人偶:最重要之人还未出现。迷妹们!咱还有机会!】

  一大波女粉丝们举着写着“最爱人偶”的应援牌当街散发着恶心人的过多荷尔蒙。

  差点一个冲动把手机扔出了窗。

  所有的焦点都在人偶,所有的注意力都在人偶,所有的赞美都给了这个家伙。

  抓着手机的五指关节因为过度的用力而发白,爆豪的牙齿缝里泄着漫长而压抑的呼吸。

  叮铃当。

  又一条通知降临了他的手机。

  【720事件后续:人偶留下永久性伤痕。】

  手机被扔出了窗。

  制服口袋伸入了一只急躁的手,一把充满了划痕的旧钥匙落入了掌心。

  “胜己,你要出去?早点回……”爆豪爸爸的话被门阖上的声响憋回了口腔,摇了摇头,“唉,这孩子这么大了还是跟他妈一样这么急性子……”

  “别担心啦,都多大人了。估计是有什么急事吧,随他去。”

  知子莫若母,爆豪用了几乎最快的速度在街道之间穿梭。

  胸腔因为快速奔跑而滚烫,喉结急促地上下滚动着,吐出的大量呼吸把发干的嘴唇润湿。

  上气不接下气的剧烈喘息在爆豪的耳间和心房作响,他的脚步在到达目的地的几米前停了下来。

  一栋处在市中心处的公寓楼,离他的英雄事务所只有5分钟的路程。

  离人偶的英雄事务所也只有5分钟的路程。

  爆豪舔了舔嘴唇,他的心脏躁动得飞快,并在踏上电梯之后看着向要去的楼层跳跃的数字时愈加的飞速跳动。

  而在离那扇门只有一步之远的时候,它却蓦地降速了。

  缓慢到仿佛停了下来。

  脚步不由自主的莫名后退了几步,却又再几秒之后猛地扬起首,像是面对着仇人一般地冲上前,爆豪把手里钥匙插了进去。

  “废久!!”从喉咙发出来的颤抖大吼消弭了他内心的奇异感情,“谁要你来替我——”

  声音截然而止,在发现不用转动钥匙房门便已经自动弹开的瞬间。

  一股浓厚的不安袭击了爆豪。

  尤其在他看到玄关上那双熟悉的红色跑鞋,却感受不到屋内那股熟悉的气息的存在时。

  他皱了皱眉头,走进来的同时悄悄把门带上,吞了吞唾沫,脑子里闪烁过一堆的猜测。

  贼?报复者?私生饭?

  不,都不对。

  硝酸甘油在手心滑动,随着越向内踏进屋子的脚步那些猜测却一个跟着一个被打消。

  脚步快了起来,爆豪在这间踏进过无数次的房间里狂奔,一扇扇房门被打开的声音在这间似乎只有爆豪一个人的屋子里炸响。

  客厅、厨房、卧室、卫生间、客房、杂物间。

  每一个房间在呈现他熟悉的摆设,却了无任何应该出现在他眼前的人影。

  英雄制服还跟往常被随手扔在洗衣机上的篓子里,脏兮兮得充满了汗味和尘土;餐桌上的照烧猪排饭还残留着刚被微波炉叮过的热度,勺子里的猪排有咬过的痕迹;客厅中央的桌子上摊着分析笔记,写秃了的铅笔还在桌子上在向右边轻轻滚动。

  爆豪睁大了双眼,恐慌在他的内心中诞生并被加了速长剂得长满了他的全身。

  “废久,跟老子玩躲猫猫,你当你还是幼稚小鬼吗?!”

  额上的汗液滚了下来,不用任何人提醒他都知道自己声线里的颤动。他的眼珠在四周转动着,屋子里的一切都让他感觉到了陌生的恐惧。

  脑子里闪过一双由蓝变绿的瞳孔。

  还有那双来自被他打败的敌人的变色瞳孔里的惊恐的自己。

  “你身边的人会消失。”

  情报师的话突然在爆豪的脑子里回荡。

  “哈、哈?别搞笑了,消失个屁啊,谁他妈会消失啊?!”他无法控制的大吼大叫,双手的硝酸甘油在发起作用,小型的爆炸在他的手上不断发动,“给我出来啊,混蛋!”

  吼声在屋子肆意飞窜,却没有任何人应声出现。

  妈的妈的妈的!!!!

  名为狂怒的龙卷风把爆豪的全身肌肉都卷到紧绷僵硬,如被侵犯了地盘的恶犬呲起牙齿,牙龈猩红的发着极致的愤怒。

  铅笔还在沽溜沽溜的滚动个没停,仿佛就在刚才还有人在用它写过东西。

  猛地被人抓起,一股似乎要把它捏碎的力量从抓住它的手指之中流泻。

  沙沙的暴躁的书写声在本子上响着,在落笔时铅笔头发出咯哒一声被折断的哀嚎。

  [他妈的给老子出来!废久!]

  像是把所有的力气都用在了写这句话,被甩在桌子上的本子几乎要被他戳出一个洞来。

  寂静依旧在他的身边,除了爆豪自己的呼吸声之外什么都没有。

  自嘲的笑声从他的口腔里发出来,眼眶的角落处漫上多余的热度。

  沙沙沙。

  爆豪看向了那本本子,在它旁边的铅笔不知道滚到了哪里去。

  有一行字在沙沙作响的声音停下来之后出现在了本子上。

  [……小胜?]

  忽而又擅自出现的铅笔滚到了爆豪抵在桌面上的手边。

  TBC

  


评论(9)
热度(475)

© 卖安利王子丢斯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