屁话联盟忠实成员
lof可以随便点❤和👍

【出胜】一言不和

超级幼稚的婴儿出胜抢奶嘴的故事

写到中途发现自己果然还是最适合开车


绿谷出久从小到大的生活里就没有缺少过爆豪胜己,短短十五年载的时光里几乎每一刻每一秒都充满了爆豪胜己的身影。

爆豪胜己除了刚诞生的那头三个月外他的身边就没少过绿谷出久,因为家住的近就连鼻腔里吸进的空气里都有可能残留着绿谷出久呼出的二氧化碳。

他们两个从开始有记忆时,就被对方的音容笑貌给填满了。

在婴儿时期,两位头次当母亲的女性就在出久的家中互相见面,把两个幼小的宝宝放在婴儿床里,嘱咐一句要好好相处也不管到底能不能好好相处的走去客厅开启了两个母亲之间的养娃交流会了。

胜己被妈妈扔进陌生的婴儿床的时候,出久坐在自己的小床里,两手抓着欧陆麦特娃娃的手臂咿咿唔唔的自言自语的正嗨。当他感觉到自己的小床产生了不属于自己发出来的震动时,出于本能的向后扭身看看来者何物。

然后他就猝不及防的撞进了一双带着明显哭过的水光的凶神恶煞的红珠子里,而珠子里倒映出来的自己张着嘴、流着口水、一眨不眨地看着这位小客人。

胜己在只是个九、十个月大的小婴儿的时候就已经成天凶着一张带着婴儿肥的脸了,即便他的红色瞳孔在白皙的皮肤之下衬得透亮又惹人怜爱。而比他小上三个月的出久睁着一双又惊恐又好奇的绿眸子,抓着欧陆麦特娃娃的肉手陷进了娃娃的棉花里。

而这个初次见面的同龄人只扁着嘴瞥了他一眼,便挪开了他尊贵的双眼,小婴儿特有的半分钟注意力成功的用出久手边的奶嘴将他从被妈妈从怀里强制拔出来的不情愿中给吸引走了。他盯着那个小小的奶嘴,刻出一个举着大拇指、咧出牙齿大笑的欧陆麦特的奶嘴,感觉每一个弧度和光泽都诱惑着胜己把它塞进嘴里,红色的眸子里全然被这个奶嘴占满。

“咿呀啊!”

我想要这个奶嘴!

如果胜己能够把话说顺溜的话,他发出的第一句完整的话一定是这个。胜己崇拜着欧陆麦特的英姿,这个奶嘴他也有一个同时也是他最喜欢的一个,但他现在只能发出几声吚吚呜呜的叫声。遵从原始本能的胜己,行动力永远高于一切的胜己,瞬间把两只手搭上床铺,四肢并用的用他最快的速度向奶嘴处爬去。

小婴儿永远最懂小婴儿,大人们听不懂的咿吁声他们之间却能够顺利的交流。

所以在胜己的手指抓到奶嘴之前,出久的手就一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奶嘴抓了起来塞进了嘴里,只留了一道残影在半空之中,划入胜己惊觉奶嘴不见的发愣双眼之中。

出久紧紧地吸着自己的奶嘴,两腮一松一放的紧张地看着在奶嘴被抢的恍惚之中懵圈的胜己。他的双手捂着自己的嘴巴,交叠的手掌之下是他心爱的奶嘴。这个欧陆麦特奶嘴陪他度过了无数个的夜晚,哭泣闹脾气的时候只要妈妈让他吸吸这个奶嘴便能让他全然平静下来。

如此心爱的奶嘴他说什么也不愿意被眼前这个来历不明的家伙给抢走。

在家里横行霸道的胜己怎么可能能够接受唾手可得的东西被别人抢走的事实?意识到奶嘴被抢走的他猛地瞪圆了眼睛,愤怒一丝丝的圈上他的红瞳,如熊熊燃烧的火球恼怒的盯着出久,呲牙咧嘴的发出“咿咿”的威胁声。他转了一个弯,全速前进的向出久,在出久毫无防备的时候立起身子向他扑去,双手直抓被出久封锁在手掌里的奶嘴。

出久被胜己扑了一个满怀,下意识的把捂住嘴巴的双手放下伸出手臂抱住补过来的人,半大的躯体里全是扭动着身体用上全身力气拽拉着奶嘴上的把手的胜己。满身都是来自跨坐在自己双腿上的胜己身上飘过来的喝着与自己不同的奶粉的香味,一缕一缕的蹿进鼻翼里甜得出久忽而觉得饿了。脑袋下边就是胜己摇来摇去的脑袋,一小寸金短炸头发不停歇地扎着出久软乎乎的脸和下巴,搔得他一阵痒痒得想笑,憋不住的嘴角噗呲噗呲的出着气,奶嘴也因此上上下下的晃动着。

胜己一看灵活的脑瓜子立刻会了意,拽着奶嘴的手依旧拽着,而把本来里出久下巴还有一点距离的脑袋凑得更近了,然后裂着恶劣的笑容的飞快转动自己的脑袋,刺溜溜的头发在出久的下巴和脸颊上扫了一圈又一圈,如愿以偿的感觉到被他扑住的人身体的颤抖,拽着奶嘴的手下的嘴唇泄出来的气热哄哄的扑在自己的手上。

狡猾的胜己成功的用头发饶你痒痒的逗出久大笑的方式松动了出久嘴巴对奶嘴的桎梏!

“呀!”

噗啾一声,奶嘴被扯出了出久的嘴巴。

胜己的双眼亮亮地盯着手里的闪着光芒的奶嘴,塞进嘴里感受到到奶嘴特有的弹性和软Q时红眸子里全是满足。而相对的,没能守护住自己最为宝贵的奶嘴的出久的绿眸被眼泪浸满,眼角上噙着豆大的泪珠,绝望的看着欣喜地吮吸着属于自己的奶嘴的胜己。他伸出手抓向被胜己吸住的奶嘴,却立刻被胜己不满的拍开了手掌,啪得一声打在手掌上热辣辣的疼。

没守住奶嘴的悔恨混合着被胜己打了一手的气愤让出久愤然直起身子扑向胜己,抢不回奶嘴的他气恼地抓起他落在一边的手掌,把最符合奶嘴大小的拇指咬进了嘴里。

一阵浓郁的奶香味带着淡淡的咸味合着手指柔软滑腻的触感在出久的口腔里爆炸和扩散。

绿眸子因为惊喜而变得更绿了。

当胜己发现自己的拇指被出久抓着吮吸的时候,整个人都炸了起来。拇指腹下是出久滑溜溜的不停舔舐着自己的指腹的湿滑温热的舌头,上排牙床长出的小乳牙跟着一伸一缩的吮吸动作磨蹭着胜己拇指和食指之间的虎口,黏糊糊的唾液顺着出久的豁开的唇缝流向了手臂。抓住自己手腕的手不满足的一直把拇指往口腔更里面的地方推,舔舐吮吸声从出久嘬个不停的嘴里吧唧吧唧的发出来,不用多费劲就可以从他弯起来的眼角里看出他对胜己手指头的迷恋。

出久吮吸的开心不已,胜己恶心的汗毛倒竖。

他试着把手指从出久的嘴里拽出来,可一动手指出久的吮吸劲就更大,皱着眉头圆着眼睛执拗的抓着胜己的手指头不让它从自己的嘴里离开。

“呜啊!”

空出来的另一只手使劲的推着出久的脸颊,被吮吸的手指更是拿出吃奶的劲要从出久的嘴里越狱。出久则把两只手都紧拽胜己的手腕,拧着小脸和胜己的力量对抗。

两个小宝宝开始了力量的角斗。

可到底年龄还是差了三个月,已经可以撑着东西双腿站立的胜己猛抓住婴儿床的护栏站了起来,顺着姿势一个用力手指头就从出久的嘴里拔了出来。滑腻腻的全是口水,胜己厌恶的把手指放在婴儿床上的被子里一下下的猛擦着,心疼地看着自己被吮吸得皱巴巴的手指头,完全不理会嘴里空无一物的出久渐渐扁下来的嘴巴和被泪水溢满的眼睛。吭哧吭哧的声音从他的鼻腔里发出来,胜己一惊,看着他张嘴就要哭的表情心里猛然感觉一阵不妙。

“哇哇哇哇——”

还没来得及用手捂住出久张开的嘴巴,巨大的哭声就从出久的喉咙里爆发了出来,成功的把胜己给哭懵了的同时把妈妈们都给吓得跑了过来。

爆豪妈妈一看到自己的宝宝嘴里吸着一个不属于他的奶嘴,瞬间心头就一阵火气的拖过胜己:“胜己!你又欺负弟弟!你个臭小子怎么见一个弟弟妹妹就欺负一个!”她一脸抱歉的看着抱着个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出久安慰的出久妈妈,“实在对不起啊,我这孩子太淘气。”

被妈妈一通指责的胜己深觉委屈,自己的手指头被出久吸的皱皱巴巴的事他还没说呢怎么就只骂起我来了?越想越委屈,一个生气就把自己嘴里的奶嘴给拔了下来,怒摔在婴儿床里,扑通一声猛坐回床上一个撇嘴的放声大哭起来,大泪珠一颗连着一颗从眼眶里滚出来,顺着脸颊轱辘轱辘的滚下小脸滚进婴儿床里。哭声剧烈的像是在房间里按了一个正在发生大爆炸的炸弹,把妈妈们的耳朵震得嗡嗡阵响,把哭得凄惨的出久直接停下了流泪。

“出久?”

在妈妈怀里的出久嘴里唔唔嗯嗯的叫囔着,两条手臂挣扎着伸向胜己,扑腾的双腿让绿谷妈妈不得不把出久放到了胜己的身边。

双脚还没彻底着地呢,出久就把两条胳膊一圈,把胜己的脑袋抱进了怀里。学着妈妈安慰自己的行为用手掌擦着胜己湿漉漉的脸颊,一下一下亲吻着胜己不断滚眼泪的眼角,胖乎乎的手摸摸他的头,拍拍他的背,吚吚呜呜的用大人们听不懂的话安慰着胜己。可胜己像是根本没有感受到一样的继续沉迷的抽噎着,红鼻子一抽一抽的哭得好不可怜。出久撇下来了眉角,慌乱的左顾右盼,在看到躺在床铺上的奶嘴时喜得发出了一声咿吁,他迅速的爬过去捡起来递给胜己。

一看到那个罪魁祸首的奶嘴,胜己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更是哭得大声了,大哼了一声把出久的手推开,飞出去的奶嘴骨碌碌的又滚到了一边。

“小胜!”爆豪妈妈在咆哮,“出久都不哭了来安慰你……”

“好啦好啦……”

就像爆豪妈妈说的那样,出久一个劲的用自己的行为安抚着哭号的胜己,而胜己自顾自地哭着,双手不断推着身边的出久拒绝他的接近。急切的需求着妈妈的拥抱来抚慰自己受伤的心灵。

“抱、抱、抱……”还没怎么学会说话的胜己只能蹦出几个模糊的单音,噙着眼泪可怜兮兮的看着自己的妈妈,短小的胳膊伸得长长的,扭着屁股蹲要站起来扑进妈妈的怀里,“抱!”

爆豪妈妈到底还是刀子嘴豆腐心,在儿子的眼泪攻击之下屈服的抱起抽噎不已的孩子,低声的安慰里带着几句不痛不痒的教育。渐渐平息下来的胜己慢慢停下了的哭泣,把小脸靠在妈妈肩膀上的鼓起一个肉嘟嘟的小腮包。断断续续的抽泣着的他呼噜噜的打了一个哈欠,努了努嘴,眼皮子慢慢的掉了下来,可弯曲的食指却又开始锲而不舍的指着那个小奶嘴:“要,要。”

爆豪妈妈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接过绿谷妈妈善意的递过来的奶嘴,塞进了胜己的嘴里。一碰到奶嘴的小嘴立刻吮吸了起来,迷迷糊糊地闭着眼睛的小脸挂起了心满意足的微笑。

把陷入睡眠的胜己小心翼翼的放进婴儿床里的时候,担心着他的出久立刻就爬了过来,看着他还在有一下没一下的嘬着的自己的奶嘴的出久,指着胜己抬起头冲妈妈笑着唔唔了几声。也许是在说太好了他不哭了吧,绿谷妈妈读不懂小婴儿的话,只知道自己的宝贝儿子爬过去学着自己每晚在他临睡前做的事——亲了亲胜己的小脸颊,又抬起头坐在那里笑眯眯的看着。

睡觉是会在小孩子之间传染的,出久的脑袋开始点了起来,眼皮子哆哆嗦嗦的睁开又闭上。

绿谷妈妈好笑的和爆豪妈妈互看了一眼,她干脆的放倒已经困得不行还硬撑着要看着胜己的出久,嘴里轻柔的唱出催眠曲。当出久的眼睛彻底闭上,鼻息平稳的搭上熟睡的胜己的鼻息频率时,两个妈妈轻手轻脚的走了出去,关上了门。

这是一段只属于母亲们的关于他们两个儿子的美好回忆。

那个时候她们觉得儿子们一定能够成为一对互相理解互相帮扶的好朋友。

因为他们可是会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

END

  


评论(11)
热度(318)

© 卖安利王子丢斯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