屁话联盟忠实成员
lof可以随便点❤和👍

【鸣佐】霸道总裁我爱上.番外

佐助生日快乐!

前文提要:秘书鸣人和总裁佐助以治疗佐助OO站不起来为前提ML,然后佐助最终爱上暗恋自己的鸣人的故事。

番外

01.

因为佐助是总裁,所有的事他说了算。

因为知晓的人只有那天参加会议的人,所以被他们的顶头上司威胁的不敢把事情扩大。

因为佐助说:“我要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漩涡鸣人是我——宇智波佐助的人。”

被历代宇智波总裁看上的人可是拥有一切特权的人啊。

所以即便出了那么多事但最终鸣人还是回来了,没有被撤职也没有跳槽到老爸的公司里去。

虽然感动于佐助的宣言,但是鸣人在知晓事情的人的视线之下总归还是薄着一层皮,没了一点上佐助时的强硬样,怂得连脸都红得都抬不起来。支支吾吾的不知道该怎么回应那些好奇的、嫉妒的、幸灾乐祸的、满腹疑惑的问话和视线,只敢打着哈哈或者扯开话题糊弄过去。

以他堂姐漩涡香燐为首的几位知晓内情的女职员几乎要用眼神把自己碎尸万段,再用化尸水煮一煮泡一泡毁尸灭迹逃过法律制裁了。

这个时候鸣人就无比庆幸自己生活在法治社会。

杀人是犯法的真是太好了,制定法律的那些政客们真是情深如手足。

水月总是扬着一脸高深莫测的微笑从他面前走来走去,时不时凑过来问得问题又刁钻得厉害。也就重吾和鹿丸冷冷淡淡,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反而让鸣人安心了许多。

讲真的,如果不是碍于同事情面,鸣人都像学学那些肥皂剧里的恶毒女配给总裁佐助吹吹枕边风了。

冒出这个念头的鸣人猛地一个哆嗦。

“为什么自己变得这么娘兮兮的说……明明自己才是上位……”鸣人泫然欲泣,“佐助的魅力太可怕了我说……”

但是一想到佐助和自己心意相通,鸣人又忍不住跟个怀春少女一般傻兮兮的笑起来,光是在心里念着佐助的名字就像把几十瓶蜜罐倒进胸腔里一样甜到齁。

“啊啊,真是让人嫉妒——为什么会让你这个白痴得手!”香燐的一个文件夹拍到鸣人的桌子上,“喂,知道明天什么日子吧?叫你准备的东西准备了吗?”

“一切都准备好了!”鸣人猛点头,盯着他姐姐举在头顶的手掌哆嗦了几下,“请首领放心!”

“哼。”

香燐走了,鸣人看了一下表。

距离佐助生日还有二十四个小时。

02.

自进入自己的公司佐助就觉得那里怪怪的。

不论是男员工还是女员工看到他时都一副按捺着什么的表情,弄得他浑身不舒服。问重吾也只摇摇头表示不了解,佐助狐疑者一张脸打开自己办公室的门。

看着空荡荡的办公室,佐助诧异地眨了眨眼睛。

那个金毛白痴呢?

看了一眼鸣人的桌子,上面还留着他的西服外套和公文包。佐助想都没想一个电话打给鸣人的手机,听筒那边却嘟嘟嘟了半天没人接听。挑了挑眉,佐助调出个号码顺着又拨了过去。

“喂?”

“人呢?”

“……这件事不该你最清楚吗?”

“你是人事部的。”

“好吧好吧,鸣人早上准时来打卡了,刚才请假出去取东西了。”

“不准假,扣钱。”

“……得亏你赖上的是鸣人。”

只不过是没和你说一声而已,至于吗?鹿丸想,不过这话他可不敢说出来。

“谁赖谁?”

“他赖你他赖你。啊,回来了。”

电话挂了,佐助好暇以整的坐在位子等着鸣人敲门竟来,板起的面孔就差开个写轮眼月读鸣人了。可是等了好久,等到佐助的脸越来越阴沉、皮鞋和地板撞击的声音越来越频繁了,鸣人的身影都没有在面前的毛玻璃门后出现。

斑老头当年是不是傻,佐助在心里骂起来,把总裁办公室安在最高层。

时间流逝得慢如龟爬,在佐助不耐烦到了极限、思考着到底要不要拉下脸冲下去找鸣人的时候,他的毛玻璃门后终于出现了一个人影。

扣扣扣。

有人敲门了。

咽了咽迫不及待的语气,佐助轻咳了几声保证毫无感情流露的应了一声。

“进。”

看到来的人不是熟悉的金发时,佐助藏得再深的失望也被鹿丸给抓了个透。瘫着外面的一张脸,鹿丸腹诽了句。

唉,恋爱中的人。

“哟。”鹿丸把门拉到最大,艰难的侧开身子,“先说明我是被逼的。”

鹿丸扭着身子把身后的“庞然大物”推到身前,在“庞然大物”后面藏着的人刷得一下全从后面出来了。他们每个人手里都拿着一个小小的礼炮,指头正捏着那条放炮的线。

他们笑着把又迷茫又不知所措的佐助围了一个大圈。然后跟着“庞然大物”——三层高的大蛋糕上用蓝莓果酱和番茄果酱混在一起涂出来的那几个字,大喊道:

“生日快乐,佐助!”

嘭嘭嘭。

礼花掉了佐助满头都是。

他的脸终于板不住了,惊诧的眼睛瞪得直圆,过了好一会儿才慢慢的恢复过来。想重新绷起来的脸却被奇异的红晕压着,紧也紧不起来了。看着员工们嬉闹的笑颜,佐助的脸上蒙上了一层尴尬和也许应该叫做羞怯的东西。他咳了咳嗽,红着腮勉勉强强的接过水月递过来的切刀,虽然在水月把生日帽按到佐助的脑袋上时被他狠狠的瞪了一眼,但也没有立刻把它摘下。

“吹蜡烛吹蜡烛!”

“许愿许愿许愿!”

起哄声嗡嗡地响在佐助的耳膜里,喜静的他却只按着那些起哄声吹了蜡烛许了愿。然后在一堆的鼓掌声和拍照声下,开始切蛋糕。

竖长竖长的刀,佐助眯着眼睛把它对准了蛋糕的正中央。

“等一下!”香燐尖叫着把刀转了一个弯,“别从中间一口气切啦,我们吃不了那么多的!只要切第一层和第二层就好!”

佐助看了她一眼,把香燐看得笑起的嘴角都要开始抽抽了。

手起刀落,蛋糕跟着落到纸盘子里,分发到每一个到场的员工手中。

办公室里的欢笑声一直持续了很久,也很久没有这般和睦醉人的热闹场合了。佐助不喜欢甜食,也不知这份蛋糕是谁定制挑选的口味,硬是将蛋糕里的甜度下降到了佐助喜欢的位置。里面加入的番茄元素,酸酸甜甜的味道也让佐助忍不住多吃了几口蛋糕。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大概是由重吾提起来的吧。

“时间到了。”干巴巴的声音响得突兀,把整个办公室原来欢乐的氛围一下打破,“下班时间到了。”

大伙儿愣了一下,又突然之间默契的恍然大悟。

“下班了下班了,我要回家啦!老板,生日快乐哦!”

“回家最大,回家最大。”

作鸟兽散的员工片刻之间全部离开了办公室,留下佐助一个倚着办公桌一勺子一勺子的舀着蛋糕往嘴里放。

佐助看了一眼挂在墙壁上的电子钟,离下班时间早就过了快两个小时了。

啪的两声——一声来自蛋糕内部,一声来自开关——办公室的灯瞬间关了。

当灯光重新亮起的时候,一个巨响的人声猛地一下抛进佐助的耳朵里。

“Surprise!”

03.

漩涡鸣人豁得一下从蛋糕里冒出来,金发上、脸上、衣服上全是蛋糕渣和奶油。

“佐助,生日快乐!”鸣人笑嘻嘻的大叫着,蓝珠子里写满了期待,“是不是很惊喜!”

怪不得在切蛋糕时香燐那副慌张的模样。如果直接切下去,切伤了里面藏着的人,佐助从此之后再也不会过什么生日了。

“我还以为你要呆多久。”低头吃着蛋糕的佐助淡淡的看了他一眼,“还想着要不要给你打个120过来急救个因为缺氧而昏迷的白痴。”

“佐助!”

鸣人被打击到了,要求香燐和大伙们帮忙做的生日惊喜没想到早就被佐助发现了。

把蛋糕盘放到桌子上的佐助站了起来,慢慢走到鸣人的面前,也不嫌脏的直接把手搭上鸣人都是奶油的脑袋。伸出的舌头圈起一块黏在鸣人脸颊上的蛋糕吃进嘴里,黑眼睛直视着鸣人的蓝眸子,牙齿一下一下慢慢的咬着。

他看到鸣人的喉结上下滚了滚。

“这蛋糕是我精心甄选又辛辛苦苦的取来的,”鸣人的嗓音低哑,吐息喷在佐助的双唇上,双手捧上佐助的“却连一口都没有吃到。”

尾音被他带进了佐助的口腔里。

蛋糕软糯酸甜的味道一瞬间在两个口腔内爆炸弥散。

结束接吻的时候,鸣人嚼着从佐助嘴里卷过来的蛋糕,惊喜的称赞了一句。

“好好吃!”

“喂,鸣人。”佐助慢悠悠的走到自己的办公椅边,“还记得我当时和你说斑老头做过比我跟你做的更过分的事吗?”

懵懵的点了点头,鸣人还好奇着这件事呢。

“他在这里,在这间办公室里,在这张椅子上,”佐助坐在椅子上,二郎腿敲得不羁,“和千手公司的总裁做了。”

鸣人手里的蛋糕被他吓得掉到了地上。

“前董事长真……奔放。”

“别装傻。”

吞咽唾沫的声音显而易闻,鸣人扯了扯自己的领带。在把佐助的身体压进柔软的海绵椅子里的同时,故意扭了扭上半身,奶油糊了佐助一脸。

“……”

“对寿星就要这么做。”鸣人得意的傻笑着,“蛋糕好吃吗?”

“比起蛋糕,我更想吃你。”

哎哟我靠。

鸣人觉得自己的心脏要起飞在天空中做几圈高空720°旋转了,他二话不说把佐助的嘴给堵上了。再让这张嘴说话,他的心脏就算吃百粒强心丸也救不了。吻着这张语出惊人的嘴时,鸣人暗笑着发现佐助耳朵尖上的那几抹红。他忍了忍,才把去舔舐那耳朵尖的想法给压回去。

相拥过那么多次,再笨拙的一对情侣也会渐渐懂得对方想要什么。更何况是只有佐助的一个眼神,就能知道他心中所想的鸣人。

 
 

我也是没想到全篇黄的正文居然会有这么纯情清新的番外


评论(1)
热度(79)

© 卖安利王子丢斯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