屁话联盟忠实成员
lof可以随便点❤和👍

【鸣佐】霸道总裁我爱上(04)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很狗血很雷但是我写的很爽【ntm

04.

鸣人的脑袋一阵发蒙,他看到讲桌上的佐助嘴唇青白,狼狈不堪,他在他的墨色瞳孔里看到了一丝恐慌。

他的脑袋瞬间断了弦。

会议室里的众人在震惊之下的寂静之下猛然被一阵稀里哗啦的椅子摔倒声惊醒。

冲上讲桌的鸣人飞速地盖上笔记本电脑,用力过猛笔记本电脑发出一声啪得大嚎。他猛把佐助拉到身边,拽起他的手腕,猝不及防地把他狠狠甩到地面。佐助被摔得一个趔趄,磕到桌角的脊背被砸得生疼。

“是我干的。”

“迷奸,录像,身败名裂。多么简单的事。”

“爱而不得,我恨他入骨。”

摔门出去的时候,鸣人听到会议室内一片寂静,片刻之后,声音大得坐上电梯的鸣人都可以听见。

他觉得刚才那一下子几乎就是他一生中演技的巅峰。

鸣人苦笑了一声,他不知道佐助会怎么做。按他向他们解释的说法,如果有人报警,鸣人这罪行可以进牢里生活个几年。不仅如此,娱乐小报可能得炸翻了天,而且宇智波家族对他的追杀铁定从现在一直延续到他死亡。鸣人这么想,觉得自己也许心里也该害怕一怕,全身应该反射性的表示的抖一抖,但是他现在除了平静之外什么生理反应都没有。

鸣人坐上自己的车,扣上安全带,打着转向盘,踩住油门,性能极佳的跑车迅速冲出停车场,带着他逃出这栋大楼。他回到了家,从冰箱里拿出几听啤酒,发现冰箱里还留着给佐助买的番茄汁。因为佐助的常来,鸣人买了一大桶的番茄汁在冰箱里备着。和自己一样是成年人的佐助不爱酒偏爱番茄汁,谈论工作时他喝,做完了他也喝,冰箱里的番茄汁只剩了一层薄皮躺在透明的塑料桶里。他想了想,把番茄汁拿了出来,倒进啤酒里。红色的汁液在黄色的啤酒里晕来,带着血腥感觉的漂亮。他喝了一口,啤酒的苦味和番茄的酸味缠在一起愁得他吐了吐舌头。

太难喝了。鸣人仔细的想了想,随手把剩下的番茄汁全都倒进了洗碗池里,只留了手里那杯参合了啤酒的番茄汁,让它们顺着漏水口打着转儿流走了。

按理说,鸣人也应该是悲伤的。但他却伤不起来,他也不知道自己在想啥。他知道他是爱佐助的,爱到心疼自己爱一人怎么这么难受和憋屈,爱到愿意贬低自己替佐助抗下他能抗的一切流言蜚语。他冲上讲台的时候完全就是本能,一种他也说不清的本能。就是看着佐助那样,他就忍不住冲上前把所有可能会遭受到的白眼、蔑视和责骂都接过来。他想,他大概还是觉得佐助就应该保持着让人恨得咬咬牙的高傲。

还有,他觉得他们两个这样不健康不符合社会发展的关系该结束了。

又一张写着几个字的纸被鸣人团成团扔进了纸篓里,曾经反复跳槽的自己这下却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写一份辞职信。最后他上网找了一个模板,按着上面抄了一份塞进潇洒的写上辞职这俩大字的信封里。鸣人叼着笔头,把信认认真真地封好,他突然想到人事部的那个爱害羞的黑长直姑娘。如果她看到他的这封辞职信会有什么反应,大抵不过在舆论之下会厌恶自己吧。鸣人自嘲地笑了两声,他想着如果还要自己谋生的话,估计就要到另一个城市去了,否则绝对逃不出宇智波对他的报复。

佐助会怎么做,鸣人大概猜到了些许,但他也无法确定。他总存着一股侥幸,也许佐助不会计较呢,也许他会念着这段时间的感情呢,也许他有那么一点点的和自己对他一般的感情?但他很快就把这些想法掐死在的脑里,对于这段感情鸣人曾经的期望已经慢慢耗成了绝望。

鸣人还在那里幻想着,突然而至的铃声打断了他的思考。

有人来了。

他没由来的心脏直跳,他又开始期望了,期望着门后面的那个人会是他魂牵梦萦的人。

“你好先生,请问你需要一份保险吗?我们公司有人身保险、火险、车险等等保险,只要你出的了事,没有我们保不了的险!”

“推销勿进,没看到?”鸣人不耐的指着门口的牌示,“我接下来会遇到的险你们可保不了……”

“会遇到什么危险?”

清冷的声音让鸣人直打哆嗦,他的上司正站在提着包的推销人后面,黑曜石的眼睛照着鸣人惊慌的脸。

“医闹!”

鸣人迅速的把佐助扯进屋里,砰得一声盖上门留下一头雾水的保险推销员。

他吓得不清,拽着佐助胳膊的手得用多大的力才没一拉一圈变成一个泄露感情的紧抱。鸣人松了手,忐忑不安地看着佐助自顾自地走进屋里。他看到鸣人桌子上的红里透黄,黄里发红的番茄啤酒,伸手就抿了一口,本来就爱皱在一起的眉头更是藕断丝连了。佐助放弃地放下杯子,走向鸣人。

鸣人下意识的想要后退,却不知为何全身动弹不得,他看着黑曜石里的自己越来越清晰,几乎可以数清有多少根金色的睫毛在微微颤抖。

他被佐助整个人摔到了沙发上,磕到沙发角的脊背让他发出一声痛呼。

逼近上来的佐助解着鸣人的衬衫扣子,就像鸣人平时对付他那样,只是动作明显生疏。

鸣人瞬间明白了佐助在想什么,他意外惊喜又苦涩异常。他猜测着佐助的心理,出于愧疚还是出于怜悯,鸣人觉得这无需他来做出答案,因为哪个答案都不是他想要的答案。

“解衣服不是这么解的,”叹了口气,鸣人手把手教起佐助,“补偿也不是这么补偿的。”

“你想要什么?”

 “口交。”鸣人瞥了一眼佐助,他的话勾起他对他的妄想,说完的瞬间虚虚一笑,“当然我是开玩……”

鸣人的嘴唇靠近佐助的嘴唇。

偏离。

擦过脸颊落向了耳垂。

他绝望地看了他一眼,他平静地起身清洗。

“对不起。”鸣人看着佐助的背影说,“累了就睡吧。”

佐助昏沉的睡脸侧在自己的枕边,宁静得连眉头都是松懈的。

偷偷摸摸地用拇指抹过佐助抿着的嘴唇,鸣人吻了吻自己的拇指。他操起手机给远在家乡的爸发了一条信息。

◤我失败了,我回去。◢

TBC

评论(11)
热度(61)

© 卖安利王子丢斯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