屁话联盟忠实成员
lof可以随便点❤和👍

【鸣佐】鸣人的早晨

01 02 03 04 05

注意:梗来自童年的中法联合制作动画片《马丁的早晨》

           单元剧,没剧情,不定期更。


06.今天是匹诺曹

鸣人抓着自己的帽子,萎靡地趴在书桌上,胸前的大领结被他压坏了样,身边的一切都被他彻底屏蔽。他那木头做的方鼻子生得老长,直直的让所有经过他位子的同学都逼着绕了道。同学们惊异的绕道之余总不由自主地伸手摸向那长又长的木鼻子,但也总会被鸣人烦躁的一甩脑袋,长鼻子不留余地地打离所有凑过来的小手。

他现在的心情糟糕到了极点,但并不是因为自己变成了匹诺曹。

而是当佐助小心翼翼地把玩完鸣人的木胳膊、木双手、木双腿和身上穿着的短袖短裤,惊叹了几句鸣人把匹诺曹的模样活灵活现的展现在他的眼前了之后,从口袋里掏出一袋小番茄时对鸣人说的话。

“番茄给你吃。”他把小番茄放到鸣人的手上,“我自己种的,你喜欢吗?”

鸣人看着佐助充满希冀的黑亮眼睛,讪讪一笑,对着那袋红彤彤的小番茄吞了吞口水。

要知道,他最讨厌吃的,就是蔬菜水果啦——

露出干瘪瘪的笑容,鸣人捏起一个小番茄,扔到嘴里吧唧吧唧的草草咬了几下便快速的咽下去,酸溜溜的味儿差点让他难受的哭出来。

“好吃,我喜欢!谢谢你佐……”

话还没说完呢,鸣人就觉得鼻子突然一阵痒得难受。

他的鼻子咻得一声——戳到了佐助的额头。

佐助的脸瞬间沉了下来,他把袋子一收,转身飞奔向鼬哥哥身边,牵着鼬哥哥的手就走。

鸣人狼狈尴尬地捂着自己不断晃动的木长鼻子,自知理亏的他又不乐意拉下脸来道歉,撅着嘴巴噙着松油花——他现在流出的眼泪全是松油,委委屈屈的牵着止水哥哥的手跟在后面。

“明明都怪佐助明知道我不喜欢吃蔬菜还硬要给我吃。”鸣人一脸冤枉的跟止水哥哥嘀嘀咕咕,“我是不愿意佐助伤心才撒谎的,又不是我的错。”

止水干笑着,挠着本来就翘乱的卷发,发现胡乱安慰的几句话毫无作用之后安静的闭了嘴。

然后,佐助就和鸣人一直冷战到了第一堂课下课。

然而鸣人的鼻子依然没有恢复。

佐助就坐在鸣人的旁边,但他命令鸣人不准把脑袋转过来,因为鸣人一转过脑袋那长长的鼻子准会打到自己。鸣人也傲气地只把脑袋搁在自己的胳膊上,脑袋转向另一边用长鼻子骚扰懵懂茫然的我爱罗。

我爱罗是来自邻国的外国小朋友,因为父母调职的原因来鸣人的学校里学习。刚来时因为不熟悉和异于常人的生活习惯和模样,所以不由得被同学们隔离,性格又极其孤僻冷漠在班级里独来独往不愿意交流。身为孩子王的鸣人看他这样就心里一阵不舒服,他让他想起曾经在幼儿园里因为西方面孔而受到的忽视和欺负,那个时候是佐助让他感受到了有朋友的温暖。所以他就冲上了前,拉着我爱罗融进了班级里。现在他们两个是十分要好的朋友。

“鸣人,你的鼻子缩不回去吗?”我爱罗问道,他似乎对于童话了解甚少,“为什么会变长呢?”

“说了实话就会缩回去,说了谎话就会伸长。”鸣人细心的解释道,“我今天变成《木偶奇遇记》里的木偶男孩匹诺曹了,所以才会这样。”

我爱罗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他转了转眼睛恍然大悟的说:“哦!所以鸣人你是说了谎话才让鼻子变长的吗?”

鸣人红了脸,他咕哝了几声,看着我爱罗迷茫地眼神,烦躁的大喊了一声:“又不是我的错!”

砰得一声——我爱罗吓得把眼睛瞪得老圆——佐助狠狠地踢了一脚鸣人的桌子,然后头也不回的转身就走。

“说谎精!”他说。

我爱罗迷惑不解,他不知道鸣人和佐助之间发生了什么事,只讷讷地看一看鸣人,又看一看走掉的佐助。

鸣人的嘴巴撅得老高,红了一圈的眼眶里有黄色的松油珠在打转,不断冒出断断续续的抽泣声。

可他今天没法一直跟佐助那么怄气,毕竟他俩放学还要一起回家。

佐助远远地走在前头,鸣人背着书包远远地跟在后头。他俩的脚步声一紧一慢的合在一块,声音不大不小正好两个人都可以听到。

突然之间鸣人的脚步声没了,反而出现一个老头沙哑的声音。佐助一惊,他赶忙转过身跑到鸣人的身边。

“匹诺曹,你怎么在这里!”一个胡子拉碴的老头扯着鸣人的木手臂说,“还不快跟爸爸回家。”

“你是谁?我不是匹诺曹!”鸣人挣扎着,木胳膊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他又惊又惧的尖叫着,“我是漩涡鸣人,我的爸爸是波风水门,不是你!”

他的鼻子猛缩了回去,木匠老人眼里的确认更加坚定了。

看到这个老人的佐助一下子就想起了妈妈给他讲的童话故事,他想这个人应该就是故事里的那位木匠老人。但故事里的老人可慈祥善良了,而这个老人却一脸凶声恶煞的硬要鸣人跟着他回家。

“老爷爷,他真的不是你的匹诺曹!”佐助把木匠老人的手扒下鸣人的胳膊,挡在鸣人的身前,“他是漩涡鸣人,他每天都在变着角色,只有今天他是木偶匹诺曹,第二天都又变成别的人物了。”

“对对对!我只有今天是这样!”鸣人猛点着头,附和着,“所以你的匹诺曹不是我。”

木匠老人浑浊的眼睛眯了眯,他盯着鸣人看了半天,脸上的表情迷惑和确定交加不定,但他突然之间眼神变得清明起来。他恶狠狠地指着鸣人,语气不善的说道:“你又撒谎,瞧你这鼻子不是匹诺曹是谁!快跟我回去!”他威胁道,“不然我就把你们两个都抱走!”

木匠老人根本不容佐助和鸣人反抗,往他俩的后颈一打,惊恐的两双眼睛瞬间一滞,两个人孩子昏了过去。木匠老人把他们两人抱在怀里,警惕的四顾一番,跑离了鸣人和佐助回家的道。

“佐助!佐助!”鸣人拍着佐助的脸,当他看到佐助缓缓睁开眼睛时,猛地松了口气,眼泪鼻涕刷得一下就下来了,他猛地抱住佐助哽咽道,“你吓死我了……”

“白痴!”佐助捂住他的嘴巴,呲牙咧嘴的低声道,“你想被那个臭老头发现吗!”

鸣人狂摇着脑袋,冒着松油的蓝溜溜的眼里全是惊慌。佐助软了心,他把满是鸣人松油的手放到鸣人的身上擦了擦,观察了一番四周问道:“那个老头呢?大白痴,现在不是哭的时候。”他扯长袖子给鸣人擦了擦,“我们想办法出去……呃,一股松油味……”

鸣人点了点头,他吸了吸鼻涕,把松油憋了回去,想了想说道:“他把我们关在了这里,说要我乖乖留在他身边,不然就不放我们走,还不给我们吃的和喝的,要把我们饿死渴死。除非我愿意和他走。”鸣人哆哆嗦嗦,“他说完之后就走出去了,我一直在等你醒过来。”

他们两个被关在了一个私人的监狱里,面前是一个桌子,桌子上还有一些做木工的工具,一看便是那位木匠留下的。

佐助敲了敲面前的栏杆,坚硬到绝对不可能拉开。他试着把脑袋伸进栏杆之中,试图穿过去,却差点卡着出不来,惊叫着让鸣人把自己拔了出来,耳朵都被箍得发起了红。鸣人的木脑袋比佐助都大,更不可能穿过去,两人一筹莫展了。

鸣人望着那串挂在门把上的监狱钥匙,突然灵机一动。

“我又长鼻子!”他说,“我让它来把钥匙勾过来!”

佐助立马就懂了鸣人的计划,他的眼睛亮了亮。

“我最讨厌吃拉面啦!”

咻得一声鼻子开始伸长。

“我最喜欢写作业了,从来不抄佐助的作业!”

佐助嫌弃的看了一眼鸣人,性命攸关他就不计较鸣人说的话了。

“我超级帅气,人见人爱——咦,佐助我的鼻子怎么没有变长?”

佐助咽下一句不要脸的吐槽,催促着得意洋洋的鸣人赶紧换一句。

“我和爸爸最喜欢妈妈做的饭了!”

“妈妈做的饭超级好吃!”

“斑主任没有眼袋,毛也不炸!”

“鼬哥哥的话谁都听得懂!”

“富岳叔叔的下巴不是另一张脸!”

鸣人的鼻子咻咻咻得变得超长,他把平时里喜欢的东西和注意到的事儿反着说,很快就可以勾到门边。听了一堆鸣人遇见的而佐助不知道的事儿,又是好笑又是无语,说道哥哥和爸爸时他揍了鸣人几拳,却依然抵不住鸣人的鼻子在变长。佐助眼看着鸣人勾到了钥匙,赶忙催促的鸣人说实话。

鸣人把之前的话反着说了回来,钥匙不过一会就躺在了佐助的手掌中。他们赶紧把钥匙插进锁里,解开锁头,慌慌张张地忙着跑了出去。佐助看到桌子上留着一部电话,趁机爬上桌子拨打了警察的电话,然后跟着鸣人接着往出口跑。

就在他们两个人要跑出这里的时候,木匠赶了回来,三人相遇。

“你们居然敢跑!”木匠气急败坏地大吼着,他举起手边的锤子,“看我不把你抓住!”

两个孩子吓了一跳,面对木匠的攻击又惊又慌,四处逃散。木匠的攻击更盛,他的锤子挥舞得如狼似虎,几次差点打到了佐助。鸣人急红了眼,他猛然之间操起一个东西就像木匠老人扔去,把木匠老人的注意转到了他的身上。

佐助急了,他转了转眼睛,大喊道:“鸣人说谎话!快!”

心有灵犀的两个人小孩,鸣人瞬间明白的佐助的意图,他大吼了一声:“我最讨厌佐助了!”

鼻子咻得一声变得老长!鸣人猛地一摆脑袋,用长鼻子把木匠的手上的锤子打飞了出去!木匠气得跳脚,但鸣人的攻击并没有停下,不断的甩着长鼻子打着木匠的手脚。木匠哪能轻易的让鸣人骑在自己的头上,他伸手猛抓住鸣人的长鼻子狠狠一掰,把长鼻子掰断了!木匠把掰下来的长鼻子——准确来说已经只能算是木棍,扔到了一边,逼近了鸣人。鸣人吓了一跳,即便不会感觉真实的疼痛,但也莫名的感觉一阵仿佛鼻子被拧断的心悸。他呆立在当场,木匠狰狞的面孔离他越来越近。

佐助的大吼声把鸣人的注意唤了回来,他看到佐助拿起鸣人断掉的长鼻子往木匠的身上打去。冲着木匠的眼睛鼻子就插,活活把木匠的脚步逼退了几步。鸣人心头一热,重新焕发了精神,他想到了一个绝赞的方法。

“我喜欢吃蔬菜水果!”

鼻子跟着鸣人的大吼长长,他向着木匠冲过去,跟着佐助一起打着木匠裸露的四肢。鼻子伸得太长了打偏了目的地,鸣人就用实话把鼻子缩短。

“其实我最讨厌吃蔬菜水果了!”

稍微缩短的鼻子狠狠地敲了一把木匠的脑门。

“今天早上我不是故意说我喜欢吃番茄的!”

木匠被伸长的鼻子打到了腰部,痛得他直叫。

“我不喜欢吃番茄,但我很高兴佐助愿意给我番茄!”

佐助打到了木匠的后脑勺,把他打得一阵晕眩。而鸣人的短鼻子抽到了木匠的脸上,腮部一阵火辣辣的生疼。

“佐助我希望你生气!”

木匠打向佐助的手被长鼻子打歪,佐助的木棍和长鼻子一起发动攻击,木匠愤怒的眼圈发红胡乱挥舞拳头,但他的攻击次次被他们两人化解,他支撑不住了。

“鸣人最喜欢佐助了!”

木匠轰然倒下,他被鸣人和佐助的合击打败了,脑袋上的重击让他昏了过去。

长鼻子一下子变短的后坐力让疲惫的鸣人踉跄几步倒到了地面上,他喘着气,忐忑不安的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佐助。

面无表情的佐助伸出了手,把鸣人拉了起来。

“谁会生一个笨蛋的气。”他说,“我才不像你那么傻,超级大白痴。”

警车的鸣笛声在鸣人的傻笑中响起。

当波风夫妇和宇智波夫妇接到报警往这里赶时,两个疲惫又蓬头垢面的小孩儿已经在警车上睡成了一团。

脏兮兮的两只小手紧紧的握在一起。


评论(3)
热度(69)

© 卖安利王子丢斯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