屁话联盟忠实成员
lof可以随便点❤和👍

【鸣佐】鸣人的早晨

01 02 03

注意:梗来自童年的中法联合制作动画片《马丁的早晨》

           单元剧,没剧情,不定期更。

04.今天是小妖精

斑的身边嗡嗡嗡的飞着一个鸣人。

尖耳朵,小翅膀,卷着草编着花的尖头帽,衣尾挂着草藤的绿长衫,鞋尖打着小长卷的棕草鞋。

鸣人对于今天变成小妖精表示十分的满意,因为他可以飞了!

最重要的是,他可以围着斑主任一圈一圈的飞还不用害怕被他抓到。

鸣人飞快的打着他的小翅膀,发梢被翅膀拍起的风吹得不住的四飘。他耀武扬威的在斑主任面前飞来飞去,现在的他身体轻盈动作敏捷,任凭斑主任想如何抓住他,鸣人都能够轻易的飞着躲过他的侵袭。看着最讨厌的斑主任似乎一脸吃瘪的样子杵在那里一动不动,黑眼珠子冷冰冰的跟着鸣人转,却丝毫伤不到自己,鸣人简直得意洋洋地把尾巴翘上了天。

他时而逆时针围着斑主任转,时而顺时针围着班主任转,动作轻松嚣张又无礼。一边翘着鼻子仰着头转着一边胆大包天的用鼻子对着斑主任,又是做鬼脸又是挑衅地拍屁股,甚至还敢扯着两腮对他噗啦啦的吐舌头。

“你是这个世界上最讨厌最无耻最没人性的大坏蛋!”鸣人大声说着平时不敢说的话,“我最讨厌你了!”

斑主任黑幽幽的眼睛透着让鸣人哆嗦的寒意看着鸣人,他的嘴角勾起一个冷峻的嘲笑,手伸了起来朝鸣人挥去。

鸣人恐惧的倒吸一口冷气,条件反射的闭上眼睛,猛一个转身使出所有的劲儿拍起小翅膀,飞快的躲到柱间校长的身后。

柱间大惊,把鸣人护在后面,又急忙忙的把斑的手搁在怀里,说:“别打孩子,别打孩子!多大点事儿!”

“放开,谁要打他了。”斑翻了个白眼,嫌弃地撩开柱间的手臂,冲着躲在柱间两条大长腿中间、一手抱一条腿防卫的、眨着无辜又惊慌的蓝眼睛的小矮个鸣人扬了扬脑袋,不耐烦的说,“这小破翅膀嗡嗡嗡飞得跟个蚊子似的,听得我烦心。”

鸣人生气了,他异常的愤怒,眼里蓄起了委屈又愤恨的泪水。怎么能说他是讨人厌吸人血的蚊子,他可是又能飞又能躲、只在童话中才存在的小妖精!肾上激素猛地冲上鸣人的脑瓜子,他腾地而起,翅膀扇动得只能看到透明的残影。他绕过柱间校长修长的大腿,视死如归的向着斑主任俯冲而去。

斑主任皱着眉迷惑的看着兀然停滞在他面前的鸣人,距离之近可以让他看到这孩子圆溜溜的带着泪花的凶狠的眼睛。

鸣人把脑袋上的帽子啪得一声摔到斑主任的脸上。

“我才不是蚊子!”他大叫,“你这个眼袋怪物!”

柱间校长的倒吸声响天动地,他趁着斑主任还没有反应过来,猛扯住鸣人的后领把他抛出了教室!

鸣人在顺着柱间校长抛出来的抛物线飞走时,还不忘火上浇油的对一脸阴沉的斑扯了扯自己的眼角,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

“斑,你别冲动——”柱间校长猛抱住斑主任,“他还只是一个孩子!”

斑主任冷笑了一声,他挣了挣发现没挣脱,便有些不耐地敲了一击柱间校长的脑袋:“谁会那么幼稚的跟一个小孩较真。佐助,你跟着他,反正我看你也对他很感兴趣。”

躲在一边偷看许久又被斑主任发现的佐助红了脸,要面子的哼了一声,转身却又急忙忙地冲着被抛到楼下的鸣人跑去。

“鸣人——”

佐助大喊着,他在学校的操场上转来转去却没有发现鸣人的踪影,心里不免有些着急。

 “超级大白痴——”

“吊车尾的——”

“拉面大王——”

“说话有口癖的——”

佐助扯着嗓子换着绰号喊着,他对于给鸣人取绰号简直信手拈来。

“别喊了啦我说!混蛋佐助!”鸣人猛地冲天上飞冲下来,脸颊红得几乎看不清原来的肤色,“我的形象都被你喊没了!”

佐助促狭的一眯眼,他窜到鸣人的身边,睁大眼睛看着他肩膀上那对薄翼。

阳光之下的薄翼反射着莹白透亮的光,像叶络一眼的纹路绣在薄翼上,生机勃发的流光溢彩。跟着鸣人的动作微颤。

佐助的刘海忽然之间被吹上了天,白皙的额头和空气亲密接触。鸣人洋洋自得的扇着自己的翅膀,展示着自己的骄傲。他偷瞄了一眼佐助,他在他的眼里看到了羡慕,不由得更加嚣张自喜起来。他指着自己的翅膀,豪爽的说:“佐助你尽管摸!”

佐助扁了扁嘴,他听出来了鸣人语气里的自鸣得意,他不乐意了却又控制不住自己对那对翅膀的喜爱和艳慕。他想了想,绞着手指头,咬着嘴唇的牙齿再三考虑之下终于舍得放嘴唇自由,他细如蚊鸣的说了一句:“你能带着我飞一圈吗?”

鸣人瞪大了眼睛,他听到了佐助的请求。这是他和佐助从抢奶嘴就认识的时间里,第一次听到佐助对他的请求。因为常常变换各种角色,总是佐助在帮助鸣人克服各种困难,为此鸣人的心中对佐助总是充满了感激和愧疚。即便自己常常和佐助吵架,他还是无比庆幸自己有佐助这一位挚友,他希望自己也能够像佐助帮助他那样帮助佐助。

现在终于来了机会。

鸣人又兴奋又欣喜,双腮泛起了激动的粉,他点头点得宛如拨浪鼓,迫不及待的快速扇起翅膀,半腾空的身体伸长了手臂,双手拉住佐助向他伸出的双手,咬着牙把佐助从地面上拉起,翅膀加陪的扇动着。

佐助又惊又喜的感觉到自己的双脚腾空了。对于双脚无法接触地面的恐惧和紧张让他不由自主地紧握鸣人的手,而澎湃亢奋的心情却又让他想要大喊大叫。他情不自禁地冲着越来越小的校园大吼:

我会飞啦——

翅膀扇动了一段时间,鸣人把他们的高度控制在了一个合适的范围。佐助看着脚下车水马龙的木叶市,听着从下面传上来的隐隐约约的喧闹杂乱的声音,感受着风从左胳膊吹到右胳膊。当他看到了远处一望无际的原野时,欣喜若狂的全身颤抖;当他的眼里闯进了比以往看见的更加悠长奔流的南贺川时,不可控制的目瞪口呆;当他抓捕到在大街小巷里穿梭的爸爸的警车时,手舞足蹈的呐喊叫唤。

每一个人类实现飞天梦的时候,所有的矜持都会被狂喜代替。

鸣人也十分高兴,他喜滋滋的享受着在天空飞行的乐趣,即便手臂略有些发酸。

“佐助你好重啊。”鸣人忍不住抱怨了一句,“累死我啦!”

体重又被挑刺儿的佐助佯作生气的晃了晃身体,吓得鸣人把手攒得更紧。但是,鸣人毕竟只是一个9岁的小孩,体力自然无法支撑太久,佐助已经听到了鸣人疲惫又沉重的呼吸声。他担忧的仰头看着鸣人,那对漂亮的薄翼扇动的频率缓慢得像是被泄了气而扁下去的轮胎。他焦急的左顾右盼,总是找到一个适合他俩降落的小草地。

当鸣人看到佐助的双脚安全平稳的踏上地面时,才松了气力地从半空中跌下来,疲软的身体扑通一声趴进松软的草地,哼哼唧唧了几声死也不打算起来了。

佐助躺在鸣人的身边,意犹未尽的回味着在天空上飞行的爽快感觉。

他们两个人休息了片刻,嘻嘻哈哈的聊了几句,便拍了拍身上的草想着回去了。可当他们两个人站起来巡视这一片空旷的草地的时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竟然飞到了一块自己根本不知道的陌生地儿。

佐助面上沉着冷静,心里却和慌张失措的鸣人一样惊慌不安。鸣人之前因为飞得太久太高,又加上佐助的重量,翅膀早已没有了飞行的力气,了无生气的颤微的耷拉在他的后背。两个小孩现在只能靠走了。

可这茫茫的草地那是那么容易让两个小短腿可以走的出来的?不知道他们走了多久,佐助的脸上已经显出疲劳的苍白来,而鸣人则是一阵脚步虚浮眼皮沉重得几乎可以边走边睡。鸣人时不时的掐掐拍拍自己的脸颊来唤醒极端疲乏的精神,紧握佐助的手可以通过体温的传递来感受对方的存在。即使手掌已经沁满了汗液,即使可以毫无压力的感受到对方紧张害怕的颤抖,但是现在他们两个人便是对方互相的精神支柱。

只要佐助还在身边鸣人便能够一直陪着他走下来,直到最后。

只要鸣人还需要自己佐助便能够坚持不懈的行走,直到终点。

强打精神的两人踏过一片又一片的草地,风刮过两人布满汗珠和灰尘的小脸。

“鸣人——”

“佐助——”

两个孩子恍恍惚惚的听到有人在叫他们,绝处逢生的希望把因为乏力而朦胧的双眼洗得清明透亮。

他们看到了斑主任,长而黑亮的头发逆着夕阳的橘黄暖暖的蓬开,像极了动画片里的潇洒英勇的大侠。

鸣人第一次在看到斑主任时不是因为害怕而哭,他把眼睛里锁住的湛蓝海水全都释放了出来,顺着脸颊的弧度刷刷得流,在下巴尖聚成一团水源源不断的往草叶上掉。

“劲给人添麻烦的小鬼。”斑主任压抑着内心的怒火,他的眉头紧紧的绞在一起,语气冰冷却仿佛可以吐一个豪火球来。他大跨步的飞奔过来,拳头嘎吱嘎吱的响动,“你们瞎跑什……”

斑主任的嗓子突兀的哑了,他的怀里咚咚两声撞进两个失魂落魄的全身发抖的小孩儿。

鸣人揪着他的衣服嚎啕大哭,佐助把脸深深的埋进他的怀里小声抽泣。

斑主任呆了呆,最后狼狈尴尬又小心翼翼的把他们圈在了双臂之中,摸了摸他们两个柔软的头发。

鸣人又是飞又是走又是哭,一路上又经历了一堆冲击他幼小心灵的事儿,没一会儿就在斑主任的怀里睡了过去。无奈之下,斑主任只好把他抱起,一手牵起心情缓和下来的佐助,带着他俩向自己的车走去。

枕在斑主任肩上的鸣人似乎梦呓了一句什么眼袋大侠,斑主任瞬间不满地皱了皱眉头,嘀咕了一声:“卧蚕和眼袋都分不清,柱间都招的什么老师?”

什么卧蚕啊,明明就是眼袋。

佐助心里反驳着,一边抽了抽鼻子,一边偷瞄着斑主任。他太矮了,身高连斑主任的腰都不到,但牵着手的距离依然让他看到斑罕见的温和笑容。

微弯的嘴角可以把凌冽冷酷的面孔融化。

也许斑主任也不是那么的可恶。

佐助模模糊糊的想。

 

评论(6)
热度(65)

© 卖安利王子丢斯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