屁话联盟忠实成员
lof可以随便点❤和👍

【鸣佐】鸣人的早晨

01 02

注意:梗来自童年的中法联合制作动画片《马丁的早晨》

           单元剧,没剧情,不定期更。

03.今天是拇指王子

现在的鸣人正躲在杯子后面,愁眉苦脸的穿着玖辛奈妈妈递给他的从人偶身上拔下来的衣服。他一边提着紧身裤子,一边回应着来自妈妈迫不及待的催促。当他把佩剑牢牢地固定在腰间的时候,踢踏了几下皮靴子,走出去的瞬间便听到玖辛奈妈妈的惊叫声。
“我的儿子又帅又可爱!”
玖辛奈妈妈的赞叹声依旧没能把鸣人心中对于自己变成只有5cm大小的拇指人的烦闷给祛除,他只觉得今天还是那么的糟糕。尤其在他以为可以因此不用上学而向玖辛奈妈妈请求,但玖辛奈妈妈却一脸微笑的拒绝的时候。
玖辛奈妈妈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喜欢上了胡桃夹子的故事,硬是从童年时期的柜子里翻出一个《胡桃夹子》故事中的王子人偶。扒下那欧式的紧身裤和红色六个橙黄色搭扣短衫和白色短上衣,摘下那金黄的王冠,解下领口那白色百褶大领子,一一穿在了鸣人的小身体上。哦,对,还有那柄西式长剑,闪着银亮的光搭在腰间,走动起来发出铛铛的撞动声。加上鸣人遗传自父亲西方的面孔,活脱脱一位来自异国他乡的高贵迷人的拇指王子模样。
而鸣人却苦着一张小脸,蓝色的瞳孔里满是无奈和悲凉。因为他的个头太小太不方便了,早上起来的时候,还差点被从小养到大的狐狸犬九喇嘛当做老鼠叼着玩。被水门爸爸从九喇嘛嘴里翘出来的时候,鸣人全身都是黏糊糊的口水,水门爸爸把他扔进盛满水的杯子里,又撒上花茶和柠檬片,狠狠洗了遍身体才把身上那股味道给去掉。
最重要的是,如此狼狈不堪的自己却依然需要去上学。
他几乎能够预见到斑主任看到他时会如何作弄自己的情景了。
坐在佐助肩头的鸣人一个劲的唉声叹气,声音就这么消极的爬进佐助的耳蜗里。
“叹气有什么用!”佐助说,“遇到斑的时候你就往我兜里躲不就是了!我不会让斑捉到你的!”
“你看到斑不也吓得动不了。”鸣人小声嘟囔了一声,即便心里有些感动,但恐惧担忧的情乌云还是密布了鸣人的内心。
到达班级的一路却异常顺利,既没有遇到站岗的斑主任,也没有任何突发事故,他俩慢慢悠悠又忐忑不安的走到了自己的位子面前。
鸣人的位子就在佐助的旁边,看到被上课时无聊的自己画满涂鸦的桌面时,鸣人不由一阵惆怅又一阵抗拒。
变小了才发现自己的桌子上布满了乱七八糟的东西:小纸屑、皮擦屑、玻璃珠子,甚至还有小零食碎屑。这些垃圾在鸣人还是原来体型的时候,可以满不在乎地一挥手把它们扫下桌面或者干脆任由它们去。但是现在只有拇指大小的鸣人,这些垃圾几乎个个都成为了他眼里的庞然大物。既脏又乱,阻碍视线。
鸣人扁了扁嘴巴,他不乐意回到自己的座位去了,扒着佐助耳际的鬓发,凭佐助怎么拽拉扯愣是不下去,反而扯掉了佐助几根耳朵毛,痛得他丝丝抽着气。
“佐助,我带不起也没带课本,我们两个一起看吧!”鸣人在佐助伸过来捉它的两只手之间灵活的跳来跳去,对于现在的他过于庞大的佐助动作看上去迟缓僵硬极了,鸣人十分轻松的就可以躲开佐助所有的攻势。他趁着佐助不注意,顺着佐助后翘的头发开辟出一条黑色的小道,爬到佐助的耳边,冲黑洞洞的耳朵洞里喊着:“拜托啦,佐助!我们不是好朋友吗?”
“你先给我下来!”佐助烦躁地跺了跺脚,“你下来我就让你和我一起看!”
鸣人的眸子瞬间欢喜的亮了,他嘻嘻笑着,偷偷摸摸的又顺着佐助的肩膀和手臂划到佐助的桌子上,对着依然在身上寻找自己而手忙脚乱的佐助挥了挥手,大喊道:“我在这里的说。”
佐助猛转过来,眼里的焦急瞬间一灭,又被气恼代替。他无声的把书包里的语文书和笔袋掏出来,摊在桌面上,任由鸣人走到自己的书边低头观看,也一动不动的自顾自的预习起语文新课来。
意识到鸣人的空座位的同学们,纷纷条件反射般跑到佐助这边询问,并在看到手舞足蹈的强调自己存在感的拇指鸣人时,惊诧地把嘴巴圈成一个字母O。
和同学们调侃了几句的鸣人,在上课之后看着佐助在书上写下的工整笔记又惊又叹。他自己一看到密密麻麻的文字便一阵犯困,语文课本满是他睡觉流口水沾湿书本又干燥皱起的疮痍。即便语文课是由他们的柱间校长教授的,但鸣人仍然拒绝不了瞌睡的诱惑。他哪里会有什么笔记,更何况还是如此详细又工整的笔记呢?
就像今天,他坐在佐助的书中央捣了几下妨碍佐助看书的蛋被佐助冷脸威胁扔回他自己的座位才安静下来之后,又一次在同学们大声朗读古文的声音中,眼皮打起了架来。他拖着疲累的身体,从佐助的笔袋里搬出一块长方形的大橡皮来,磨磨蹭蹭地爬到上面一躺,眼帘一关,微弱的鼾声便从起伏平缓的鼻翼之中遛跶了出来。意识模糊朦胧的时候,他隐隐约约感觉身上一软,一股书本印刷的铅味儿闯进鼻子里,似乎被盖上了什么。他太困了,根本没有精力。理会,只安逸地转了一个身又沉沉睡了过去。
鸣人是被一阵翻动书本的声音给吵醒的,他动了动略带僵硬的身体,揉了揉睡眼惺忪的眼睛,眼睛清透起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被盖上了一层薄薄的纸。他撩起这张纸一看,上面还写着属于佐助的字:“我去上厕所,你不要乱跑。”他掀开纸张,爬下了皮擦,才刚刚站稳,就察觉到眼前的桌面上倒出一个炸着长毛的黑色人影。
鸣人的冷汗瞬间刷得一下下来了。
是斑主任。
他猛地僵直住身体,纹丝不动的立在佐助的桌面上,祈祷着斑不要发现自己的存在只把自己当做普通玩具的漏过。
“佐助这小子居然在上课期间玩玩具?”斑不满的声音从脑袋上方冒出来,“富岳这小子也太过溺爱这个幼子了,没收了。”
“他才多大啊,玩玩具太正常啦!”柱间劝道,“你小时候上课时不还天天拿着弹弓偷着射我吗?”
斑沉默了一会说:“我那是在训练我的射击能力。”
“那就拿我当靶子呀!”
“啰嗦……”
他俩的拌嘴鸣人已经毫无心思继续听,被紧紧握在斑手掌之中的自己,压抑着害怕到全身哆嗦的劲儿泫然欲泣地哀嚎着佐助快来救命。但是,远在厕所间的佐助明显无法听到鸣人在内心中对他的声声哀求,鸣人的蓝色玻璃珠子般的眼睛蒙上了厚厚的一层水。
他被带到办公室,斑主任把他扔进一个袋子里,塞进自己的公文包里,乘坐柱间校长的车子回了家。一路上他们两个都在一搭没一搭的聊着鸡毛蒜皮到白菜涨价的小事,或者又跳跃到教育理念这般高深度的话题上。鸣人被塞在公文包里,只敢稍微动一动酸疼的身体,也未听清他们到底说了些什么,一心期盼着有谁来拯救自己脱出这可怕的深渊。
他坚信自己会被斑主任扔到垃圾堆中,然后被回收垃圾的叔叔阿姨们运到垃圾场,丢进垃圾处理器或者大海之中什么的。从此之后,他就再也见不到爸爸妈妈和佐助了!
想到这里鸣人不由抽泣起来,眼泪噼里啪啦的掉在公文包中的文件里,但他又不敢哭的太大声被斑主任发现。
又压抑又惊慌不安的时间过得极为漫长,鸣人还在抽抽搭搭的吸着鼻涕的时候,他感觉自己呆着的公文包动了起来,他似乎被斑主任带回了自己的家。公文包被一个有着陌生的嗓音的人接了过去,那人的声音低沉喑哑语言里对斑主任恭恭敬敬。鸣人听到他对斑主任的称呼是老爷,而斑主任称他为绝。随后斑又出了门,只留这位名为绝的管家。
绝把公文包放下,鸣人感觉一阵光从头上照射下来。。他被绝拿了出来,两双眼睛对视了一番。在绝的视线离开他之前,鸣人不敢眨动发酸的眼睛。他观察到这个男人面目苍白阴沉,瞳孔发散仿佛无法聚焦一般,而当被这人盯着的时候会感觉一阵后背发凉。鸣人依然一动不动的装人偶,绝看了几眼他,把他摆放到一个显眼的位置上之后,便离去了。
鸣人松了一口气,他现在面对着斑主任家的玄关。玄关面积很大,两边放着大大小小的盆栽,里面就数芦荟最多。蹭鞋布垫躺在玄关的瓷砖地板上,花纹繁杂华丽价值不菲。一旁靠近大厅入口的鞋架上摆着多只各种各类的鞋和鞋具,似乎这一家住了至少三个人。
房门突然被打开,鸣人吃了一惊,赶忙把左顾右盼的脑袋摆正。只见一个穿着高中制服的黑短炸少年从外面进来,背着的单肩包随着他的动作从肩滑到手肘上,他的一半面孔似乎受了伤,布满了狰狞的伤痕。
当他进来的时候,鸣人瞬间感觉到一个锐利的目光集中到他的身上,把他盯得寒毛直竖。
“《胡桃夹子》中的王子?”少年喃喃自语,他拿起鸣人,“是人偶吗?那俩老头还有这爱好?”
“带土少爷,您回来了。”从里屋出来迎接的绝说道,“他说如果这东西您有兴趣不妨拿了去。”
“给我干吗?”带土恼怒地嘟囔着,“当我还是小学生啊?!”他盯了一会,突然眯了眯眼睛,语气欢快,“对啦,把它可以送给琳!让她的目光里笨蛋卡卡西远点!”
“我不准!”
哐当一声,门被撞开了。
红着眼眶的佐助气势汹汹的站在门外,他的身后跟着鼬和止水。
在看到佐助的瞬间,鸣人哇得一声瞬间大哭了出来。
“佐、佐助……”回到佐助手掌中央的鸣人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两个眼睛变成两个蓝色的大泪泡,“你终于来了……”
佐助撅着嘴咬着牙,眼珠里噙满泪水,他把眼睛睁得大大的就怕眼泪掉下来。他哽咽了几声,把鸣人紧紧圈在两只手围成的保护障里,一溜烟跑到鼬的身后,露出小脑袋警惕的盯着之前对他的好朋友图谋不轨的表哥带土,他眼里满是对带土的怒意和不满。
鼬给带土说明了来龙去脉,道了歉。明白事情的带土惊讶的感叹了一句:“这个就是鸣人?那个天天会变角色的小孩?”他刚想要弯腰看看佐助手里的拇指鸣人,佐助就一缩身子又把包着鸣人的双手转到身后,藏在鼬和止水的身后不愿出来,可两颗圆溜溜的黑珍珠依然戒备的看着带土。
带土讨了没趣,挥了挥手便让鼬和止水带着佐助离开了。
回去的时候,佐助才把眼泪放松的放了下来,哗啦啦的流了鸣人满身。
“别哭啦,佐助,别哭啦!”鸣人蹦蹦跳跳的安慰着抽泣的佐助,“你再哭我就没有衣服穿啦——”
佐助噗呲一下笑了出来,鼬给他擤了擤鼻子。鸣人现在浑身湿透,玖辛奈妈妈给的人偶服一下子被湿坏了。鸣人被一阵风吹得打了一喷嚏,佐助赶紧把手掌又合了起来。他们求助的看向鼬和止水,希望能解决一下鸣人穿衣服的问题。
止水眨了眨眼睛,一拍胸脯,说了一句:“别担心,包在我身上!但是现在我们必须先把你和鸣人带回家。”
回到宇智波家中,佐助赶忙催促止水解决问题。止水请求鼬找来几跳色彩不同的手帕,他挥起剪刀和针线,没过多久,一件适合鸣人穿的小衣服套在了鸣人的身上。
“止水哥哥好厉害!”
鸣人一边秀着自己的衣服,一边称赞道,反而让止水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佐助看着鸣人活蹦乱跳的模样,彻底安心的松了松从发现鸣人失踪到现在的神经。发现鸣人不见的时候,可把佐助急得团团转。来接佐助放学的鼬和止水一看到佐助一脸萎靡又慌乱不安的模样,便赶忙询问。得知情况的三人一猜便猜到了斑,火速赶往斑家,才得以将鸣人“救”了回来。
两个小孩依依不舍的又聊了一会,佐助把鸣人放到自己的肩上,送回了玖辛奈妈妈的手中。
而鸣人看到自己的妈妈一脸兴奋的模样,突感一阵不详。
当他看到桌面上那一堆人偶服装的时候,脸色变得煞白。
“佐助不要走——”

评论(2)
热度(70)

© 卖安利王子丢斯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