屁话联盟忠实成员
lof可以随便点❤和👍

【鸣佐】干笋与鱼板.番外

全文.txt审核已过,点击可下

番外

现在的佐助遇到面麻就忍不住绕道走。

“在这个世界也可以啊。”

面麻的话到现在都还在佐助的脑袋里面萦绕。

这位从小和自己一起长大的人,冲他笑了笑,在佐助还处于一种懵懂震惊又迷离的状态之中自顾自吃完了拉面,又自顾自的道了别,留下个潇洒背影和茫然的佐助。

可以什么啊!

咚得一声佐助的脑袋撞到了路边的栏杆上,女友破音的惊呼声让他的脑袋更痛苦了。

依然保持完美姿态的微笑谢绝女友的关心,佐助草草和她道别,心绪杂乱的走向回家的路。

团扇的标志离自己越来越近,佐助眯了眯眼睛,眼前模模糊糊的似乎出现了一条细长的身影。

佐助听到鹰的叫声,他惊诧的抬起头,属于他的鹰正在他的头顶上旋飞。他抬起胳膊,鹰顺势赴身而下,落到了胳膊上。鹰亲昵的蹭了蹭佐助的脸颊,佐助温和的摸了摸它的脑袋。

“哟,佐助。”细长的身影越来越具体,带土清俊的脸庞高傲的显在佐助的视野里,“你过来,我问你几句话。”

佐助挑了挑眉,他的手臂一抖,鹰向天上飞去。

“你不觉得面麻自从解开幻术之后,就变得有些反常了吗?”带土赌住佐助的询问,“你帮我看着面麻一点。”

佐助下意识的就要拒绝,却被带土的一句话给动摇了。

“他体内的尾兽查克拉,你也注意到了。那些查克拉被人给压制下去,但却不能保证会不会危机面麻的生命。他连一个九尾都尚未控制清楚,那么多只尾兽恐怕对他的危害更大。“

佐助噤了声,他想起利用写轮眼进入面麻的封印之地时发觉的那一闪而过的危险气息。

“如若我早些发现面麻最近的诡异之处,也许……”带土摇了摇头,“现在当务之急便是查明面麻的查克拉中是否还有这些异变。我如今是火影候补,脱不开身,佐助你帮我监视面麻一天,随时报告我情况。”

佐助的脸色骤变,他游移不定。一半尴尬和一半好奇交织成团,在胸中跳来跃去,砸得他一阵又一阵的痒。

最后,他点了点头。

当佐助偷偷摸摸的藏在屋顶上,盯着下面走动的面麻时,感觉自己要么是鬼迷了心窍,要么就是被下了幻术。

面麻走得缓慢,炸开的金色头发跟着步子一起摇动。他时不时和路过的熟人打着招呼,温柔又友善,带着蓝色波光的笑容让人感觉被海水轻拥,温和平静,倒是像极了他的爸爸。

他和他们进行短暂的交谈,话语中离不开温和的问候和幽默的调侃。他会和鹿丸认真的讨论着弱智的问题,会站在佐井身后认真的观看着他的抽象画,会陪着胡搅蛮缠的雏田逛街游玩,会跟着热血的卡卡西老师做上几个简单的训练,或者与英雄之子探讨几句医术相关的话题。而到了日暮西山的时候,他依然向平时一样走到那家拉面店中,点上一碗拉面,没有干笋便加鱼板。

当吃完拉面的时候,面麻慢悠悠的挪到河边的断桥旁,捡起一块石子,用着巧劲把河面扔出几圈涟漪。他在那里站了许久,久到佐助怀疑自己是否已经被他发现。焦虑的时间一过,面麻离开河边。

离开前的佐助望了几眼那片断桥,他对这个断桥的印象并不深刻,把疑惑流回心中,赶忙继续跟着向前走去的面麻。

当面麻进入街道,他似乎变得更加的亢奋。脚步加快了许多,他环视着那条从小玩到大的小街,似是在寻找什么。街上摆着各色的什物摊子,开张的店铺在呦喝着吸引顾客。面麻在这个摊子看看,在那个摊子挑挑,最后窜进一家甜品屋,手里提着一个袋子走了出来。

佐助发现面麻时不时便盯着宇智波的团扇,和熟悉的宇智波族人微笑打招呼。宇智波的少女们要么被他的笑颜迷得神魂颠倒,要么矜持的回以微笑。宇智波的少年们友好的拍一拍他的肩膀,轻描淡写的点头相认。因为他与佐助的关系,他本就和宇智波一族熟悉,而现在他似乎想要更加扩大他在宇智波中的知名度。

暗中窥视的佐助有些诧异。身为面麻发小的他,在某些方面莫过于是比他的父母更懂面麻的人。如果是平时,面麻面对那些陌生的同村人,不论他是来自何处、族徽如何,面麻都不屑一顾,点头示意的招呼是最大极限的尊重。而对于他熟悉的人,他与他们之间的互动几乎就是假模假意的演戏应付。

而现在,他倒是包含了不少真诚。

啧啧称奇的佐助不由思考,面麻见过一趟那个世界的自己之后到底都经历了什么。

他与他们动过手,知道这俩人的实力。如果不是利用幻术和半敞开的连接两个时空的忍术的话,佐助定会被活捉生擒。即将被那位佐助抓住时,他便迅速用幻术造出利用时空忍术扭曲空间的幻术,来躲过他们的追逐顺便混淆视听。因为两个时空的时差,当他休息片刻重新回到另一个世界时,那个世界的时间已经过去了好几日,而他们仍然对他穷追不舍。

一想到在那个世界遇到的斗争,不由得一阵心悸。他坚定的认为,那个世界的宇智波佐助早已认出自己。熟悉的写轮眼模样相互对视的时候,都在双方的眼里发现了久久难以散去的惊诧。

最后的斗争中,那个世界的佐助和鸣人都放了水,如果不是如此,他绝对无法把面麻安全带回并且让自己也毫发无特别大损

他们也许知道了自己是来做什么的,也许不知道而自己只是误打误撞,但现在佐助已经无从猜想。他步步紧随着面麻,同时思考着鸣人和那位佐助的真正所想。

佐助想得太过入迷,一个转弯才猛然惊觉面麻的踪影消失在自己的面前。

“做什么跟着我?”

身体一僵,佐助从闪过的一堆借口中抓住一个。

“因为我想知道你之前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佐助想抽死自己,如果他现在可以结印的话,直接一把千鸟枪刺死自己都可以。

尤其当他看到面麻惊讶过后狡黠又促狭的眼神之后。

他窘迫的脑子快转不过来,四肢僵硬的想要摆手表示自己并不想知道的想法。而面麻的嘴角一弯,双唇一张一合。

“就是字面意思。”

“是朋友吧,总不会是……”

佐助说不下去了,他觉得自己的脸颊开始发热。他简直不知道自己到底在说什么,他坚定的认为自己开始胡言乱语了。

“说实话吧,佐助。”

“好吧好吧,我就是想知道为什么小樱会对你一片痴心,你有什么诀窍?”

面麻眯了眯眼睛。

佐助的冷汗冒了出来,他在面麻的眼睛里确切的看到了一句“别想骗我”。

 “那个世界的我不是我,我对小樱一片痴情。你知道的,面麻。”

“你在说什么啊?”面麻的大笑让佐助更加困窘不安,“你在想什么啊?”

谁知道,佐助想,他要是知道就不会这么丢脸的杵在这里了。

“说实话吧,佐助。”面麻不笑了,他看着他,“是带土哥叫你来的吧,对于我体内的尾兽。”

佐助没了声音,他既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

“你自己进来看吧。”面麻把他蓝色的眼睛对上佐助的眼睛。

佐助叹了一口气,咬了咬牙,闭上了眼睛,再次睁开时朱红的双目融进幽暗的蓝海海底。

九喇嘛闭着橘黄的大眼,把九条尾巴绕在自己的身上酣睡。封印之地空空荡荡只有九尾的查克拉和面麻的查克拉在流动。

佐助出来时,迷惑的表情正对面麻的眼睛。

“怎么回事?”

“那个世界的佐助为了防止我出事给我下了一个封印,除非他来解除或者它自己消退,如果强行冲破就会毁坏全身经脉。”面麻咬了咬嘴唇,“之前那个面具帮我强行冲破了查克拉封印,为了保住我经脉,九尾消耗了部分查克拉和着之前我收集到的尾兽查克拉铺在我的经脉上,充当了一层保护层。”

佐助瞬间明白了精力充沛的九尾为何会在封印之地酣睡的如此之沉。他无话可说,半响才磕磕绊绊的挤出一句:“你也许该谢谢它。”

面麻不说话了。

沉默在两人之中流动。

佐助尴尬的不知如何继续话题,只能翻眼望着天空数着白云玩。

 “我什么技巧都没有做,”面麻突然打破了沉寂,“她对我的看法只是受她的主观臆想导致罢了。”

撅了撅嘴,佐助觉得他说了跟没说一样。

“这个你拿着,”面麻把袋子扔给佐助,“帮我带给鼬哥。”

佐助翻了翻袋子,一盒三色丸子躺在里头。

“还有,佐助你一定要……”面麻突然换了个话题,“壮大宇智波一族。”

佐助愣愣的点着头,面麻的嘱咐让他觉得莫名其妙。他二丈摸不到头脑的看着面麻,那双蓝眼睛却深沉到让他第一次觉得看不出心思。

他突然打了一个哆嗦,因为蓝海变得宽大,最后罩住了整个自己。

他在海面上看见了自己的影子。

面麻离开的时候,佐助脸颊上的高温兀地窜起。

“我想的可以也许也是你想的可以。”

这句话是面麻贴在他的唇角边说的。

所以说!

佐助烦躁地差点在光天化日之下大喊大叫起来。

可以什么啊?!

FIN

评论(8)
热度(150)

© 卖安利王子丢斯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