屁话联盟忠实成员
lof可以随便点❤和👍

【鸣佐】鸣人的早晨

注意:梗来自童年的中法联合制作动画片《马丁的早晨》

           单元剧,没剧情,不定期更。

01.今天是九尾狐

木叶小镇有一个名叫漩涡鸣人的小男孩,每天早晨总有一个新的角色等着他来扮演。就连他的父母也不知道,自己的孩子鸣人为什么会每天变过来变过去。但是,现在他们已经习惯了自己的儿子角色多变的生活,甚至以此为乐。鸣人的好朋友们也习以为常,并且每天都期待着他的新角色给他们的惊喜。而我们的主人公——漩涡鸣人小朋友,却以此为烦恼。

但是,他今天一觉醒来,觉得自己比平时好多啦。

鸣人躺在床上等了一会儿,什么事儿都没有发生。赶紧开心的掀开被子跑到爸爸的身边,告诉他们这个好消息。可就在他的脚丫刚碰到冰凉的木地板时,他觉得屁股痒痒的,脑袋也一阵难耐的瘙痒。

嘭嘭嘭!

“呜啊啊啊——”鸣人对着镜子里的自己哀叫着,“又是糟糕的一天!”

一对橘黄色的大狐狸耳朵在他金色的又炸又蓬的头发里扑棱棱的动着,九条松软的大尾巴垂在小屁股后面,把裤子给撑得鼓鼓膨彭的。

“本来脸上就带着六道胡须一般的胎记,”鸣人垂头丧气地揉着自己的脸,“这下更像狐狸啦!”

他的心情又沮丧又烦躁,扭开门时玖辛奈妈妈的惊叫声都没能把他从不好的心情中给拉回来。

“爸爸,我能不能不去上学。”鸣人委屈的扑到水门爸爸的怀里,头埋在里头滚了滚,“去学校的话,肯定会被取笑的!”

水门看着儿子烦恼的连脑袋上的毛耳朵都耷拉下来了。他拍拍鸣人背,一边思考着怎么安慰自己心烦意乱的儿子,一边却忍不住的把手摸向鸣人摆来摆去的九条毛茸茸的尾巴。偷偷摸摸的揉了几把,过了瘾之后,略带愧疚地对鸣人带着泪花的怒目吐了吐舌头。他想了想说:“不用担心的鸣人!你的同学们绝对不会嘲笑你的,他们反而会觉得你很可爱的哦。”鸣人疑虑的眼神射向他的爸爸,水门干笑两声,转移话题,“哎呀,总之先让玖辛奈把你的开裆裤拿出来——”

如果可以鸣人真的非常非常不想打开家门,可是妈妈就站在自己的身后。他可怜巴巴的回头看了一眼妈妈,宝蓝色的眼珠里噙满了泪水。

玖辛奈妈妈把便当盒塞进鸣人的小书包里,摸了摸他的脑袋,尤其是他长出来的狐狸耳朵和狐狸尾巴,然后笑眯眯地把鸣人扔出了家。

鸣人唉声叹气的推来漩涡家的大门,提了提书包走了出去。

“鸣人!”

黑发黑瞳的小学生身边站着一个一样黑发黑瞳的初中生。

那是隔壁家的同班同学宇智波佐助和他的哥哥宇智波鼬。

他们是鸣人的邻居和好朋友。

宇智波一家是一个典型的东方家族,黑头发黑眼睛,遗传漂亮的母亲的长相的兄弟俩站在一起,极为耀眼。

年幼的佐助长得特别可爱,而年长的哥哥又温柔又英俊。

鸣人可喜欢和他们一起玩了,与同龄的佐助几乎无话不谈,即便谈着谈着就会吵起架来,甚至动手。但是,9岁的小孩子哪里记得什么仇,不过一会儿又勾肩搭背起来。

“鼬哥哥,早上好。”鸣人没精打采地问了好,“佐助,早啊。”

这下本想调侃几句变成九尾狐的鸣人的佐助也没有了心思,他好奇的围着鸣人转了转,盯着鸣人屁股后面又长又毛绒的大尾巴,刚想伸出手摸一摸,就被其中一条尾巴轻轻地打了一下手掌。

鸣人猛把自己的九条尾巴一团抱到怀里,红着眼圈大吼。

“不要摸!”

“摸一下又不会怎么样!”

“我讨厌你摸!”

“我还不稀罕呢!就一……九条破尾巴有什么好摸的!”

“你说什么,混蛋佐助!”

鼬赶忙拉开就要打起来的两个弟弟,他安抚着鸣人和佐助,温和的语气让鸣人心情平静了不少。

解开矛盾的鸣人和佐助,伸出双手做了一个和解之印。

“怎么办啊,鼬哥哥。”鸣人忧心忡忡的叹着气,“今天,又要被斑主任作弄啦——”

斑主任是鸣人和佐助所在木叶小学的教导主任,同时也是鼬和佐助的亲伯公。虽然辈分很大,但斑主任年龄却也只有三十来岁。做事手段强硬,性格乖张琢磨不透,同学们都有些怕他,却极其受柱间校长的信任。鸣人对他的感觉就是,斑主任每天最大的乐趣就是看自己出糗。

有一天,鸣人变成了小青蛙,而讨厌的斑主任居然专门抓来了苍蝇,美名其曰教同学们观察青蛙如何捕食。如果不是扉间老师及时制止,鸣人差点就要无法抵抗本能,在同学们面前伸出长舌头把苍蝇卷进嘴里啦!

今天他变成了九尾狐,斑主任肯定会把自己的毛剃下来做成狐裘大衣的——

鸣人想到这里,不由打了一个寒颤,把怀里的九条尾巴抱得更紧了,叹气声越拉越长。

“别担心,鸣人!”佐助突然豪言壮气的拍了拍自己的小胸膛,“我会罩着你!”

“佐助——”鸣人感动极了,他猛抱住佐助大喊道,“我最喜欢你啦,佐助!”

“不、不过只是举手之劳罢了,”佐助红着小脸,却趾高气扬,“不要想太多了,白痴鸣人。”

鸣人嘻嘻的笑着,即便他知道佐助看到他伯公也只是抱着自己打抖,但他看到如此为自己说话的佐助,也感觉十分窝心。瞬间将之前的气话抛到了脑后,把手里的尾巴塞进佐助的怀里,让他摸了个够。

佐助摸了几把,意犹未尽的放开了手。他的小手握住鸣人的小手,一起牵着走在了前面。

鼬微微笑着,似乎被他们两个逗乐了。他把两个弟弟带到小学的校门,便挥了挥手走向自己的学校。

鸣人刚进班级的时候,面对同学们好奇的目光时他有些胆怯。但佐助紧握的手给予了鸣人不断的勇气,他抬头挺胸的走向自己的座位。而同学们团团围了过来,让鸣人意外的是,他们没有嘲笑自己,而是有些羡慕的看着自己的身上的耳朵和尾巴。所有的孩子们都争先恐后的表示希望自己也有这些东西,女孩子们觉得这可以添加自己的可爱度,而男孩们觉得鸣人这样酷极了!就连懒洋洋的鹿丸都凑过来,惊叹地摸了摸自己的尾巴。

鸣人觉得可开心了。

九条尾巴摇晃得那叫一个欢快,耳朵转动得那叫一个欣喜。

可是,斑主任来上课了。

鸣人战战兢兢地坐在座位上,他不敢抬头看斑主任那双墨色的眼睛。

他的眼睛和佐助一眼黑得透亮,却带着不同于佐助的凌冽。而当他看向鸣人的时候,鸣人总胆战心惊的觉得他另有所图。

比如,把他身上的毛皮活剥下来做围巾什么的。

“鸣人,你今天是九尾狐。”斑主任捏了捏鸣人脑袋上两个又大又软的狐狸耳朵,“手感不错。”

斑主任的称赞却让鸣人直打哆嗦。

完了,斑主任要把自己的毛都剃掉做成大衣啦——

鸣人恐惧的想着,他的眼泪快从眼眶里跃出来了。

斑的手举了起来。

鸣人哽咽一声,猛闭上了眼睛。

“不、不、不、不准你欺负鸣人!”佐助从自己的位子上跳了下来,挡在鸣人的面前,结结巴巴又大声的叫着,“我、我要告你虐待儿童!”

斑主任冷冷一笑。

“佐助小崽子,你知道虐待儿童是什么意思吗?”

佐助蒙了,这个词是他陪哥哥看电视时,在法律频道看到的。那个节目说一个人打骂小孩儿被判了虐待儿童罪,他觉得现在斑的行为可像里头说得行为了,所以想也没想就蹦出这个高大上的词儿。但是,他知道这是个非常不好的词。

他越支支吾吾,斑的笑容更盛。

鸣人看挡在自己面前的佐助似乎要被斑责骂了,他的心头一沉,抹掉眼泪,耳朵一抖一立,尾巴一竖一炸,一个转手把佐助掩到了身后,一脸舍我其谁义勇赴死的表情道:“不要打佐助,你把我的毛拿走做围巾吧!”

斑眯了眯眼睛,成年人的大手挥了下来。

鸣人的毛要被剃光了——

佐助焦急的想着,却害怕的不敢动弹,当斑的手就要触到他们的时候,他下意识的紧紧闭上了眼睛。

脑袋被一只带着皮手套的大手摸了摸,温柔又缓慢。

斑主任笑了笑,他什么都没有说,片刻放开了手,慢条斯理的走到了等在一旁的柱间校长身边。

“你又欺负小孩子。”

“笑话,我那是教育。”

“孩子都吓成那样啦!”

“那是他们弱……”

两人的声音愈走愈远,而鸣人和佐助还在劫后余生的庆幸中恍惚。

他们猛地抱住对方,激动的手舞足蹈。

我们活下来了!我们没事!鸣人的毛没有被剃掉变成毛皮大衣!

两个孩子把这份喜悦一直延续到了放学回家。

佐助在走进家门前,恋恋不舍地摸着鸣人的九条尾巴,毛茸茸的触感让他迷恋得不得了。

可惜,到了第二天就没有了。

“佐助你多摸一会儿吧,”鸣人无不惋惜的说道,他这会儿一点都不觉得自己变成小狐狸有什么让他困扰的了,“明天就没有了。”

佐助摸了摸鸣人松拉下来的耳朵,亲了一下抖动的耳朵尖,说:“没关系。说不定明天又是小狐狸呢。”

鸣人回亲了一口佐助的脸颊,他拉过九条尾巴,依次揪下尾巴尖上最柔软的毛,用绳子缠起来,聚成一个小穗子,放到佐助的手上。

“这个送给你。”

佐助惊喜的睁大了眼睛,又收了收脸上太过夸张的神情,故作傲慢的说了一句谢谢。然后和鸣人挥了挥手,走进了家门。

夜晚时分,鸣人躺在床上,意识渐渐模糊,却不由得猜着明天到底又会变成什么角色。

最好还是一只小狐狸。

不不,最好还是什么都不变。

评论(5)
热度(95)

© 卖安利王子丢斯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