屁话联盟忠实成员
lof可以随便点❤和👍

【鸣佐】干笋与鱼板(最终章)

最终章

三双眼睛在空中对视,气氛凝固成了一团果冻,风也只能绕道过。

面麻咬着牙齿,心绪飞转,他胆战心惊地看着目光灼灼的佐助。他的拳头紧攒,全身僵硬,佐助走向前时,几乎拼劲了力,才将后退一步的条件反射扼杀在神经中。

“你为什……”问题还没有彻底形成,佐助忽然变了脸色,“你身上怎么回事?!”

面麻一愣,他举起自己的双手。

指尖发着荧光,肉体如被侵蚀一般烧出一个又一个半透明的窟窿。

鸣人急冲冲地跑到面麻身边,当他的手穿过面麻的手掌时,蓝色的眼睛蒙上一层水。他咬着颤动的嘴唇,半响闭上了眼睛,沉默地退回佐助的身边。搭在佐助肩上的手掌笼不成一个拳头,鸣人哽咽了一声:“你该回去了,面麻。”

佐助一惊,他看了一眼鸣人,又看了一眼面麻,眼神里迷惑又焦躁。鸣人在他的耳边低语解释,眼神终是清晰明了了起来,看着面麻的目光慢慢发软,深沉地望了一眼面麻,捏了捏鸣人微耸的肩膀。

在鸣人的经历里,当他打败面麻时,身体发出的荧光提示他到了回去的时候。在那个时候,面麻便是这个时候的面具男,是回去的契机。

面具男消失了,面麻该回去了。

面麻的身体越发的透明,汲取着面麻的血液、细胞、神经和肌肉作为能量,荧色的光灼眼又残忍固执的亮着,将他从这个世界渐渐抹去。

面麻沉默不语,胸腔里挤满了话语,几乎从封印之地堆到了他的视网膜前,又黑又红又醒目的缠成一团。他的嘴唇发抖,舌头打颤,声带粘滞,喉头耸动不已却无法把任何想要述说的言语豁出。他放弃地抿起了嘴唇,眼睛直勾勾地看着鸣人的背影。不知是阳光太烈还是砂石迷眼,视野兀地迷蒙混沌,透明、半透明的色块虚虚实实的连接,成不了清晰的画面。

面麻深吸了一口气,他闭上了双目。

当鸣人将头埋进佐助肩窝的时候,面麻对着这个世界鞠了一个躬。

他抬起头的时候,听到鸣人呜呜咽咽的低声哭号。但这可怜巴巴的模样却难得没有得到佐助的嫌弃,佐助杵在那里任由鸣人抱着,倒也不时拍他两下聊以安慰。面麻心底发笑,未被面具遮住面部的左眼眼眶却微红,但依然骄傲自持的对着鸣人不屑地撅了撅嘴。身体越来越透明,他已经可以隐隐约约发现这个世界变得虚无,几乎可以看见来之前那个漆黑洞穴。

“佐助!我之前骗了你!我透过面具看到了你身体里的阴属性查克拉!”面麻的吼声飘渺朦胧,“而且!那个面具男的查克拉也……”

他的声音彻底消失了。

“……也是阴属性查克拉。”

面麻对着岩洞墙壁低喃,眼里残留着佐助看向他的最后一眼。

半分惊讶,半分了然。

一切都结束了。

“喂,面麻!”

一只白皙的带着奇形怪状的各类戒指的手在他的面前乱晃,黑发黑瞳的少年单手挂着黑底红云的袍子,甚是不耐地叫着面麻的名字。

“啊,真是,时空转不过来晕了吗?”少年好笑的说着,伸了一个懒腰,“欢迎回来,面麻。”

面麻愣愣的看着一脸轻松的佐助,他眨了眨眼睛,意识恍惚却满脑子的疑问。

“啊,累死了!废了我不少查克拉,眼睛都要瞪肿了……”佐助甩着胳膊,口里嘟嘟囔囔的抱怨。他把胳膊上的晓袍甩到肩后,单手插在兜里,顺着洞穴中的幽暗小道走着。大概是走了片刻发现听不到面麻跟上的脚步声,佐助挑着眉毛疑惑地朝落在后头一动不动的面麻叫了一声。也许这一喊是起了作用,面麻的身体晃了晃,他抬起头猛地几步跨近佐助,蓝眼睛亮的发绿,硬生生透出一股不容反驳的魄力。

“你怎么会过来?”面麻逼近佐助的脸,想着从这张和那人一模一样却表情丰富的脸上看出什么端倪。

佐助吓了一跳,一时之间仅会茫然地眨巴眼睛。面麻凑得更近,眼里的逼问更盛,佐助不由自主地向后缩了缩脖子。猛地反应过来的佐助一把推开他,烦躁地摆了摆手,说:“是我叔啦!他看你太久没有回来而且红月也快要降落就把我也扔进幻术里,叫我把你带回来。烦不烦啊,我还想去泡妞呢结果因为你浪费了一个美妙的晚上……”

“你穿成那样干吗?”面麻打断了他的唠叨。

“这也是我叔的主意。我们合计着你到那个世界必定会乔装打扮一番以避免被别人认出,毕竟那个世界也有可能有一个‘面麻’。而我也是为了不被那个世界的人发现你的真实身份和我的面容才进行了一番易装。”佐助突然之间有点恼怒,“为了找你我便四处说要找九尾,结果却莫名其妙的引来了那两个人……对,就是那个世界的你和我!虽然感觉是两个大叔,但也一下就知道是你和我。吓了一跳啊,居然是长大了的模样而且居然如此粗鲁,不由分说就冲上来打。要不是把我叔自创的幻术和自己的忍术混着用,差点就被他们给抓着了……”

面麻听不下去了,他的心脏跳得厉害,惊惧和庆幸在内心交织,揪着他生疼。面麻没由来的冒火,气得发抖,他冲着佐助大吼:“穿成什么样子不好偏要穿晓袍,带那样的面具!你知不知道在那个世界它们会引起多大误会,给你引来多大的危险?!你差点就被抓住了!”

“我怎么知道?!”佐助莫名其妙,心高气傲的他吼了回去,“我又不是那边的人!”佐助的眼睛兀然一圆,他目瞪口呆地指着面麻,“啊……你的那个面具……”

面麻怔忪,他摸了摸右脸,上面空荡荡的只能摸到滑腻腻的皮肤。

那个可以看到查克拉阴阳属性的六道仙人所做的面具消失了。

他突然意识到,就像佐助所说的,这个世界与那个世界终究是不同的。

他真的彻底回来了。

面麻没了声音,佐助跟着沉默不语,两人的脚步声在走道里哒哒的响。

“晓袍和面具是从哪里来的?”面麻的问话打破单调的脚步声。

“晓袍是向我哥借的,面具是向我叔借的。”

当他听说所谓面具男时,一下便想到了这是佐助假扮的,而在戴上那副特殊的面具时,在眼里流淌的阴属性查克拉验证了面麻的猜想。他故意在打斗时接近佐助,勾着他的脖子简单会了面并快速制定了让他逃脱的方法。两人凭着多年以来的默契,面麻被佐助打飞的时候,瞬时之间佐助便用替换术将他和人偶交换,而死掉的那个面具男是向蝎借来的人偶,再利用幻术将其消失。佐助逃脱之后,迅速捻起结印,将他和面麻一同带回了原来的世界。

短暂的对话过后,气氛又陷入了僵直。面麻垂着头神情恍惚,而佐助则不以为然的走着路,像平时一样吊儿郎当的哼着轻悠快活的曲子。

洞穴的入口亮起一束光,有人进来了。

挺拔的身躯,俊朗的面孔,傲慢的语气。

宇智波带土。

面麻看到他的瞬间,感觉两把苦无射入他的眼球,疼得他瞬间从眼眶滑出两道长长的泪。他猛地冲过去,却在距离带土几步之遥的距离时硬生生地把脚步慢了下来,一步接着一步走向等在前方的带土。面麻直直地望着他,滚动着喉结,扇动着鼻翼,唾沫黏住了口腔,他动了动下巴,压抑着哽咽,说了一句:“我回来了。”

“恩。”带土轻笑了一下,揉了揉他的头发,“欢迎回来,面麻。”

手掌宽厚温柔,面麻乖巧地垂着脑袋任由带土蹂躏了几把,他盯着他看,嘴角不由自主地翘起。

带土把他们带出洞,神威一闪而过,扭出的空间恢复了原来的模样。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叠他小时候胖乎乎的照片扔给了佐助,佐助赶忙接住审视了一番,末了松了一口气。佐助跟上前面两人的脚步,听着带土对面麻的询问。

面麻接的很快,他一一向带土告知他在那个世界遭遇的种种。说道大伙儿性格反转时,佐助直接笑出了声。面麻告诉他们,两个世界相似的地方和不同的地方,带土和佐助听得意犹未尽,同时也讨论了一番这个忍术的可用度等等问题。

“有点意思。那个世界的我是什么样的?”带土问道,“变成什么样子了?”

面麻猛地呆住,他的心脏猝然一绞。舔了舔嘴唇,他弯起嘴角,开朗的说道:“那个世界的带土哥是个十分热心肠又直率的人,身手也许比这里的带土哥你还要厉害。而且,他在那里是现任火影。”

“原来如此。”带土自傲的扬起首,“不亏是我。”

面麻笑得明朗。

佐助斜眼看着面麻。

谈话短暂,带土因为有事便先离开了,剩下的两人慢悠悠的走在凌晨的小路上。

面麻路过有着断桥的河边,他停住了脚步,蓝色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那里。

天已经半亮,河面泛着淡淡的银白月光,一条又一条抖动着流向远方。

断桥会坐上各种各样的人,会有一个黑发黑瞳的小孩坐在那里,而另一个金发碧眼的小孩站在山坡上望着他。

面麻停留了一会,便慢条斯理地走了。

他跟上佐助的步伐,突然对他喊了一声:“佐助!”

“啊?”

“不,没事。”

“白痴。”

佐助翻了一个白眼,面麻却无所谓的耸了耸肩。

“你饿不饿啊我说?”面麻又突然问道,他指着前方的一家拉面店,“消耗了那么多查克拉,我都快饿死了。”

佐助的肚子顺势叫了一声,声音大道他来不及拒绝,脸红了红,他点了点头。

“两碗拉面。一碗味增,一碗番茄。”

两人静默地玩着筷子,等着拉面的上来。

“我叔在那个世界不是火影吧。”佐助转着筷子,似乎在问又似乎不在问,“我倒是在颜岩上看到了你的脸和我的脸。”

“在这个世界,”面麻拿筷子的一头敲着桌子,发出咔咔咔的声音,“他会是。”

佐助斜睨了一眼面麻,不说话了。

拉面店里的锅发出咕噜噜的滚水声,汤汁的香气绕过桌椅飘进两人的鼻翼。

“你想知道你在那个世界是什么样的吗?”

过了许久,面麻开口道。

佐助的筷子停下了旋转,轻轻的和桌面触碰了一下。

“不想。”他说,“我估计不会是什么好故事,在和他对视的时候总觉得内心很痛苦……再说他也不是我。”

面麻看着他,努喃了片刻,憋出一句:“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

“不知道,大概因为他也叫宇智波佐助吧。”

两个人又沉默了,老板上面的声音倒是把他俩之间的沉默气氛驱散了。

两碗拉面飘着氤氲香气,满满当当的面条上浮着肉片、鱼板、干笋和番茄片。筷子夹起面条连带着汤汁和辅料一起被卷入唇内,劲道的面条和美味的汤汁配合着撞出撩人的绝美味道,刺激着两人的味蕾。

佐助看到面麻夹起一块鱼板,然后若无其事的放进了嘴里。有些惊讶有些好笑的他,停下把面条往嘴里放的动作,挺直的筷子揶揄的一横:“你居然开始接受了啊,以前不是很讨厌鱼板的吗?”

“鱼板也蛮好吃的不是吗。”

面麻不以为意,他嚼着鱼板,喝了一口汤,无意识的转眼撇到佐助的嘴上叼着一条竖长的干笋,又往嘴里夹了一片番茄。

“陪着番茄的干笋也挺好吃的不是吗。”

佐助弯了弯眼角,黑眼珠里潋滟流光。

面麻的心脏猛地一跳。

他看着碗里的拉面,又用筷子夹起了一团,吸溜进嘴里,有点含糊不清地说了一句:“你知道吗,在那个世界的我叫做鸣人。”

“名字还挺对称,”佐助笑了一声,“都是拉面配料。”

“他和那个世界的宇智波佐助是情侣。”

面麻小心翼翼地观察着佐助的反应。

旁边人嚼着面条,平平淡淡地嗯了一声,饶有兴趣的说了一句:“那个世界的我们原来是这样的关系啊,怪不得看那俩不对劲。”

“在这个世界也可以啊。”

“哈?”

晨光熹微,这个世界的故事还在继续。

FIN

评论(15)
热度(148)

© 卖安利王子丢斯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