屁话联盟忠实成员
lof可以随便点❤和👍

【鸣佐】干笋和鱼板(21)

第二十一章

鸣人和佐助回来的时候,面麻已经呆呆地盯着七班照片看了许久。

他想着,没有带土哥的七班是什么样子?没有佐助甚至与其反目的七班是什么样子?没有带土训斥和教导的七班是什么样子?没有佐助的调笑和卡卡西的热情的七班是什么样子?

他看着上面的三个孩子和一个大人,他觉得他们之间的关系微妙却紧紧相连。他们是师生,是朋友,也可以是对手,是敌人。但是,面麻可以相信的是,他们之间的羁绊谁也无法斩断,即使是他们自己。

面麻的眼睛突然有点发热,温度在里面转悠。

想回去。

这个念头在他的心里膨胀,挤得胸腔一阵难受。

面麻沉默地盯着七班的照片出神,即使鸣人叫了许久都没有回过神来。他戳了戳碗里的萝卜块,意识到今晚是佐助下厨。他瞄了一眼满脸愁容的鸣人,又瞄了一眼安然自得的佐助,抿了抿嘴唇:“我已经来这里很多天了。”他观察了一下他们两个人的反应,想了想继续道,“最近红月要来临……”

佐助没有让沉默持续太久,他看着面麻:“你想回去了。”

鸣人放下了碗筷,面孔严肃。

面麻的嘴唇动了动,握着勺柄的手紧了紧,又松了松。最后,他点了点头。

鸣人和佐助对视了一眼,他们通过眼神似乎交流了什么。当鸣人看向面麻的时候,他发现他的眼神严肃。

“我们会帮助你回去,但是现在不行。”他盯着面麻,“回去需要的条件:红月、写轮眼、尾兽,这些我们都有,但是……”

“你的身体里不止有九尾。”佐助的话让面麻浑身一颤,“我不想知道它是从何而来,也不在乎。但现在不要使用它们。”

面麻皱了皱眉,他疑惑的看着他们两个,一阵不安弥漫在他的心头。鸣人沉重的话语揭示了那一阵不安。

纵使身负九只尾兽查克拉的鸣人也难以相信他们在风之国遇到的事。

收到我爱罗送来的急信时,佐助看着上面所谓离间计,即造谣四战时一尾本要回归风之国却被火之国现任火影抢走的消息时,他的不屑从他的冷笑中透露出来。当即决定与鸣人前往砂隐村表示两村友好并解决造谣人士,恢复木叶村的名誉、维护两村关系。本是一件再简单不过的外交工作,两人却在回来的途中遇到了让他们又惊又怒的事。

他们遇到了一个带着橘黄色漩涡面具穿着晓袍的男人。

先是一惊的鸣人,片刻之后,愤怒便席卷了他的全身。无法容忍他人假扮带土的鸣人怒吼着冲了上去,爆发出来的九尾衣在空中燃烧发光。听着鸣人的怒责,男人一言不发,却轻易躲过了鸣人的多次攻击。

佐助开启写轮眼观察着男人,他突然发现一个令他惊疑的东西。

他非常熟悉这个男人的查克拉。

而当鸣人把感应到的尾兽查克拉属性告诉佐助时候,佐助的写轮眼瞬间变成万花筒。

而这时男人的面前出现一团漩涡,扭曲了空间将他从他们的眼前抹去。

佐助拦下想要追赶的鸣人,冷静地告诉他那是幻术。

鸣人惊疑不定,而佐助皱紧了眉头。

开了万花筒才发现是幻术,这件事让佐助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和震惊。这个男人的幻术要么在他之上,要么——他也有着万花筒写轮眼。

想不通的两人满腹疑虑的回了家,却暗自坚信着他们还会再遇到那个面具男。

就如他们所料,在水之国,他们再一次遇上了那个男人。

红底白云的晓袍在风中猎猎作响。

三人在空中对望,气氛剑拔弩张。

佐助不惜睁开轮回眼,鸣人更是在仙人模式上套上了九尾衣。

对方看到佐助的眼睛时,愣了一下,动作露出了破绽。佐助趁机冲上前,草薙剑的剑锋擦过男人的脸颊,碎了几丝耳边的黑色短鬓。而男人一个扭身堪堪闪过,手指瞬间滑向一边,就要将藏在袖中的暗器捅向佐助空无防备的腹部。电光火石之间,一条金灿灿的大手抓向佐助的腰,暗器被挡了回去,佐助的眼睛猛然圆了圆,心下暗叫不好。果然,大吼着的鸣人在男人的身后闪现,一下暴露了他的踪影。男人歪头闪开鸣人破风的拳头,趁机逃离了佐助的攻击范围。

佐助轻啧一声,须佐能乎的紫气猝然开始在他的身边萦绕上升。鸣人一个跃步跳到他的面前,伸出一只手臂挡住佐助上前的步子,说:“佐助,你也看到了吧。”佐助盯着对面的面具男,异瞳闪着惊疑不定的光,他一动不动,嘴里吐出几个音:“写轮眼。”

面具男有写轮眼。

艳丽的血红,深幽的勾玉。

“你是谁?”佐助的须佐开始和九尾融合,“为什么会有写轮眼?”

“九尾在哪里?”面具男的声音含糊不清,他看到须佐九尾时抬了抬头。

“我就是!有本事你来收啊!”鸣人大声叫嚣,“你到底是谁?!”

“你身上的,不是。”

面具男摇了摇头,面具的眼部突然冒出一团漩涡扭曲了空间,面具男再一次在他们的面前被时空忍术抹去。

鸣人又急又恼,在佐助的旁边急躁地转起圈,却怎么也想不清到底是怎么回事、那个面具男到底是谁。佐助比他沉稳冷静,他叫住乱转的鸣人,商量了几下便决定先打道回府。将消息告诉鹿丸、小樱几人之后,佐助打算先压下事情,用面麻调开远游暂归的卡卡西的注意,顺势确保面麻的安危。面具男的到来让他们都感觉措手不及,除却知道了他的目的是面麻身上的九尾外,其他有关他的信息,他们都无从知晓。

面麻心中的惊骇不亚于鸣人和佐助两人,他直愣愣地看着陷入沉思的两人,思绪混乱成一片。一大串的问题互相碰撞,交织缠成一团,在他的脑海里弹来弹去,直弄得他脑瓜子疼。

面具男是谁?他是怎么知道自己的?什么时候知道的?他为什么要收集九尾?为什么会穿着在这个世界已经消失的晓组织的衣服?

这些问题面麻想不通,鸣人和佐助亦然。但是他们都知道,面麻现在的安危受到了那个面具男的威胁。

九喇嘛在面麻的身体里瑟瑟发抖,九条尾巴跟着双耳耷拉下来,一根跟着一根叠在自己身上,躲在角落里缩成一个球,前爪遮住自己的脸,哆哆嗦嗦地央求面麻保护自己。面麻面无表情的看着九喇嘛,又苦又冷的笑了几声,转身离开了封印之地。

再次回过神来的时候,一双流淌着勾玉的红珠子正望着他。面麻没由来的颤抖了一下,他猛地被佐助抓住了手腕。他下意识的挣扎,无助的望向坐在另一边的鸣人。鸣人刚张了张嘴巴,就被佐助一个横眼瞪得闭上了嘴。面麻翻了一个白眼,放弃了挣动,恢复平日里不可一世的模样,和佐助对视着:“你发现了。”

佐助没有说话,他眯了眯眼睛,握着面麻的手发出隐隐的查克拉蓝光。面麻眼睛一圆,猛力地想要抽回手臂,却被佐助紧紧固住,一阵查克拉蜿蜒爬进面麻的身体。

绝望随着面麻好不容易恢复的查克拉重新被压回原地的趋势,在他的内心中生长成狰狞丑陋的藤蔓。

佐助松开了手,面麻咬牙切齿地收回了手臂,头也不回的快步走回房间,门砸上门框的巨响把整个房间给震了震。

“你好不容易恢复的查克拉又被封印了?”九喇嘛突然大笑道,“太好了!”

“闭嘴!”面麻大发雷霆,“力量被封印开心什么!”

“因为不用担心会被那个男人发现我的存在了!”九喇嘛悠然自得的说着,他的尾巴轻松的晃来晃去,“不过不能在这‘大闹一场’真是挺可惜的。”

面麻摩擦牙齿的声音几乎连九喇嘛都能够听见,他无心与这安于现状的畜生说话,满怀怒意地转身欲离开封印之地。

“要是在原来的世界,”九喇嘛翻着爪子看指甲,“只要让鼬那小子查一下就知道那面具男是谁了。”

脑弦猛然一接,面麻倏然想到了什么。这想法让他发颤,只在脑子里停留了片刻便匆忙命令神经掩盖住,他自嘲地摇了摇头,把九喇嘛留在了封印之地,自己回到了外面。

佐助说一不二,翌日独自守在家中的面麻便隐隐察觉到暗部的存在。他看向窗外的树杈,一片绿叶躺在树杈上,叶尾随微风抖了抖身子。

暗部直到鸣人或者佐助回到家里才离开,九喇嘛惊叹保护力度之大,二面麻只觉得一股被人监视的恶心。

鸣人和佐助变得意外的繁忙,各国各村都表示发现了面具男的踪迹。为了抓捕他,两人不停的前往传闻发现的地区,但每每都只能失望而归。面具男神出鬼没,把他俩耍得团团转,导致佐助的怒火熊熊燃绕,也只有鸣人敢与他对视。

这段剑拔弩张的时间过去的很快。

事出突然,重吾的鸟告知佐助等人看见了面具男的踪影。围绕木叶四周的森林里现出一段红底白云的碎布,面具男躲过重重包围,站在火影岩山的山顶向鸣人和佐助挑衅。

鸣人冲了出去。

“呆着,”佐助看了面麻一眼,“不要自不量力。”

火焰的袍子在灰暗的天空中亮得发光。

面麻在屋里察觉到了战斗的味道,不消片刻,整个木叶都震动了起来。面麻冲向窗边,九尾化的鸣人化成了一道黄色的线,须佐包裹全身的佐助化成了一道紫色的线,两人交缠着撞向面具男,三人在半空中激烈的斗争,所到之处炸出一团又一团的烟。鸣人的吼声震耳欲聋,佐助的攻击迅捷凶猛,面具男闪闪躲躲却毫发无伤,利用空间忍术不时化解两人的攻击。

面麻热血沸腾,战斗的气息撩拨着他的神经,他迫切的想要冲向战场,与面具男交手。他想要知道这个人到底是谁,想要知道这个人的目的是什么,想要知道这个人的实力!

而且,不知道为什么,一阵莫名的悸动让面麻不由得渴望见到这个面具男。他的身上有着面麻需要的东西。

但是,现在面麻根本无法冲向战场,他无法冲破佐助的封印,他手中聚起的螺旋丸依然只有弹珠大小。

面麻又急又恼,烦躁的在房间里走来走去。他泄愤地踢开主卧的房门,扑到床铺上猛锤柔软的被子。

忽然,面麻听到东西与地板相撞的声音。他一愣,火速地爬起来,抓着床沿弯腰向声音发出的地方探去。

一个花纹繁复的面具。

一日一月,左右相对。

面麻拿起这幅面具,他想起来这是鸣人在波之国寻找到的、送给佐助的礼物。他还记得佐助拿到它的时候十分欣喜的表情,随后他回赠了鸣人一个戒指。面麻把面具左右看了看,异常美丽精致的一个面具。他顺着中间的小缝轻轻一掰,面具变成了两半。

面麻拿起那半边的阳面具,他数着眼部周围的七个太阳圈,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它们。宛如被迷住了神,面麻痴呆的凝视着面具的眼部。手指仿佛被控制了一般,当面麻回过神来的时候,面具已经鬼使神差的嵌在了面麻的右脸上。

闲眠的九喇嘛被惊醒了,它瞪圆了眼睛,一股力量从它的毛发输入它的身体,舒服得它全身发抖。九喇嘛忍不住长啸一声,浓烈的笑意在封印之地回荡流转。

巨大的螺旋丸冲向面具男。还在与佐助交战的面具男没有料到这突如其来的攻击,他猛把佐助打到一边,一个跳跃躲离划破空气的螺旋丸。

“鸣人!”佐助冲着鸣人大吼,“你在捣什么乱?!”

“我什么都没做啊?”鸣人张皇失措,“佐助,我发誓!”

“现在除了你还有谁会这招!”

“我会。”

黑发蓝眸胡子脸的少年穿着一身橘黄色的运动服站在他们身后,他的手里旋转着一颗耀眼的查克拉团。

他的右脸戴着半个面具。

TBC

评论
热度(64)

© 卖安利王子丢斯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