屁话联盟忠实成员
lof可以随便点❤和👍

【鸣佐】挖坑不填是大忌

决斗

写手X写手,ooc,雷。部分事件取材于基友的真实经历。

 

佐助看着文章最后标着的“未完待续”感觉眼前一黑。

他把网页往前翻了翻,最新的发布时间也已经是两年前,第一反应就是这篇文铁定是坑了。

被自己的编辑水月安利来看了一部作品,按照水月搞怪的性格,佐助做好了会看到比较神奇的作品的心理准备,却冷不丁还是被这个作品惊艳到。不,准确来说应该是被他给神奇到了。

因为作者的脑洞实在太过清奇。

主角团们作者将他们全部设定为各色蔬菜水果,男主是橘子,男二是提子,女主是樱桃。

三个主角在猕猴桃老师的教导下一直在寻思着怎么让自己变得好吃,男主最远大的抱负就是登上盘子被主人称一句这是我吃过最好吃的橘子!本来是几个水果平平淡淡的学习各种食物搭配方式让自己变得好吃的故事,但就在男二最爱的哥哥告诉男二他其实是葡萄而不是提子并亲自把他的家人全部用刀割破,男二看到自己的家人们躺在一大滩绿色汁液中被主人当做烂掉的水果丢进垃圾桶中时,崩溃的男二踏上了复仇的道路。

故事在这里未完待续了。

先不提一群水果变不变得好吃都会因为被吃掉而没掉性命却还致力于把自己变好吃这么大的槽点,就论葡萄和提子本来就是同一品种只是不同地域培养而导致质感不同的重点,佐助除了觉得作者对水果的知识比较了解之外,就是觉得作者的脑回路简直奇葩。

却十分魔性的让人欲罢不能的往下看,就像在楼内不断回复询问着作者什么时候能够回来的网友一样,佐助抓心挠肝地想知道后面的故事是什么样的。

但是佐助也知道了水月叫他看这篇作品的意图。

作为一位写手,佐助坑品极佳日更不说文笔也好,笔下的角色有血有肉,即使是配角也有着众多粉丝。但是根据粉丝们和编辑的反应来看,他唯一的缺点就是题材一直太过于单一。总结来说就是每一篇文章世界观都十分庞大有理有据,甚至连剧情都到了一板一眼的严肃认真。这个原因大抵在于佐助不仅仅是一位网络写手,也同时给一些审核严格的专业性杂志或者报纸写稿子和专栏,所以不期然的便按照严肃的风格写文了。

虽然根据水月的提示尝试着换一种题材写作,但写着写着便会偏回原来的风格。自己也希望能够尝试多种风格的写作,于是佐助便央求水月帮他寻找几篇不同寻常的作品,自己也会在各大原创网站里翻阅作品。

这已经是他翻阅的第不知道多少篇作品了,其中有的让他看得索然无味,也有让他看得拍案叫好,但大部分无法真正的戳进佐助的心。也不是没有让佐助看得意犹未尽、沉迷不已的作品,但那些作品一律都和上面那部作品一样,全部都是——

坑。

坑掉的时机也是各种莫名其妙。

第一篇讲述的是一个两个来自世仇家族的男孩因为相同的抱负而成为好友,经历了各种挫折和误解之后终于突破家族局限实现儿时理想,结果却因为治理理念不和昔日好友反目的故事。当故事情节进行到男二被男主杀死,多年过去男二复活告知男主自己当初是假死后,作者信誓旦旦的留言三次元忙但一定会回来更新的,然后再也没有回来。

第二篇讲述的是两个兄弟因为甜咸口味不同的原因而分道扬镳结果却不慎引起了世界范围内甜咸党大战的故事。当故事进行到弟弟加入甜党阵营却被发现用番茄酱蘸饺子时,作者在更新了一章之后留下一句“我下楼取个快递。”,然后就再也没有回来。

第三篇讲述的是两位广场舞爱好者为争夺地盘而斗舞的故事。当女一与女二约在一地下室斗舞却遭遇地震,女二救下女一而自己却被落下的天花板砸中时,作者留言说“我去洗个碗。”,然后就再也没有回来。

第四篇,就是上面所说的水果,这次作者干脆什么都不说就直接坑掉了。

看着全部被自己在标题最后标注着坑字的一列文,佐助想自己是不是有什么专门吸引坑文的体质。他不死心地又打开收藏,翻着他中意的那几篇文,看了看最新的楼全部都是催更的,心塞得仿佛吃了一头九尾狐。

叹了一口气,佐助瞅着时间将已经写好的一章发了上去,抽着回复了几位粉丝在文章下的评论,便将电脑一关,拿起手机玩了起来。

玩得正开心,手机里的软件蹦出一个小窗口提示自己要更新。佐助看了看新版本里新出的特点,一个查看附近的功能引起了佐助的兴趣。这是一款可以随意发文章、照片、视频等等的软件,很好用但知名度不高。佐助在里面注册了一个小号,不写文的时候就在里面发发随笔、说说生活上的事。他记得有次回家路过哥哥的房间时,看到哥哥的电脑屏幕上正显示着它的主页画面。虽然好奇哥哥在里面写了什么,但他不好意思直接问哥哥的昵称加关注,这个更新倒是让佐助得了机会。

点下更新之后,他兴致勃勃的打开寻找附近的用户这一个窗口。还没开始找哥哥的账号,佐助就被出现在第一栏里的用户给吸引了过去。

拉面不放鱼板就是异端,距离自己100米以内,被喜欢1010次,你们可能都喜欢随笔、日记。

被预示出来的4篇文章标题依次是:【坑】我真的还想再活五百年、【坑】酸酸甜甜的甜就是真的我、【坑】旋转跳跃我闭着眼、【坑】水果忍者。

佐助猛地从床铺上跳起来,这四篇文名打死他都会认得。

这他妈不就是坑他到现在的那几篇文吗!

他点进去,快速地拉到最后一看,连最后一句留言都是和坛子里一模一样!

佐助急促的喘息着,此时此刻他的内心宛如有上百万只麒麟狂奔而过留下一地硝烟。他迫不及待地打开这位网友的首页,一拉下去满页的坑字把佐助看得如鲠在喉,憋得脑袋一懵,手一抖打开了私信界面。

空白的界面让佐助一下回过神来,他冷静的关掉私信窗口,重新回到拉面的首页,定睛一看发现昵称下的那一行字:

我要当坑王!

佐助深呼吸了一下,他耐着性子接着往下翻,看到一篇让他火冒三丈的文章:【年终总结】致我终将填不了的坑。

好家伙,里面可不是有着那几篇让佐助茶不思饭不想的文吗?作者在最前边还贴心的标注了挖坑的时间、用的马甲名和发布的论坛。佐助一看这些马甲昵称更是来气,原以为都是不同的作者,结果却是同一个作者披着不同的皮罢了。

也就是说,坑了佐助这么多篇文的全是——

同一个人。

佐助面无表情地猛砸了一下键盘,他此时不知道是该感叹一句世界真小这人写的文怎么都是自己喜欢的也是自己欠缺的,还是应该冲过去私信那位叫拉面啥啥的网友说你好能来木叶小区广场下吗我要催你的文。

不论哪个都太不具有宇智波佐助的风格。

佐助沉下心来,仔细想了想,他明确的知道自己想看后续,但又晓得直接上去催更实在不礼貌也过于被动,再说私信轰炸是哪个写手都不喜欢的事。佐助刚成为写手时不把写文当生计而只是爱好,填坑也随些心意。曾经受到过一位粉丝的私信催更轰炸,被烦到最后他干脆坑了那篇文,从此再也不填。就算后来红了懂得如何固定粉丝之后,任凭粉丝们如何央求,填完以前其他没填的坑的佐助依然不愿意填那个坑。所以,有此经历的他立刻否决了催更的想法。

但是,佐助可是一名职业写手,自然懂得写手的心。于是他转了转眼睛,瞬间想出了一个既可以让人填坑又不招人烦的方法。

他打开一个空白文档,噼里啪啦的打了一夜的字。

思路如泉涌,手速如闪电。

很快的他写完了,在软件上发布文章的时候刻意点下了关联他社交网站账号的按钮。开启他的社交账号时,佐助满意地看着那条关联以肉眼可见的评论转发增长速度,以及文章热度的增长速度。

 

【同人】水果忍者之续声明:胡思乱想。原文

 

没错,佐助的想法就是用同人文的方式填补出自己所想的后续来刺激出原作者回来填坑。

一般来说,只要是写手或多或少都会被这种方法给炸出来。一方面惊讶于自己的读者对这篇文的执着,一方面也会好奇于文章会被别人怎么描述。这些都是佐助常年以来的经验之谈,而现在就看这位作者会不会如常人一般进佐助的套了。关掉电脑前,佐助点了那位拉面的关注,就随时等着他的反应了。

接下来的几天,佐助一边更着自己的文章,一边写着同人,一边又随时刷着拉面的动态。也不知道是拉面三次元繁忙还是真心沉得住气,到目前为止,佐助还未发现他有任何反应。因为把原文地址用超链接的方式放到了自己的同人上,所以《水果忍者》的原帖之下也日渐增长着评论转发数。佐助也不急,按照他所想的态势,拉面回来以后必定会因为这强烈的攻击而惊讶到,然后不得不开始注重起自己的坑了。

他放长线钓大鱼,自己写的同人文热度越高,拉面回来的概率就越高。这样想着的佐助,坚持不懈的写着,直到有一天他突然停更了。

粉丝哀嚎他突如其来的不更的同时也猜测着原因。

这原因只有佐助一人知道。

他收到拉面的私信了。

准确来说是拉面的挑战私信。

似乎受到了佐助写的同人文热度比自己还要高的刺激,拉面在私信里先是强烈谴责了一遍佐助把他的后续接得乱七八糟,与高鹗接红楼梦之恶劣有过之而不及,后又撂下这么一句话:

让你看看本大爷所想的真正后续!

佐助心高气傲,受到挑衅岂有不回应之理?于是他坦然接受了决斗。

当夜,佐助就看到了拉面的更新。

佐助如同被更新炸开的粉丝们一样,心里又惊又喜的暗笑几声,感叹了一句自己的高智商如此轻易的引出拉面的同时嘲笑起拉面太过容易被人挑衅而乱了自己的脚步。

内心全是愉悦的佐助开始了一天一更与拉面进行着接文章后续的决斗。拉面的脑洞依然清奇到让佐助叹为观止,为了战胜拉面的脑洞和符合原作品的风格,佐助想尽一切办法改变自己的文风来适应原著。将常用的词语、句子、描述手法等等都改成拉面那般的风格,这让佐助费了许多脑子,毕竟改变多年以来几乎到了接触到键盘潜意识都会使用的写作习惯对于佐助来说十分困难,但佐助依然坚持,半是为了挑战,半是为了吸引拉面继续填坑。

在长达将近一个月的决斗之中,拉面填完了《水果忍者》的大坑并且宣布将以前坑都填平。除了默默等更的粉丝欢欣鼓舞之外,最高兴的莫过于就是佐助。

这段时间,佐助的文风太过固定的缺点被他通过这种方式竟然一点点的改正了,这一点还是水月和读者们告诉他的。佐助自然开心的不得了,眼下他和拉面的决斗终了,经过一个月的接触,佐助也大概知道了拉面的性格。

大大咧咧,说话风趣幽默带着口癖,思维跳跃性极强,如果有长时间的兴趣能够一口气把所有的文写完。但是因为工作的原因,写作完全上是属于兴趣使然,脑洞爽起来噼里啪啦写一大堆,时间磨灭了激情就不想再填。

可谓挖坑随心填坑随缘。

这个性莫名的让佐助觉得有些熟悉,他没有细想,两人也算玩得热诚。

挑战结束的那一个晚上,佐助收到了一份来自拉面的私信。

拉面:挑战结束了,在网络上互相写文了这么长一段时间,何不来见一面?

佐助想了想,回了一句:好。

拉面:明天中午12点木叶小区北门拐角的咖啡店见。

佐助想拉面大抵也知道了他们两个家住的近的事实。

第二天,佐助理了理自己的服装,带了点见面礼,怀着有些忐忑的心情出了门。刚开门就看见对户的那一头金毛出了门。

那头金毛叫做漩涡鸣人,是个公司职员,佐助和他的关系说不上好也说不上不好。漩涡鸣人是个自来熟,为人热情和善,尤其话多,说话说快了总会带上莫名其妙的口癖。佐助刚搬来的时候各种帮忙,倒是让不大擅长交际的佐助有些感动,但太过自来熟的性格不免让本就喜静的他开始有些厌烦,总是不请自来的送自己东西、到他家里帮他煮饭打扫、借佐助钱、在佐助生病的时候过来照顾、苦口婆心的劝佐助多出门甚至直接拉佐助出门游玩。忍受不了的佐助干脆直接对他恶语相向,偶尔俩人也会吵起来,但鸣人厚脸皮以及他的热心执着又让佐助十分无奈,之后只要不妨碍到自己的日常生活更多时候他也只能随着鸣人去。

佐助一看,鸣人穿着一身正服,提着点东西似乎要到哪里去。两人对上,鸣人有些惊讶的看了眼他,说:“呀,佐助!今天穿得很好看啊!”他凑过来吻了一口佐助,又看了看手机,“唉唉不说了,我约了人,先走了!回见!”然后急急忙忙地往楼梯处赶去。

哦,他们两个现在是情侣。没有住在一起的原因是佐助写文需要个人空间,虽然双方都有对方家里的钥匙,但都不在对方不允许的情况下使用。当然,除了解决生理问题外。说句实在话,鸣人还是蛮讨佐助喜欢的,即便他在上佐助的时候磨唧起来让佐助烦得爆粗口说不要把自己当成柔弱的女人一般这么温柔的搞前戏。

佐助摇了摇头,心想估计是去见朋友也就没有放在心上,便自顾自的走下楼,走了一段路便到了目的地。他打开咖啡店的门,根据店员的指示来到一个单间,握上门把的时候,不由紧张的深吸了一口气。

打开门的瞬间,他愣了一下,抬眼一看门上的牌子又确定了一遍,是和拉面约定的地方。

可坐在那里的那一头金发是怎么回事?

鸣人也是一脸难以置信的蠢样,特别是当佐助暴躁地坐下来的时候,他脸上的表情堪称漂亮。

鸣人说:“你、你、你……”

佐助这会儿彻底明白了为什么显示的会是100米以内,为什么会觉得熟悉了。

 “我、我、我。”佐助撑着额,“为什么会是你这个大白痴……”

“我还想说为什么我最喜欢的作者会是你啊!”

“我还想问这……”

佐助猛地闭住了嘴,对面的鸣人已经得意的桀桀坏笑起来。佐助红着脸轻啧了一口,偏过头去。

“我知道你是个作家,不知道你居然还是个网络写手,而且每篇文都那么戳我。我还以为你写的都是非常深刻的东西呢。”鸣人已经自顾自的说了起来,“我几乎把你所有的文都看过了,工作之余的休闲估计就是看看你写的东西了吧。”

佐助感觉脸上有点烧,这个白痴居然告起白来了。他有点后悔只给鸣人看自己写给杂志和报纸的稿子了。

“可以说也是因为你开始写文的吧!看着你写文章似乎相当快乐的样子,于是自己也开始试着写点东西。不过,就像我和你说的大多都因为各种原因坑掉了。”鸣人想起什么,笑了一下,“我第一篇文还是借用了你一篇文的世界观和设定。因为那篇文是我最喜欢的一篇,因为那个时候你长时间没有更新我还锲而不舍的向你私信催更过,结果还是坑掉了。”他咬牙切齿地控诉,“之后你说要把以前坑的全填了,我当时开心了好几天下班了整天就是惦记着刷那篇文的更新,结果偏偏就是没填那一篇。你当时把我坑得可惨!那个时候为了泄愤一口气坑了所有在写的文,包括和你一起写的那篇……佐助你怎么了?”

佐助现在的脸很阴沉,他的内心浮现了两个字。

报应。

END

评论(12)
热度(259)

© 卖安利王子丢斯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