屁话联盟忠实成员
lof可以随便点❤和👍

【鸣佐】干笋与鱼板(15)

瓶颈了,烦。写不出感觉,凑合看。

第十五章

面麻几乎要睁裂了眼眶,一阵恶心从脊椎一路窜到大脑。几乎瞬间,他的手掌中央聚齐一个垒球大小的螺旋丸直冲着大蛇丸的头部击去。

却只伤了大蛇丸未来得及偏走的几缕头发。

金色纵长的瞳孔一眯,带着危险和奇异的眼神扫视着面麻,长舌舔了舔发青的嘴唇,猛然伸手卡住面麻的双腮,用着让面麻头皮发麻的目光观察着自己。

4岁孩童的身体根本没法反抗一个成年男子的力量,面麻咬着牙手指徒劳的紧抓着大蛇丸的手臂,挣扎着想大蛇丸松开硬如磐石的手,却被抓得更加牢固,两腮已经被掐住发红的指痕。

一只白皙的手打落大蛇丸的手,苍白的手臂一抖松开了束缚。

面麻胆战心惊地捂着自己的两颊,不由得挪挪了屁股,贴上佐助的身体。

“真是过分啊,佐助。”大蛇丸扭着自己被抽疼的手,“我不过就只是看看这个长着这么像你还会螺旋丸的小鬼罢了。”

“谁允许你看了?”佐助抬眼看他,圈过面麻,“摊子的东西爱挑挑,不挑滚。”

“真是冷血啊,佐助君。我好歹还是你的老师呢。”

“呵,三代目不也是你的老师吗?”

大蛇丸的表情有些尴尬,他冷笑一声:“跟鸣人天天斗嘴也算有了些结果。”

“你来这里做什么?”佐助硬生生的转了话题,“无事不登三宝殿。”

“来看看你的左手。”大蛇丸补充道,“奉鸣人君之命。”

面麻挑了挑眉,疑惑的看了一眼那只缠满绷带的手臂。

咔哒一声,佐助把手臂给拧了下来,递给了大蛇丸。

面麻全身的毛都竖起来了。

他一脸惊恐地看着大蛇丸解开绷带,对那只断肢细细检查了一番,莹绿色的查克拉罩在断肢的几处上,断肢甚至顺应的自己动了动手指,曲了曲胳膊肘。似乎觉得自己已经被修理的差不多了,扭动的就要往佐助那里扑,大蛇丸差点抓不住它。而本在一旁挑拣的兜凑了过来,拿出随身携带的本子,观察着断肢的活动和查克拉流向,笔在本子上不停的移动。

面麻感觉自己的脑子要炸了。

佐助接住自己的手臂,自热而然的往袖子里一塞。又是一声奇响,佐助挥了挥自己的手臂,满意地眯了眯眼睛。

“损耗的程度还算在理想范围内,”兜推了推眼镜,阖上本子,“不亏是由千手柱间的细胞制造的义肢,在佐助如此滥用之下也能承受的住。”

“要是连这点程度都不能承受的住,要你们这群研究人员做什么。”佐助重新缠上绷带,“他呢?”

“谁?”

佐助不说话了,只瞪着兜。

“你说咱们的七代目火影大人啊!”兜恍然大悟地哦了一声,促狭地看着佐助,“前不久的那场战斗他为你挡了一下,你和他天天在一起,怎么会没发现他的义肢的情况呢?”

咬了咬嘴唇的佐助,意外的没有回嘴,默不作声地撇过了头。他猛地站起来,把水月他们吓了一跳。

“我们走,面麻。”

面麻一惊,下意识的站起来,身上的挂饰跟着面麻的走动发出丁零当啷的脆响。

“佐助!你的东西不要了?”水月叫道,“都不要了?”

背对着夕阳的佐助顿了一顿,脚步停了下来,身影猛然一晃。

他使出了瞬身之术。

面麻揉了揉眼睛,重新看清世界的他发现佐助背着一包裹走在他的面前。面麻眼皮一跳,他转过头去便看到水月那把眼珠子都要翻没的无奈白眼。

香磷快步走过来,把一个袋子塞进走在后面的面麻怀里:“我们和佐助作为交换的东西。”

面麻点了点头,搂紧袋子,亦步亦趋的跑向佐助。

等到缓下脚步的时候,手扯开袋子翻开一看,一袋子红彤彤的番茄。

佐助顺手拿走一个,放到嘴边,咬得欢快。

拿起一个小番茄,面麻塞进嘴里。

酸甜的滋味才下舌尖,又上心头。

他想起小时候那个乐此不疲的把番茄汁染满嘴的宇智波笨蛋。

也想起了那位妄图利用自己清秀的面孔和黑色长发假扮女人溜进女生浴室的流氓老师。

面麻不知道如果站在这里的佐助知道他的世界里的大蛇丸是一个变态偷窥狂大色狼会有什么反应,但他知道,如果那个笨蛋知道教自己泡妞知识和生理知识的大蛇丸老师是个如此阴森森、鬼兮兮的科研人士的话绝对会笑得花枝乱颤。也会因为这里的佐助和大蛇丸之间剑拔弩张的关系而咋舌。毕竟,对于美色都有着深刻研究的两个人是如此的臭味相投,大蛇丸对那个笨蛋的极度宠爱到几乎把他毕生所学都教给了他,当然最重要的便是泡妞方面的技术。

“这么一想,这里的大蛇丸的性格仿佛和自来也换了一下似的……虽然也有些不同……”

面麻的嘀咕被佐助的一阵猛咳裂了条缝。

“大蛇丸在那个世界是那样子的?”停下咳嗽的佐助眼神复杂的看着面麻,忽而嘲讽的一笑,“不堪一击。”

“大蛇丸老师虽然好色,但是为人和善温柔,知识渊博,而且对忍术有极大的研究,是三忍之一。”面麻微愠,“这里的,比不上。”

佐助看着面麻,夜色眸子黑得让面麻看不到里面的情感波动。压着心中的畏惧,面麻执拗地仰着头回瞪着佐助。

眼中的夜空黑暗深邃,面麻却惊讶于里面那条划裂黑暗的拖着大抵是称为回忆的扫把的彗星。

彗星的光照亮了一个似乎纠缠着苦痛、悲凉和温情的聚合体。

这个聚合体代表着什么呢?

面麻的思虑在佐助转过头的瞬间被切断。

“那是你的世界你觉得如何便是如何。”淡漠的声音清冷的响着,“但这里是我的世界。”

面麻被噎了一句,哑了声音,嚅嗫几下的他,深吸一口气:“大蛇丸是你的老师吗?”

佐助的脚步顿了一下,微微点了点头。

面麻疑惑于佐助那一秒微妙的停顿,但明事理的他没有问出,沉吟片刻又问道:“他都教你什么?”

“……你不会想知道的。”

面麻沉默了,他好奇但不代表着他需要知道所有。而且佐助的态度,让他觉得即使自己问了,也不会得到什么明确的回答。还有一个原因便是,他害怕他从佐助嘴里听到的回答。

那个回答一定会饱含着痛苦、残忍、罪恶和无奈。

沉默就如昏黄的光线悄悄移动到他们两个人之间。

路上的行人渐渐多起来,面麻贴紧佐助走着,避免被多起来的人流将他们冲散。

穿着各自族徽的衣服的人们,或成群结队的进入饭馆吃吃喝喝,或零零散散的踏进书店翻翻读读,或匆匆慢慢往家中赶往。也有着几个穿着不同族徽衣服的人聚在一起,边走边高声交谈,谈论着家族中的事宜和生活中的琐碎。几个似是对忍术颇有研究的人,混在一块商谈着忍术的组合和相生相克。从上忍老师那里解散回家的下忍们,叽叽喳喳的回忆着任务途中的配合。

但他几乎看不到穿着宽大衣领,身后标有团扇标志的宇智波族人在街上闲逛。

疑惑让他放慢了脚步,四周转动的脑袋不住的往街道角落中望去,发现一位黑发黑眸的人便忍不住向他走近,却只能失望的发现绣着团扇的位置绣上别的族徽。

“面麻。”

佐助叫了一声他,面麻全身一颤,战战兢兢的快步跟上等在前方的佐助,忐忑不安地走在佐助的身边。不知道是包裹太重还是什么原因,佐助的脚步放得极慢,步伐小而短,面麻不需要像跟着鸣人那般跨步地挥动自己的双腿。他抬眼偷偷摸摸地看了几眼佐助垂着黑鬓的侧脸,随机快速的掉下视线,把眼神集中在垂在眼前的那只光滑白皙的手。他吞了吞唾沫,伸出手快速地握了握放松的修长四指。

佐助身体僵了一僵,他垂下头。

面麻在一片黑色的湖面上看到了自己紧张的一抹蓝。

“为什么这里几乎看不到你的族人?”

当面麻这句话的最后一个问号都还未在佐助的脑海里输入时,面麻看见那片平静的湖面涌起巨大的波澜。

“你为什么想知道?”

“唔……”面麻喉咙一紧,“我只是、只是觉得奇怪罢了……在我的那个世界宇智波一族可是随处可见的……”

佐助挑了挑眉,他示意面麻说下去。

呼了一口气,面麻组织着语言,压抑着声带中的颤动对佐助细细描述着。

自从宇智波一族和千手一族解除了千百年来的世仇之后,他们的两位族长创建了现在的木叶村。随着木叶机制和忍者学校等的建立,不同家族的人开始互相交流、理解、通婚、混住,而宇智波一族也在这一融合大流中将隔阂消去,家族传统也随之而改变。宇智波的驻地依然存在,但更多的年轻人愿意同其他族人产生更亲密的关系。同族外人员结婚生子的家庭搬离宇智波家族驻地,在木叶村内寻找安家之所,甚至进入其他家族的驻地安身。宇智波驻地同许多家族驻地那样成为了一个独立家族的象征地产。同时年轻的族人不拘泥于直升成为一名警务队队员,更加愿意进去木叶的各个领域和行业。有着精英一族之称的宇智波一族,在他们所处的行业更是将其发挥到最极致,木叶所有的领域都出现了团扇的标志。因为他们无可挑剔的能力和精致的面貌,宇智波一族深受人们的信任和欢迎。自然,他们的写轮眼依然受到某些极端人士的忌惮和觊觎,但在历届火影和宇智波族长的努力之下,受到伤害的宇智波年年减少。

“虽然不想承认,但宇智波一族真的很厉害。有传言称,第六代火影或许会是带土哥。”

面麻说完这句话的时候,佐助踉跄了一下。

“你是说,宇智波带土?”

面麻点了点头。

佐助眼神复杂的看了他一眼,却摆了摆手示意面麻继续。

“我觉得除了带土哥没人能够胜任了,”面麻沉吟了一下,“鼬大哥在外经营他的晓之佣兵团,止水哥身为暗部队长也不知道有没有意向……他俩的想法向来比较古怪,只有他们两个人才能互相理解对方。”

面麻絮絮叨叨地说着,他悄悄看了一眼聆听的佐助,意外的发现淡漠的面孔竟然柔和松软了起来。

佐助忽然轻笑了一声:“有趣。”

面麻的嘴巴张到一半,声音却截然而止。

那一抹黑水潭起了涟漪,水珠溅到面麻的碧空中,溅到碧空深处另一抹相似却又不相似的黑水潭中。

撇下脸的面麻盯着手腕上滑下来的镯子,把因一抹笑而染上的红压回奔涌血液的心脏。

他在心里深处犯着两个佐助都听不到的嘀咕。

该死的宇智波基因。

“总之,我那个世界的宇智波们常见到我心烦。当然,不可否认我既羡慕又忌惮他们的能力,那双写轮眼让我恐惧……”面麻咳了一声,“所以我想知道为什么在这里看不到他们。”

“你想知道?”

佐助看着他,恢复了平静的黑水潭让面麻看得有些心悸,他转了转眼睛,深思片刻,坚定的点了点头,

佐助的眼神里又出现了那个让面麻瘆得慌的光线,但面麻没有驳回自己的请求,他梗着脖子,盯着佐助。

他猛地被佐助抱了起来,夹在了手臂中。

心中的惊惧还未来得及维持几秒,面麻的眼前一晃,视野中喧闹的街道变成了寂静的大路。

一扇带着岁月痕迹的大门萧索地立在大道上。

那个巨大的破碎团扇挂在大门上。

在来之前,面麻看到它的时候,红色和黑色中还带着荣耀的光。

而现在斑驳的只剩几片残色。

破叶转着圈在这一片地的半空中游荡,穿过一条条破烂的写着禁止靠近的条幅,跨过一道道灰白的围墙,越过铺满灰尘的店面和阳台。

破败、荒凉的宇智波驻地。

面麻被佐助放了下来,他呆愣愣的看着宇智波驻地,欲言又止地转头看向佐助。他的眼里除了震惊、困惑还有悲愤。

“被灭族了。”佐助说,“这里的宇智波一族之剩下我一个。”

TBC

 

 


评论(10)
热度(98)

© 卖安利王子丢斯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