屁话联盟忠实成员
lof可以随便点❤和👍

【藕饼】表达亲密的方式

陈塘关儿童杂志

++++

  哪吒发现敖丙突然不爱找自己玩了。

  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哪吒盯着坐在身边的敖丙想。

  他从他们两个重筑肉身开始回忆。

  在宝莲里的日子没那么难熬,虽然只有魂体,但被太乙真人拉进山河社稷图之后,两个人就跟有真身一样在里面修炼打闹。除了不能吃香喝辣,哪吒过得还算是滋润。如今他有朋友,有亲人,没有偏见和误会,即便只是一缕魂魄,乡亲们也不会把他当鬼。

  哪吒不知道多少次隔着山河社稷图见到乡亲们拿着鸡鸭鱼肉来,远远地向自己致歉致谢,向父母鞠躬,道上一句“哪吒小英雄”、“陈塘关救世主”之类的话,再祈祷一句祝哪吒早日找到重塑肉身的材料,再一步三嘱托的离去。还有那些曾经企图整蛊自己的伏魔帮小孩,也不知道他们听到了什么风声,竟扛着一摞又一摞的“宝贝”过来,争先恐后地要太乙真人试试哪个可以给哪吒重塑肉身。

  仔细一听,全是小男孩们过生日、做好事、在私塾里得了好成绩这等琐碎的小事,从长辈手中奖励来的东西,甚至还有个孩子拽下了胸前的长命锁,薅下手腕上的保命镯,要拿它给哪吒塑肉身。太乙真人哭笑不得,却也舍不得让孩子们失落,毕竟在他们心中这些破铜烂铁确实是放在心尖尖的、爱不释手的宝贝了。

  哪吒很高兴,他表现得有多不屑,心里就有多高兴。

  “傻啊你们!这些随处可见的玩意儿怎么可能能帮小爷造出肉身。拿走拿走,别占小爷的房间!”哪吒叉着腰指点江山,余光看见伏魔帮的孩子齐齐瘪下了希冀的脸,心下一虚,又嘟嘟囔囔地补上一句,“这、这些宝贝你们自己收着就行了,小爷我的肉身我自己来找,才不需要抢你们的东西来用呢!”

  太乙真人小声地擅自解读:“意思就是他不舍得你们牺牲自己的心爱之物给他做身体。”

  伏魔帮的孩子抬起头,他们看到哪吒噘着嘴,却偷偷弯起了眼,欲盖弥彰得非常失败。几个人互相看了看,心照不宣地捂嘴偷笑起来,领头的阿丑说:“哪吒,等你获得了新的身体,我们一起去玩吧!来一场踢毽子大赛!”

  “哼!等着吧!”哪吒拍了拍盘坐在他身边的敖丙,“冠亚军肯定是我俩的!”

  他说这话的时候,伏魔帮的孩子一顿,他们的视线转向敖丙,又在刹那之间移开,讪笑一声,道上几句号后接连离开了,背影里满是窘迫和不安。

  敖丙静静地看着,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他明白这些小动作里的深意,哪吒也明白,当他与父母一同出现在镇子里时,承受了三年一模一样的眼神。

  敖丙对于陈塘关的百姓来说,实在太特殊了。企图活埋整个陈塘关的人是他,与哪吒一起救了整个人陈塘关的人也是他。人们恐惧他,但也不得不感谢他。

  当仇恨与感激交织时,感情的倾泻便显得困难了起来。

  就像曾经的陈塘关有多爱戴为他们斩妖除魔,守护一方和平安定的李靖夫妇,对他们的孩子哪吒的心情便有多么的爱恨。

  哪吒实在不会安慰人,他这会儿开始懊悔起来自己的口是心非,他只能偷瞄着敖丙,嘴巴张了又张,脸都憋得有点红了,才慢吞吞地走到敖丙的身边坐下,干巴巴地挤出一句:“他们只是还没有适应你的存在,陈塘关是个比较保守的镇子……”

  敖丙侧头看他,露出淡淡的一笑,说:“我没事,哪吒。人心中的成见是一座山,但连绵不绝的海浪能冲走一切。”

  哪吒一愣,没想到自己反而被敖丙安慰了,惹得他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身子一歪,脑袋一骨碌钻进敖丙的怀里,找了个舒服的姿势,把敖丙的大腿当做枕头,翘起二郎腿躺着,说:“冲不走也没关系,反正他们要是敢欺负,我就把他们打跑;他们不想当你的朋友,那我就来当,当永远的朋友!”

  敖丙嫌少与人这么亲近,哪吒躺进来的动作免不得让他浑身一僵,耳边的话也就听漏了半截,下意识垂头一看,就见怀里的哪吒瞪着一双又凶又认真的眼睛,仿佛自己刚才受了什么委屈。敖丙禁不住有些想笑,但他知道哪吒这个性格在他认真说话的时候是笑不得的,于是他弯起自己的嘴角,说:“好。”

  哪吒也笑起来,嘚嘚瑟瑟的,心里还美滋滋地想着等有了肉身之后怎么在敖丙面前耍帅,可惜现实一点儿也不愿意遂人意。几日之后,他们两个终于重获了肉身,只不过肉身不稳,为了更好的契合他们两个的灵魂,哪吒和敖丙得有一段过渡的时间,体现在身上那就是要重新长大一次,从孩童慢慢长成最初的模样。

  哪吒和敖丙一朝变回了两个走路都不稳的娃娃。

  敖丙倒是无所谓,因为太乙真人拿出山河社稷图供他们两个生长,又因敖丙的能力没有被乾坤圈压制,生长速度极快,不出便从头上有犄角,身后有尾巴的小龙人长成了翩翩少年。哪吒便苦了,乾坤圈他是不敢随随便便摘下来的,虽说也能控制得住,但生长速度还是慢得很,而就算长齐了,他的身形比起敖丙来说依旧是个孩童。

  哪吒刚认识敖丙的时候觉得身高体型差距没什么,可如今经历了一起长大的过程,小男孩争强好胜的心性就不可控制地展现出来了。现在的哪吒看着敖丙瘦瘦高高的少年样,心里的羡慕简直能从他肉嘟嘟的肚子漏出来了。

  唯一快乐的怕是只有哪吒的亲娘,竟然还掏出了哪吒曾经用过的肚兜,重新围到了哪吒的身上。敖丙的自然也不能少,请来的绣娘用最清透的蓝白丝线缝制而成,戴上去别说多可爱了。只可惜敖丙长得太快,不出几天便收进了衣橱里,殷夫人只好对着哪吒接着母爱泛滥,贴着哪吒的小肚子就是一阵揉。

  “哎呀,吒儿让娘再摸摸你的小肚子嘛。”殷夫人抱着哪吒不撒手,“娘好久都没有这么抱过你了!”

  哪吒本想故作挣扎两下,然后遂他的娘去,但转眼看到敖丙瞪着一双好奇的眼睛看他,脸上登时一红,像是被看见了什么丢了面子的秘密,蹬着腿要从李夫人的怀里跳出来。

  “放开放开,我都多大了还这样,丢不丢脸啊!”

  “什么多大了,你才不过三岁,再说了多大你都是娘的小宝宝。”殷夫人说得理直气壮,“你这是嫌弃娘抱你了?不想让娘亲近你了?”

  哪吒顿时没了脾气,要不是脑子灵机一动,险些就认了命。他忽的凑到殷夫人的耳边,暗示道:“娘!敖丙还看着呢,他现在孤身一人,师父不见了,龙族又……”

  殷夫人登时一顿,眼神一变,道了一句确实有理,而后转头把敖丙也抱进了怀里。

  哪吒翻了一个白眼,彻底服气了,可一见到敖丙傻乎乎地任自己的母亲揉头亲脸颊,脸上荡出一个羞怯又开心的笑来,心下一软,什么面子和自尊片刻之间都随风而去了。

  不该让它随风而去的。

  哪吒到了现在,到了敖丙突然减少对他的关注之后,才惶惶然地后悔起来。

  刚开始哪吒只是在测试,三五次的成功结果让他意识到了有问题,有了一个大问题。

  他盯着敖丙,嘴边发出了一声啧。

  这声咋舌不是因为敖丙备受陈塘关男女老少关注的俊秀外表,不是因为他那深受陈塘关百姓喜爱的谈吐举止……好吧,确实有一部分原因是这个,哪吒愤愤不平地想。

  且不论他在敖丙面前耍威风的念想成空,就论重塑身体见人后,敖丙的人气居然蹭蹭蹭地往上涨,什么妖啊龙啊的种族歧视一概消失,连曾经把李家的门踏破,就为了给哪吒说媒的媒人都通通转向敖丙,闹得李靖得差人在家门口贴昭示:两个小儿不过三岁有余,请诸位十年之后再谈婚姻大事。

  虽说哪吒很高心爹娘能把暂时无家可归的敖丙也视如己出,但这关注度察觉就让他很不开心,非常不开心。尤其当他自称护龙使者走在敖丙身边,却看到他的假想敌们比他还爱龙亲龙时,这份不开心立即酝酿升级成了醋意。

  “小哥哥,真好看。”阿丑的妹妹坐在敖丙的怀里,她主动要抱的,敖丙性格温和自然没有拒绝。在阿丑娘的教学之下,把小姑娘搂在了怀里。然后小姑娘便享受起了得天独厚的特权,伸长了脖子和手,捧着敖丙的脸,落下一个羽毛般的吻,“来啵啵!”

  敖丙愣住,哪吒腾地一下站了起来,肚子抖了两抖。

  冲天的火光闪过,哪吒的乾坤圈从脖子转移到了手上,与敖丙同高的少年亮着八块腹肌出现在众人的眼前,一双双眼睛里登时又挤入了另一位火红火红的美少年。

  如花发出一声“太帅了!”的尖叫,捂着胸口倒在了地上。

  阿丑妹妹哇了一声,眼睛亮亮地看着哪吒,双手鼓起掌来,说:“哪吒哥哥,好厉害!”

  哪吒哼哼了两声,余光一瞟众人,收割大量惊叹的他得意得把一头黑发烧得更旺了。他又忍不住,像是炫耀一般地朝敖丙瞥去一眼,说:“小爷帅吧!”

  敖丙转过来看他,哪吒藏在桌子下的脚指头忐忑地动了动,却见这人上下打量了一番自己,然后拉下眉,嘴角微不可见的一扁,蓝汪汪的眼睛都暗了一暗,可嘴上却在称赞:“自然,风流倜傥。”

  哪吒直觉感到敖丙不开心了。

  第一次出现这种情况的时候,哪吒还只是以为敖丙在羡慕自己,可次数一多,还是特定情况下的特定心情,哪吒的心思就活络起来了。

  敖丙好像不喜欢他的少年形态。哪吒想。可这是为什么呢?

  本想长期保持少年形态的哪吒感觉没趣了,于是他又把乾坤圈戴到脖子上,变回了小孩。效果显著,敖丙又乐呵呵地与他玩在一起了,哪吒趴在他的背上,躺在他的腿上,甚至是在怀里睡觉,敖丙都不带介意的。

  敖丙看见哪吒过来,还会主动的,亮着一双蓝湛湛的眼睛问他:“哪吒,要睡觉吗?”

  哪吒咂咂嘴,有点闹不明白,但还是大爷一般地走过去,然后转过身,坦然地坐进敖丙的怀里,脑袋瓜靠到敖丙的身上,乖顺地让敖丙的双手搭在自己的肚子上,像阿丑搂着他妹妹一样搂着自己。

  这个时候的敖丙会整个人放松下来,偶尔还会揉揉哪吒的小肚子,脸上还会挂着甜甜的笑。

  也是在这个时候,抬头看了一眼敖丙的哪吒忽然想到了什么。

  不会吧。他犹犹豫豫地想。应该不会是真的,但……测试一下。

  哪吒猛地把自己变成了少年模样。

  身后的敖丙一僵,手在哪吒的肚子上面摸了两把,硬邦邦的,接着他的手一顿,收了回去,推了推哪吒要他起来,说:“好重,你快起来。”

  哪吒没动,只是转头过去,看见敖丙的脸都沉了,他眯了眯眼睛,又把自己变了回去。

  敖丙立即心花怒放。

  靠,是真的。

  哪吒暗骂了一句,然后他猛地变回少年模样,站了起来,怒气冲冲地朝敖丙喊着:“好啊!嘴上还称赞我长大的样子英俊潇洒,其实你一点也不喜欢,这几天不找我玩了也是因为这个,对不对?!你这个说一套做一套的小人!”

  敖丙连连摇头,说:“我、我怎么会这样想呢……”

  “你就有!”哪吒无理取闹,“你看你刚才多嫌弃我!”

  “我没有,我只是,我只是……”

  敖丙的脸红了,他又忍不住把举起胳膊,让宽大的袖子挡住脸,他一紧张和心慌就这样,哪吒都看透了,更是拉着敖丙的胳膊不让他逃。

  “只是什么?你不跟我说清楚,我就再也不跟你好了!”

  敖丙一听哪吒这么说,更是紧张了,脸上的红几乎要蔓延到他的角上,可两只手都被哪吒紧紧地拽着,一双赤红的眼睛气势汹汹地盯着自己,还跟着自己躲闪的眼神一起转着眼珠,敖丙根本无处可躲。

  “我只是……我只是想抱着你,摸你的肚子而已!”

  哪吒傻眼了。

  敖丙破罐破摔,红透了脸,大喊着,“它真的很软很有弹性,而且……而且伯母不是经常抱着你,摸你的肚子,说这是表达亲近的方式……”

  龙宫冰冷,不论是父王还是其他亲人都盘绕在镇妖柱上,自己的师父也不曾对他有过除了练功之外的肢体接触,更别论如拥抱这般亲密的方式了。

  殷夫人那一抱,让敖丙第一次感觉到平凡的身体相碰原来也会有如此让人心灵激荡的感受。他恋恋不舍于此。

  原来这就是人间表达喜爱和亲近的方式。敖丙暗暗将其记在心里。但是男女之别长幼之分他也没忘,所以敖丙喜欢殷夫人和李将军,却也不敢随随便便地去抱殷夫人。

  但哪吒可以,哪吒是他唯一的朋友,他们两个还都是男孩,又是同龄,用这种方式表达喜欢那是再好不过的了。

  于是敖丙便经常抱他,把哪吒搂在怀里,揉揉他的肚子,做永远的朋友。

  可是哪吒最近不知为何总是时不时变成少年,少年状态的他抱起来实在难受,太大只了,两手伸长了都拥不过来。而且软乎乎肉嘟嘟的肚子还变成了硬邦邦的腹肌,多硌手呀!敖丙自然就不乐意了,他还想问哪吒为什么偏要变成少年模样呢,明明大家对他的孩童模样也很喜欢!

  敖丙还因此闷闷不乐了几天,没找到哪吒恶人先告状,他也生气了,一股脑的解释完后,一拂袖子,冷起脸,气呼呼地坐下修炼,不理人了。

  哪吒一看,心中愧意横生,知道是自己错怪了人,挠了挠脸,小心翼翼地挪到敖丙的面前,说:“是我错了,你别生气嘛。”

  敖丙不理他。

  哪吒挠头,他急得手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忽然之间他想到了什么,手指掐了一个诀。

  砰!

  敖丙自然听到了这个声响,他的心中一动,但幼稚的赌气又让他不想就这么服软,只是好奇还是逼着他撩开一点眼睛,偷偷地朝哪吒那里看。

  只是看一眼哪吒在干什么。

  敖丙给自己制造借口。

  才不是已经原谅了他!

  然后敖丙便看见一个戴着肚兜,挺着小肚子的哪吒滚到自己的怀里的,抬起了头,眨着一双可怜巴巴的眼睛,说:“敖丙哥哥,不要生气了嘛。”

  哪吒想了想,拍拍自己的小肚子,补上一句:“来来,肚子给你摸。”

  敖丙眉开眼笑,把哪吒抱起来,亲了一口他的小脸。

  哪吒呆住了,脸红起来的速度比他的神智恢复过来还快。他猛地垂下头,盯着放在自己肚子上的手,把注意力全放在上面,可这双葱白的手指瞬间让哪吒联想到他的脸。

  这脸红是消不下去了。哪吒认命了。

  谁叫敖丙笑起来,那么好看呢?

  fin

  


评论(43)
热度(2501)

© 卖安利王子丢斯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