屁话联盟忠实成员
lof可以随便点❤和👍

【藕饼】差距

试写,接原著结局,一个暧昧又童贞的小片段

+++

  敖丙发现哪吒突然不理自己了。

  说是彻底不理也不对,准确一点来说就是哪吒不愿与自己对视了。偶尔碰巧对上了眼睛,也会在敖丙眨眼之间,把那双如本人嚣张气焰一般大小的眼睛猛地转过去,脖子扭过去的时候还发出咔的一声脆响,吓得敖丙幻化掉的龙角都要不受控制地冒出来了。

  他真怕哪吒把脖子扭断了,毕竟哪吒的魂魄现在可是暂寄在一掰就断的藕里,那是太乙真人找遍了三界各地,才从观音的莲花池里找到的莲藕,稀少,偏最适合哪吒的魂魄寄托,而制作一个人形连藕又要费上不少精力,所以随便断一段都会让太乙真人心疼许久,更是被他三令五申要小心使用。

  他的担心不是没有根据,就在那一声响之后,哪吒气急败坏地发出一声靠,同时托住了他的脑袋,拧了拧。

  “哪吒你怎么了?”敖丙问着,他决定无视哪吒拒人之外的态度,从山河社稷图里飘到哪吒的面前,蹲下来万分担心地望着哪吒,“太乙真人说了,现在他给你做的肉身还不稳定,要轻拿轻放,最忌鲁莽使用。你刚才扭头那么猛,是不是哪节断了?需不需要我施法帮你长……”

  可敖丙还没有说话,哪吒的眼睛一圆,兀地猛退一步,又背过身去。

  “不不不、不用!小爷我自己也可以!”哪吒说,“你别突然离我这么近,很吓人成不!”

  很吓人?

  敖丙眨了眨眼睛,转念一想,处于灵体状态的自己就如鬼魂,而人类是怕鬼的。哪吒虽是魔丸,但寄托于人类之身,四舍五入也是人类。

  他了然地哦了一声:“哪吒你怕鬼呀!”

  “我怕你个鬼!”哪吒瞪大了眼睛,又忽的发觉这话有点不对,转过身来反驳,“不对不对,我不怕鬼,也不怕……”

  结果就见敖丙笑眯眯地看着他,蓝色的眼睛像一片海包容着哪吒,浅浅的笑容像成功打起的水漂在水面荡开的涟漪,勾人视线又让人心生激荡,直把哪吒一个“你”字笑得卡在了喉咙里。

  哪吒果然还是怕他的,他总在无意识地搅乱自己的生活,还有心。

  要躲远一点。

  哪吒转身就走,他本是想跑,但觉得这样显得太跌份,好像在告昭全世界,尤其是敖丙,他在害怕他一样。所以他用走的,手插在裤子,一副无所畏惧嚣张跋扈的样子,脚却在快步走,恨不得把乾坤圈从项圈变成手环,让短腿变成长腿地快步走。

  他指挥着藕人哐哐哐走了几步,脑子却又忍不住想敖丙,想身后这条龙的表情,想得太入迷,想得太好奇,哪吒就忍不住想侧过一点脑袋,让左眼或者右眼的余光去瞟敖丙的脸。他完全可以做到不被敖丙发现,所以他想了想决定偷偷地转过去,就转过去那么一点点。

  敖丙站在哪吒的身后,他还没有肉身,太乙真人还没有找到适合做他肉身的物质,所以他不能像哪吒那样钻进一根被强行连接成人样的藕里,肆意地离开山河社稷图,不然他的灵体就会有危险。这导致敖丙多少是有一些羡慕哪吒的,他想赶上哪吒,灵体与实体究竟还是有着差距。好比现在,他碰不到钻进藕人里的哪吒,也不能和哪吒一起参观他的家,玩他推荐了许久的自制小玩具。

  虽然在山河社稷图里,他们能够宛如常人的一起行动,但这毕竟不是长久之计,他们两个到底还是个行动不便的灵体。更何况现在一方有了代替肉身的载体,一方却没有,这使得敖丙和哪吒之间的气氛偶尔会有些尴尬。

  太乙真人说了,想要重获肉身,除了找到适合的物质载体之外,还需要个人的修炼。在载体暂时找不到的这段时间里,敖丙就修炼,潜心修炼,他想通过修炼让自己早一点获得肉身,好能够和哪吒一起走出山河社稷图,保卫一方的同时复兴龙族。敖丙擅长于此,哪吒无聊地开始用神笔在山河社稷图制造各种机关和小玩意儿,吵吵闹闹、嬉嬉笑笑地把山河社稷图搞得天翻地覆时,就待在他身边的敖丙依然能够心无旁骛地修炼。

  他进步很快,连之前一直没有办法幻化掉的龙角都成功消失了。可当他惊喜地把这个成果告诉哪吒,与他分享喜悦时,却发现哪吒的神情不一样了。

  也是在那之后,哪吒不愿意理他了。

  敖丙看着哪吒缓慢下来,又偷瞄过来的背影,想起这些来,他又想到殷夫人的话,说哪吒是一个渴望陪伴的孩子,联系哪吒那心口不一的别扭性格,敖丙忽的想通了。

  原来是因为我潜心修炼而忽视了哪吒,所以他不开心了,才开始不愿意理会自己了。

  敖丙恍然大悟,越想越觉得有道理,就连哪吒的小动作都有了明显的原因:为了引起自己的注意力,让敖丙和他一起玩,而不是只知道修炼。

  想到这里的敖丙深感愧疚,哪吒将他作为唯一的朋友,而他口口声声也是如此,却为了一点肉身而与他有了罅隙,忽视了友谊,忽视了哪吒的心情,这怎么可能会让一段友谊长久呢?

  所以敖丙决定做点弥补,做点能够让哪吒知道他也十分在乎他的事。

  我就只瞄一眼,哪吒想,就一眼,就看看敖丙是不是跟上来了,要是跟上来了他就以无肉身者不可出图的理由把他拉回去,要是没跟上来……没跟上来,他就生气!哪吒撅了撅嘴,又叹出一口气,生气了又能怎样,反正都要接着帮师父去找适合敖丙的物质载体。

  可他还是瞄了过去,圆溜溜的眼睛眨又眨地瞄过去,脖子都无意思地伸长了一点。

  然后他就看见敖丙站在山河社稷图前,没有跟上来,也没有说什么,但是他从山河社稷图里拿出了神笔,在图上画了一个东西,接着那东西就掉进了他的手中。

  是一个毽子。

  一个红色和蓝色的毛混合在一起的毽子。

  哪吒张大了眼睛,在他自己不知道的时候把脑袋整个扭过来。

  “哪吒,我们一起玩踢毽子吧。”敖丙把手中的毽子向前一递,“来吗?”

  蓝色的海弯起来了,里面有浪花,温柔地卷上哪吒的心。

  要命。

  哪吒的心脏怦怦直跳。

  藕人哐当一声砸在地上,摔成了两截,太乙真人又要给哪吒再做一个新藕人了。

  fin

评论(15)
热度(666)

© 卖安利王子丢斯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