屁话联盟忠实成员
lof可以随便点❤和👍

【也青】离塔(01—05)

之前点梗的哨向,看了哨向的设定之后,发现可以写点不一样的东西,就试了试。

写完发现是冷笑话合集(。

+++

  1.

  诸葛青,时年二十又六,风流倜傥,谈吐不凡,哪都通哨兵与向导管理委员会中的S级向导,曾任极为重要的精神体医生一职,经手多位精神暴走的向导和哨兵。首创双龙精神体治疗法,主管精神萎靡、食欲不振等日常小病的青龙,搭配专治突发癫狂、躁郁等难病急病的玄龙,不论是大毛病小毛病还是疑难杂症,通通都能药到病除,永不复发!

  您是否已经对管委会的治疗方式产生厌烦了?是否对传统疗法已经免疫了?是否因屡治屡犯的精神疾病愁苦不已?那就来找诸葛医生吧!

  今日诸葛医生的私人诊所开业大酬宾,下午18时前预约还可免费获赠价值千元的精神体状态检测仪一台!

  有意者请联系王护士手机:xxxx,微信:thesunalsorises

  2.

  “老王,你行不行啊,这跟电视里专骗老年人的传销广告有差么。”诸葛青咋舌,“忒损本人的名誉了啊。”

  “嗐,担心啥,这样才不会被他们发现,大隐隐于世懂吗?得亏你曾经在会里用的是卧龙这诨名,名头大盛不仅一堆假冒伪劣产品流窜大街小巷,大伙也不知道你的真名,刚好咱也混进去,谁能找到咱这个真货就看谁运气好。”

  说话的人叫王也,是诸葛青的哨兵搭档兼诊所唯一的护士。他正数着手里的小卡片,边上一圈全是如上的文案,挤得中间那张诸葛青的大脸只剩一双标志的眯眯眼,边上还有一叠同款传单和小贴纸,显然是要拿出去发的。他一边忙活,一边劝慰道:“你就忍忍吧,用这么传统的办法还不是现在互联网太发达,咱拍个抖音上去,不出两分钟就会有一百个哨兵出现在家门口,等着你这个被管委会秘密追捕的逃犯。”

  “这可不一定,按照我这模样整容的也不少。”

  “……少自点恋成吗。”

  诸葛青微微一笑,没再打扰忙活的王也,背着手溜了一圈他俩的新诊所。这是他们两个从哪都通逃出来之后,用光了诸葛青的积蓄,办假证,托关系,费了老大劲才得来的这么一个证件齐全的小诊所,就是位置不太好,开在一条偏僻狭窄又肮脏的老胡同里。好在他们两个勤快,硬是倒腾干净了,虽然空间略小,但该有的诊断工具和仪器都有,比不上原来的那般高精尖,低配版也算是能用。一间药房,一间观察室,一间消毒室,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诸葛青少爷出身,看着就像个穷讲究的男人,按照他的情调,诊所里还需得点安神的香薰,但在特殊情况下,这些不必要的东西全被他抛了精光。

  唯有身上这件日常进行消毒的干净白大衣成了他最后的讲究。

  哦,还包括王也穿着的蓝色护士服。

  诸葛青坐回自己的位子上,看着搁在桌上的主治医师木牌子发愣。这牌子还是原来那一个,离开前顺手从桌上捞出来的,背面还有个哪都通的阴刻log。木牌子没摆正,王也收拾诊所的时候不注意摆放,随手就是一丢,歪得可以和桌子形成45°角。诸葛青伸手过去整了整木牌子,过了片刻又把它扔进抽屉收了起来。

  “你要不舍得就留着呗,反正咱这诊所也就你一个医生。”王也瞅见了,说,“跟一个木牌子怄什么气,委员会那群人搞出那码事来又不是你的错。”

  “你不懂,这叫扔掉过去,开始新生活。”

  诸葛青翘起二郎腿,轻哼一声。

  “营业第一天啊,就让我看看咱的广告有没有用。”

  “是啊,老青,我也很期待。”

  王也瞄一眼过来,冲他一笑,走到诸葛青的身后,搭上他的双肩。

  然后钻到诸葛青的腋窝下面,猛地向上一拉。

  “那就给我起来,跟我一块发传单去,别跟个二大爷似的一动不动。还翘二郎腿加邪笑,你以为你是等事情自动发生的幕后大boss啊?要不要我在给你搞几个ゴゴゴゴゴ的拟声词在后面摆着啊?”

  “……”

  诸葛青叹气,看了一眼外面明媚灿烂的三伏阳光,靠在王也身上无比挣扎地说:“你忘了你刚说的吗?我是一个会引来一百个哨兵的管委会秘捕逃犯。”

  “没关系,到时候被逮着了就说是按照你的脸整的李鬼。”

  “……”

  “再不济你搁那儿一打滚,一挺身,义正言辞地说‘你们抓卧龙关我诸葛青什么事!’说不定那些没见过你脸的傻大个真就把你给放了呢。”

  “……”诸葛青想了想,点头,“这个我看行。”

  3.

  广告还是有效的,渐渐有些人路过他们的诊所会驻足观望一阵,病人数量虽然不多,但还算是解决了带着几个小毛病的精神体,让诸葛青颇有成就感。

  不枉他们两个在这片偏僻的小胡同里逮着一个门缝就往里塞小卡片,逮着一墙公告栏就贴传单,逮着一辆共享单车就在车杆上糊一张小传单,把危害市容市貌的行为干了个遍,导致诸葛青一度认为在被管委会的哨兵抓到之前,他俩会先因破坏公共财物关进拘留所,对着警察同志流七天铁窗泪。

  诸葛青都想好了,如果真要面对警察同志,他就装疯卖傻把责任全推老王身上,反正在大众眼里他就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就精神稳定强大的向导,铁定是打不过一个五感超人孔武有力的哨兵。就算王也这位哨兵的腹肌比他还少,整整齐齐的一块,平坦松软还丢人。

  “不应该啊,我见过的哨兵不论男女都肌肉发达的可以来一场健美比赛,你真的是哨兵?”

  问的人是新来诊所的一位病人,叫小俊,他的身材干瘦,手脚却很灵活,一把就抓到了趾高气扬地飞在他身边的小黑龙,立即成为一向矫捷爱作弄人的小黑龙的奇耻大辱。在它暴走之前,王也先一步让自己的精神体化成橘猫把它叼走了。再仔细一看小俊穿戴虽然整洁,但衣服破旧泛着被水洗到褪色的白。

  聊了几句发现这个正值青春期的小孩子是个还未被哪都通编入登记的年轻向导,精神体是只小土狗,正无精打采地趴在他的头上,勉强晃晃尾巴表示它还存在。诸葛青的小青龙正围着这只小土狗观察,身上的小白大褂跟着它的动作飞扬。

  精神体的问题说白了还是人的问题,抓好了根源才能解决一切。

  所以在小青龙拿着诸葛青给他想象过去的听诊器和压舌板检查小土狗身体时,诸葛青和王也负责陪聊,深挖患者得病的心理和现实因素。

  “这是歧视啊歧视。”王也端来一杯水,放到病人面前,“谁说哨兵一定得要五大三粗的,现代社会了,脑子才是最重要的,懂不小朋友。再说了你能看到你哪些哨兵啊,数量又不多,大家长得也跟普通人一样。”

  “动画片里啊!还有电视剧,不都是威武强壮的哨兵搭配纤细娇弱的向导吗?而且他们都可厉害啦,一般普通人做不到的事情,他们都可以做到!拯救地球,保家卫国,打击罪恶……这么多的事情,没有他们普通人可能都没法生活呢!”

  “现在娱乐圈把哨兵和向导的形象打造成这样啦?”诸葛青好笑道,“好久不看电视剧了,真是没想到啊。”

  “委员会里的人不看电视剧呀?哦,也对,你们都是哨兵向导,一定都忙着更加重要的事情,才不会有时间看电视玩电脑呢。”小俊眨着亮闪闪的眼睛看他们,“过几天就有委员会的人来把我登记在册了,再过不久我就可以入会学习,然后找一个哨兵做搭档,成为像动画片里的向导一样厉害!”

  王也看了一眼诸葛青,诸葛青还是笑眯眯的,一边回收着已经检查完毕的小青龙,一边说:“嗯,祝愿你能够成为这样的向导。但是,我们要先解决一下你精神体的问题,刚才检查出来你的这只小土狗有点食欲不振呀,最近都给它喂了什么营养品啊?”

  小俊眨了眨眼睛,说:“就是市面上卖的那些呀。”

  “是哪都通委员会生产的精神营养品吗?”王也问。

  哨兵和向导的精神体与生具有,并可以利用精神力量攻击敌人,而精神力量的强弱便要看本人的精神素质。想要提升精神素质需要是通过补充精神营养,目前可以通过使用承载着意识、知识和精神的媒介,既所谓的精神营养品来汲取营养,提高哨兵和向导的精神素质。

  简单来讲,那就是用知识武装头脑。

  营养品的使用方式最简单最直接,同时也是最便宜的方式便是用眼睛看,用思考来反刍。当然,让精神体自己来进行这个步骤效果也是一样的。

  “嗯,我买了一套指定用品喂给它呢!”小俊套出自己的手机,“实体版太贵了,我就买了数字版,在入塔app里。”

  入塔APP是哪都通委员会开发的一款专供哨兵向导们使用的软件,不单包括供给精神体的这类营养品,还包括各类日常生活工具,小到交通卡充值,大到任务下达和接收系统,皆可通过入塔APP实现操作。所有在哪都通委员会登记的哨兵向导的手机上都有这么一个软件,属于硬性条件,毕竟软件确实便利,而且他们赖以生存的任务可都只能在这上面接收呢。

  诸葛青和王也的手机中本来也有,但现在没有了,绑定了手机的软件深扎系统核心程序,卸载不了,他们两个干脆换了手机,换了联通着亲朋好友的手机卡。离开哪都通的时间有点长了,这会儿看到曾经依赖的软件心中不由得涌起一股颇为复杂的心情。

  “嚯,版本9.0,加了不少功能啊,就差帮咱把屎把尿了。”王也翻看着小俊手机上的入塔APP,语气冷了八度,“能看的倒是十几年不变,还是那些没什么营养的东西呢。”

  小俊感觉出来王也的语气不详,小心翼翼地问:“咋了,我是买错了吗?可现在除了这些东西能看,没别的东西可以供精神体使用了呀……”他顿了顿,“啊,我的小土狗是因为看了它们营养不良了吗?”

  “不是,”诸葛青摇头,“是腻了。”

  “腻了?”

  “一种东西让你一直吃,你会不会吃到想吐?你让精神体一直看这些东西也是一个道理。”诸葛青指着入塔APP里的精神体提升功能,“这些产品看上去品种繁多,但仔细一想就会发现核心营养单一。相当于你天天在给精神体喂的是不同品牌同种口味的泡面,能不腻吗?你的精神体想换换味道了。”

  “可是我还没有……”

  诸葛青看向小俊,弯起的嘴角露出一点意味深长。

  “你想看的,真的只有这些内容吗?”

  小俊愣住了,他怔怔地看着诸葛青,趴在头顶上的小土狗融进他的大脑。

  “我能看别的吗?那些传说中的不正规的三无营养品……”

  “当然能。我家就是做这个的,在哪都通发布营养品发行条例之前都是正规的。”王也想起什么,苦笑一声,“之后也靠这发家致富嘞。”

  “那……”

  小俊的眼睛发亮。

  4

  诊所晚上十点正式关门。

  诸葛青帮着王也整理药房里的物品,他扒开一盒药,拆开里面的胶囊,掉出一块不及指甲大小的芯片。这些胶囊便是小俊所说价值昂贵的营养品实体版,可溶的胶囊和芯片通过血液运输到大脑,然后直接在大脑中起作用,将运载在其中的内容全部刻入记忆里,做到在几分钟之内获得一系列知识的效果。

  “这里面存储的是什么内容的材料?”诸葛青问。

  “结合热产生的原因和解决方式。”王也回答,“给那孩子的就是这个。”

  “哦,我知道这本,里面的内容正经得很,图解都跟人体解刨似的。”诸葛青把它塞回胶囊,“啧啧,就连这种都成了不得流通品么?”

  “你也不想想结合热这种东西占多数的普通人就知道个皮毛,管理会又只言片语敷衍了事,还在网上搜索不到,把那孩子的好奇心憋得都精神萎靡了,要不是凑巧找到我们,还不知道啥时候才能知道这些东西呢。”王也摇了摇头,“唉,成年人借着孩子们的无知幼稚做屏障,肆无顾忌的在他们面前讲黄段子,却忘了他们也有记性,也会好奇啊。”

  诸葛青耸了耸肩,不置可否,他把手边最后一盒药整理完毕,忽然想到什么,凑到王也身边,拿肩膀碰了下王也的肩,笑嘻嘻地说:“欸,老王,要是过几天他跑来要更详细的内容怎么办,他这年纪的孩子对这可有旺盛的求知欲啊,你给吗?还记得你当初把我拐出来的时候怎么说的吗?”

  他模仿着王也的语气:“‘我想让大家想吃啥营养就吃啥营养,我要自由成为每一个精神体的组成成分,这事儿就是我离家出走的目标!’”

  王也瞥他一眼,知道诸葛青拐着弯打趣自己,手上动作没停,呿了一声道:“边去儿,那小孩才几岁,等他十八了再说。”

  诸葛青嘿嘿一笑,凑得更近了,指着自己:“我十八了,我可不可以?”

  王也的耳朵红了。

  他的橘猫怀里钻进一条青色的小龙。

  黑色的小龙翻了一个大白眼,在半空中化成一缕写着“恶心”的烟,消失在漆黑的诊所里。

  5.

  他们两个关了灯,上了床,脱了衣服。

  然后因家教原因从未真正涉入十八禁领域的诸葛青拉着王也看了一夜的小黄片,导致其人一宿没睡,大眼灯亮到了第二天晚上休息才关上。

  赶巧有个追着线报来的哨兵查探情况,抬头一看就见一双明晃晃的探照灯,深信不疑地遗憾摇头,给自己的搭档发微信汇报:情报错误,是个整容的李鬼,还没整到精髓,你瞧这眼睛大的。

  也算是因祸得福,可喜可贺,让他们两个的小诊所度过平淡无奇,又期待着新病人敲开诊所大门的一天。

+++

顺带祝自己生日快乐,耶!

P.S.在废文网同步连载,有车会在lof提示,正文放废文。看车需要注册+等级,等级依靠回帖升,大家在原贴中回复就行,不要发无意义文字水贴,会被封号的╮(╯▽╰)╭注册方式废文网注册页面就有提示,不多说啦~

评论(20)
热度(211)

© 卖安利王子丢斯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