屁话联盟忠实成员
lof可以随便点❤和👍

【也青】王家三少爷想让我告白~术士们的恋爱头脑战~

写一篇沙雕献祭,本来想在更新之前发的,没想到还是拖到了现在。

诸葛青你都被提名了,这周就赶紧出来吧!!!

梗自一月新番《辉夜大小姐想让我告白》

+++

  西南蜀中某一处山中。

  有一名青色长发的男子眯着一双眼睛,目光深邃地看着前面正与敌人缠斗的同伴。敌人不强,同伴很明显占着上风,青发男子已经解决剩余的敌人,好暇以整地等着同伴打败对方。

  此人名叫诸葛青,前演艺界新星,短暂的偶像时光不仅收割了普通人社会中少女少男们的心,在异人界更是有一大批粉丝。他的能力是武侯奇门,具体怎么用你可以关注异人微信公众号,回复武侯奇门查看详细解释。

  被他的眼睛捕捉住的是诸葛青此次任务的同伴,一位疏着牛鼻子发髻,一脸肾虚模样的男性。这名男性叫做王也,是中海王家三公子,标准身价过亿的富二代,不靠后门考入清华大学的高材生,还是前武当弟子,并短短几年内掌握了对术士诱惑力极大的八奇技风后奇门。此人性格温润体贴,稍微收拾一下大概就会有大批少女另眼相看,投怀送抱——虽然他从来不收拾,导致母胎单身至今。如此属性叠加,王也自然是异人界中首屈一指的青年才俊。

  诸葛青自然也十分欣赏,虽然他俩的第一次接触王也就把诸葛青打到吐血,还打出了心魔,但是诸葛青考虑过了,如果王也先向他告白的话,他说不定会接受。

  当然了,在感情事上诸葛青是不会强迫人家的,也不会使用武侯奇门去算他与王也的缘分,前者是因为强扭的瓜不甜,后者是因为那样就太简单了,非常没意思,诸葛青从来不屑做简单又没意思的事。

  你问我为什么诸葛青能确定王也会向他告白?

  那是因为诸葛青偷跑到王也的内景里问过了:

  没错,王也喜欢他!

  喜欢上一个人然后告白,两人结合,幸福的生活在一起,这是一件不论性别,不论年龄,不论国籍和种族的人都会觉得十分美妙的事情。

  但是!

  在诸葛青阅尽小姑妈手中各大同性文学,询问了大量Gay友之后,才发现对于同性恋来说却不是这么简单的事!

  普通恋人之间尚且存在着明确的分配关系,同性恋人之间更是如此,主动与被动,上与被上,1与0,背后都代表着竞争关系。

  而且!如果诸葛青想要不费劲的享受性,那么——

  就绝对不能成为1!

  按照诸葛青博览群书所得理论经验来看,先告白的人便是主动方,一般来说就是1,所以诸葛青绝对不能先一步告白,而是要诱使王也忍不住向他告白!

  没错,恋爱即战争,术士之间更是如此!就像罗天大醮上拳拳到肉的战斗一样!

  打心眼里无比认同这个理论的诸葛青转头一看目标,就见王也突然使出一招土河车,灌进了敌人的嘴里。

  ……

  但是他们是术士,放在游戏里就是给智力加点、拼魔力的职业,不是猛刷连击和暴击的战士,所以对于术士来说——

  恋爱到底还是头脑战!

  没错,是智慧与智慧的比拼!

  至于为什么王也如此真情实意地暗恋诸葛青却不告白,在诸葛青退出王也内景的那一夜就思考出了三条结论。

  第一,按照他对王也的了解,这个人估计是遇到了自己才情窦初开,青年第一次怀春,手足无措,不知该如何解决内心对诸葛青的感情,所以瞒着不说;第二,再说王也这个看似通透实则拧巴的性格,可能事出了这么长一段时间,即便诸葛青好说歹说让王也不用觉得在罗天大醮那一打把他打出心魔来有什么好愧疚的,但这人肯定还在心里头拧成莫比乌斯环,始终不敢对自己出手;第三,那就是性别问题了。小说里的说辞太理想化,再怎么真爱不分性别,放到现实中来,那也是同性恋。王也小同志异性恋都还没有异过,突然一天就同了,就算是诸葛青这位异性恋经验丰富的,那也是要吓一跳的,何况王也这个理科生,肯定还跑知网上查阅大量论文,好让自己心安理得地接受性取向被诸葛青在罗天大醮的一口血给溅弯的现实。

  通过以上结论让诸葛青得出一个让王也告白的最正确方案,那就是暗示!

  用这个方法有两点理由。

  首先直接喊人告白是不可能的,诸葛青也没有这么厚的脸皮做出这种事情来,而且这么直接,王也这么聪明,肯定立刻就会被知道自己偷跑内景去问了,紧接着就知道诸葛青也喜欢他了,四舍五入就等于他在向王也告白了。那这段感情中主动告白的就不是王也,而是诸葛青了。

  这不行,非常不行,诸葛青抵死不做1!

  其次他也想清算一下他和王也之间的小罅隙。王也这厮总说他在诸葛青面前没秘密,说得多么的委屈,仿佛诸葛青在他面前就是位偷窥隐私犯。可实际上呢?诸葛青才觉得自己被王也剥了衣服,从里到外都被他那双堪比显微镜的眼睛看了个透。他还没喊冤呢,王也这个罪魁祸首倒是先叫唤上了。所以诸葛青要用暗示激发王也这项被动技能,为自己伸张一下正义。

  毕竟正义缺席太久了,是个人都会觉得憋屈。

  诸葛青是个主动出击的人,他环顾一眼四周,就在他想七想八的片刻里,前方的王也已经身姿华丽地搞定了所有不自量力的敌人,又尽心尽力地把这群人搬到一块,等着山下的哪都通员工开着刷着快递车油漆的垃圾车上来一并回收走。

  王也把他们都堆在一块巨石旁,视野顿时宽阔了不少,这个时候他们两个才发现眼前正是一个悬崖,向下望过去显出一片雾中山涧,流水潺潺。鸟叫虫鸣,端的一片好风光。

  “哎哟,不愧是川渝地带,随便一个山都这么好看。”王也啧啧称奇,“说来这附近好像还是个小景区,因为到处都是奇形怪状的岩石,人们就把它当噱头,凭借丰富的想象力把这附近有点特别的岩石都给取了个奇奇怪怪的名字。”

  “你怎么了解得这么清楚?”诸葛青问。

  “因为我经常来啊。”

  “你来这穷乡僻壤的地方干嘛?”

  “来见偶像啊!武侯祠在四川呢!而且偶像当年在蜀中任职,走了多少川渝地带的地啊。”王也回答得理直气壮,“圣地游行懂吗?”

  “……”

  怎么这人就不能把对偶像的热情告白分一点给偶像的子孙呢?

  诸葛青不懂,非常不懂,但他不表示,脸上还是笑眯眯的,只是抱着胸走到王也身边一块眺望远处。他们两个的距离很近,诸葛青故意的,他把手抬起来的时候手指还擦过了王也的手背。山风吹来,牵起诸葛青的刘海和鬓发,悠悠扬扬地往后荡着,能把诸葛青专门喷在身上的香水勾进身边人的鼻子里。他看不见自己的模样有多帅气迷人,但他也能想象得出来这个画面和氛围多么唯美小清晰,多么适合告白。

  他似乎还感觉到了从身侧飘过来的视线,暧昧又缠绵。

  插进腋下的手指抓住了衣服,诸葛青的喉结滚了滚。

  快告白吧王也。他在心里催促着。如果你告白,我绝对会答应成为你的男朋友。

  耳边安静地只有山风和呼吸声,诸葛青等得太久了,他微微撩起眼皮,瞄向站在身边的王也。

  他看到王也正举着手机,对着前面的山景拍照。

  ……

  妈的。

  诸葛青骂了一句。

  拍照也就算了,居然放着面前这个大帅哥不拍,拍什么风景照!

  诸葛青翻了一个白眼,一边心想着王八蛋王也不识好人心,一边也掏出手机,以山林为背景,给自己噼里啪啦连拍了九张自拍,专往王也的镜头范围里找背景。

  “老青你是不是针对我?”王也问。

  “我没有。”诸葛青说。

  “……”

  王也抿着嘴沉默了一会儿,直溜溜地盯着诸葛青看,盯得诸葛青以为这个人终于要醒悟过来时,就见王也手臂一横,一把扯过诸葛青,把人勾到怀里,说:“笑一个。”

  诸葛青猝不及防,空白的脑子只来得及接收王也的指令,带着愕然和迷茫的笑容同王也傻乎乎的笑脸定格在手机屏幕里。

  “我说真的啊老青,你说你想要跟我来张合照也用不着这么拐弯抹角的,直接开口得了。”王也笑呵呵地把合照发到诸葛青的微信聊天框里,“喏,给你发过去了。”

  诸葛青看着手机里连美颜都没开的照片,咬牙切齿的,笑着跟王也说:“谢谢啊。”

  “嗐,就一件小事,别跟我客气,咱俩谁跟谁啊。”

  诸葛青连笑都不想跟他多笑一下了,他想王也真他妈能装,装得跟真兄弟似的,要不是内景早一步告诉诸葛青了,哪会想到这一脸纯良的家伙不仅想把他当兄弟,还想把他当对象。

  越想越气,诸葛青不想再和王也多说话了,恰巧这个时候张灵玉向他们发来一条消息:任务结束,山下集合。

  消息是群发的,王也朝诸葛青望去一眼,意思很明白,两人等到哪都通员工上来带走他们的手下败将时,两人一块向山下走去。

  诸葛青先前生了王也的闷气,拿着手机一路玩,王也走在后面,亦步亦趋地跟着,嘴里头还叨叨着让他别只看手机不看路,比他妈还能烦人。诸葛青听得更恼,呛了一声回去:“行了,别叨叨了,你就站在我后面,我要真没看着路摔了,往你那边摔不就是了,你一八奇技传人还接不住我不成?”

  王也登时噎住了,支支吾吾的,到了最后似是说不过诸葛青地抿住了嘴。

  诸葛青听着后面的动静有点纳闷,心想是不是说错了什么,结果瞥眼就见王也单手捂着半张脸,眼神躲躲闪闪,拧着一对眉,偏偏耳尖红了一片。诸葛青猛地把眼神收了回来,怦怦直跳的心脏跟打字机一样把答案输入了脑子里。

  太暧昧了。

  诸葛青死盯着手机,偷偷摸摸地深呼吸着,把冰凉凉的山间水汽吸进自己的身体里,拿来降低脸上的温度。

  他刚才说的那句话太暧昧了!

  暧昧得仿佛他在向王也告白一样!

  诸葛青心中警铃大作,硬生生把刚才那点害羞给驱散了,他满心只想着要找点什么话题缓解一下这个尴尬又紧张的气氛,不能让王也咂摸出来诸葛青对他的心思!

  好在这个时候手机通知栏蹦出一条消息,诸葛青飞速看了一眼,好像是一条新闻,标题最前写着恭喜两个字,估计是条可以拿出来分享的好消息。死马当作活马医,诸葛青举起手机,估计缓了一步,身体向后一仰,念道:“诶老王,你看这里有条新闻,恭喜台湾成为亚洲首个通过同性婚……”诸葛青硬着的头皮让自己读下去,“姻合法化的地区。”

  三秒钟,只有诸葛青的声音的三秒钟,他的脑子临危受命被迫疯狂转动的三秒钟。

  在这三秒钟里,诸葛青悄无声息地把自己的身体摆回去,一边装着好奇把新闻点开,翻着里面的文字描述和一张张台湾人民举着彩虹旗的照片,脸上一点也不心虚地说:“嘿,现在同性恋也要跟异性恋一样承受婚姻的痛苦了。”

  “……”

  “前段时间我就听说了这件事,没想到真的成功了,挺好,就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轮到大陆。”

  “你不反对同性恋?”

  “我为什么要反对同性恋?”

  “这,这我不是听说你当初被某个男导演性骚扰吗,我就以为……”

  “变态不分性向,没必要为了一个老鼠屎就说所有的粥都是坏的啊老王。”诸葛青微微一笑,“真爱不分性别,懂吗?”

  王也眨了眨眼睛,他的喉结滚了滚,神情微动。

  诸葛青攒紧了自己藏在背后的拳头。

  “对我来说不论是异性恋还是同性恋,爱才是最重要的。婚姻说白了就是一种爱的法律形式,在代表着恋人和婚姻关系的戒指上再加一层整个社会对他们这段关系的认可。”诸葛青尽量让自己的语速正常,表情正常,他捡起一块小石子,“没有同婚合法化地区的恋人们只能靠标着对方姓名的戒指强调忠诚,但对我来说只要我喜欢的人也喜欢我,就算他只能给我一枚石子,上面刻着他的名字,我也愿意对他表达我的爱与信任。”

  这段话,诸葛青准备了许久,从得知王也喜欢他的那一天就在编纂着,斟酌着,等待着合适的时候对着正确的人说出正确的誓言。

  王也的身上有一枚石子,刻着他的名字。那是他与陈金魁之间有关八奇技的约定,现在这个约定失效了,可王也还带着它,诸葛青便擅自对它也起了心思,但并非是出于八奇技,而是石子本身。

  对于其他术士来说,获得石子等于获得了风后奇门,可诸葛青才不在乎什么风后奇门,他只在乎王也这个人,他硬生生地跨越了这一层核心含义,获得石子不再等于获得风后奇门了。

  获得石子等于获得王也这个人。

  换言之,如果王也主动把石子给诸葛青,那也就等于王也主动把石子给他,也就等于王也向他告白了!

  诸葛青的算盘一向打得精明准确,武侯小学珠算兴趣班至今还没有人打破他的速度和准确率呢。

  所以他敢保证王也下一秒就要顺着他这句话,把那枚刻着名字的石子交到自己的手上。

  王也插在口袋里的手动了动,目光灼灼地看着他,嘴巴张了张:“老青……”

  诸葛青屏住了呼吸,捏紧了手中的石子。

  “诸葛兄,你是想要给石头刻字吗?”声音来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张灵玉,“下面就有小贩在卖,还可以给你编个穗。”

  “……”

  诸葛青瞪大了眼睛:“张灵玉你什么时候过来的?”

  张灵玉眨了眨眼睛,说:“就刚才,王道长都看到我了,我看你们两个正在说话,还以为王道长告诉你了才过来。”

  而这个时候王也才咳了一声,补完了他说到一半的话:“老青,张灵玉来了。”

  诸葛青恶狠狠地瞪了一眼王也。

  张灵玉没有明白这两个人之间的气氛,只是从兜里拿出一枚打磨得十分圆润的石头,上面用小楷刻着一个玉字,上下各钻了一个孔,挂了一个钥匙扣和一个白色的穗。

  “这座山头以奇峰异石为旅游卖点,附近这片居民便跟着靠给游人卖石刻为生。有刻字的,也有刻图形的,可以直接去摊上挑一个现成的,也可以自己捡一块石头去刻。不少同事买了他们的小石刻,王道长和诸葛青如果有这个想法,也可以买一个回去当纪念品。十块钱一个,也不贵,当做帮助他们的生活了。”

  “哦?有点意思,我等会儿也去看看。”王也咂摸一声,“怎么样老青,去吗?”

  诸葛青呵呵一笑,说:“去,怎么不去。”

  “诸葛兄看上去好像不太开心啊……”张灵玉犹豫道,“是我做错了什么吗?”

  “没有。”“不是你的错。”

  否认的诸葛青一愣,他看了一眼揽错的王也,心中五味陈杂,一时之间脾气都懒得发了,匆匆忙忙地说了一声先下去刻石,便转身离开了。

  他的动作宛如逃难,三步五步就走到了张灵玉所说的小摊聚集的休息区,一看当真不少做石刻的手艺人,零零散散地围着一些游客和便衣打扮的哪都通员工。

  这个休息区倚着两块相依的巨石而建,巨石上刻着情人崖三个大红字,不少男男女女正靠在上面拍照,看亲密的样子大概都是些情侣,同时也招徕了不少民间摄像师的生意。不止如此,还有不少男女买了这边小摊上的石刻之后,就拿着一块或是两块石头,往情人崖下扔,多半与拿硬币往立在水中的鼎里扔一个意思,都是用来祈福的。

  诸葛青好奇心起,找了个人少的石刻小摊,一边把手里的石头递过去,一边从老板口中套出了话。

  说白了,其实都是从泛善可陈的爱情悲剧,衍生而来的祈愿活动:只要有情人在这里将刻有对方姓名的石头扔下悬崖,他们的爱情便能长久;正在暗恋或者暧昧中的人将刻有暗恋或暧昧对象名字和自己名字的石头扔下去,不久之后就能如愿以偿;没有恋人的人将刻有自己名字的石头扔下去,也能很快找到恋人。

  并没有什么特别,也没有什么意思。

  若是其他时候,诸葛青绝对不会对这里有什么兴趣,但是现在不一样了,诸葛青捏着手里刻好了一个“青”字的石头,又生出了一计来。

  王也再一次进入诸葛青的眼里时,只有他一个人,脸上依旧是那副淡然的模样,走过来的时候还打了一个哈切。他找诸葛青的速度很快,不稍片刻就从人群里锁定了正站在情人崖边上的诸葛青。

  “站着干嘛呢,也不怕掉下去。”王也忍不住把人往后一拉,一边伸长了脖子向下看了一眼,咋舌道,“嚯!还挺高,摔下去不得摔个稀巴烂啊。”

  诸葛青忍了忍,把嘴里的吐槽压回去,笑嘻嘻地朝王也展示手中打磨光滑的名字石刻,说:“你瞧,我也去刻了一个。”

  王也凑上去看了一眼,说:“嗯,是不错,还是个花体字。”

  “比你的那个好看吧!”

  “这有啥好比的,我那就是为了应付陈佬瞎刻的。”

  “你拿出来也让那小摊打磨打磨,反正陈佬也不纠缠你了,精致一点呗。”

  “有啥好精致的,麻烦,还坑我十块钱。”

  “哎呀,这你就不懂了吧,老王。”诸葛青抛着自己的石头,循循教导,“就像我刚才跟你说的,要找了个对象临时没有戒指,这块拿一送八奇技的石头也是相当有分量的嘛。装饰一下,送出去也不跌份。”

  王也一噎,眼睛一转,支支吾吾了一阵,说:“除了术士,谁会想要那种东西……而且我也得先找到对象再说吧。”

  诸葛青嘴角一勾,如果王也没有转移视线就会发现他的眼睛弯得更甚,像是当年计谋得逞的诸葛亮,就差扇着一把鹅毛扇。

  “知道吗,老王,这里叫做情人崖。”诸葛青稳稳当当地抓住下落的石头,藏起来一段话,“有对象的,把刻有名字的石头一起扔下去,就能永远在一起。没有对象的,把刻着自己名字的石头扔下去,不过多久就能找到意中人。”

  王也一顿,看向诸葛青,一对灰色的虹膜掉进他的眼里。

  “怎么样,要试试吗?”

  诸葛青摊开了手,手中躺着他的那枚石子,正上方明晃晃地刻着一个青字。

  “咱俩一起扔下去。”

  王也插在口袋里的手动了动,片刻之后向外伸着,拿出一块粗糙的石头,那上面与诸葛青对应,正刻着一个歪歪扭扭的也字。

  诸葛青屏住了呼吸,他的心脏在怦怦直跳。

  这是一个藏了一段的真话,也是一句谎言。诸葛青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他不后悔,他也想清楚了,只要王也将两块石子一起扔下去,他再说出那藏起来的半句话。诸葛青也拿捏清楚了王也的脾气,知道了真相的他不会生气,也不会多说什么,只会挂起一个无奈的笑,然后借着这个机会向自己告白。

  没错,王也一定会按照诸葛青设想的,顺坡下驴地向自己告白。他也应该告白,这是一个不能再棒的机会,要是这都能错过的话,诸葛青可能就要怀疑找对象的眼光。

  快扔吧,王也。

  诸葛青盯着他。

  快向我告白吧!

  王也合上了拿着石头的手,诸葛青跟着用五指盖住自己的石子。

  他们同时举起了胳膊。

  “咦,王道长,诸葛兄,你们两个怎么会在这里?”

  诸葛青没忍住,实在是没忍住,放下胳膊的同时小声地骂了一句靠。

  “你们这是在向情人崖祈福吗?是有了暗恋对象吗?”张灵玉好奇非常地说,“真没想到你们两位也会为了恋爱问题而烦恼啊。”

  “暗恋对象?”王也顿住,“为什么这么说?”

  “这,王道长居然不知道吗?这个情人崖还会祝福暗恋者,一旦他们抛下有暗恋对象名字的石头,不过多久便能如愿以偿。”

  “……”

  王也愣了一瞬,但他的反应飞快,挠了挠头,干笑两声道,“哎哟喂,没想到还有这种功效啊,我还以为就是普通的许愿石呢。亏我还拉着老青都在向这祈祷不要再来任务呢……”

  诸葛青费劲力气露出一个微笑,收回了手里的石头,说:“嘁,害我白高兴一场,难得迷信一次,结果根本不属于受理服务区嘛。走了走了,下山了。”

  诸葛青落荒而逃。

  但他没能逃到山底,只跑了几步,听到后面的脚步声之后就慢慢停了下来。

  后面的人跟着停了下来,距离不远不近,至少诸葛青不用回头就能感觉到他的呼吸。

  诸葛青想不明白,明明就是告一个白,为什么总有那么多事故横插进来,平日随和的张灵玉突然成了阴魂不散的程咬金?明明他和王也两情相悦,为什么王也就是死活不愿意挑破这一层窗户?明明他就只是不想当个1,为什么他明示暗示那么多次,王也就是没发现?

  难道诸葛青这条命就是当1的命吗?!

  诸葛青不甘心,他悲愤交加,但也彻底认了命,想清楚了,由他告白就由他告白吧,做1就做1吧,至少不准再让王也逃避了,必须得给他承认他对自己的感情!

  于是,诸葛青猛地转过身,气势汹汹地盯着对面这个人。

  对面的人见他突然转过来,微微一愣,而后脸上挂起一个淡淡的笑,好暇以整地看着,似在等待着诸葛青下一步要做的事。

  诸葛青心中忽的涌上一股情绪,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他也懒得去管,现在的他只想用一句话撕破王也身上的蛹,让生长在里面的感情羽化而出。

  “你听好了,王也。”

  诸葛青掷地有声。

  “我喜欢你,做我的男朋友吧。”

  耳边响起咔咔的声音,蛹正在破裂,有什么东西正在挣扎而出。

  对面的人瞪大了双眼,惊愕的,难以置信的感情从他的眼中传输到另一双眼里。

  “你……你……”他结巴了,皱着眉头,舔着嘴唇,“原来如此,居然是这个原因……你搞出一个这么ooc的我……一遍遍的失败和循环其实只是为了求一个结果……只是为了……”

  “你在说什么啊?”

  “你……你应该知道答案的,真的要让我说出口吗?”

  “什么啊……你在说什么,我不明白,”诸葛青大声质问着,“喜欢还是不喜欢,他妈的给个痛快啊!不要再折磨我了!”

  “我……”他顿了一下,而后长长地叹出一口气,他的表情很无奈,但也很认真,“对不起,王也。”

  “……”

  四周走动的人停住了,山风凝固了,整个世界跟着他们两个合上的嘴唇,沉寂了下来。

  “你这家伙可真是残忍啊,让我多幻想两天不行吗?”

  “……”

  “唉……算了,算了。辛苦你来一趟,走吧,再继续下去你也坚持不住了,我可舍不得看见你受伤的样子。”

  “我试过,王也,在扔石头的时候……”

  “好了,别说了。”

  “……”

  蛹碎了。

      诸葛青消失了。

  嘭得一声,像被打碎的玻璃窗,他们身后的世界,什么山什么情人崖,全部消解了,露出平静而空荡的布景来。

  灰色的眼睛圆溜溜地看着他们,跟着崩塌的景色一起褪出了原来的琥珀色。

  温和平静,带着释然,一如此刻的内景。

  王也猛地醒了过来。

  陈金魁比他还要激动,说:“你终于醒了,王大师!你已经昏迷一周了!如果不是没有诸葛青,我都害怕大师你彻底醒不过来了!”

  王也晃了晃脑袋,皱着眉头驱散隐隐的头疼,内心还有一片空落,不知为何感觉宛如失了恋,但是不应该,他根本没有来得及跟诸葛青告白,就被陈金魁也讹上了,诸葛青根本没有机会知道他对他的感情。

  头疼让王也抗拒思考,他摆了摆手,说:“您小声点,囔囔得我脑壳疼。你说诸葛青怎么了,我又为什么昏迷了一周?”

  “就那天,我以为我要赢了,结果还是输了,但没想到大师你突然倒到了地上,整个人顿时不行了,怎么叫都不醒,一查发现大师好像因为某种原因陷入了内景里,没法出来。我试着进去,但功力不够,直接被弹出来了!我没办法只好冲去哪都通求帮助,刚好诸葛青在,便找他来了。那个诸葛家的小辈果然厉害,一下就进去了,但很快也出来了,不过他说他是主动出来的,出来后便要求与你待在一个房间,其他人不要打扰。”

  王也猛直起了背,浑身一冷,大声喊着:“什么?然后呢?诸葛青干了什么?!”

  “然后,然后他就这么跟你在一个房间里闭关了整整五天,都在试着把你从内景里拖出来。直到今天才彻底解决,好家伙,诸葛青整张脸惨白惨白的,差点倒了过去,好在有人帮忙看着,扶着他离开了。”

  “他走了?”王也一愣,禁不住问道,“走多久了?他走之前有,有说什么吗?”

  “刚走没多久,没说什么,就说大师很快就可以醒过来了而已。只不过他走之前还想拿走大师你的石子,说什么内景里的大师叫他拿走的。我本来还想拦,以为他也对大师的风后奇门有什么企图,没想到这人走了几步,又折回来,把石头重新放了回去……”陈金魁向王也摊开一只手,一枚写着也字的石子正躺在他的手中,“你瞧,也不知道这小年轻在想些什么……大师?大师你慢点!”

  王也冲出了房间。

  

fin

评论(21)
热度(607)

© 卖安利王子丢斯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