屁话联盟忠实成员
lof可以随便点❤和👍

黑白绝日用品制造公司▪鸣佐篇

注:结局在写什么我也不知道了【【【【【【【【


大战之后的一年春季。

木叶附近的森林。

鹰小队的临时休憩木屋。

第七代火影宇智波佐助坐在屋子中间的椅子上,盯着面前一盆长相奇异的植物。

一盆十几厘米高的植物,粗壮的根茎插在花盆里。根茎却只分开出了两片向左向右生长的绿色大肉叶,而叶子的边缘长着数根长刺。整体看上去长得颇像一株芦荟,但却没有芦荟那般娇小和多叶。

佐助伸出手结出了一个术印,掷地有声地轻喊了一声:“解!”

宛如响应他的呼唤,芦荟上的两片叶子猛烈的扭动起来,像是有着什么奇异的力量,两片叶子被相互扯开,底部的根茎硬生生得被扯出一个巨大的口子。一阵滑腻的让人作呕的绽裂声从根茎的裂口处冒出来,有什么东西要从这里出来了。

而佐助面无表情地看着扭曲的芦荟,任由越来越恶心的声音从左耳传入右耳。

根茎的中间缓缓生出一个黑色的人头。整个人头都是漆黑的,中央偏上的白色圆形勉强可以认为是一双眼睛,而本该是嘴唇待的地方也只剩下漆黑一片。但仔细一看似乎又只是连嘴唇也是漆黑的,所以显得没有嘴巴。

“黑绝,联系白绝,”佐助慢条斯理地指示道,“显示村子里的情况。”

被称为黑绝的人头猝然生出两双手臂,几个快速的结印后,肉叶猛然生长变大。最后稳定下来的两片肉叶上冒出了数个白色的肉瘤,肉瘤缓缓地裂开,一阵阵奇异的响声从里面冒出。

仔细一听,竟是交杂在一起的人声。

时而是像外街上边推货架边吆喝商品的货郎的声音,时而是大妈们为一个东西讨价还价的声音,时而是几个小孩子跑跳玩耍的嬉笑声,时而是父亲教训劣子的气愤声。

一系列的声音从这些肉瘤中传出来,伴随着动态的画面一起展现在佐助的面前。

画面是木叶的各个地方,繁杂又平常的声音暗示着木叶的祥和平静。

自从佐助上任之后,便在木叶的各个地方私下安排了特殊的观察员,以便时刻监视木叶的动向,确保木叶的安全,也便于时常出任务的自己能够及时掌握状况,不被紧急情况乱了手脚。鉴于白绝的模样极有可能会吓到平民们,佐助命令其变化为一颗颗芦荟,插入花盆中,摆在各个角落。利用黑绝和白绝之间的联系,将白绝分身看见的场景通过白绝本体汇集,再经过黑绝转化为图像展示给佐助。

为了保证白绝本体的安全,佐助将他变化成一株芦荟盆栽放置在火影办公室的办公桌上。

佐助无意识地瞄了一眼中间的那颗肉瘤显示出来的影像。

本应该显示出办公室门的影像,居然显示出了办公室后面的窗户。

心头一动,佐助的视线全然被这一变化吸引,他死死地盯着那个静止不动的窗户。

脚步声从里面传来,几秒过后,静止的画面动了动。

白绝盆栽似乎被人移动了。

又过了几秒,一帘的水从天而降,撒满了画面。

有人正在给这白绝盆栽浇水。

一片橘红色从画面前闪过,然后是一双佐助极度熟悉的手掌贴上了画面的左上角和右上角。那双手捏着白绝的两半叶子正了正视角,一张睁着蔚蓝色眼睛的脸挤开其他的画面,霸占了整个视野。

终于停止下来的画面,却被这张脸整个霸占。

佐助戚了一声,暗骂道:“这个白痴居然又开始乱挪白绝。”

“芦荟啊,今天又是我来给你浇水了。”像个小孩子把双臂交叉在一起趴在桌子上的人突然对着白绝盆栽絮絮叨叨起来,“佐助又出任务去了,都过了四天了还没有回来啊。”

“虽然说当初答应了佐助,和他一起做火影,”有着金色头发的男人嘟嘟囔囔起来,不满的语气随着他揪紧的眉头倒满整个扩音器,“由他负责村子中的内务,而我负责村子之间的交流,这种像以前一样合作的感觉是很不错。但是,不是我出差的时候他放假,就是他出差的时候我放假的时间安排实在太讨厌了啊我说!”说着他愤愤地敲了一下桌子,又像是想起什么,唉声叹气的再一次将脑袋垫上了双臂,然后再一次把不满的语气倒进快要溢出来的扩音器中:“佐助离开之前说不要给他添麻烦,我就很认真地做着火影的工作,文书也仔细的看了,连鹿丸都破例表扬我了。芦荟啊,你说佐助回来之后会不会表扬我呢?”他猛地抬起头,眼睛里闪着心酸的光,“佐助不在的时候,每次都只能和你说话,我感觉好心酸啊……”

他双手交叉,托起自己的下巴,眼角噙着一珠怨怼的眼泪:“好想和佐助一起去吃一乐大叔新开发的那款拉面哦……”蓝色的眼睛突然亮了起来,雀跃的语气被添加扩音器里,“对了,我最近又开发出了一个新的螺旋丸,虽然肯定会被佐助嘲笑说只是改了一个前缀也好意思说新,但是还是好想用这个术和他比试比试!看看到底是我的螺旋丸厉害还是他的写轮眼厉害!”

说到这里他难受地呜咽了一声,把思念和难过混入承载了过多感情的扩音器中,湿乎乎的蓝眼睛直白地感情射入黑眼睛中,他喃喃着:“我好想你啊,佐助……”

啪啪啪几声,全部的肉瘤都合上了裂口。

不慎关掉所有肉瘤的佐助懊恼地轻啧一声,运用瞳力再一次打开肉瘤们。

除了中间的那一个。

一阵桀桀的笑声从黑色的人头里冒出来,黑绝笑得放肆,白色的眼珠盯着佐助的红眼睛,揶揄地说着:“每次听漩涡鸣人说这句话都会关掉白绝,这是为什么呢?”他自顾自地回答,“因为宇智波佐助在掩盖害羞哦,却又无法忍住自己想听的心情,所以就进入了一股名为恋爱的恶循环中。既然如此,又何必把白绝放在火影桌上呢,漩涡鸣人肯定知道他才不是什么芦……”

黑绝的话语哑在了喉咙里。

不愿听他的嘲讽的佐助面无表情地把他重新封上了印。

压下莫名出现在脸颊上的燥热,抿直了弯曲的嘴角,佐助转身跃出了木屋。

风中带来越来越浓烈的木叶气息。

还有趴在火影桌上的那个白痴故意胡乱释放的查克拉。

手指还没触碰到窗框上,就被在敞开的窗户旁等待的人抱了满怀。

那个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傻兮兮地欢呼起来:“佐助你终于回来了,我好高兴的说!就知道在和白绝说完话之后,你就会回来!”

在被亲吻着自己的鸣人压在火影休息室的床上前,佐助封印了火影桌子上的白绝。

在封印之地会面的黑绝和白绝,相视一笑,合为了一体。他们共同举着一盆青翠欲滴的芦荟,带着欢快的语气说:“黑白绝监视机,给予工作的方便,带来家庭的温暖。”

猝然黑暗的视野中间缓缓浮出一个木叶的符号,继而又出现了“黑白绝日用品有限公司”的一串文字。

 

“木叶为了钱,居然不惜让两位火影大人做广告,也是蛮拼的。”一边喝酸奶,一边看电视的水月在目瞪口呆之后,惊叹地咂了咂嘴,“你说是吧,重吾。”

重吾想了想,认真地回答道:“我看佐助他自己也挺乐意的。”

水月震惊地看了一眼重吾,嚅喃半天说不出一句反驳的话,盯着重播一遍的广告,干笑一声:“说的也对。”

毕竟如果是佐助不愿意做的事情,连鸣人都没法说服他啊。

【END】



评论
热度(75)

© 卖安利王子丢斯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