屁话联盟忠实成员
lof可以随便点❤和👍

【辅贤】花海

注:旧文,存文。

花海

累得快死了。
麻木地踩在沙滩上,未被磨细的小石子硌着脚底,又痛又麻。 汗覆在眼睫上,麻酥酥的,我顺从的合了合沉重的眼皮。抖了抖身上被风撒上来的沙子,我走进扑涌上来的潮水,捧起海水使劲的向自己的脸上扑。凉丝丝的风配合着凉丝丝的水,把我的萎靡的精神狠狠地打了个遍。
如果有镜子我想我的表情一定很不好看。如果是昨天这个时候,他就会给我塞好多好多好吃的,让我在他的怀里或者床铺上滚个圈, 然后安心的道个晚安。
这样想着的我看着黑色的大海,笑了起来,发出傻兮兮的声音。
我继续疲惫地走着,突然一阵熟悉的香气从远处飘过来。
毫不犹豫就顺着香气快速奔跑的我看到了一个摊子。
“嘿,你好!累了吗?不来一碗拉面吗?”
一位年轻的少年——看上去是摊主的人类少年,睁着炯亮的棕色眼睛,向我兴致勃勃的打着招呼。
我喘着粗气,愣愣地看着他,然后几乎挤尽剩余的所有力气,用颤抖到不能平复的嘴唇回答:
“当然!”
当最后一口汤被我吸溜到嘴里时,扶着可以晃荡的肚子,我满足的打出一个响亮的饱嗝。
“老板,你做的拉面真好吃,太棒啦!”
“哈哈,我自己也觉得呢!”
我咯咯的笑着,跳上老板向我伸出的手。
紧接着却是一翻天地倒转。
我被整个提了起来。
“请给我一个有颜色的东西交换,当然黑色的不行~”
老板俯下身子,对上我的眼睛,笑眯眯的看着我。
被吊起来的尾巴挣扎了几下,认命的发现完全脱离不了控制。脑子充血到晕乎乎的我奋力的仰起脑袋:“老板老板,你看我行不行?我是蓝色的!”
老板用审视的眼神把我从上到下观察了遍。
我紧张地心脏都快蹦了出来。
“好吧,”他咂咂嘴,无奈地说,“没有东西换,留下来帮帮忙也不错。”
我疯狂地点着脑袋,露出示意无害的傻笑。
“而且啊,”我被他放到了桌子上,脑袋被他的大手拍了拍,“总觉得你有种很熟悉的感觉啊。豆丁兽也见了不只一只了,这种感觉还第一次有。真是奇怪了啊。”
我抱住搭在头上的手,对上老板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说:“是缘分,老板。”
老板眨了眨眼睛,像是看到什么有意思的东西,对着我裂了裂嘴角:“既然如此,从今天起我们就是搭档了!”
“多指教了!”
我再一次的说出了最想说出来的话。
之后的日子,我和老板一起经营着摊子。看着数码兽们匆匆吃过拉面,在摊上留下有颜色的交换物,然后匆匆离开摊子。向着远处的森林或者身后的大海走去。同类的数码兽长着相同的模样,却有着不同的方向和目的,走时留下不同的交换物。唯一不变的只有他们快速的步伐。有的客人偶尔和我们谈谈话,更多的是一言不发的吃完留下交换物走人。
愿意和我们交谈的客人都会问老板一句话:“身为一位人类小孩,你为什么要在黑暗之海开这没钱赚的摊子呢?”
然后老板会带着愉悦又欢快的语气回答:“因为我的梦想就是开一家拉面馆嘛。”
大概只有可以借着刷碗偷窥老板的我,才能偶然发现他笑容之下的落寞吧。
可我依然只能在老板爽朗的和客人的交谈声里刷着碗,抠着滑腻腻的油渍,数着吐泡泡的黑色海水。
没有客人的时候,老板会把那些交换物拿出来清理,起初我会好奇的趴在他的肩膀上看他的清点交换物。看他把它们擦得透亮,然后再一个个的放到带着锁的盒子里,小心谨慎到怕磕坏了它们。即便其中有一些只是简单的破烂玩意,有些甚至仅仅只是我以前随处可见的垃圾。也许是因为他们有着颜色,所以在这个世界里显得尤为宝贵。
他是那么的珍惜它们,那么的珍惜。
不知道什么原因,今天突然刮起巨大的风。大海被吹得戳到了痒痒处,抱着肚子笑得翻来覆去。幸运的是,我和老板找到一片可以避开风浪的树荫。
没有客人也没有娱乐,我们俩挤在一起听着身边呼啸的风声和海浪声发呆。明明不是安静的时刻,我却感到让人难受的安静。
老板呆愣愣的望着永远漆黑的天一言不发,我抱着尾巴忐忑不安的靠着老板,偷瞄他安静到呆滞的表情。
“豆丁兽,你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
他的声音炸开了这份安静,如爆炸一般炸得我脑袋轰隆隆的震响。
“我、我来找一个人!”
“那你找到了吗?”
“嗯……不,没有。”我顿了顿,“我要找的那个人是来自人类世界的,但他在这里走失了。他走失时间太长了,记忆有点失缺。我现在找到了他,他也不记得我。所以……”
我停顿了下来,视野里满满都是他的脸,我的心脏又开始突突突的叫了起来。
但他没有任何表态,眼睛仍然放空状地望着大海。
呼呼作响的海风怙恶不悛的把我们之间复苏的声音再次赶走,让我恐惧的寂静卷土重来。黑色的大海,黑色的树叶,黑色的水,一切都是黑色的。之前因为发现老板而退居后线的窒息感逮着了机会,重新给我的脖子套上了绳索。
我快喘不上气了。
“豆丁兽,你见过黑暗之海的花海吗?”
我激灵了一下,猛得下意识问道:“什么?”
“花海。据说在全是黑色的这里,有着一处花海。那里有着世界上所有的颜色,有着这里没有的所有颜色。美丽到能让长时间待在黑暗之处的人看到眼花缭乱的地方。所以被大家戏称做‘花海’。“
他目光如炬的看着我,手指却直指这个黑暗的世界。
“是吗,那真是一个美好的地方。”我勉强的笑着回答。
他像是想到我的回答似的弯了弯嘴角,眼睛却又转向了前面一衣带水的大海:“我想找到它,给一个人看。”
“老板你一定已经找到它了吧!”
“没有。”
我呆了一下,猛摇着爪子磕磕巴巴的安慰道:“啊,没、没问题!一定能找到的!”
老板叹着气,拍了拍我的脑袋,又揪了揪了我的两只小角:“其实我已经找到它了。”
“那就是说……!!”我兴奋的跳了起来。
“那处花海被毁掉了。”
少年平淡的声音再次响起。
我觉得我的眼泪在眼睛打转。
他把头埋进手臂里,我靠上去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做。
睡着的那一瞬我似乎听到他的低喃:“为什么这里没有颜色啊?”
对啊,为什么呢?但是我不知道啊。
在陷入沉睡前,我默默的在心里说着。
第二天,本被风咯吱得翻滚的大海停息了下来,严肃地荡漾在这个世界。被严厉批评的风此时此刻也只敢轻轻逗玩树叶,偶尔捧起沙子做着搬运工的游戏。黑暗之海没有太阳,不可能有阳光明媚的天空。这里只有风,如此乖巧的风也说明着今天是个好天气。
也因此客人络绎不绝,昨天因为天气而不能来的生意一下子全部上门。也许我们都忙得昏天地暗,也许是都默契的一言不发。这一天,老板和我再也没有说过任何关于昨天那场对话的话。但是我只知道他现在看着越来越满的交换物盒子,他心里的幸福快乐便会一点点的祛除那些伤心失望。
那处花海被他找到过吗?我时不时会忍不住思考着这个问题,几次都险些滑了碗。但是他不会责备我,而是将滑下的碗再塞进我的手里。恢复常态的和客人嘻笑搭讪,在客人来的时候说欢迎,在客人走的时候说谢谢。
纵然分不清黑夜与白昼,时间仍然在我和老板的吆喝声里偷偷摸摸的溜走。就在我们那天对话后的不知道多少天,我想我不会忘记那一天,在那片隐约隐约的远处,他走过来了。
另一位人类少年,和老板同龄的另一位少年。
他闲庭兴步地走过来,海风撩拔他垂在两边的头发,撩起他的衣角,但却撩不乱他的神情。蓝色的眼睛里让人暖呼呼的平静。
少年的手里抱着一只蓑虫兽,都是幼年期的我们心意相通的眨了眨眼睛。
“你好,请给我两碗拉面。”少年这么说着,脸上浮现礼貌性的微笑。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站在身边的老板似乎滑了下碗。
“好的!”
我替突然沉默不言的老板回应少年的要求。老板猛得站正身体,拿着碗转身捞起了面条。
少年歪着脑袋疑惑的看着我,我跟着歪了歪脑袋,无辜地摆了摆手。
冒着缭缭香气的拉面摆在了少年和蓑虫兽的面前。少年手掌合十的说着我开动了,用筷子提溜起滑溜溜的面条,送到嘴巴里头嚼着。
少年吃得认真,低下去的脑袋让我看不清他的表情,鬓发遮住的腮帮子隐隐约约的鼓着晃动。倒是他手边的蓑虫兽把整个脑门扣到了碗里,呼噜呼噜吃得不亦乐乎。我撑着脑袋,一边转碗,一边百无聊赖的观察老板。他坐在自己的椅子上毫不知羞的盯着少年看。时而皱皱眉头,时而焦虑的咬咬手指,时而躁动不安的在位子上挪动。
少年喝起了汤汁,滋滋滋的声音调到了老板行动的开关。老板的嘴唇动了动,他深呼吸了一下,双手钳住桌边,俯身向前:“请问,你知道花海吗?”
他从来没有向其他人问过这个问题,我被他的行为吓得差点摔破了碗。
然后我听到少年轻轻回了一句:“老板,身为一位人类小孩,你为什么要在黑暗之海开这没钱赚的摊子呢?”
是不是数码兽和人类真的有区别?我完全搞不懂他们的对话。
老板听到这句猛得想要站起来,但被少年止住了。少年搁了碗,把筷子放到一边,他扬起脸对老板说:“我在这里的目的是为了一个朋友和我的约定。”
少年用柔和的嗓音絮絮叨叨的说着他的故事,老板本来略带激动的神情逐渐缓和了下来 。
那是一个很熟悉的故事。
有两位人类孩子,其中一位孩子曾经在数码世界做了许多非常过分的事情。后来得益于另一个孩子——做过分的事的孩子的朋友,他被大家原谅并且做更多的事情去弥补自己曾经的过错。在获得了爱和友谊后,来自心灵上慰藉使他渐渐开朗起来,开始重新重视起周围的一切。纵然如此总有一些朋友所未能注意到的,只有自己才能发现的事情出现。
他遗忘了他曾经在这个使他变得残忍的世界——黑暗之海,干过的一件更加过分的事情。他把一个地方切底毁坏了。所以他收到了来自被长期冷落的黑暗之海的邀请,也许说是要求,要求他去弥补那个过错。那位细心的朋友发现了他的事情,在极力请求和无耻赖皮之下,两个双双来到黑暗之海。
不幸的是,他们走散了。不过他们借着联通器互相联系,决定分别寻找到那个地方。他在简讯里说,他一定会找到那个地方给他看的。他只能冲着简讯最后的那个代表着笑意的颜文字无奈的干笑。但是等到他寻找失败,失意回到现实世界时,来自学长的邮件狠狠泼了他一身冷水。
另一个孩子失踪了。
“……他的搭档现在已经前往寻找他的路程。可是既然有着约定就一定要本人回应,不是吗?”少年捋了捋垂在耳边骚着脸颊痒的头发,“所以我来了。不知道他找到那个地方没有。”
“而且据学长说,他可能失忆到只记得我们之间的约定和自己的理想了,所以更要来了,不是吗?”少年淡淡的补充道。
少年突然闭上了不断蹦出故事的嘴唇。他朝着静静听他说话的老板,歪了歪脑袋,裂了裂嘴。
不知为何,我觉得他有点悲伤。
少年拍了拍蓑虫兽的脑袋,蓑虫兽咻的一下蹦到他的怀里。少年站了起来,他从口袋里掏出一个东西放在桌面上。
一个黑色的数码暴龙机。
看到暴龙机的老板兀地抓住了少年的手臂。我急忙忙的拿起数码暴龙机,想要把它塞回少年的手中:“黑色的不行!”
“但你可以。”
我听到老板这么接道。
少年震惊的表情和老板淡然的表情形成鲜明的对比,而我攥着暴龙机不知所措的和同样惊讶的蓑虫兽大眼对小眼。
老板拉着少年的手臂走到拉面摊的里面,急促的步伐甚至让来不及反应的少年踉跄了一下。老板的手掌下滑,干脆地牵住了少年的手。他在拉面摊子里面摸索着,一个抽屉被他拉了开。我正疑惑着是什么,刚想凑过去看时,老板便把答案全部撒在了桌子上。
纽扣、花瓣、玻璃碎片、糖纸、卡纸团……
一大堆可以称的上垃圾的东西被老板撒在了桌子上。这些就是他这么久以来收集到的所有东西。他们破破烂烂,但是却拥有这里没有的东西。
颜色。
让人眼花缭乱的繁多颜色,他们静静的在这个黑白的世界里,在我们的只有黑白的视网膜上,染上颜色。颜色和颜色叠在一起,他们杂乱,充斥我的视野,鲜艳的刺激着眼睛,刺激这个世界。宛如动摇常规一样,动摇这个世界的表象。我眼睛看着发酸,酸到水汽上涌,遮埋了眼球,只能模模糊糊的看到老板和少年的脸。
我看见老板的手指快速的在那堆颜色里动着,似乎要摆出什么图形。我慌忙的揉搓自己的眼睛,迫使自己能够看清老板到底在摆什么图形。狠眨掉眼睛里的水汽,我咯噔咯噔的匆忙跑过去。
然后我看到了两个图形,或者更准确的说是两个歪歪扭扭不成样子的汉字。
花海。
“这就是我作为人类孩子在这个世界开这没钱赚的摊子的原因。”老板目光炯炯的对少年说道。
“你在作弊。” 少年红着眼睛,用着哽咽到几近出不了声的哑音回应。
少年的手指被老板抓着,一点点的顺着字形描绘。指尖划过纸片,划过糖纸,划过花瓣,绕过玻璃碎片,最后到达的却是老板的面前。老板抓过我手里的暴龙机,他把它放到了少年微握的手掌中。他用自己的手掌包裹住少年的手,像是教少年如何放置物品一般,驱使着少年把暴龙机放在了两个字的中间。
“你看,”他吻了吻少年的额头,“既然是在拥有所有颜色的‘花海’中,那么黑色也是颜色。”
老板轻轻地笑着,他和少年两人的十根手指交叉的紧握着。
在他们两位消失之前,老板突然转过身,对着快哭出来的我说:“辛苦你了,再见。”
我眼泪刷得一下流了下来。
就在这时,我听到藏在拉面摊柜子里的电视机里发出了光子郎的惊呼。
【END】

评论(1)
热度(16)

© 卖安利王子丢斯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