屁话联盟忠实成员
lof可以随便点❤和👍

【也青】有钱单身汉定律(11-15)

去年参加 @目童工作室_TT 的本儿解禁啦,还是例行三日混更w

是个沙雕abo带球跑故事,也a青b,ooc,雷,慎入!

 ++++

    11.

  “听了吧?”

  傅蓉说。

  “……”

  卸掉了障眼法的诸葛青望着王也离开的方向没有说话。

  诸葛青这个时候终于能够理解曾经被他嘲笑的言情小说里的女主角心情,哪是什么不愿意,哪是什么为了剧情强行削弱。只是因为太喜欢,所以犹豫,所以无法自己。

  他可以战胜出自于嫉妒的心魔,却无法战胜出自于喜欢的懦弱。

  诸葛青有多喜欢王也这个人,就有多不知道如何面对这个人。

  12.

  王也能够理解诸葛青的想法,他抱着咿咿呀呀的小孩,看着他身上那一堆婴幼儿产品和身上穿的衣服,就知道那人有多在乎这个出于意外的小孩。孩子的脖子上还挂着第一次见到诸葛青时挂着的翡翠吊坠,鹌鹑蛋的大小,一股翠色如流水般转在玉里。

  出生不足两周的小孩就比布娃娃大一点,王也一只手就可以抱满,他摸了摸那块翠玉,摸了摸小孩的脸,真实的触觉让他轻叹了一口气,然后掏出手机,向杜哥打了一个电话。

  “杜哥吗?看见我给你的地址没有,来那接我,顺便再找个育婴师。”王也说,“我要带个小孩回家。”

  王家轰动,整个京城的富二代圈子震动。所有人都开始揣测起留给王也一个小孩就不见的另一位伴侣是谁。可王也啥也没说,用一张笑脸,几句话把所有的质疑兜了回去。就连父母兄弟,他也只是说着时机到了就会告诉他们。

  王父王母虽然无法理解,但还是帮王也打点好了养一个小孩需要做的一切,谁能够看着一个长得与自己的儿子有八分像的孙子会不上心呢?

  有了家人和专业人士的帮助,王也好歹着从手忙脚乱之间解脱了自己,看着这小孩的溜溜的眼睛还有成天折腾大人的使坏性子,想来想去就给取了个诸葛黑的名字。正好继承了诸葛青兄弟俩以颜色命名的先例,王也嘿嘿的逗着还不会说话无法自主掌控名字的儿子,嘴上就跟招呼小狗一样叫起小黑小黑来了。

  小婴儿生长起来总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越来越往着一个健全的儿童方向走。眨眼之间,诸葛青的模样越发比过王也的基因在诸葛黑的脸上显露出来了。如果真让某个异人界的人看到,这小家伙的身份根本就是昭然若揭。

  所以在张楚岚难得来一趟北京找王也叙叙旧,看着颠颠爬过来揪王也腿毛玩,还想塞进嘴里的诸葛黑时,脸上的嘴让冯宝宝成功塞进了半个嘎啦果进去。

  “#@@¥¥&%!”

  “吞了再说话。”被拔了腿毛的王也一边疼着抽冷气,一边又气又无奈地把诸葛黑手里的毛拍掉,把这不安分的小屁孩抱到手里,检查了一下纸尿裤后,对张楚岚说着,“至于那么吃惊吗?”

  “我操!这小屁孩长得也太他妈像诸葛青了吧!”张楚岚总算把嘎啦果吐了出来,指着吮着手指诸葛黑说,“这可是大新闻啊老王!你别告诉我是诸葛青的私生子要你接盘啊?”

  “放屁,说什么鬼话,这就是我儿子!”

  “所以传言是真的?这娃就是你和诸葛青的小孩?那诸葛青呢,怎么没看见他,也太渣了吧,始乱终弃啊!”

  王也放诸葛黑那刚长出来的小乳牙咬了一口张楚岚的手臂,张楚岚嗷得一声叫出来,诸葛黑咧着一张流着口水的嘴咯咯咯地笑了起来。王也抱回诸葛黑,大赞了一句好儿子,然后说:“不懂别瞎说,老青不是那样的人。”

  “疼死了我靠……这小屁孩咬人怎么这么疼啊!那你说,他去哪里了?年初那新闻轰轰烈烈的,别以为大家不知道。”张楚岚指着诸葛黑说,“而且等他越长越大,就这个模样,包不住的老王。”

  王也啧了一声,说:“包啥包,我根本没想过要包。不承认不否认就是保护知道吗?你第一天知道做公关啊?”他垂了垂头,“而且诸葛青也没你想的那样彻底就不管了。”

  “啥意思?诸葛青给你打抚养费吗?”见王也不说话,张楚岚情不自禁地惋惜起来,“不是吧老王,你可真是越来越往被丈夫抛弃,不得不独自带娃的单亲Omega的形象上靠了。虽然你是个Alphe,而且有钱。”

  王也白了他一眼,没接这句话,只是拿到了睡觉时间的诸葛黑做借口,转身走向诸葛黑的儿童房,熟练地拍着诸葛黑把他哄睡着了,然后坐在摇篮的旁边,看着手机里的视频。

  视频是一段监控录像,监控的便是这件儿童房。视频的左上角标着凌晨4点,诸葛黑独自醒来,正在摇篮里用无处安放的四肢和停不下来的咿呀声展现着自己的存在感。这段视频没什么问题,可就在几秒钟过后,摇篮上用来吸引注意力的玩具转动了起来,仿佛有一阵风吹过,丁零当啷的音乐声就在房间里响起了。

  诸葛黑果然立即被哄住了,一双眼睛直直地望着转着圈圈的玩具,带有催眠作用的音乐和转圈动作,让这个小孩很快又耸拉起了眼皮,再不过一会儿,眼睛一闭就沉沉地睡了过去。随即玩具不转了,声音不响了,一阵微风吹过诸葛黑的额发,将它们规规整整地散到了两边,不会掉进眼里。

  这个视频到这里就结束了。

  可王也就是忍不住一遍遍地看着,如魔怔了一般,从玩具开始转动起,一直看到结束的那一阵风。

  他的脑子里几乎在第一时间就想到了诸葛青,擅于使用风的异人,使用术法隐藏自己的人,对这个烦人的小孩如此上心的人,除了诸葛青,王也想不出另外一个符合的目标。

  王也有一堆问题想问,想钻进这段视频里抓住绝对就站在婴儿床旁边,用某种障眼法掩盖了身影的诸葛青,问他在哪,在想些什么,在什么时候才愿意出来见自己。

  只可惜来无影去无踪的诸葛青,还有他的亲朋好友,一个个用金钱也无法打动的守口如瓶,王也找了这么久,始终没能发现诸葛青的一点踪迹。

  这段视频是诸葛青可能留下的唯一痕迹。

  王也盯着它,感觉眼眶发酸。一颗心的左心房是不解、愤懑和难过,右心房是庆幸、喜悦和怜爱。

  于是到了夜晚,王也便把儿童房的监控录像全部转移到了自己的电脑中,看着诸葛青偶尔来上几次,用他自己的方式关心着这个属于他们两个的小孩。

  诸葛青知道王也在用监控看他,却不知道他也曾溜到这个人的房间,在他一如既往睡如死猪的时候,望着这个人比以前还要黑的熊猫眼,把所有的感情藏到了沉默的夜里。

  这两个人太过于了解对方,也太过于体贴对方。导致即便正在学说话的诸葛黑一不小心说漏嘴朝着某一个无人角落,磕磕绊绊地叫出一声爸爸,只教了他叫爹的王也也只是身体一震,然后装作是在叫自己的应下来。

  躲躲藏藏的诸葛青还没有想通,他需要时间。王也想。那我就给他时间。

  可诸葛黑总会长大,他能够看见的事物越来越多,能够思考的东西越来越详细,能够说得话也越来越利落。

  “丸到长(王道长)!”诸葛黑手里一边玩着识字卡,一边摆出这三张纸,指着王也叫着,“秃秃!”

  王也:“……”

  他黑着脸几下拿走诸葛黑手里的卡片,一边咬牙切齿地想着诸葛青这混蛋尽在他不知道的时候教了什么鬼玩意儿,一边心惊胆战地摸了一把头发,浓密茂盛,一点儿没秃,就是发际线因为这成天调皮捣蛋的小孩变得有点高。

  诸葛黑长得像诸葛青,性格也学了个九成九,长得天使一般可爱,皮实起来气得王也非常想当即用香檀功德造出一晾衣架抽他。

  唯一能够稍微安分一会儿的时间,也只有诸葛青来找诸葛黑进行密切交流的那几天。只是安分几天之后,就跟压抑的本性被解放一样加倍还到了王也的身上。而且调皮的方式历久弥新,一看就知道有诸葛青在场外进行指导。

  刚开始王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后面实在忍不了这对凑一块就是皮度乘二的父子了。

  他舍不得对诸葛黑动手,次次罚没了他的零食,任凭诸葛黑这个小兔崽子如何兔子蹬鹰地假哭假嚎耍无赖,也只是把隔音耳机一戴,全然无视了。也每次到了这个时候,他能感觉到一阵小风从他的面前略过,向诸葛黑的方向走了过去。

  王也舔了舔嘴唇,望着天花板,他觉得时机到了,得做点反抗了。

  13.

  于是在谷雨的这一天,即是改变王也与诸葛青命运的时刻,也是诸葛黑出生的这一天,忍无可忍的王也报名参加了本市知名情感调解节目,以化名的形式向广大观众控诉了一番诸葛青此人的无良行为。

  主持人听得潸然泪下,嘉宾们听得动容不已,几位擅于分析感情的心理学专家,向王也简单分析了一番诸葛青的心理状态,而后劝导王也先放平心态,养大儿子诸葛黑,一边向电视机前的各位家长和情侣们提示,Omega信息素喷雾少用,上床一定要戴套等等生活警示。

  “各位嘉宾听了王先生的故事之后都有点感慨啊,那么王先生还有什么话想要对您这么不愿意面对自己的伴侣说呢?”主持人将话筒递给了王也,按照节目的流程问道。

  “也没什么想说,就是想问问他,这都三年多了,小黑都要上幼儿园了,你到底要躲到什么时候?你用那药水骗我,真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吗?真以为我是中了你的招,用着一颗良心来养小黑,来全国各地的找你吗?你也太小看我对你的感情了吧!”

  王也苦大仇深地说着,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又叹出来,无奈到了疲惫的语言从他的嘴里流出。

  “你是O是B重要吗?是能让我不爱你了,还是能让你变成诸葛白了?”

  王也说完之后,像没了力气一样放下了话筒。

  主持人立即接上,说:“马上就要到了我们开启后方大门的时刻。王也追寻已久的恋人,幼子小黑刚一出生便离开他的父亲——朱先生,是否能够来到现场?是否愿意与王先生再次相见,解开当初的误会?请开启大门——”

  嘭的一声,诸葛白出现在了大门的后面。

  王也看着自己的小舅子,面无表情,内心咋舌:我他妈刚才说的什么鬼话。

  “主持人好,嘉宾们好,我是朱先生的弟弟,你们叫我白就可以。”诸葛白也化去了真实姓名,向着在场所有人介绍着自己。他已经长大了,比三年前要高了一度,抽条似的生长方式让诸葛白与诸葛青有了另一种模样的帅气。熟悉的发色和相似的长相,王也无法控制地想到诸葛青。

  他知道诸葛白来这里,带来的绝不会是坏消息。

  就见诸葛白举着话筒,皱着眉头,带着不悦和烦闷地噘着嘴,朝着王也说:“我哥不来,但他让我过来告诉你。”

  诸葛白故作悬念的停了一下,然后学着诸葛青的语气。

  “给我滚回家丢脸。”

  王也先是一愣,然后又是一笑,对着主持人鞠了一个躬,告了辞,匆匆走向后台,往家里去了。

  在他走后,主持人和现场的观众爆发出剧烈的掌声,主持人在身后用话筒欣喜地说着:“人间有真情,人间有真爱啊!诸葛先生虽未到场却依旧选择给王先生一个机会!祝他们两个能够顺利解开心结,百年好合!”

  当然会百年好合。王也想着,他整了整自己的衣冠,在节目工作人员的带领下迅速坐上了等待在外的车,朝着家中奔驰而去。

  14.

  家门是开着的,客厅里传来正是刚才那档调解节目的直播。唯一不同的是,诸葛白赫然成了后面这段空出来的时间的主角,声泪俱下地与主持人讲述着王也和诸葛青的感情史,生生把这节目做成了《X豫有约》。

  而诸葛青正坐在沙发上,怀里躺着熟睡的诸葛黑,额冒青筋地看着电视,王也再不上去阻止,他这台价格不菲的液晶电视就要毁于诸葛青的手下了。

  “那什么,我这不也是情不得已吗?你这边不露面,小黑却已经学会了你的真谛,我看着他,想着你,我也难受啊……”

  王也有些局促地站在沙发边,他吞咽着唾沫,嘴里解释着,却不敢上前一步,脸上露出一个干瘪的傻笑。

  诸葛青冷笑一声,咬牙切齿地说:“王也,你是嫌我这几年脸丢得还不够多是吗?”

  “非也非也,这次丢的是我的脸!”王也笑着凑到诸葛青的身边,“我把前几年没跟你一起丢的脸补丢一下,顺便准备陪你把以后的脸也一起丢了。”

  我靠太不要脸了这个人。诸葛青咋舌道。不要脸的程度直逼当年的张楚岚。

  诸葛青无可奈何,说:“谁会想要。”

  “嗯对,你不要我强行给你呗!”王也笑呵呵地耍着无赖,“但我觉得,你弟弟再说下去就要把你我两个人仅剩的那点脸给丢光了。”

  诸葛青瞟了一眼到电视机上,诸葛白添油加醋的能力越发强劲,在他口中她们两个仿佛成了王密欧与诸丽叶,经历了世仇世亲、一见钟情再见倾心、意外怀孕期间惨遭父母棒打鸳鸯等等狗血淋头的事情,才迎来了这感天动地的HAPPY ENDING。

  “靠,这家伙……”诸葛青无言以对,自己的弟弟能怎么办,只能长长地叹出一口气,半认真地把怨怼转移到王也的身上,说:“自从遇到了你这世界就派人赶着来让我丢脸,撩你简直就是阴沟里翻船。”

  王也笑了一声,拍着自己的脸对诸葛青说:“没关系,我脸皮厚,我把脸给你,你尽管丢。”

  诸葛青看着他,沉默了许久,一双眯着的眼睛揭开一条缝,王也就看见缝隙发着红色的水光。

  曾经的迷茫、纠结和挣扎,已经在这双眼里缓缓地褪去了。

  “青……”

  诸葛青没让王也说完话,他抓过王也的脑袋,朝着那粗糙的唇吻了上去。

  这是三年以来,王也第一次与诸葛青接吻,亲吻的感觉已经全然不一样了。热切变成了温情,激烈疯狂变成慢条斯理,就连颤动着伸出的舌,也只是如反复确认对面的人是真实存在,这个吻不是在梦中进行的不安舔舐描绘着外形。

  诸葛青抚在王也脸颊的手碰到了一点冰凉,他顿了一下,然后慢慢地把这点冰凉用手抹去,落入手指的泪仿佛突破了皮肤,渗入了血液,运输到他的心脏,在怦跳之间,感染了整个身体。

  “王也。”

  诸葛青捏了一下王也的面皮,很轻,轻得王也顺着他扯出来的角度露出一个笑。

  “你这脸果然厚的跟万里长城似的……哎哟,这长城还会变红。”

  当诸葛黑躺到自己的小床上时,红色的长城在另一个房间里倾倒而下,被压住的人没有挣扎,没有不愿,让这仿佛成了精的长城倒到了身上,让激烈的动作之下研磨而出来的粉末,从他的嘴唇,从他的股间,进入自己的体内。

  诸葛黑还小,他的两位父亲还没有给他进行过这类教育,所以他不知道这一切意味着什么,不知道掉进耳朵里的那几点声音是在表达着什么。只是来自趋利避害的身体本能,让他翻了一个身,躲开这有些吵闹的声音,再次陷入安静的梦里。

  醒来的时候,看见穿戴整齐的诸葛青抱起他,把他塞进一件小西装里,带着另一位爸爸,乘上家里的车,与自己的小床越来越远。

  15.

  凡是有钱的单身汉,总想娶一位太太。

  这话确实说对了,即便是在王也和诸葛青这两位曾经对这句话极其不屑一顾的人,也在民政局的结婚证领取等候大厅里,成了一个典型的真香现场。

  只不过有点儿不一样,因为在他们身上,这话变了一个模样。

  凡是有钱的单身汉,总想娶一位有钱的单身汉。

fin

评论(15)
热度(376)

© 卖安利王子丢斯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