屁话联盟忠实成员
lof可以随便点❤和👍

【也青】有钱单身汉定律(6-10)

去年参加 @目童工作室_TT 的本儿解禁啦,还是例行三日混更w

是个沙雕abo带球跑故事,也a青b,ooc,雷,慎入!

++++

6.

  王也猛地看过去,刚想回上一句诶,就发现诸葛青近在咫尺的嘴唇。

  这一声回应终究没能吐出口。

  它被分成两半,一半吞入了诸葛青的嘴里,一半混合着诸葛青传输过来的唾液被王也滚动的喉结推进了他的胃里。

  王也说不清楚这个吻是什么样的感觉,他只觉得自己的魂魄正在飘上天空,又被诸葛青吸回了身上。

  咖啡厅是个公众的场所,所以这个吻结束得很快,其余的意犹未尽在回到诸葛青的酒店时进行了下去。

  王也什么也不会,而诸葛青是他的老师,一步一步地引导着他,教着动作,告知着床上工具的名字和使用方法。

  脱衣,润滑,抚摸,结合。

  王也从诸葛青的身上获得他的毕生所学,再有一做一的实时付诸到教学者的身上。从课本上知晓做爱这个行为时,王也也从未设想会与仅仅见了几次面的人进行初次尝试,可他也确实没有把这当做一夜情,也确实真情实意地喜欢着这个又狡猾又坦荡的诸葛青。

  身体的结合对于第一次的王也来说是一种非常神奇的体验,当他进入诸葛青的时候,他感觉到疼,也感觉到紧张,甚至在看到诸葛青闭着眼睛忍受的时候想过停下。只是又当身下人开始微微的喘息,用那双盈着水汽的眼睛,用一种带着希冀和轻笑的眼神允许他接着动作时,王也咬了咬牙,抬起身下人的腿,便得偿所愿地进行着最原始也最能体现爱意的动作。

  诸葛青叫的很压抑,他抓着王也的胳膊,指甲嵌入肌肉里,面上的表情和收紧的肌肉把他的痛苦和快乐同时展现给王也。他的眼睛不再眯着了,时常半睁着,露出半个圆,可这个圆很少直接对着匍匐在身上的人,只是飘散着望着头顶上的天花板或者两侧的窗。刺激得厉害了,身体的本能反应让他闭上眼承受,王也就更加无法与他对视。

  想让诸葛青看着他,像平日里挑起眼皮偷瞄着自己时那样。王也想。那是觊觎风后奇门的视线也好,是觊觎着自己的视线也好,只要能够看着自己就已经足够。

  于是,王也去叼诸葛青的嘴唇,深入他的体内的同时进入他的口腔,让诸葛青豁开眼睛,把注意力通过视线转移到自己的身上。

  可是诸葛青便就是如此躲着他,他的身体越是配合,他的视线便是越是躲闪。即便王也如何努力的表示着自己的感情。

  诸葛青为什么如此,王也知道,他再是个初哥,也是上过生理知识课的初哥。Omega的身体构造和Beta的身体构造究竟是什么样的,他知道得再清楚不过。

  第一次进入的时候王也就发现了,什么装B啊,人家就是个B!只是不知道出于什么感情,什么心理让诸葛青装Omega。他不明白,但他不问,王也只需要知道诸葛青愿意与他结合,愿意接受他的这份喜欢,王也觉得就算诸葛青是个Alphe,他也能抵御世俗对同性恋的偏见和他在一起。

  诸葛青想要换体位那就顺着换,不想戴套那就不戴。

  就算出了事,他也愿意负责。

  7.

  王也乖巧地模样让诸葛青愈加心慌意乱,他沉湎于此,却又害怕于此。也不知道是处男,还是因为王也本身,续航能力过分持久得让用完套子的诸葛青迷迷糊糊地想,如果他是个Omega估计今夜过去之后就得怀孕了。他再一次的庆幸自己是个Beta,是个非常不容易搞出人命的体质,让他可以沉浸在肆无忌惮的性里。

  彻底结束的时候诸葛青全身都是软的,下半身更是发着麻,好在王也还算是良心,即便自己累得不想动弹还是拖着诸葛青清理了身子。

  王也睡觉起来可以堪比一滩死猪,所以第二天诸葛青慌慌张张地起来收拾穿衣时,动静那么大这人也没有发现。

  青天白日的阳光照得诸葛青脑袋发懵,眼前一阵黑一阵白,这个时候他在怀疑昨天的自己是不是用了伪造的假Omega信息素喷雾,连身为Beta的他都能被激发出来没有理智的发情期。如果原因不是这个,诸葛青无法理解为什么他会和王也滚上床,还会让这个要命的初哥在自己的身体里射了好几股。

  诸葛青站在街道上,穿着装在行李里的备用衣服,昨夜那件怕是不能留了,诸葛青干脆地把它丢进了酒店附近的垃圾桶里。然后关了手机,失魂落魄地往动车站走。领了车票才发现时间是明天的下午,诸葛青感觉自己就像个傻子,他想掏出手机看看附近有什么星级酒店,又想起来为了躲避王也早就被他强行关机了。于是他转了一圈,盯着建筑最高最富丽堂皇的酒店走去了。

  用光了身上所有的现金,诸葛青总算是趴到了一张柔软的席梦思上,好歇一歇自己的腰。他想睡一觉,等着直接坐上明早的动车,结果就在这个时候,房门响起来了。

  “你好,客房服务——”

  8.

  王也蹭得一下被惊醒了,一摸身边一片冰凉,诸葛青消失不见估计得有一段时间了。他猛地坐起来,混沌的脑子终于在一声响过一声的敲门声里想清昨晚那不是梦、诸葛青也确实不见的现实时,他啧了一声,朝着房门吼了一句不需要后,从床上咕噜一下爬起来,一边飞速地穿着衣服,一边电话已经一个又一个地打了过去。

  “您所拨打的用户已关机……”

  “您所拨打的用户已关机……”

  “您所拨打的用户已关机……”

  ……

  他背着包,冲下酒店,耳边不断重复着这句冰冷的电子女声,就是听不见诸葛青那自带调笑的声音。王也第一时间想到了机场和动车站,给杜哥飞快打了一个电话打点了一翻,自己算了一个卦,朝着城北的动车站率先跑了过去。

  动车站去往浙江的动车一天好几趟,前一个小时内开启的动车早已离去,不论诸葛青坐的是哪一趟,王也也来不及追上了。他还在打电话,只是在拨电话的中途接到杜哥布下的眼线还过来的情报,说是看见疑是诸葛青的蓝发男子去了城北动车站附近的一家五星酒店,地址和照片跟着发到了王也的手机上。

  王也看了一眼,那抹笔挺的背影一看就是熟悉的人。那一瞬间王也松了一口气,至少诸葛青虽然躲着他,但还没有躲太远,他还有机会找回这个人。

  心情一松,从昨天下午开始就没有吃过饭却有大量运动的王也终于感受到了饥饿。他随便走进一家面馆,正端着面一边吃,一边盯着发来的地址看时,一个面容极其像人贩子的男人走了过来。

  然后王也就得追着这个男人给的地址,跑到了就这么一点放松警惕的空档都能把诸葛青给拐走的碧游村。

  这村子当真偏远的不可思议,连个山路都没有,又用某种可以制造结界的异能围成在了中间,王也一路破着法术和机关总算走到村子的边缘时,距离他从北京离开已经过去了半个月。

  好在过程也许艰辛了一些,但他还是见到了魂牵梦萦的诸葛青。大半个月没见,诸葛青还是一副任天塌下来我也能完美解决的轻松模样,笑眯眯的脸始终没有变过,只不过被这村子浸染得穿着越发像着随性和宽松这一方向变化。而且仔细一看,脸圆了,身体也比之前见到的宽了一些,说明这大半月他过的那是相当滋润,居然发胖了。

  王也一见到这人,马仙洪说啥他也入不了心了,只想着怎么虚与委蛇,然后趁其不备把诸葛青带下山去。欢迎宴上的食物随口吃了吃,马仙洪的话随口赞上两句,就想要把身边人带到房间,商量如何下山。他也不傻,诸葛青面对马仙洪什么态度他能看得出来,神机百炼这种东西,凡是个人都会好奇,何况诸葛青的好奇心那不是一般的大。看他在宴上只顾着喝可乐,吃两口菜就面色凝重地搁下筷子,就知道诸葛青的内心正在挣扎。

  所以王也更加迫切要把人带下山了。

  这村子,绝对不能多待!

  可是他却万万没有想到这精明如斯的诸葛青居然比起与他一起下山,更愿意呆着这山间,当一只自由自在的狐狸。倘若不是那一通舍生取义的话,那一串红遍山头的火,王也当真以为诸葛青看向他的那些缠绵悱恻的眼神是演出来的,是专门来骗他这个没谈过恋爱、不懂爱情套路的纯情仔。

  他还是决定了留下,尤其当张楚岚带着他那班哪都通同事过来的时候,王也留下来的决心更坚定了。即便这个时候的诸葛青不愿意见他,比先前还要明显地躲着自己,王也也想着把这个人带走,不能让他陷入马仙洪的手中。

  张楚岚不明白他俩之间的弯弯绕绕,只是看着诸葛青在山间活力四射地与妹子们在溪涧嬉笑打闹,甜言蜜语说上一堆,只想着该诸葛青这夯货真是欠打!

  9.

  只是这群暗戳戳地计划着扫荡碧游村的一行人,并不知诸葛青此刻既要与精神世界里的心魔斗争,又要与身体世界里的不适抗争。

  将近一个月的时间,足以让一个小生命在任何一处地方生长了。

  Beta的生育力低,但并不是代表着没有;功能退化,但并不意味着不能用。

  傅蓉说诸葛青这个人各个属性都是万里挑一,整个人都是个小概率事件,那其他小概率事件自然不可避免地降落到他的身上了。

  “所以这个友人A就是你肚子里的孩子的爹?”听完小蓝孩的故事,在八卦天性的驱使之下,傅蓉还是忍不住好奇地问了。

  “是男孩肚子里的孩子!”诸葛青大声反驳着。

  “好好好,我不问了,总而言之我等会儿得先给你做点养胎营养餐……”

  傅蓉屈服,身为女Omega的她几乎是第一时间就发现了诸葛青的异样,小心翼翼地提示诸葛青时,那张宛如遭受了晴天霹雳的表情,她还记得一清二楚呢。只不过这家伙第二天就冷静了下来,又是端着一副没心没肺的笑,跑来撩她玩了。可惜着反应太大,总是没撩多久就因为受不了厨房里的味道,白着一张脸出去吐了。

  而这个小男孩的故事,却是在那一群奇怪的人来之后,诸葛青偷偷摸摸、欲言又止地向她一字一句的娓娓道来。委屈和不甘,让这常年笑着的人哭得真像一位因为荷尔蒙混乱而情绪容易激动的准父亲。

  所以诸葛青要让她帮自己守上三天,以这样不稳定的身体去克服内景中的心魔时,傅蓉的担心越发让她讨厌起那位被诸葛青刻意隐瞒了真实姓名和身份的友人A。在她看来,即便带球跑是诸葛青的主观意愿,这个搞大别人肚子的混蛋也不值得同情。

  好在诸葛青是个小概率事件发生体,这克服心魔的艰难事情也让他成功地笑到了最后。出来的第一天便食欲大开的把一整碗的保胎鸡汤喝了下去,身体活蹦乱跳地可以与王也这个误会他的朋友插科打诨,进行强烈的肢体冲突。

  傅蓉在旁边看得心惊肉跳,却因为答应了诸葛青要装得云淡风轻啥也不懂的模样,而憋得心里一阵难过。到底也是一个感情经历丰富的人,傅蓉立即从诸葛青那带着谨慎和惊喜的微表情里看出来了王也便是那位友人A的真相。

  她想起诸葛青刚才安慰自己说一爱了就爱的七荤八素头晕脑胀,哪管爱上的是不是傻叉,只会把自己爱成了一个傻叉,说他和自己全然是一路货色。傅蓉怎么会信呢,诸葛青一看就是这么精明的人,怎么可能会像自己一样爱成了一个傻叉呢?可这会儿她看到王也,看到诸葛青面对王也时的神情,傅蓉忽然之间就明白了,那句话不单单是在安慰着自己,而是诸葛青在述说着他自己啊。

  可惜了王也这个傻叉一点也没有看出来,不仅勒脖殴打,还给诸葛青狠狠地喂了一口土,傅蓉眼看着诸葛青的脸色瞬间苍白了一度,胸口猛地起伏了一下,显然是因为土味而起的反胃。只是这家伙倔强得很,硬是要撑着,硬是要装出一副轻巧一样,惹得王也满目的不悦之后,才笑嘻嘻地搂着她分别了。

  “诸葛青,你还好么?”傅蓉感觉自己的肩上沉了,“要不要休息?”

  “不用。”诸葛青咳了一下,他的喉咙里发出咕隆的一声,他笑起来,“这点恶心我还忍得住的~”

  靠!傅蓉心里恼怒的骂了一声,她扭头看了一眼王也离开的方向,再扭过来的时候记恨的友人A有了名字和脸。

  好在哪都通还算是个体贴的国企,见他们几个都没有问题之后,不仅给傅蓉了一个工作,还给诸葛青留了一个适合地方养身子,就等着到了时间,把起因经过结果都是一个脱轨的意外降落到这个人间。

  哪都通保密工作做得很好,哪怕是诸葛青这一个背景庞大深厚的异人,不明说却全公司都知道的对象也是个在普通人世界难缠的主,还是努力将诸葛青特殊的情况瞒了下来。让诸葛青这个停不下来的幺蛾子在公司里和广大女成员厮混,上至已经结婚生子孩子都与诸葛青一般大的阿姨妈妈,下至十五六岁的少女,通通被他收揽在手,把这家伙照顾有点营养过剩,还助长了这货撩人作妖的能力。

  傅蓉每隔一段时间做任务回来,都能看诸葛青正在虚心接受着领导的批评,转头死不悔改的行为。无奈到极点的时候,傅蓉都想给不知道在哪的王也通报一声,要他连人带未出世的娃一起走人。

  但她也只是想想,因为诸葛青的态度强硬,即便王也的本家和公司就在同一个地区,他也不愿意与王也碰面。

  图什么呢?傅蓉想不通。王也看着也不像是个会不负责任的人,为什么诸葛青说什么就是不答应与他坦白呢?

  “是倔强啊。”唯一知道这件事的临时工二壮说,“诸葛青的自尊心这么强,一定是还没从对王也撒谎的愧疚之中走出来吧,所以才不愿意说ヽ( ̄▽ ̄)ノ”

  “是吗?”

  “绝对是的!我看的言情小说都这么分析的,爱在心口难开啊(~ ̄▽ ̄)~”

  “……”

  傅蓉觉得得少让这孩子看这些狗血又不切实际的小说了。

  即便王也和诸葛青正在她们两个身边上演着编剧都不敢这么写的狗血情节。

  但是,二壮还真就替诸葛青说出了一半的理由。他不知道该如何和王也开口,也不知道王也会如何面对自己与这个小孩。他甚至不想让这个小孩被王也见到,全然是因为一旦知道了这个孩子存在的王也,绝对会跑来要负责、可这跟道德绑架有什么区别,道德绑架过来的爱情,诸葛青才不需要。

  可纸是包不住火的,多一个人口这种事情,国家都会注意,更何况是那些本就抓着有名人士的花边新闻当放碗的人。

  所以就在这小孩呱呱落地的一周之间,哪都通旗下的一家娱乐八卦小报——啥都知日报,便通过一些特殊的渠道知道了这件事。

  《武侯家某后人于北京诞下一子,却不知其a父!》

  放在头版头条的新闻标题看得人触目惊心,流言四起,武侯派的人口不算多也算少,在异人圈他们以隐居为作风,但在普通人的世界,他们一家子可是当地富商,而且出挑的长相也是娱乐圈愿意捧的对象。

  所以这藏头露尾的新闻,除了真正的知情人,想要猜出来当事人究竟是谁,哪还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可知情人不是只有哪都通公司里的人,不只有诸葛青的家人,还有另一个更加没有姓名的当事人。

  10.

  王也看到这条新闻的时候还在秦岭追查事件,时有时无的4G信号让他整整迟了三四天才知道这件事。王也是个多聪明的人啊,算算时间,在确认一眼地点,想也不想就知道肯定说的便是诸葛青,这被称为人渣的A父可不就是自己啊!

  喜当爹的王也一时之间被推测出来的现实吓懵了脑袋,他哆哆嗦嗦地反复确认了百来遍,又白着脸进内景吐着血出来,冷静了几秒钟之后,毫无任何冷静姿态可言的八门搬运了一个信号塔过来,刷刷买了周边一切能够飞回北京的航班高铁。

  从碧游村下来的王也见着诸葛青搂着傅蓉那般轻松的模样,便已经将心收回了身体,他想着诸葛青果然还是更适合与一个Omega在身边,比起他这干巴巴的Alphe来说,娇小可爱的Omega与他站在一起更加赏心悦目。心灰意冷地下山之后,本就不打算回家的王也踏上去追寻当年那件事的道路,他以为用这件事能够消弭对诸葛青的思念,能够让他走出这段感情泡沫。只是这个泡沫怕是用了点特殊的化学成分,坚固得拿针扎都没有破。

  而现在,围在泡沫旁边的王也看见这颗透明的彩色泡泡,正在快速变成一个七彩的实体球。他便端着这颗球,飞去了北京。

  连捯饬都不想捯饬了,通知爹妈也忘了,以他能够达到的最快速度找到了哪都通的总部,哐当一声砸开大门,冲着里面就是一声喊。

  “老青?诸葛青呢?他去哪里了?!”

  然而这位焦急地想要来个一家三口团聚,想要质问诸葛青究竟怎么看待自己的新晋爸爸,只看到一个刚出生不久的小不点,在襁褓里蹬着腿,伸着胳膊。一双黑溜溜的大眼睛正一眨不眨地看着王也,嘴巴一咧,吐出一口奶来,然后小脸一愣,哇得一声哭了。

  王也哪见过这阵仗,懵逼地呆滞在那边,听着小孩越哭越大声,还傻乎乎地问向旁边正要抱起宝宝安慰的傅蓉,说:“这就是我儿子?”

  傅蓉擦干净了小孩嘴边的奶,一边低声哄着,一边翻着白眼,说:“是啊,你要不想认的话,哪都通就把他收养了,培育成新一代绝佳高手。”

  “我认我认!”王也连忙说着,他四周看了一眼,说,“老青呢?诸葛青呢?儿子在这里,他人呢?”

  傅蓉顿了一下,叹了一口气,一边把已经安静下来的小孩塞进王也的怀里,一边说:“跑了。别问我为什么,也别问我他去哪里了,我啥也不知道。”

  王也手忙脚乱的把小孩抱清楚了,还想再问点什么,就见傅蓉一边给他的脖子挂上塞着奶粉奶瓶纸尿裤等等东西的育儿背包,一边递给他一张便利贴。王也拿过来一看,字迹正是属于诸葛青的颜筋柳骨:“孩子留给你,别找我了。”

  话说的绝情,王也的心凉了一半,若不是怀里还有个软软热热的小婴儿,王也差点就要真的以为诸葛青抛夫弃子而去了。

  王也是了解诸葛青这个人的,如果他真的不愿意要这个小孩,真的对自己如此绝情的话,这黑眼睛蓝头发高鼻梁的小孩就不会在自己的怀里蠕动,不会吧唧着嘴巴,用好奇的眼神观察着陌生又新鲜的世界。

  “傅蓉,你要是遇见他,帮我跟他说一句话。”王也说,“不论怎么样,我都会等他。”

  傅蓉顿了一下,点了点头。

  王也带着小孩离开了。

TBC

评论(10)
热度(354)

© 卖安利王子丢斯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