屁话联盟忠实成员
lof可以随便点❤和👍

【也青】转发抽奖送男友(下)

cp23时参 @—XZ/QSY— 的也青本解禁了,拿出来分个上中下混更(?

是个大家都系普通有钱人的故事。

++++

诸葛白已经第不知道多少天,没和自己的哥哥单独出来玩了。

他的身边总是跟着两尊大佛,左边王也,右边诸葛青,他跟被家长领出来玩的小孩一样站在中间。诸葛白不用特地留意,都能发现有奇怪的眼神往自己的身上探看,甚至还有街头采访,拿着话筒直往诸葛白的面前凑,好奇兮兮地问他是不是同志家庭出身的小孩。

“不,我不是。那是我哥哥。”

“那另一位是谁?”

主持人问,摄像师准确地把镜头放到后面的诸葛青和王也身上,他们两个正坐在长凳上晒着冬日里的太阳。诸葛青手里拿着一杯七分糖的奶绿,王也手里拿着无糖纯茶,一边喝一边聊着天,镜头过去的时候正好拍到诸葛青抓着王也的手,吸他手中纯茶的瞬间。声音不远不近地传过来,一个在幸灾乐祸地说:“欸叫你喝那么甜的,齁死了吧?”一个在委屈巴巴地抱怨:“谁知道会这么甜。”

主持人看诸葛白,诸葛白梗着脖子说:“反正不是我哥男朋友。”

诸葛白真没看懂,怎么突然之间这两个初次见面的人就跟情侣一样腻歪来腻歪去,可偏偏又保持着一个微妙的度。诸葛白寸步不离地跟着他们,连上厕所都要在外面等着,就是这样他也没发现他们两个牵过手,接过吻。上床更不可能,诸葛白信誓旦旦地保证每晚他都是抱着自己的哥哥睡着的。

但是这氛围,这亲密感,说不是情侣,谁信呢?

诸葛白第一天发现这毛病的时候,当晚就气势汹汹地扑到诸葛青的怀里,质问:“哥,你跟我说好这次不和客户产生不正当关系的!”

“我哪有和老王产生不正当关系?”诸葛青莫名其妙,放下手机关爱自己的弟弟,“你想太多了,白。”

都老王老青这么亲切的叫上了!诸葛白想着,也就这么说了:“王也那厮都敢叫你一个单字青了!”

“你不也经常这么叫我?”

“哪能一样啊!你是我哥!”

“老王他也不常叫,只是偶尔喊急了才叫单字,这不是图方便吗?毕竟咱们是复姓,不能为难普通人。”

诸葛白被将了一军,但他没有放弃,眼睛转啊转,嘴巴扭啊扭,牙齿磨啊磨,又让他想出一条来发难。

“那牛鼻子叫你的时候语气不对,眼神也不对!”

“哦?你说说有什么不对?”诸葛青说着好奇,却弯起了眼,露出一个狡黠的笑,“我怎么都没有发现?”

诸葛白哪里察觉出来诸葛青笑里的阴谋,直白地说着自己的观察结果:“你当然不知道了,牛鼻子都不敢正面用那种眼神看你!就是特别恶心的眼神,直勾勾的,好像要把你生吞了一样!比以前那些觊觎你的人还讨厌!”

“语气呢?”

“语气?语气,语气就是……嗯……就是……哦对了!叫一声就要回味一会儿,尤其在叫青的时候,叫完还会舔舔嘴巴。恶心!”

诸葛白越说越气愤,像是王也看一眼诸葛青就是在猥亵他如莲花一样纯洁的哥哥,就是在把淤泥洒到哥哥身上。他批斗得慷慨激昂,却没有意识到诸葛青越听越弯的嘴角,越听越愉悦的眼神。

另一边的王也不知道楼上的诸葛白声声不绝地骂着自己,骂到口干舌燥,吞了好几口温水才缓过劲,在诸葛青的哄劝之中才嘟嘟囔囔地去睡觉。他只知道自己在辗转反侧,盯着越来越接近一个月期限的日历,睡不着觉。

诸葛白的评论非常到位,而现实要比之更加严重一点,王也对诸葛青的渴望可不止是那么一点。他喜欢诸葛青,比那些“始于颜值,忠于人品”的粉丝还要喜欢。他们看不到诸葛青的小毛病,看到了也许会减弱这点喜欢,可王也不,他反而觉得这点缺陷安在诸葛青身上,比隔着网络更加真实和可爱。

半个多月的相处,诸葛青有点龟毛的少爷作风,精益求精的完美主义,一针见血的伶牙俐齿,这些粉丝们接触不到的方面,老实讲王也有时候也觉得烦,烦得别说吹几声彩虹屁了,气急了还想揍上一顿发泄,却依然无法控制地陷入名为诸葛青的深沼里。

诸葛青太狡猾了,王也当真不信他没看出来自己的粉丝身份是假装的,可就是笑眯眯地在旁边说着只有粉丝与他才知道的内容。卡得王也只能露出憨笑,绞尽脑汁用各种方法把这些话题忽悠过去。他在那边冒着冷汗用遗忘和没注意的蹩脚借口,诸葛青却是露出一张似笑非笑的脸,拉成了声音说上一声是吗。

当然不是。王也很想直截了当地说。但他不敢,他怕真话出口便留不住诸葛青,也怕没了这层关系,诸葛青与他的距离就拉开了。

王也不是没有想办法补救,他潜入据说有诸葛青当管理员的粉丝群里,看着小姑娘们在里面发着各种各样的资源,读着群文件里有关诸葛青的大量历史文件,他一边感慨姑娘们掘地三尺挖诸葛青过往的能力,一边找个各种诸葛青不注意的空档孜孜不倦地汲取着知识。

群里成员很多,稍不注意聊天记录就会99+,王也有点轻微强迫症,每次补完部分文件,就会出来把聊天记录按掉。偶尔有时候还会扫上两眼,只不过因为大多时候根本看不懂他们在说些什么,王也很快就会把群给关了。

但是这次不一样了,他刚从聊天文件里退出来,就看见群里有个人在艾特他。

【诸葛青:嗯?什么时候来了位新人?@碧波风云】

【管理员:我看下……这位来了快一个月了。】

【诸葛青:哦?小姑娘名字取得很有特点呀,怪不得觉得陌生呢。】

王也怔住了,他还没来得及回复,就见一排消息飞快地刷了上去,有黏了三四排感叹号在诸葛青这名字后面的,也有像个熟人一样向他问下午好的,也有顺着与诸葛青一起艾特兼调戏他这个新人的。王也都看懵了,只是一个QQ群,这飞速刷出另一个99+的排场他也是第一次见,硬生生地让他感觉到一股在奥斯卡颁奖典礼上走红毯的宏大氛围,鸡皮疙瘩都在他的胳膊上立了起来。

【碧波风云:呃……大家好。】

【诸葛青:新人小姑娘不用害羞,群里的每个人都很好相处。】

【碧波风云:我没有/汗,还有我是男的。】

群里一片寂静,王也心慌地想他是不是说错了什么,就见几秒钟之后,比之前还要汹涌的文字泡巨浪扑了上来。这会儿不是诸葛青后面跟着三四排感叹号了,而是卧槽后面跟着三四排问号加感叹号。

王也不敢说话了,他被这个架势给吓住了,心里百般无法理解这些小女孩在惊讶些什么,金元元不是说诸葛青的前男友比自己小号的粉丝都要多吗?有个男性粉丝在群里应该是一件非常正常的事情吧?他想的确实不错,但小姑娘们可不知道诸葛青业内出柜的事,所以在她们的眼里诸葛青会有个男粉丝,尤其还是一个会去加粉丝群的男粉丝,是件多么让她们觉得惊讶和微妙的事。

姑娘们的心思非常复杂,一边是在欣喜她们的爱豆男女通吃,一边是在哀嚎又多了一个性别群体的情敌,离自己的爱豆真是越来越远了。

诸葛青倒是能想到她们的想法,只是一时之间看见这新人莽莽撞撞地直白说了性别,有些愣住了,又有些觉得好笑,所以暂时就还没想清楚怎么回复他的话。

“哥,你笑什么?”

“在笑老王。”诸葛青把手机分享给诸葛白,指着碧波风云的头像,“这是王也,我才发现他跑到我的粉丝群里潜伏了快一个月,你瞧他取得这什么名字啊,像个老大爷似的。”

诸葛白一点也不觉得好笑,他的大眼灯里亮起了呜呜响的红灯,差点下意识就要使用他的群管理员权限:“这牛鼻子要干什么,太可怕了,无孔不入呀!我要把他踢了!”

“诶,别,我还没看够他的笑话。”

“青!你还说你不想和他产生不正当关系,你现在满脑子都是那个牛鼻子!”

“我只是觉得他很好笑,就想逗逗他,真没别的想法。”

诸葛青格外无辜,他走出房间,下楼梯时看见王也坐在沙发上,满目迷惑和犯愁地捧着手机时,对身后的诸葛白眨了眨眼睛。诸葛白知道他哥哥这是要捣蛋了,但是他还是觉得闷闷不乐,看着诸葛青悄悄走向王也的背影,忍不住哀叹了一句:哥哥大了,留不住了。

“老王。”诸葛青落进王也的身边,拿着手机往旁边人视野里挤,“你有同类了,我的粉丝群里也来了一位男粉丝。”

王也的背猛直了起来,他扯了扯嘴角,说:“是吗?恭喜恭喜。”

“真难得啊!我以为会喜欢我的都是小姐姐呢,没想到还有男生。”

“嗯、嗯啊,这不说明您老魅力无边吗。”

“诶,老王,你说,那人不会是基佬吧?”

“……”

诸葛青注意到王也的手臂猛然僵硬的时候,心里都乐出了花,他弯着的嘴唇,有一半是真笑,有一半是憋笑憋出来的弧度。他知道王也反应不过来,也不想让王也难堪,所以也没有真想从王也的嘴里得到什么答案,便立即转了话题:“不说这个,我昨天给你看得那一套衣服,你穿上去感觉怎么样?”

“……还行。”王也顺坡下驴,“我很喜欢。”

诸葛青点了点头,兀自窝在王也的身边开始编写起了今天的观察记录,还有民宿居住感想。

王也没有去看,他面上云淡风轻地刷微博,胳膊上还靠着诸葛青,身体里头却在忙着捕捉上蹿下跳的心脏,咬牙切齿地骂着狡猾的、处处撩人的诸葛青。

瞧见了没有?王也愤愤地想。这就是你们喜欢的爱豆,什么人啊这是,成天就知道玩弄人心,我……我……我真想亲亲他的嘴巴。

王也瞥到诸葛青薄薄一层的嘴唇时,无奈又恨铁不成钢地把一个呸字吞了回去。

“老王,今天第几天了?我标个时间发微博。”

“不会自己看啊,真是……”

“干嘛不说话,不是吧,还真要我算啊?”

诸葛青抬眼望上去,然后就对上王也垂下来的眼神。

“第二十七天了。”

时间面前,再多的深情也成了无情。

还有最后三天,这一个月的民宿体验和造型设计就要结束了。

诸葛青的民宿感想已经写满了整个本子,他对王也的观察总结也快整合完毕,就差按照设计换行装的最后一步。

王也的工作人员开始对屋子进行还原整理,除了诸葛兄弟的房间和客厅,在征求了俩人的意见之后,逐渐封锁了房卡中对其他房间的进出许可。

诸葛白的兴致也蔫了下来,他前面几天玩疯了,最后三天得把所有搁置的作业完成,否则别说他的老师,就算是他的父母,也得一顿批评。诸葛青作为哥哥自然得陪着,两位正主不出门了,王也作为陪客也就跟着留在了屋内,远程处理一些公司里的工作。

但说实在的,王也一点认真处理工作的心思也没有,他烦得要命,看了两眼财务发上来的报表,更是烦得眼花,嘭得一声把笔记本关了。整个人瘫进椅背里,望着天花板放空脑子,想诸葛青。

他觉得他得趁这点时间做些什么,比如告白,比如找借口把人留住,或者在诸葛青把造型设计交上来的时候挑刺……总而言之,就是不能让他就这么走了,任由他们两个就此成了一个月的熟人,一辈子的陌生人。

他得告白。王也想。就趁着最后一天告白,就算失败了也没有关系,如果诸葛青不喜欢他,他就让他们两个的朋友关系顺着最后一天的结束而结束。

王也想清楚了,他坐直了身,不颓废了,接着打开笔记本处理工作。就在这个时候,他的手机发出一声微信提示音。

【金元元:我终于搞定工作要回国了,你俩住了哪家民宿,我去找你们!】

王也没回她,扔了手机,夺门而出。

诸葛青听到敲门声的时候,他正在编辑民宿体验感谢总结,诸葛白就伏在桌子上,咬着指甲做二元函数题。等诸葛青开了门,看到带着点喘的王也时,愣怔了两秒之后,让开一步,要王也进屋子。

王也没动,他看到诸葛白好奇地望过来,他深呼吸了一下,把金元元的事先坦白了,语气诚恳地跟谢罪一样。

诸葛青被他说得一愣一愣的,到了最后只是点点头,说:“这样啊,没事,我早发现你不是我的粉丝了。不过我很喜欢你这个人,也愿意交你这个朋友,你让金小姐发一份具体要求给我,等回去之后我和她再详谈。”

“还有一件事,诸葛青。”王也抖擞了一下精神,“我不想和你交朋友。”

“……啊?”

“我喜欢你,你能不能……”

王也舔了舔嘴唇。

“和我试试?”

诸葛青眨了眨眼睛,他的嘴巴张了张,然后闭上,不说话。

唯一反应剧烈的只有诸葛白,他瞪大了眼睛,跟一只受惊的猫似的炸了起来,喊着:“死牛鼻子,你休想!哥哥,你不说话就是不愿意对吧!”

他这一吼,让王也干笑了两声,心顿时沉了下去,凉气从沉默中窜到他的身上,他轻叹了一声,说:“没事,如果不愿意就算了。”

诸葛青终于有了动作,他喊了一声诸葛白:“白,你先去客厅。”

“凭啥啊!”

“我要和王也先生聊一下最后的造型设计。”诸葛青把王也拉进来,把诸葛白推出门,“成年人谈工作,小孩子不要掺和。”

诸葛白气呼呼地踹了一脚房门,然后一步一声巨响地走下楼梯。

“我觉得现在说这个理由有点蹩脚。”王也舔了舔嘴唇,“所以你这是……”

“我还什么都没说呢,你擅自替我下什么决定?”

诸葛青笑了一下,嘴角是弯的,眼角是弯的,弯弯的眼里潋滟着一双夺人心魄的眸子。王也看傻了,被诸葛青推到门上强吻时都没有反应过来。

没谈过恋爱的王也哪里经历过这种攻势,他连吻都没有和别人接过,更别说诸葛青掐开他的下巴,就把软舌滑进去舔舐的激吻方式了。王也终于知道微博推广里那些垃圾言情小说里描述的“吻到缺氧”是什么感受了,他被诸葛青亲得腿都软了,靠抱着诸葛青的腰才勉强撑住,没丢脸地掉落到地上。

等诸葛青放开王也的时候,他感觉自己全身上下都是烫的,睁圆了眼睛喘气,看着对面游刃有余的人,吞了吞唾沫,半响哆哆嗦嗦地说了一句:“我操,太刺激了!”

“第一次亲嘴?”

“嗯,我不说了我没谈过对象吗。”

“想不想再试试?”

王也点了点头,又顿了一下,说:“等下,你还没回答我呢。”

“我都愿意吻你了,还不算回答?”

“哦……”

王也懵懂地眨了眨眼睛,诸葛青只觉得又好笑又好玩,心里那股子被王也抢先了一步的可惜和懊恼跟着烟消云散了。

“那就再试试。”王也强调了一句,“不只是接吻。”

“我知道。”

诸葛青又笑了,他放任王也把脑袋凑了过来,紧张地闭着眼睛,没头没脑地寻他的嘴唇。

“试试就试试。”

FIN


评论(16)
热度(469)

© 卖安利王子丢斯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