屁话联盟忠实成员
lof可以随便点❤和👍

【也青】转发抽奖送男友(上)

cp23时参 @—XZ/QSY— 的也青本解禁了,拿出来分个上中下混更(?

是个大家都系普通有钱人的故事。

++++

嗡嗡——

“喂?小王也啊,我借你的微博号用一下。”

王也翻开手机看了一眼屏幕,确认打电话来的是他的发小金元元,说:“要我的微博号干嘛?大号还是小号啊?”

“都要都要,反正你大号除了有个认证之外,粉丝数跟小号一样!用来转发抽奖!”

“留点面子诶……”

“废什么话,借不借,马上就截止了!”

王也又拿下手机看了一眼时间,凌晨11点55分,离双十一的十二点还有五分钟:“借,借。我现在就给你发账号密码过去。”

对面又催了一声快点,挂了语音通话。王也一边给人发着微博账号和密码,一边嘴里嘀咕着:“真是奇了怪了,哪家的双十一转发锦鲤活动能让老金看上?连我搞的转发活动都不友情参加一下呢。”

含着账号和密码的微信发过去,过了一会儿,对方发来一朵玫瑰花,看来是转发成功了。

“哪家出了得抽奖才能拿到的包啊?”

“你丫说什么呢,以为你金姐会在乎这些玩意儿?我那价值几百万的一屋子包你是没见过啊?”

“我这不是好奇吗?居然还向我要账号增加中奖几率。”

王也下一段字还没有打完,对面的金元元又给他发来一张截图。他点开来看,是个微博认证的时尚博主,粉丝过了百万的网红,头像是个黑白剪影,看不清人脸。而占据画面黄金比例位置的是他今天发布的一条转发抽奖的微博,从转发人群中抽一个人,亲自为他进行为期一个月的形象改造。而改造的所有费用——包括但不限于发型、妆容、服装和吃住的费用,全部由他来包揽。抽取的范围不限性别,不限年龄,不限身材,只限制了一条,必须是单身人士。还有一条就是他人在北京,被抽中的锦鲤得亲身来北京进行形象改造,只不过往返的费用也由他包了。这位博主给这个活动取了一个响当当的名字——

“从改造形象入手解决脱团问题”计划。

而被粉丝们称为“青选之子”的中奖者,就跟着这个计划被简称成了“脱团锦鲤”。

如此大手笔,转发的人数自然水涨船高——而十几万网友里,只会抽出一位属于他的锦鲤。

但王也知道以金元元的手段和身份,她转发这条抽奖,绝不仅仅只是为了什么改造形象,八九成是为了这个博主。

“老金,你看上他了啊?”王也一边翻着这位博主的主页,自拍挺多的,还有一些视频,长得确实俊秀,留了根小辫子垂在脑袋后面,还挺可爱,就是眼睛太小,嘴唇太薄,又时常挂着笑,显得有些轻浮。“好看是挺好看的,但好像也不用你这么费力追人吧。”

“想啥呢?我要想追他,费得着这么拐弯抹角的吗?姐这是看上了他的能力。”

“什么能力?诸葛青……这是真名还是网名啊,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有名气的偶像后代呢。”

“是真名,通过新浪实名认证了。这个诸葛青是国内时尚界有名的人物,最擅长的就是根据客户的性格特点和喜好进行造型设计,他会跟踪客户一周到一个月不等,把他整个人都摸透了,再慢慢开始根据观察到的特点进行造型改造。我看中的就是这一点。”

“时尚界?这我就不清楚了,我对这完全没有概念……”

“你能有这概念,身边得躺着多少个男人了。叔叔阿姨也是心大,知道你是基佬了,还没放弃给你相亲。”

“诶,能不能别说这个了。”王也头疼,“早知道还不如不出柜了呢!”

“按照阿姨那么宝贝你的作风,不论你是不是基佬,让你找对象结婚的心是绝对不会死的。”

“我这不是以为国内没有同性婚姻法,我爹妈就会自动放弃吗?谁想到……”

“醒醒吧王也,你爸妈会把你们绑架到随便哪个已通过同性婚姻法的国家结婚的,和异性恋一起感受啥叫爱情的坟墓。哎不对!”金元元补了一刀,“您连爱情都还没有呢。”

“嘿你,再损我可就挂电话了。”

“你瞧你,急眼了吧?就是来跟你说一句,要是真抽中你了,可要记得跟我说一声,我想让他帮我手下一小男团做个形象设计。”

“你直接花钱请上不就是了?”王也一说完就意识到了不对,金元元的魄力他是知道的,要是能用钱解决她肯定立即安排上,这会儿拐弯抹角的,绝不是因为价格没谈拢。“这人这么厉害,连你的钱都请不来?”

“哎,可不是嘛!诸葛青是顶天的不好请,钱是请不到他的,得看缘分。以诸葛世家几百年的财富和学识积累,他不用工作都可以吃上几辈子。就算是我们几个跟他比起来,就是一个暴发户。”

“这么厉害?”

“不然那转发抽奖怎么都在刷‘青选之子’呢?人家是富N代搞文艺,不在乎钱,只在乎开不开心,所以能让他出手的不是他喜欢的人,就是比他们家还要权贵的人了。前者嘛,要是特别喜欢的,诸葛青甚至可以不收钱;后者嘛,要么不敢收钱,要么收得天高。”

还真是个摆谱的家伙。王也嗤了一声,给这个素未谋面的男人的印象分扣去了十几分。

金元元想到这里也有点头疼,禁不住抱怨了一句,“我为了他可是出动了手下所有的微博账号,还买了一批水军来增加得奖率。只不过他的真粉也相当能打,喏,带标签转发的那些都是。”

王也正巧刷着,看着那一排排的转发也是咋了声舌,内心忽然就生起了一片羡慕。要他搞的那转发抽奖也能有这么大量的真人转发,他能省多少请营销号和网红宣传的钱。

从“支付宝认证锦鲤信小呆”这件事上刮起的大风,也吹进了王也的脑子。蹭着双十一的热度,作为被老爸硬塞进公司营销宣传部门做经理的王也难得脑筋一动,在常年浑水摸鱼的大会上,提了一个为自家房地产业提高知名度的营销法子。正巧,近期中海集团想要开展中低消费层次的民宿业务,王也就想着要不要也来个转发抽奖,抽一个人作为中海民宿的锦鲤,免费体验中海民宿一个月,餐饮、往返乃至清洁费用全包,一个月的体验活动结束之后,还能拿到中海集团下任何酒店的永久免费入住权。

这是一条很具有诱惑力的转发抽奖,在一个人身上耗费的那点经费,中海集团财大气粗自然不在话下,而且如果顺利,换来的可是要比这点钱还要丰厚的后续利益。

但是很可惜,转发量远没有王也设想的那样庞大,从十月一日开始发布到现在也只有寥寥的五六万,比起那些动不动就上几十万、几百万的企业抽奖来说实在不够看。营销部门的员工做了下分析,限制转发的一个很大因素就在于他们的抽奖内容太单一,而且很大部分限制在了常年旅游或出差的人群中,还有大量的用户对这项抽奖不感兴趣,比起能够带来实打实的物质利益的抽奖转发自然就掉了一大节流量。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又请了营销号又请了网红,王也大号上阵,还拉上发小小天的电竞战队和游戏工作室,外加一些圈内圈外有影响力的朋友帮忙转发,效果依然收效甚微。本来王也就在犯愁,看到作为个体的微博达人诸葛青仅凭今天刚发出的微博就拿到那么高的转发量,自然就眼红了。

这人的粉丝还真是真爱级别。王也撅了撅嘴,他都看到了专属于诸葛青的粉丝团微博主页了。这对金元元很不利啊。王也想,于是便直白地指出了问题:“转发抽奖也纯粹是看运气的吧,老金。就算我帮你转发这一下,好像也不一定能被抽到。”

“算命的不都说你容易走大运么,小时候小天考试前拜一拜你就能及格过线,早就成了咱们大院里著名的人形锦鲤了。”

“那都是巧合,都什么年代了还信这些封建迷信的东西。”王也啧了一声,“我也没有多顺,我家那点狗血你还不知道?”

“上帝给你开了一扇门就会给你关上一扇窗啊,小王也。”

王也苦笑了一声,把话题掀过去:“我都帮你转了啊,你也帮我宣传宣传,我家那条明天中午才开奖呢。你瞧都一周多了,才这点转发量,愁得我头都秃了。”

“知道了。”

两人又寒暄了两句,由金元元先挂了电话。王也重新倒回自己的床,望着漆黑一片的天花板思考了一瞬,扭开了床头灯,翻起了诸葛青的微博。

虽说他明眼着是嫉妒诸葛青的粉丝影响力,甚至还有点不屑于这人仗着自己的能力和家产到处摆谱,但是不能抗拒作为一个基佬,一个单身的男同性恋,会对长相优秀精致的男性产生兴趣和探究的欲望。王也得承认诸葛青确实长得对味,五官没有哪儿让人觉得难受的,就算是那双让王也略有微词的眯眯眼,露出藏在里面的眼睛时,却又是透着一股子的潋滟波光。

是个只靠颜值就能够虏获粉丝的美男子。

王也咂咂嘴,随手翻个墙摸到他的ins,上面的照片比之微博更显得大气,似乎每张都有做精修,供粉丝们欣赏。他也没忍住点击了保存,毕竟他俩肯定一辈子就是个路人关系,隔着网络,王也想怎么观赏这人都不为过。

从十几万人里抽中他?怎么可能!

还真有可能。

王也这厢刚利用微博抽奖平台把属于他们的中海锦鲤抽出来,究竟是哪位用户还没看呢,金元元一个跨洋电话就打了过来。

“王也!你被抽中了!”

“哈?”

“小号!你的小号被诸葛青抽中了!”

王也愣住了,他完全没有反应过来。当金元元隔着话筒在对面大笑大叫,一声声地夸着王也的锦鲤体质时,他才颤巍巍地另开了一个微博页面,输入小号的账号密码,一片白光闪过之后,他就看见自己苍凉稀疏的微博被塞满了祝贺和羡慕。

评论数在加,转发数在升,点赞数在涨,粉丝数在飙。

而正主诸葛青更是把他人转出来,写上:“是#青选之子#哦!”

跟着还有一个双手捧在两边,笑得弯起眼睛,红了脸颊的笑脸。

明明只是一个微博自带的表情,下面的评论转发里却宛如见到了诸葛青本人这般笑似的,一句句吼着可爱到升天的话。

王也这会儿算是彻底反应过来了,心里的惊讶渐渐消褪,换上来的却不是喜悦,而是空了整个脑子的懵圈和茫然。他吞了吞唾沫,在回应这条微博之前,朝着金元元问了一句:“我该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回他啊!帮我把他稳住了!”金元元给王也支招,“我把国外这边的业务搞定了就回来接你的班。”

“这……要多久啊?”

“马上就……等下,我先和客户说个事。”

话筒对面传来了一阵细语,金元元似乎把手掌捂住了传音筒,正在用英语与别人商量着什么。

王也一边等着,一边稳定了心绪,手指按到键盘上,开始编辑成为锦鲤的感想。空荡荡的脑子里只有一句话可以打,王也还想修缮一下,表达一下惊喜之情来博得诸葛青的一点好感,好替金元元开展下一步的留人计划。此时,金元元那边在一阵忙碌过后,又换回中文朝着王也抱怨:“丫的,这客户屁事贼多,本来可以一周就回国的任务非得抠细节,娘的……”

“啊?所以你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啊?”

“至少得一个月后了。”金元元说得也有些底气不足,她也知道这时间跨度太长,要让王也伪装小粉丝一个月实在有点强人所难,语气里不由地带上了一点讨好,“一个月,就一个月!刚好诸葛青抽奖的内容也是一个月的改造时间不是,你就帮我撑住这一个月吧!”

“一个月!”

王也大惊失色,手一抖把还没编辑完的微博给发了出去。不发不要紧,一发更是惊起一片评论转发。

他发了什么?

他跟着诸葛青的“青选之子”后面转发了一句:我是不是可以脱团了?/懵

发布过后的几秒,肉眼可见评论数的增长,毫不意外的,是些类似于“别想抢我老公”之类抖机灵的话。王也看得头疼,金元元这边还没解决,他实在没有精力再去理睬这些没啥意义的话,只赶紧捧着手机,说:“我去!一个月叫我怎么撑啊!而且还要每天陪他……”

“每天!”金元元大叫了一声,“每天啊王也!正是最好的脱团机会啊!我不信以他的脸,你会不喜欢。”

“嗨,你怎么说得我像是个饥渴到看谁就想上的流氓一样。而且人家也未必就跟我是同类人啊。”

“不怕,诸葛青是个双,业内公开出柜了的。人家光是前男友可能都要比你小号粉丝多!”

王也的小号粉丝数是4,但这不重要,重要是这条消息。他傻了眼,哑了声,不知道该说什么。这消息太过劲爆,王也的脑子有点负荷过载,导致胸腔里的心趁机脱僵,蠢蠢欲动。

“就这一个月。”王也还是答应了,话里带着点不甘愿又带着点不可见的期待,“能不能稳住就全靠命了。”

金元元连连答应,并慷慨激昂地保证不论有没有彻底稳住,她都会感谢王也一辈子,并用尽所有人脉帮王也物色优质男人,让王也不会孤独一生。

王也没理她这些不靠谱的话,挂了电话之后,满脸犯愁地思考着怎么解决与诸葛青近距离接触一个月,还不让人发现自己的真实身份和意图?

太困难了。王也咂嘴,拧着眉头,盯着诸葛青用私信发过来的手机兼微信号,还有工作室的地址,脑子跟得了癌症晚期一样揪痛。他头一次后悔自己大学怎么学的是金融专业,而不是什么表演艺术专业呢?

命还是认的,人也是要见的。唯一让王也不觉得怎么头疼的,大概只有诸葛青的工作室刚好就在同城,不远,开车过去十几分钟就到。如果在别的城市,他还得专门坐飞机过去,在陌生的环境里,被陌生的诸葛青摆弄。只是想想,王也都觉得麻烦。

王也先加上微信,只不过对面的诸葛青似乎在忙,微信的好友添加信息并没有第一时间被通过,他只好往私信聊天框里留了一句言,然后就把手机一扔,听天由命去了。

这时,手下向他发来新晋中海锦鲤的用户信息,王也瞅了一眼这条鱼的微博情况,粉丝两三千,发博数几百,内容稀疏平常,多是些抽奖和八卦新闻,简简单单地像一个活在任何人身边的路人。

只是他好像还没有意识到自己成了中海锦鲤,最近的一条是凌晨时分没有抢上某某牌面膜的哀嚎,评论底下与王也一样充满了网民们对他的祝福和羡慕。

王也没多想,让员工先把几个已经投入使用的民宿地点和样式发了过去,等着锦鲤自己选择喜欢的鱼缸了。他甚至还想由自己来专门给人颁发奖品,把民宿的房卡亲自交到这位被他选中的人手上。

这是不是叫做“也选之子”?

王也突然冒出这么一个念头,不由得想到诸葛青。

他到底会怎么给我进行改造呢?


评论(10)
热度(497)

© 卖安利王子丢斯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