屁话联盟忠实成员
lof可以随便点❤和👍

【也青】转发抽奖送男友(中)

cp23时参 @—XZ/QSY— 的也青本解禁了,拿出来分个上中下混更(?

 是个大家都系普通有钱人的故事。

++++

“哥,你告诉我你选什么‘青选之子’是不是借口找对象?”

时年十五岁的诸葛白一放学就腻在他哥诸葛青身边不回家,被诸葛青的几位助手拖去当了旗下青少年服装品牌的模特,这会儿刚结束工作,就看见特关诸葛青转发了一条微博,平平淡淡的几个字硬是激起了诸葛白满脑子的警觉。

“我看上去有那么缺人吗?”

诸葛青还在摆弄诸葛白的手机,他正拿着诸葛白的微博给中海集团发消息。中奖的微博账号是诸葛白,但是作为未成年人,诸葛白不能靠他的临时身份证去领这个奖,也不可能让他独自一人去住一个陌生的民宿,诸葛青给父母请示了一下,报上了自己的通讯方式,打算明天上午代替诸葛白去中海集团的大楼领奖。

“你中的那个中海锦鲤——就你之前拿着家里兄弟姐妹账号拼命转发的那个——他们给你私信发了几个推荐的民宿,你选一个?咱们两个一起去玩玩。”

“啊?可是我们去玩了,那你的‘青选之子’怎么办?”

“等他来了,把他一起带去呗。”

“……”诸葛白沉默了一会儿,然后爆发了:“我!不!干!”

诸葛白一头栽进诸葛青的怀里,一百多斤的重量直冲冲地下来,差点把诸葛青压得吐血。默念一句“自己宠的亲生弟弟,不生气”,诸葛青硬是拉出一个安抚的笑容对不悦的诸葛白说:“我保证就算来的人是个超级大美女还是大帅哥,我都不会起什么歪念头,乖乖陪你玩还不行?”

“我才不信!”埋在诸葛青怀里的脑袋摇着头,“你每次都会莫名其妙的跟他们发生不应该有的关系,然后就把我给抛下了!”

“行行行,那这次不带他了,我延长到下一个月好不好?这个月就专门陪你。”

诸葛白把诸葛青的手机塞给他,说:“那你现在就跟那个人说。”

这小鬼!诸葛青腹诽一声,表面上还得装成一副情愿的样子拿过手机,还没打开微信就发现来了一条加友信息,正是那位“青选之子”。诸葛青点击了通过,然后在诸葛白的大眼灯照耀之下,要开始与对面的人聊天,没想到对面却比他还快一步发来了消息。

【你好,你是诸葛青先生吗?】

【嗯,我是。你贵姓?】

【我姓王,名也,就是被你抽中的那个人。】

“王也?挺有意思的名字……”诸葛青咕哝了一声,接着打字。

【王先生是哪里人?如果地方比较偏僻,我也可以找人帮你带到北京来。】

【哦,这个不用操心,我和你一个地方。我查了地址,离我的公司不远。】

【那还真是缘分啊。】诸葛青咂咂嘴,没想到抽中了一个当地人。【你手边有自拍照吗?可以发一份给我吗?方便见面时认人用。】

【呃……我没有自拍……证件照行不行?】

诸葛白噗呲一下笑了出来,就连诸葛青都有些无语,却也只能答应。接着就见对面发来一张照片,当真就是常见的红底免冠证件照。

当诸葛青看见照片的时候忍不住轻轻抽了一口气,照片里的男人剑眉星目,线条硬朗,敷衍的笑里透着一股子的懒散和随性,就是一头乱糟糟的长发疏成一个髻,像个道士。

【不好意思,我能问一下王先生的长发是……】

【大学毕业之后当了几年道士留的,现在还俗了,但没舍得剪。】对面飞速又发来了一条,【你应该不会动我的头发吧?】

这话说得连诸葛青也忍俊不禁了,连忙发过去一个不会,然后还想接着再聊点什么时,就感觉到诸葛白推了一下他的胳膊,抿着嘴,眯着眼睛,气呼呼地看着他。诸葛青举手讨饶,立即遵听白小皇帝的命令,开始编辑要推迟一个月再对他进行改造的话。

【我想问一下,对我的形象改造必须在你的工作室进行吗?】

却见对面忽然发来这么一条,诸葛青想了想,还是决定先把这个问题回答了。

【一开始不需要,我得先与你接触一阵之后,设计好了最适合你的造型才会带你去工作室。除此之外,我们最好能够约在你感觉到最舒适放松的地方深入了解你的为人,这样才能设计出最自然的造型。】

【原来如此。那这样,不知道明天下午诸葛先生有没有时间,我们约在这里如何?】

对方传来了一个定位,诸葛青点开一看是位于五道营胡同的一家咖啡厅。那家咖啡厅他去过一次,印象不错,环境安静,咖啡醇香,是个适合见面闲聊的地方。

这人很会选地方啊。诸葛青挑了挑眉,对素未谋面的王也同志产生了一点好感。

【行啊。几点?】

诸葛青刚发出这句话,诸葛白就发出了声愤怒的呜咽,狠狠地拽了一下诸葛青打字的胳膊。诸葛青干笑了两声,在诸葛白火烤良心的目光,把话转了个方向。

【啊,抱歉,我突然想起来我下个月可能需要出一趟远差,所以……】

诸葛青还在思考如何委婉又不激怒对方的方式,向王也解释他得放鸽子的行为时,王也先一步发来了消息。

【这个月没有办法帮我改造形象?】

【嗯,对,如果不介意的话,等下个月我从外地回来,就能立即着手开始。我说话算话,绝不会放你的鸽子。】

【哦哦哦,没关系。下个月就下个月吧!】

诸葛青还想说点充满歉意的保证,就见对方体贴地发来理解,可这速度不知为何让诸葛青偏偏感觉出一点兴高采烈。

唯一不觉得疑惑也不觉得窘迫的只有诸葛白,他在旁边欢呼起来,大叫着哥哥最好了,一边冲到自己的房间,兴致冲冲地开始收拾起行李。

诸葛青好笑,见屏幕上方再也没有出现跳动的正在输入,也跟丢开了手机,陪着诸葛白乐呵去了。

行李不是一天就能收拾完的,诸葛青提醒诸葛白先来挑个民宿。小孩子挑来挑去,无奈与中海民宿刚起步,大多都是在旅游热点的地方开展,而常年四处旅游的诸葛青,自然是带着诸葛白去过不知道多少次,无奈之下,诸葛白只好挑了一个交通最方便的、附近可玩项目最多的民宿。

他们坐的是中海集团为他们提供的专机,飞机上的服务堪称总统级别,诸葛白兴奋得到处拍照。诸葛青看着他好笑,一边给诸葛白检查着就算请假一个月出门玩也不能落下的功课内容,一边给父母道着平安。

用着微信,诸葛青便是忍不住往王也的对话框里戳,翻着昨夜的对话,看着那张没什么观赏价值的证件照。他翻遍了王也的朋友圈,没有设置三天可见的朋友圈依然寥寥无几,除却几张风景照之外,完美展现冷冷清清这四个字。

老实讲,诸葛青是很中意王也这张脸的,如果不是诸葛白在身边监督着,这一个月的时间绝对是属于王也这个人。

不过多等一个月也不晚。诸葛青想。除非人家在这一个月内忽然就交上了对象。那就只能可惜自己失去了良机,可惜王也失去了让他这位千金买不来的形象设计师免费出手的机会。

飞机准时到达了机场,依然是由中海集团的专门人士带着他们来到了目的地。

“诸葛先生,我们就送到这里,之后会由我们的经理招待你们。”一位工作人员把行李放到诸葛兄弟的身边,“请在大厅稍等片刻。”

诸葛青点了点头,他坐在民宿——准确来说是一座依山傍水的小别墅——的候客大厅,四处张望室内的装潢。民宿的装潢正是诸葛白这个年纪的小孩喜欢的叛逆哥特式,但又没有把气氛打造得过分恐怖,毕竟这到底还是个住人的地方,太容易引起普通大众的不适感可吸引不到什么客人。服务人员给他们两个上了茶水和甜点,诸葛青抿着上好的红茶,等待所谓的经理来招待。

“你好,你们就是这次的……”

来者的声音突然卡住了,诸葛青顺着声源望去时,瞪圆了眼睛。

“王也?!”

“诸葛青?!”

三个人的电影唯一没有名字的诸葛白,用茫然的一双大眼灯,盯着面前宛如旧情人见面的现场。

正主的两人在互相叫出名字之后,默默坐到了位子上,任一股尴尬的沉默在两人之间流动。

王也看着诸葛青,诸葛青看着王也,两人都没有说话,两人都在沉淀着初见时的震惊。

王也没有想到诸葛青是中海锦鲤,诸葛青没有想到王也是中海集团的经理,是负责他这次民宿体验的人。

这巧合也太巧了,也太过于捉弄人了。

王也几乎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面对诸葛青,他昨夜才刚庆幸不用帮金元元应付诸葛青一个月,结果今夜诸葛青坐在了自己的面前。他突然就懊悔自己的好奇心,还有非得来亲自招待由他选出来的锦鲤的一腔热血了。

诸葛青的心绪流转得更为复杂了,昨夜刚骗了面前的人说是工作出差,今夜就被揭穿了其实是出来旅游的真相,被骗的王也还成了旅游负责人。

尴尬还是由诸葛白解开的,他看看自己的哥哥,又看看从证件照里跳出来的活人,说:“你们两个干嘛不说话?喂,牛鼻子,我和哥哥的房间在哪?”

“呃……对,我就是来把这栋别墅的房卡给你们的。”王也慌乱地从口袋里掏出两张磁卡,“这两张房卡可以打开大门,也可以打开这栋别墅里的任何一间房间。你们想要住哪个屋子,自己挑就可以了。”

“哦!”诸葛白应声而起,拿了房卡,拉起哥哥就要去楼上挑房间,“哥,我们上去选房间吧,顺便让服务员把行李放一下。”

诸葛青没动,他笑了一下,拍拍诸葛白的腰,说:“你自己先上去选,你选中了哪间,我就跟你在哪间住。”

“哥?”

“我要和王也先生聊聊改变形象计划。”诸葛青说,“我不能爽约伤小粉丝的心啊。”

诸葛白不悦,非常的不悦。但他知道自己拦不住哥哥了,所以诸葛白用他那双漂亮的大眼灯狠狠地瞪了一眼王也,然后气哼哼地在帮他拖行李箱的工作人员的陪同下上楼选房间了。

王也干笑了两声,似乎想说点什么,可一对上诸葛青笑眯眯的脸,他的声带就跟没有了一样,喉结滚了滚,卡不出半点话。

“怎么说也是上天注定的巧合。”诸葛青先开了口,“我的一个月改变造型允诺,与这你设计的这一个月活动正好凑上。怎么样?要留下来,还是要顺延到下一个月?”

王也眨了眨眼睛,他正在思索。

诸葛青不急着让王也回答,反而玩起来手机,喝着茶水,慢悠悠地说着:“我看你的账号,转发了很多与我有关的微博,你是我的粉丝?”

王也一顿,他的脑子转速飞快,想起来金元元当时为了把戏演足,不让他的小号像个抽奖专用号,所以瞎转了一堆诸葛青的微博,还附上了一大堆不知道从哪里复制过来的肉麻话,叫做粉丝对爱豆放出来的彩虹屁,一连转发了十几条,深怕诸葛青看不出来这是他的粉丝一样。可真实情况呢?那就是王也除了知道诸葛青是个时尚界大牛,知道他长得好看,为人磨叽又摆谱之外,啥也不晓得。

“算是吧。”王也赔笑,不敢破坏金元元给他建立的小粉丝人设,“也就最近开始粉的,被一个女性朋友耳濡目染,那些夸你的话也是她教我的。”

“哦?真没想到我的粉丝里还有男性,而且还是位十分优秀的男性。”

诸葛青笑眯眯地说着,笑得王也背后发冷汗,被这双眼睛看着,王也有种无处遁形的紧张,他吞了吞唾沫,说:“我平时不怎么注意打扮,因此经常找不到对象,所以我朋友就想让我参考一下你。这次的活动也是想碰碰运气,没想到真的成功了啊,哈哈,真是幸运。”

诸葛青扫了一眼王也,点了点头,非常不客气地说了一句:“你的朋友真是提了一个好建议。”

靠。王也心里暗骂了一句。什么人啊,太自恋了吧!

但王也不敢骂出声,深怕一句不对,诸葛青转头就走,金元元回来之后得剥了他的皮。好在诸葛青也是个负责的人,他立即换上工作的态度,让王也先站了起来,走了一圈,让他报了身高体重和三围之后,拿出桌上的笔和纸刷刷记录了起来。

速度很快,没一会儿诸葛青便停了下来,看向王也,说:“你的身体比例不错,脸也可以,从这点来说,已经比我接触过的很多素人要好很多了。简单来说,你现在这副德行,纯粹就是平时根本没有打理自己的理念和习惯,才会显得邋遢和落伍。二十几岁的小伙子穿得像个古稀老大爷。”

“我去,你这话说得也太直接了吧……”

“当然要彻底改变你,还需要接下去的观察。我会用最让你感觉舒适和自然的方法慢慢修缮你的形象,我有这个自信。唯一的阻拦只有你的不配合了,王也先生。”诸葛青弯着眼睛,耸了耸肩,“老实说,就算是延迟一个月,我也得跟你密切生活一段时间,还不如你跟着住进来,就这个月一块解决了呢。”

王也不是没有在思考这个可能,不得不说这对于他们两个来说绝对是一件双赢的结果,只不过对王也来说会比诸葛青更麻烦一点。

“可以。但是,我也有一件事需要麻烦你一下。”王也从身边的工作人员手上接过一本本子,递到诸葛青的面前,“我想让你每天写一段对于居住这间民宿的感想,夸奖和批评都可以,手写完毕之后,还要发表到你的微博上。”

“利用我的粉丝影响力帮你做免费宣传?”

“嗯。”王也点了点头,“我知道你想让我答应你也是为了保住你的粉丝。”

“啧,你这人看得这么透干什么?”诸葛青嘟囔一句,“和你交朋友,岂不是很没有秘密?”

“彼此彼此啊。”

落话间,王也和诸葛青相视一笑,这笑里是对对方的欣赏和接纳。他们两个都是聪明人,又有股奇异的默契,几个眼神和对话就能自然明白对方都在想些什么。

不得不说这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王也开始有点喜欢诸葛青了。

而诸葛青觉得自己碰到一个宝贝了,就是不知道这个宝贝能不能真让他捡到手上。

评论(9)
热度(372)

© 卖安利王子丢斯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