屁话联盟忠实成员
lof可以随便点❤和👍

【宝岚】返老还童

赶个活动的末班车!也不知道来不来得及了,不过反正写都写了就这样发吧——

主题是伙伴,想了很久还是选择了这个内容w比较符合我对这个主题的想法~

有一点点也青提及,但为了照顾评委所以都是正直的直!男!友!情!

特意识流,希望大家看得愉快(x)

++++++++

   01.

  “张楚岚。”

  冯宝宝挑着眉,比着身边的黑发男孩的个子。

  “我怎么感觉你高了?”

  “我去,宝儿姐,我本来就比你高好吗?”张楚岚无言地回着,“你平时到底以为我多矮啊!”

  冯宝宝歪着头想了一会儿,可没想多久就被张楚岚塞进了试衣间,强行阻止了脑子的运作。

  诸葛青瞥到他们两个的情况,他的手里拿着件女装,是给冯宝宝挑的第三套。

  前些天这损逼神神秘秘地给他打来电话,语气宛如黄牛兜售火车票,要他来一趟三里屯的一家店,说完发了个地址给他。诸葛青一看,是家女装店,这八卦雷达一动,立即颠颠地跑了过去。

  结果看到张楚岚把冯宝宝推到自己的面前,大手一挥:“老青,宝儿姐改造计划就拜托你了!”

  诸葛青是个利己主义者,没工资没福利,可能还得挨揍,这事太亏。于是他挥一挥衣袖,转头就走,然后眼前就飞过一把铲子,插入地面的时候手柄还抖了抖。

  “……”

  再接着自己手里挑的衣服款式快从淑女风转到嘻哈风了。

  “老张,把这套给冯宝宝试试。”

  “好嘞!”

  冯宝宝已经换了第四套搭配了,张楚岚的手臂上还摞着一叠,服装指导诸葛青还在一排排女装里替她挑着搭配。冯宝宝自个没什么反应,站在镜子面前惊喜的哦哦了半天,以为有多喜欢,结果最后就蹦出一句腰勒得难过,然后就跑回更衣室把衣服脱了,诸葛青只好又塞一套新的进去。

  等着人从里面再出来的时候,张楚岚绕着冯宝宝瞧了一圈,说:“这件觉得怎么样啊,宝儿姐?”

  “好看好看,对头!就它了撒。”

  诸葛青上上下下地扫了她一眼,说:“得了,张楚岚,你别挣扎了,我看冯宝宝对穿衣打扮的喜好也就那样了,跟老王一家七匹狼出身,没救。”

  坐在边上玩手机无辜中枪的王也嘿了一声,恼道:“扯我作甚,我穿这衣服又没碍着谁!”

  “拉低我方审美了!”

  “我去,我糙我乐意你管得着么?”王也怼着诸葛青,“我还看不惯你下楼倒个垃圾还要琢磨配拖鞋的衣服呢!”

  诸葛青是个很大度的人,所以他懒得和王也犟嘴,火速比了个中指表示态度,转身拉过冯宝宝贴身比对衣服,让张楚岚和王也一边坐着去,导购员为了缓解气氛给他俩倒了两杯分量一样的水。

  两个男人无事可做,就会开始聊天打发时间,于是王也先开口问:“老张,你咋突然脑子开窍要给冯宝宝买衣服了?还找老青,你是不知道他有多穷讲究……”

  “这还不是因为徐三徐四的品味更不上道嘛,我又不敢把宝儿姐交给王震球这娘阴逼。再说了这次是宝儿姐提起的,我作为她的小弟自然只能全力以赴完成啊。”

  “冯宝宝提议的?她啥时候开始在乎外表了?”

  “可能是找回记忆导致的吧,少女心突然复苏呗。也挺好,至少不像以前那样突然机智病发那么要命。”

  王也干笑两声,特能体会地拍拍张楚岚的肩,万般同情地道上一句碧莲你辛苦了。

  “往好处点想,至少你也可以闲下来了不是?享受享受生活吧,哪都通不是给你们放长假么,自个到处玩玩,别像以前那样想那么多了。没钱的话跟我说,给得不多但也够你花一段时间了。”

  “够哥们啊老王,不过啊这些就再说吧,看宝儿姐的意思。”张楚岚耸了耸肩,“何况哪都通也不是都想我和宝儿姐休息的。”

  王也不晓得该接些什么,只是搭着张楚岚的肩,有一口没一口的嘬着手里的白水,等到冯宝宝被诸葛青再次指挥着进试衣间的时候,才慢悠悠地说了一句:“还记得当年龙虎山上我劝你放弃的事么?得知冯宝宝寻回记忆之后我又给你算了一卦。”

  “你又来给我送选择了?”

  “是啊,还是和当初差不多的选择。就是没有那会儿波及得那么大,这次只会改变你自己的生活。”

  “……”

  “我不晓得你对冯宝宝究竟是什么感情,我就一句话,她给你的影响很大,这次也一样。上一次算是整个异人界被你搭进去了结这个大劫,而这次没人能掺和了,全靠你自己。还是那样,你接着一意孤行,带来的结果绝不是啥大团圆结局。”

  张楚岚沉默着,垂头看着手里的水杯,纸做的杯子再用点力就能被捏出一个褶子。

  “‘常应常静,常清静矣。’你是不是还想和我说这句话,王道长。”

  王也没回答,只是拿手里的杯子和他碰了一下,两杯水的水面一高一低。

  这暗示熟悉得很,张楚岚咧嘴一笑,他掏出一根烟,没点,只是夹在两指之间。而另一只握着水杯的手一抬,喉结滚了滚,杯子空了,连覆了一层蜡纸的杯壁上都未滑落一滴。

  他的杯子空了,王也的杯子还满着。

  王也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又将它叹出口,然后狠狠地打了张楚岚的后脑勺一巴掌。

  张楚岚任他打,头顺势一垂,从上衣口袋里抽出个打火机,烟头还没彻底燃上,就感觉到一阵炁吹了过来,火跟着灭了。

  “吸烟有害健康,张楚岚。”冯宝宝把他的烟夺了,折断在手里,打火机直接扔到了服装店里的垃圾桶里,“戒烟。”

  诸葛青哎哟了一声,惊奇的不得了,说冯宝宝居然都会关心人了,稀罕啊。王也在边上搭腔,可不是,难得啊,明天北京得没霾,这记忆回来了就是不一样诶。

  张楚岚从被夺了烟的愣怔中回过神,笑了,得意洋洋地翘着鼻子说,废话,这可是全天下最关爱手下、体恤小弟身体的宝儿姐!你俩还没福气享受呢!酸吧就!

  冯宝宝斜眼看他们三个耍宝,把衣服全塞导购员的手里,豪气万丈地指着王也说:“这些都帮我全包了,他付钱。”

  王也骂了一句靠,诸葛青和张楚岚全当他的钱是风吹来的,没有一点同情心地起哄,而冯宝宝袖子里露出点冈本零点零一的刀柄,只好无可奈何地付了钱。

  大包小包的袋子不再奉陪,张楚岚自然又主动的全拎了过来,和被宰狠的王也挥手致谢说再见,便跟上走在前面的冯宝宝往宿舍走。

  诸葛青收了听风吟,说:“碧莲选了什么?”

  “你不都听到了吗?”

  “得了,老王你劝退就没成功过,真废!”

  “我抽死你信不信?”王也踹了一脚诸葛青,被这人跳着躲过,他望着张楚岚远去的背影,叹了一声,“都是命啊。”

  诸葛青不回话,他掏出手机看了一眼哪都通职工的内部群,除了张楚岚其他人都在,从上周以来讨论的只有一件事——

  冯宝宝正在以一天一厘米的速度变矮,而记忆随着在一天天的恢复。

  那些曾经消失不见的时光,正在随着缩小的身高在倒流回溯。

  群里有一个人负责倒计时,168天已经数到了160天。

  张楚岚把什么都藏在心里,特别能憋,特别能装孙子,不论是诸葛青还是王也,今天拐弯抹角地问他,观察他的反应,却也看不透这张笑嘻嘻的脸下到底想了什么。

  诸葛青翻到一张事已了却时庆功宴的照片,一群人围成一桌,脸扭曲着,眼泪撒了一地。罪魁祸首是桌上那几盘冯宝宝做的川菜,辣得诸葛青第二天就去挂了肛肠科,唯一游刃有余的只有张楚岚,笑得死贱,照片也是他拍的,最后一张还是这人得意洋洋的自拍,配文一句:感谢宝儿姐多年的调教!

  再翻最近的朋友圈,一碗陕西臊子面突如其来,上书却写着:看!宝儿姐的新手艺。据说是上女校的时候学的~

  所有人都看着,点赞的不少,评论的也不少,群里更是沸腾。诸葛青看着几位高管把群禁了言,三令五申不准大伙多想,安静等着研究人员出结果,否则扣年终奖。

  当初那几位共同经历陈朵事件的临时工最先坐不住,另外拉了个群,打算利用自己的资源来搞清楚冯宝宝身上的事。诸葛青和王也作为术士和张楚岚的朋友跟着被拉到了里面,而他们两个的任务主要就是接近目标人物,知晓更确切的情况。

  但是吧,他俩现在都觉得这任务做不了了。

  02

  诸葛青再次被张楚岚邀请出来做服装指导的时间,是一个月后,等他来到目的地,才发现是家童装店的门口。心里还在半信半疑着居然会在这里集合,张楚岚就带着个小女孩就从另一边闯进视野里了。

  小女孩个头不高,一头黑色长发梳理得不三不四,穿了件过于肥大的T恤,站在张楚岚的腿边,抱着盒豆浆吸得啵啵响。

  诸葛青瞪大了眼睛,又在下一刻眯起来,装作无知地笑着调侃:“不是吧张楚岚,说你不要碧莲你也不能把心思打到小孩啊?”

  “去你的,睁大你的眼睛看看这是谁。”

  小女孩的豆浆喝完了,干脆地自爆了身份,操着一口四川方言,说着:“诸葛青,是我,冯宝宝。”

  诸葛青愣住,难以置信地看着冯宝宝,又看向张楚岚,半晌才憋出一句问话:“这什么情况?返老还童?”

  “具体的你别打听也别算,总之不可说,说不清。”张楚岚挥挥手,把冯宝宝推到身前,“走吧,先给宝儿姐买童装去。我在外面等你们,等要付钱了叫我一声。”

  冯宝宝不乐意,皱着眉下命令:“张楚岚你也进来。”

  “别吧,我进去只能在里面玩手机,偶尔挑几件还得被老青嫌弃,还是算啦!”

  冯宝宝刷得一下亮出熟悉的寿司刀。

  “宝儿姐现在只有这么点大,社会上恶心的恋童癖又那么多,我怎么能放心宝儿姐一个人去买衣服。走,立即就走,陪宝儿姐买衣服义不容辞!”

  冯宝宝预定陪护的诸葛青笑上两声,跟在冯宝宝身后,勾着张楚岚的肩进店里,感慨一句:“啧啧,身高一米五,气场一米八,你宝儿姐还是你宝儿姐。”

  “可不,就算变成萝莉,也是暴力萝。”

  张楚岚扯了扯嘴角,笑着应和,可诸葛青凑近了才发现这人的脸有点泛青,两只眼睛下面的黑眼圈堪比王也,忍不住问道:“你怎么回事,这么憔悴?”

  “熬夜开黑啊,宝儿姐也不知道咋了,非得拉着我玩游戏。”

  诸葛青顿了一下,他不信这个说辞,放在身侧的手指一动便想算,可张楚岚的速度比他还快,瞬间捏住了他的手腕,沉着嗓子说:“不是叫你别算了?”

  他抓得很紧,疼痛顺着手腕骨窜到胳膊,眼睛还看着走在前面的冯宝宝,可诸葛青的后背一凉,脸上露出一个被揭穿的干笑,便松了点了手指,而张楚岚也适时放开了手。

  诸葛青撩开一点眼睛看他,脸上又是一副没心没肺的笑,拿着件通红的纱裙把自己的土鳖男审美强加到冯宝宝身上。

  他偷偷开了微信的群聊,然后走上去挤兑一声张楚岚,又把挑出几件衣服让导购带冯宝宝进去试衣服。

  这次诸葛青没让张楚岚干坐着了,等着冯宝宝换衣服的时候,把隔壁男装区的衣服扔到张楚岚的身上。

  “你也给我换去。”

  “没心情。”

  “要我说这是冯宝宝要求的呢?”

  张楚岚抬起了头,一双眼睛有了点亮。

  “我大概听说过你和冯宝宝的事,冯宝宝说要护你那便是要护你,她以前也许不懂你在做什么,但她现在未必不懂。”诸葛青没把话彻底挑明,但张楚岚抓紧的拳头让他知道这人听到心里去了,“作为一个男人,要懂得猜女人的心思,给她需要的。”

  张楚岚想起在碧游村里听撩妹国手教学的那一天,笑道:“宝儿姐你也能懂?”

  诸葛青也笑起来,拍了拍张楚岚的肩,帮他避开冯宝宝扫过来的视线。

  “冯宝宝也是个女人了。”

  张楚岚顿了一下,他抓起诸葛青给他挑的衣服,进了试衣间。冯宝宝的视线在他进去之后转到了衣服架子上,一件件地拂过去,然后在最后一件上停了下来,那是一条民国风情的裙子,专门调成了十二三岁孩子能够穿的大小,修身又可爱。

  “想穿这件?”诸葛青问。

  “不,只是想起小时候穿过类似的。”冯宝宝回他,她的声音稚嫩但语气依旧是原来的沉稳和直接,“那时候我还在家里读书,老师是个迂腐书生,无聊滴很,我就给他的茶水里下药迷倒他,然后自己遛到学校外面玩。”

  认真好学又根正苗红的诸葛青用沉默表示叹为观止。

  “比起我来,张楚岚可真乖多了。憋屈了十几年,忍了十几年,他似乎已经习惯这种生活了,即便现在不需要也会不由自主的陷进去。”冯宝宝看着张楚岚进去的试衣间,眼睛一白,“真瓜!”

  “都是为了自己活得更自在一点嘛……”

  “自在?我倒是觉得累得死,不过也没关系,以后还可以轻松点。”

  冯宝宝看着诸葛青,矮个子的她只能仰着头望,一双无尘的黑眼睛把诸葛青照得挪不开眼。

  “还有你们在撒。”

  诸葛青愣住,他的手机忽然响起一条微信提示音,在提示音响起时张楚岚走出了试衣间,站在面前的冯宝宝正缓缓倒向地面,张楚岚大喊着跑了过去。

  接着诸葛青看到冯宝宝像小时候看得小学生侦探动画片一样,整个人小了下去。

  微信只有一条消息,赵总在群里发的。

  还剩120天。

  03.

  张楚岚再次带着宝儿姐出现的时候,背上还背着个大背包,而怀里抱着个幼儿园小班儿童大小的冯宝宝。她的那双眼睛更大了,圆溜溜地转在脸上,又黑又亮,让诸葛青觉得小白和自己的大眼灯通通败了。

  他们三个站在一家婴幼儿用品店前,4岁幼童的衣服最多,花样也百变,比成年人和少年人都要可爱好看,诸葛青第一次挑花了眼。

  这次诸葛青没让冯宝宝独自去试衣间换衣服了,店内人员的视线看着,在他们的眼里可没有能放心让小宝宝独自换衣服的家长,所以他只好找来了陆玲珑,让她和冯宝宝呆在一块,接着要换的衣服。

  陆玲珑果不其然地细心,人也长得可爱,声音又甜,帮冯宝宝换衣服时就像个幼儿园老师,一句一个“宝宝来,把腿提起来,穿裤子啦!”“这会儿穿衣服哦,小胳膊竖起来!”,就差没用上哄小孩专用的叠词了。惹得店内人员都以为她和背着一堆小孩用品的张楚岚真是一对儿,而诸葛青是他们的朋友了。

  张楚岚还是坐在店内的沙发上,他的脖子上还挂着瓶儿童水杯,自带吸管的那种,冯宝宝喝起来的时候会鼓起两腮,嘴巴嘬着,扒开时还能听到啵得一声,店员和陆玲珑一起大喊太可爱了。背包里还有些纸尿裤和奶粉,诸葛青看到的时候吃了一惊,复又忍不住一笑,说张楚岚这是未婚先当起了奶爸,不容易不容易。

  张楚岚撇他一眼,眼神无奈又无谓,说:“谁叫我是宝儿姐的奴隶呢?”

  “我倒是有点没法想象冯宝宝像个小孩儿一样还会尿裤子。”诸葛青捻起一片纸尿裤,冯宝宝穿得并非是开裆裤,看不见里面的情况,“不过也是,再怎样厉害的人最初也是就是个宝宝。”

  “是啊,别说尿裤子,就连挑食也一并开始了,让人操心。”张楚岚说这话的时候没那么疲惫,反倒带着点隐隐的笑意,“宝儿姐这会儿可真是名副其实啦。”

  “嘿,也许冯宝宝当初的父母取这个名字就是希望她一直是个宝宝呢,无忧无虑,什么都不知道,却有人心甘情愿的照顾她。”

  张楚岚忽然没接话,诸葛青便也静了下来。

  “徐爷临终时对宝儿姐说他还想照顾宝儿姐,然后咽了气。宝儿姐看着他,好像什么也不懂,一滴泪也没有流,只是给他唱了首黄杨扁担。”

  诸葛青屏气听着,他坐到张楚岚的身边。

  张楚岚把手往衬衫的口袋伸了伸,似乎想掏烟,但摸到了口袋才发现没有,他一顿又一笑,把脸埋进手掌里:“徐爷肯定没想到现在宝儿姐开始懂了,可我要给宝儿姐唱黄杨扁担了。”

  诸葛青无话良久,等到冯宝宝穿着一身背带裤,颠颠簸簸地走过来,扑到张楚岚的怀里,说了一句累了回家,才打破了此时的安静。

  张楚岚把冯宝宝抱起来,让她的脑袋埋进自己的臂弯,没过一会儿冯宝宝闭上了眼,微微的鼾声从她的鼻子里飘了出来。

  幼儿很容易觉得累,也很容易睡着,睡觉的时间总是需要很长。这和步入最后时间的老年人很像,只是幼儿醒来总有无限的精力,老人只想接着进入下一轮的睡眠。

  张楚岚把一个隔音耳罩戴到宝儿姐的耳朵上,轻轻地晃着手臂,摇着身体,嘴里哼起一曲不成调的黄杨扁担。很明显是刚学没有多久的,但冯宝宝睡得更熟了,全身软进了他的怀里。

  陆玲珑结算了钱,张楚岚朝她笑了笑,点点头,道了声谢,然后转身离开了。

  “还有多少天?”诸葛青问。

  “……87天。”

  04.

  婴儿的衣服更丰富了,诸葛青啧啧称奇,没有做过父亲的他自从开始帮冯宝宝挑衣服就感觉现在的小孩儿比成年人都要讲究。连用品都是精致的,写上一堆注意事项的,材质更是精贵。

  张楚岚和冯宝宝的合宿屋里摆满了从几个月大到小学时期的儿童用具,只不过最近换得情况的只有三个月左右婴儿的衣物了。

  冯宝宝的眼睛还是很亮很圆,透撤清晰,能把一切照进去,转得更厉害了,像是在代替只能发出咿呀声的嘴巴。

  小小的屋子里站满了人,赵总也来了,临时工们也来了,王也正站在诸葛青的身边,抿着嘴,看着张楚岚慢悠悠地叹了一声。

  “咋了?”

  王也的手指从捏着变成了松开。

  “时间到了。”

  这话刚说完,冯宝宝的眼珠子便停了下来,她直直地看着面前的张楚岚。张楚岚也看着她,嘴角噙着笑,轻轻地喊上了一句宝儿姐。

  冯宝宝的眼睛浑浊了,不那么亮了,似乎有水光蒙上了她的眼睛,她的手动了动。张楚岚便把她抱起来,拥在怀里,像一位爱惜子女的父亲。冯宝宝的手扫了一下张楚岚,动作轻微,然后发出一声咿呀。

  接着张楚岚开了口,他唱起了黄杨扁担,比之前要熟练得多,男声的版本带着点浑厚和哽咽,但还是一句句地唱了下去。

  黄杨扁担么软溜溜呀

  姐呀姐呀

  哥呀哈里哟

  像一曲哄人睡眠的摇篮曲,被宠爱的宝宝闭上了眼睛。

  

FIN
注:宝儿姐出现的陕西话和陕西美食是因为官设宝儿姐是陕西蓝田人,所以默认她小时候在陕西长大,失去的回忆便于陕西有关了。

评论(28)
热度(776)

© 卖安利王子丢斯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