屁话联盟忠实成员
lof可以随便点❤和👍

【玲花玲】拿下张灵玉计划

之前参加的玲花玲本解禁了,拿出来混更(?

这还是我第一次写百合,好新奇的感觉www

+++++

  异人是万里挑一的存在,但是架不住中国人口基数大,13亿乘以一个再低的概率,也能比得过欧洲哪个犄角旮旯的小国家。三五能成群,十人以上就能成圈,再加上越发迅捷的通讯工具和交通,超过百人的中国异人们自然而然地借助着这些便利成了属于自己的圈。

  圈子圈进了一群人,这群人有了子孙后代,再跟着被长辈们懵懵懂懂地圈进去。这圈子就这样越长越大,生生不息。

  陆玲珑作为陆家的后代,枳瑾花作为枳家的后人,还有作为天师符最有潜力的道童张灵玉,便就在这样的环境下认识了。

  那时候她们几个还是个能让家长们一口气抱上肩头的幼儿园小孩,陆玲珑稍稍有点认生,扒在太爷的腿边一边好奇地望着四周,一边讨要着抱。小孩子的视角还是太矮了,她只能看见漫漫天地的大腿和大腿。大腿们互相窜来窜去,时而还会蹭过自己的胳膊,这让不大的小孩很容易产生恐惧和害怕的心理,讨要太爷抱一半是为了缓解心理的害怕,一半是为了脱离这个大腿森林,看清这个让她有点陌生的世界。

  新年,是个走亲访友的好机会,而异人圈也不能免俗,本就人数稀少的她们,这天就成了她们互相交流近况大会,也成了这些与普通小孩子们到底还有一点距离的异人孩子们认识与自己一样的孩子的交友大会。陆玲珑觉醒的很早,她已经在太爷的帮助下,开始了聚气练气的练习,虽然过程进行得磕磕绊绊,但还算是没有丢了她太爷的脸。陆谨这个老头已经抱着她到处向各大家族的艺人长辈们炫耀自己的曾孙女,言辞夸张的仿佛玲珑是一个智商高过爱因斯坦的小女孩。

  自己的太爷说得再夸张化,绑着俩羊角辫的陆玲珑也只是露着一张傻乎乎的脸,看见一个长辈就甜丝丝地叫上一句叔叔阿姨好,再加上她那张名副其实的可爱小脸,就算陆玲珑没有明说要压岁钱,叔叔阿姨们都在她这一声声叫唤里,心甘情愿地揉了揉她的脑袋,把一张张百元大钞塞进了她的小手里。

  一圈子下来,捞得是盆满钵满,陆玲珑的四个口袋鼓囊囊地装足了钞票。虽说最后是便宜了自己的爹妈和没羞没臊的太爷,但陆玲珑的心情还是很美的。因为她第一次见到这么多和她一样的小朋友,大大小小个都在互相交流着气的用法,各种各样的异人异术在孩子们的身上体现。

  大人有大人要忙的事情,交流的东西小孩子们也不可能这么快就能听懂,有些事情小孩在场,矜持的成年人就总有点不好意思了。所以这些狡猾的成年人靠着金钱和零食哄骗一群大孩子自动挑起带小孩子远离家长们游玩的大梁,一团一团地在几个青少年和大学生的看管之下,在会场的一处堆满了儿童玩具的房间里,召开了第一届异人儿童见面大会。

  在这个特殊的房间里,总会有几个孩子王诞生,几个小中心诞生。比如靠着背景和脸蛋吸引人的诸葛青和陆玲珑,比如靠着特立独行的作风和语言方式吸引人的云和萧宵,比如属于此次交流大会的主办方兼顾临时异人托儿所管理员的龙虎山天师府的道长哥哥们。而能够兼顾这三者的集大成者,自然而然便是张天师的关门弟子,年龄相仿却一本正经,个字没高过在场小孩的平均值却把自己当照顾者,小脸白皙娇嫩如刚剥开壳的白煮蛋的张之维第十位弟子——张灵玉。

  小女孩小男孩把他围在了中间,带着或好奇或嬉笑的眼神望着他,有几个胆子大的,甚至绕到他的身后去撩他好不容易留出来的、绑在脑袋后面学着师兄弟展现自己道士身份的小小发髻。张灵玉不开心的心情都写在脸上了,却也只是憋红了脸,扁着一张嘴,甩开放在他头发上的不安分小手,然后义正言辞地用奶声强调:“非礼勿动!”

  这些个不学道家学说,连个唐诗三百首都只是单纯记下的小屁孩,哪懂之乎者也的话,手上动作没停不说,还嘻嘻笑笑地发问:“啥意思,不懂!你一个男孩绑辫子,真奇怪!这不是女孩子才做的事情吗?”

  张灵玉嘴笨,不知道该说什么反驳的话,只鼓着一张脸,说:“谁说男孩子就不能绑辫子了?”

  “你看我们谁绑辫子了?诸葛青那个就知道和女孩子玩的娘娘腔不算。”

  “不准你说我的青哥哥!”一个小姑娘立即不乐意地蹦出来了,“你想和我们玩,我们还不乐意呢!”

  “谁要和你们玩,哼!”出声的小男孩寡不敌众,只敢装腔作势的做个鬼脸,然后上下打量了一眼张灵玉,说,“你要是想和我们玩,就不要留小辫子,我们只和纯爷们玩。”

  “不行,我的辫子很重要的!”

  “哦!原来又是一个娘娘腔!我就知道你这家伙看着正经,其实也和诸葛青一样,就喜欢用这种手段与女孩子厮混,一点也不爷们!”

  “才不是呢!我留长头发又不是为了这个!”张灵玉气急了,那副小大人的模样被气得语无伦次,“师父说了,男孩女孩不是靠这些外表来区别的!”

  “我才不信呢!”

  张灵玉的脸越发红了,从小在道观这样单纯的环境里长大的他,哪里有见过这样蛮不讲理的架势,自然是毫无任何应对经验,嘴巴努了又努,可就是说不出一句反驳的话来。

  陆玲珑也着急呀,她一见这个白白净净又安安静静的小男孩就止不住的喜欢,在她眼里张灵玉可和她见过的以及现在身边这一群男孩子不一样极了。一身的白袍衬得他像从淤泥之中拔杆而起的一朵亭亭白莲,纵使处在多么污秽肮脏的环境里,都能鹤立鸡群地与其他人拉开一圈界限。

  可这几个起哄的小男孩,却在企图把自己身上的泥星子往张灵玉身上甩,难得一朵濯而不妖的莲花就要被沾上泥水了呀!陆玲珑能不急吗?她的脑瓜子一直在转,想着怎么帮张灵玉脱困呢,可被太爷保护良好的陆家宝贝跟张灵玉完全半斤八两,怎么想也想不出一句可以一口气驳倒那些男生的话来。

  “你是笨蛋吗?他是道士,当然要蓄发结髻。”一个冷冷清清的女声突然响起,亮得所有人都向她看去,“这都不知道,真幼稚。”

  陆玲珑是第一个看见她的,也是第一个看清她的模样的,因为这个声源就在自己的身边,这个替张灵玉发声的人就在身畔。

  枳瑾花思过来想过去,就是想不起这一次的见面,陆玲珑在旁边怎么提醒回忆,她也就只剩下她一看见老天师带着一个小人上来,笑眯眯地朝在场的所有人宣传这孩子有多么的天赋异禀,小小年纪就已经在老天师的辅导下进行雷法的训练,甚至还在老天师的提醒下专门为大家小小的展示了一把自己练出来的雷法时,枳瑾花满眼满脑都只有张灵玉手指尖窜出来的电火花。

  张灵玉真是太强了,天师符的雷法要比身边那些卖弄自家功法还卖弄不清楚的小孩强多了。枳瑾花那个时候想。不知道他的雷法能发挥到什么程度,以后会不会比老天师还强?雷法的破绽又在哪里?我能在对上他的时候发现这些破绽并利用其打败张灵玉吗?

  枳瑾花擅长于分析他人的战斗力,不仅仅是张灵玉,随着她越长越大,见到的功夫越多,脑子里的功法资料库已经逐渐形成,存储的内容至少得有几十个G。只不过张灵玉作为里面的翘楚,枳瑾花最为好奇也最想分析的人还是他。时不时跑龙虎山去以对练为由骚扰张灵玉的事也是轻车驾熟,次次落败之后是闹钟资料库的不断更新。

  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枳瑾花是把张灵玉当做假想敌,除了了解他的功法和战力,这其余的花边小料,作为人的八卦天性,枳瑾花也是很乐意在异人论坛里挖挖帖子,跟风了解一下的。

  张灵玉作为异人圈年轻一辈首屈一指的美男子,从小时候的第一次出场就饱受关注,眼见着这年纪一点点长大,身子骨一点点的拔高抽条,圆润的婴儿脸逐渐朝着棱角分明的成人转去,受到的关注便是从稚嫩少女到成熟女人都掳掠了一个遍。如果道馆管的不严,或者想要走进年轻人,利用网络宣传一下道家,那张灵玉绝对会是一位全明星级别的道士。只是异人论坛里,讨论张灵玉的美貌和讨论张灵玉的战斗力就已经成了日经帖,粉粉黑黑角斗在一团,也没能阻止张灵玉的人气越来越旺。

  陆玲珑是战斗在前线的人员之一,她总能前一秒嘿嘿嘿的花痴着张灵玉的脸,后一秒义愤填膺地和抹黑张灵玉的人那键盘拼手速大战三百回合。抹黑的无非就是张灵玉的人品和颜值,自从张灵玉被爆出使用不了阳五雷之后,论坛里的草粉论便是层出不穷,延伸而来的还有对他颜值的质疑和抨击,而说的最多的自然不过一句整容。

  陆玲珑和枳瑾花算是张灵玉的朋友,她们两个和张灵玉的交情要比网络上很多靠着亲友们去龙虎山游玩蹲点拍来的照片来抒发无法近距离接触的遗憾时,陆玲珑早在小学时就已经经常黏着枳瑾花,以观看他们两个对练、自己也想和张灵玉较量等各种理由,千里迢迢跑来龙虎山与张灵玉亲密接触,友情会晤。

  这两个小姑娘的友情也在此期间急速升温。

  偶尔在对练结束的时候,张灵玉颠颠地跑去给她们两个泡茶解渴,尽地主之谊,两个小女孩先聊了起来。

  “张灵玉真是太厉害了。”刚与张灵玉结束对练的枳瑾花说,“我就算判断出来了他的攻击走向和意图,我也躲不过去。”

  “那是当然啦!他可是张灵玉啊!”陆玲珑两眼放光,“又强又帅,不愧是异人圈头号美少年!”

  “你很喜欢他呀?”

  “谁不喜欢他呀?又厉害又体贴,还长的比外面那些明星好看。”

  “哦,说的也是。确实是个很值得所有人在意的男孩子。”

  尤其在战斗力研究方面。枳瑾花望着张灵玉走去的方向想。

  她想的直白单纯,但是身边的陆玲珑可就不这么想了。彼时正处在儿童期步入青春期的时刻,少年少女们情窦初开,曾经那些个喜欢欺负自己的男生们和自己对视上一眼,都得脸红那么一会儿。而陆玲珑也开始在意起了那些气质吸引着自己的男孩子,而枳瑾花这反应,可不就与在学校里按耐着一颗怦怦直跳的小心脏,偷望阳光下的少年郎的自己一模一样?

  女孩子的心思总是细腻,初步接触恋爱小说和漫画的陆玲珑也和所有的小闺女一样,幻想着爱情。所以看到如此痴望着张灵玉的枳瑾花,她眨了眨眼睛,蓦地眼睛一眯,露出一个促狭的怪笑。

  哎呀,哎哎呀!陆玲珑乐开了花。就算是花儿这么冷静成熟的姑娘也是会喜欢人,也是抵挡不过张灵玉的魅力的呀!

  我会替你保密的!她在内心里下着决心。而且帮你把张灵玉追到手!

  枳瑾花沉思了一会儿,感受到身后迷之炙热的视线,转头一看陆玲珑的两只眼睛都要闪出光来了。

  “你、你干嘛啊?”

  “花儿,你想不想加入我们的张灵玉粉丝团?”

  “哈?”

  陆玲珑把一个QQ群打开,放到枳瑾花的手中,拉开了群文件,接着枳瑾花就看到了有关张灵玉的各种文本信息和照片,仔细一看基本都是张灵玉在练功和对打时的身影。

  “这、这是……”

  “是照片啊!”陆玲珑兴致勃勃地说,“这个群里人因为张灵玉而集结,拍摄的照片和收集来的信息纷纷共享在群里……”

  “你们为什么这么做啊?”

  “因为喜欢他啊!”

  枳瑾花瞪圆了眼睛,嘴上懵懵懂懂地哦了一声,心里却想通了陆玲珑跑来对练之余,常常看着张灵玉走神的原因:原来是喜欢啊!怪不得呢!

  这个年纪的枳瑾花并非没有情窦初开,她也了解被一个男生吸引的感觉,但很多时候出于理性的本能,让这点萌生的爱情苗子被对此人的优缺点分析给埋没。她的内心太过于明镜,看见一个有点好感的男生就忍不住观察,观察到微毫,每出现一个缺点就会在她的原始好感度上扣上几分。可人哪有完美的?看得越多,缺点暴露的越多,这分自然就从初始值扣到负分,最后纷纷得出一条不值得为此付出心情的结论。

  所以很多时候枳瑾花是没有办法理解身边的女孩子们为了恋人做下的行为,也没有办法理解爱情是怎样的情感。但是她愿意去探求这种情感,更愿意帮助自己的朋友获得这种情感。

  玲珑喜欢张灵玉,但张灵玉好像并不知道啊,而且对玲珑也没有什么特殊的表现。枳瑾花想。也许我得帮帮忙。

  先从了解张灵玉这个人开始。

  “玲珑,你把我也拉入这个群吧。”枳瑾花说,“我也想更加了解张灵玉这个人。”

  “嗯?!”陆玲珑瞪圆了眼睛,但是很快她笑起来,以群管理员的权限直接把枳瑾花拉入了群里,“没问题!”

  枳瑾花道了一声谢,进群之后立即开始看群文件里的内容,陆玲珑脸上挂着笑,心里乐滋滋地开始制定帮助花儿拿下张灵玉的计划。

  而枳瑾花利用速读技能看完并记下群内有关张灵玉的各项信息,又结合了自身对张灵玉的理解之后,她推了推眼镜,一个帮陆玲珑拿下张灵玉的计划正在她的脑中初步形成。

  这是两个姑娘都不知道的事情,她们只知道,今天之后,两个人同时面对张灵玉的机会越来越多,也越来越巧,总能凑在一起讨论张灵玉。只是随着长大,学业的繁忙让她们两个与张灵玉的联系远不如小时候那样频繁,只能靠着网络简简单单地问个好,聊个天,旁敲侧击地问着对方与张灵玉之间的关系增长,而两个姑娘之间聊天的内容,也跟着绕到张灵玉的身上去。

  异人论坛里的内容是她们聊天的另一个中心,两个人都有马甲,都在论坛里发着帖子。张灵玉的各项日经贴成了她们两个聊天时常出没的内容。有关张灵玉的战斗力分析贴,最有影响力也最直观的大部分都出自于枳瑾花之手,而张灵玉的高清现场照,远镜头的,近镜头的,特写的,皆出自陆玲珑天天以拍摄龙虎山美景和记录对练过程为由带去的单反拍摄而来。

  单纯的张灵玉哪里懂得这些,反倒热情斐然地招待她们两个小姑娘,说对练就用上实力,说拍照就按照要求摆姿势出笑容,生生一个自己被卖了也全然不知的状态。只是偶尔有时候这个纯良阳关的少年会皱着眉头,拿着手机不断向他发来的微信申请,非常苦恼地问站在他身边的两位同龄人,说:“你们知道怎么关掉交友申请吗?”

  枳瑾花凑得近,第一眼看见了烦恼张灵玉的交友列表。这备注写得都是些什么玩意啊!枳瑾花抽了抽嘴角,露骨的性骚扰成片,少见几条正常的也是要求张灵玉和对方打上一架。

  “啊啊!这都是些什么人呀!”后一步看到的陆玲珑气哼哼地叫着,“恶心!下流!不要脸!”

  “我把交友申请关了。”枳瑾花也看不下去,黑着脸替张灵玉把交友申请全部否决了,飞快关闭了加友通道,然后才将手机还给了张灵玉,“如果还有人来骚扰你,你就直接拉黑。会拉黑吗?我教你。”

  张灵玉张大了眼睛,认认真真地看着枳瑾花一步步教着他关闭账号查找功能。陆玲珑在边上插不进话,也就偏到一边去,而手中的手机却在噼里啪啦地打着字,和另一处的姐妹欢喜鼓舞地单方面宣告发小花儿的感情大步进展,一边却又忍不住好奇,偷偷摸摸地探头瞟着枳瑾花和张灵玉脑袋都快贴在一块讨论的模样。

  暧昧啊,多暧昧啊!再近一点点,花儿和灵玉真人就要成了呀!

  她在对话框里刷刷地发着,尖叫小青蛙刷了个屏,仿佛明天枳瑾花和张灵玉就要走进民政局。

  可陆玲珑不知道,在她把脑壳缩回手机后面的时候,枳瑾花在张灵玉自己琢磨的空档,若有所思地瞄了过去,暗自叹了一口气。

  唉,忘记了玲珑喜欢这个不开窍的家伙,刚才的距离有点儿太近了,就算和自己再好,面对喜欢的人靠近自己的朋友是个人都会心里发酸,都会吃醋。枳瑾花想着。你看玲珑都不愿意理会我们两个了,还是注意一点和张灵玉的距离吧。

  脑子里这想法冒着,眼睛冷不丁就瞥向中心人物张灵玉,这傻呆呆的人可一点没有发现身边得了玲珑暗恋了自己这么多年,还在这边以礼相待,没一点身为男子的主动。

  啧,这个呆子!

  琢磨完的张灵玉转过头刚要感谢,就见着枳瑾花眼里冒着火,非常怨怼地望着自己,嘴里重重地咋了一声舌。啥也不知道的张灵玉无辜地眨了眨眼睛,心里问着我又做错了什么,一面越发诚惶诚恐,默默拿着手机用清静经电子版逃避视线了。

  这日子也就慢慢悠悠地过着,直到张灵玉被爆出破了处子身,陆玲珑脑子里帮枳瑾花拿下张灵玉的计划没有成功,枳瑾花脑子里帮陆玲珑拿下张灵玉的计划也没有成功。

  到底谁破了张灵玉的处子身,就算亲密如陆玲珑和枳瑾花都没能从他的嘴里翘出来一点信息。别说是姓名了,是男是女皆不知。这家伙嘴硬非常,一片女友粉在哀嚎着失恋,妈妈粉哀嚎着自家养大的猪被拱了,CP粉一边哀嚎一边暗喜着大开脑洞,在同人文里张灵玉独自下山误入狼口的故事和相方上山道馆苟合的故事层出不穷。只可惜两位正主一概不知,其中一位正主还在道馆里独自伤心和自我谴责,另一位正主待在家中听闻八卦之余感叹两句女人心真神奇之外,这件事究竟怎么回事,还是没有任何人知道。

  但是陆玲珑和枳瑾花着急啊,她们两个纷纷为对方担心起来,就怕对方受这件事情的刺激失去对爱情的追求。同样的心情和考量,让她们做出同样的事:打开微信,拐弯抹角地问着屏幕对面的密友,最近心情怎么样。

  好在几番试探之下,发觉双双没事,双双表示关注张灵玉的热情不会因此而消灭时,松了一口气。

  只不过一个不知道这热情是出于研究张灵玉其人越发精湛的功法,一个不知道是出于对张灵玉单纯到没有男女之情的关心和喜欢。

  直到罗天大醮的到来,陆玲珑和枳瑾花听到太爷和老天师的主意之后,第一个反应是终于又有了一个做对方恋爱道路上的推手的机会,第二个反应是到底应该怎么做助攻的疑惑,而要好好的完成太爷和老天师布置下来的任务却缓缓来迟。

  可是当罗天大醮真的开始了,来自各个地方,各个门派,各个家族的异人们纷纷齐聚龙虎山时,两个姑娘忽的又紧张了起来。

  尤其是异人论坛中,最火拉郎cp终于也要跟着线下正式见面,CP粉们脑中的宇宙终于要进入制造地球的第一步,两个希望对方成为恋爱的人,那紧张的心情不亚于“调查女儿暗恋对象却发现该男子是个同性恋,多年感情终究是错付”的情况了。

  异人论坛某一个区域早早挂起了直播贴,就为了记录这开天辟地的时刻。当张灵玉和诸葛青终于见面,并且礼节性地两手相握时,在场的姑娘们尖叫了,隔着屏幕看返场照片的姑娘们哭了,帖子被“只要我活着,时间就会让我的cp结婚。”的评论刷到了论坛首页的最顶端。

  这盛况,隔壁正经战力分析坛子的宅男们也不由跟风一觑,张灵玉和诸葛青的绯闻顿时炒翻了天。

  而在场的枳瑾花和陆玲珑心中却是惊骇万分,百感交集,一个难以回答到她们两个不愿意直面的疑问盘桓在她们两个脑中。这个问题持续了整个罗天大醮开始的阶段,就算张楚岚这个这段时间以来最为吸引人的家伙干出来的事,也没能让这个问题从她们两个的脑中掰扯出去。

  而当她们两个起头邀请年轻一代的异人开月下晚宴时,见着诸葛青和张灵玉相谈甚欢的模样,这个疑惑越发的浓烈,几乎要被她们两个最不愿意承认的肯定答案回答了。

  这他妈的张灵玉难道真的是个基佬?!难道破了他的处的人真如那些姑娘分析出来的,是诸葛青趁着所有人都不知道的时候潜入张灵玉身边,对他酱酱酿酿?!

  如果张灵玉真的是个基佬,诸葛青和张灵玉的cp真的成了,那花儿/玲珑怎么办?

  枳瑾花是个有问题必要获得答案的人,她可受不了一直被疑问困恼的感觉。趁着只有一个诸葛青的时候,她试探着又问张灵玉那重要的问题。张灵玉还没有回答,但诸葛青那副高风亮节,疑似真不清楚情况的表现,让枳瑾花心中的慌乱稍微消褪了一些,可张灵玉打死不说的模样,简直把她急得想用暴力撬开这男人的嘴。

  陆玲珑也想知道,只不过她的性子没有枳瑾花那么直接,忐忑来忐忑去,又下了好一阵的决心和心理暗示,才鼓起勇气往张灵玉那里走,偏就远远地看到枳瑾花缠着张灵玉说话的情景。她微微一惊,心中又是一喜,一为枳瑾花的不放弃而欣慰,二为枳瑾花的主动而,而萌生了一股子说不明道不清的心情。

  她远远地看着这两个越发搭配,越发亲昵的动作,越觉得欢喜,可欢喜之中还有着一股子的酸涩。欣喜着两人感情的升温,酸涩着等他们两个成了,自己终将不能和之前一样霸占花儿的时间和空间。陆玲珑忽而就觉得自己不耻,不是个人,说着要为朋友的幸福着想,可现在真的见到幸福要降临到朋友身上了,自己却不乐意了起来。

  她觉得这个地方她没法多待了,这个相亲相爱的场景她没法多看了,玲珑退后了一步,转头就要离开。

  “呵呵呵呵!真这么想看么!”

  喧闹声随着张楚岚这一声充满了撒酒疯气息的大喝,所有人的目光都朝着张楚岚望了过去。张灵玉和枳瑾花离得有些远,没能第一时间察觉,陆玲珑注意到了,一阵暗喜从她的脑子里一闪而过,而喊声跟着从喉咙里发了出来。

  “花儿,你快看!”

  枳瑾花的目光立即从张灵玉身上转移到了自己的身上,身子更是跑到了自己的身边,瞪圆了眼睛和陆玲珑一起看着张楚岚月下遛鸟。

  众人哗然,又笑又叫,陆玲珑不敢真看,而枳瑾花红着脸,拿着笔本,仔仔细细地把上面的符咒全记了下来。末了,猛地抱住陆玲珑,笑着说:“果然是没有见过的禁制术!玲珑多亏你提醒我,让我没错过这个重要的时刻。”

  这一抱把陆玲珑抱懵了,就算枳瑾花离开了自己,跑到一边嘿嘿笑着开始研究起记下来的符咒,陆玲珑的脑子还在因为枳瑾花残留下来的味道而恍神。

  一阵庆幸、羞耻和懊悔的心情纠缠在一起,把她的胸腔挤得满满当当,闷得她喘不过气。

  自己太不是人了。陆玲珑咬着下唇。居然因为能把花儿从张灵玉身边抢过来而觉得痛快和开心!

  可她又无法明白这样的心情为什么而产生,无法理解这种独占欲的心态出自于何处。陆玲珑只在懊恼着,后悔着,不知所措着。

  这样的状态一直持续到了与张灵玉对决的那一天。

  站在观战台上的枳瑾花满心担忧地看着,她想着玲珑绝对赢不过张灵玉,又想要看到玲珑获得胜利,但理智和分析让她知道单纯的张灵玉绝不会像云那样,因为玲珑是一位女子而防水,而玲珑也绝不会因为明知的实力差距而放弃,他们两个这一战,失败的只会是玲珑,而是绝对是伤痕累累的惨败!

  枳瑾花不愿意看到这一个场景,可当这一场面真正诞生的时候,她的心情却不完全是惋惜和不满,还有一丝隐隐的庆幸。庆幸张灵玉真的付出了实力,真的没有怜香惜玉,真的将玲珑打到了毫无反手之力。她忽然就在想,这样动手的张灵玉是不是玲珑就会对他产生埋怨,那颗从小到大的暗恋之情就会淡去。

  当这个想法从自己的脑海里浮出水面的时候,枳瑾花吓了一跳,她皱着眉头,无法分析这样的心态产生的根源何在。这样的焦虑让枳瑾花无法平静,无法从对自己的道德审判中脱出。尤其当面对着在张楚岚和张灵玉那场赌博中把零花钱输到精光,扑在自己的怀里哭惨求包养的陆玲珑时,枳瑾花只能靠着开玩笑来掩盖内心的慌乱。

  可偏偏又觉得让陆玲珑如此依赖自己的感觉尤为欢喜。

  这样的心情不是只有枳瑾花有着,陆玲珑也一样,她甚至妄想着放弃从小思考到大的帮花儿拿下张灵玉计划了,不想看到枳瑾花和张灵玉在一起的画面了。

  为什么不能和花儿做一辈子的朋友,为什么花儿身边的人不能只有我呢?

  陆玲珑自问着。

  这个问题陆玲珑没有来得及去思考出答案,全性侵入龙虎山的行动势如破竹地来了。没有任何人敢在这个状况下分心,她小心翼翼地警惕着周围的一切变动,全性的不要命和张狂太爷警告过自己,可当枳瑾花被虏获,被这群人拿着针刺伤,鲜血流满了身体,浸润了土壤,痛苦的惨叫和绝望的呼救声响在自己的耳边时,有那么一个瞬间,陆玲珑的冷静差点如被石头击中的玻璃一样碎裂。

  枳瑾花的冷静和理性从小就是陆玲珑模仿和学习的对象,也成了这个时候的陆玲珑获得最后胜利的契机,从枳瑾花身上学来的洞察力和时刻保持的镇静,让她等来了张楚岚的救援,等来了打败全性敌人,救下枳瑾花的机会。

  “花儿!”

  陆玲珑扑了过去,她的眼泪在劫后余生的喜悦之中险些掉出眼眶,可枳瑾花没有反应,失血过多让她陷入了昏迷,陆玲珑立即抹掉了眼泪,把她背了起来,跟着张楚岚飞速朝着集合点而去。

  枳瑾花断断续续的呼吸声响在自己的耳边,揪得陆玲珑的整个心脏发痛。

  “不要死啊,花儿。”她哽着声音,咬牙切齿地低喃,“你觉得不能死!”

  他们来得及时,枳瑾花一到目的地便收到了第一时间的医治,一片兵荒马乱和惨状呈现在所有人的面前,恐惧、后怕和悲痛袭击了陆玲珑的全身,她的眼泪终究还是禁不住留了下来。

  当她在医院里,和病床上的枳瑾花心悸万分地讲着这些后续时,握着枳瑾花伤痕累累的手,眼眶中的泪再一次无法控制的流满了脸颊。

  “如果那个时候我能够再警惕一点,我的能力再强一点,你就、就不会……”懊悔让陆玲珑连话都说得不利索,抽着气,吸着鼻涕做着假设,“对不起,花儿,都是我……”

  枳瑾花垂着眼,她揉着陆玲珑的头发,想小时候那样,当陆玲珑遇到什么挫折时抚摸着她的头发,安抚着大哭的陆玲珑。

  “别哭啦,那个时候就算是我们两个一起上,也不一定能赢。”枳瑾花柔声说着,“错我也有,我也不够强,如果我够强大的话,也就不会让你陷入那样的境地,对不对?所以,别哭了。”

  “可、可是……呜呜……”

  被愧疚袭击的陆玲珑哪里听的进去,抽泣的声音落进枳瑾花的耳朵里,流进心里,比当时受到的攻击还要让她感觉到疼,还要难受。

  枳瑾花并不想看到陆玲珑哭,不想看到这个人难过,她只想看到陆玲珑快快乐乐地笑着,眼里永远散发着生机勃勃的光。她绞尽脑汁想让陆玲珑与张灵玉谈恋爱一样,就是希望陆玲珑不会露出失落和悲伤的表情,希望她能够一直敞开心怀的笑着。

  除了张灵玉,枳瑾花希望能够让陆玲珑一辈子这么开心的人,依然是自己。

  “唉,你啊……“

  枳瑾花慢悠悠地叹了一声,陆玲珑以为她又想跟自己讲点道理,便抬了头想去反驳,可脖子才升到一半,就感觉放在自己头发上的手撤离了,然后一个力气从背后传来,接着自己便整个人扑进了一个怀抱里。

  枳瑾花紧紧地抱着陆玲珑,下巴蹭了蹭她的耳朵,说:“别哭了。”

  声音轻柔地把陆玲珑的身子泡软了,耳朵染红了,红色蔓延到了脸颊,陆玲珑整个人腾地一下红了。

  “嗯?你怎么……”

  感觉到手下的身体猛然出现诡异的僵直,枳瑾花几乎是下意识地把视线下移到陆玲珑的脸上。

  然后就看见了比怀中人的粉发还要红上一度的耳尖,再仔细一看,连蒙在怀里的脸颊都是红的,滚烫滚烫地热着自己的胸口。

  枳瑾花不再说话了,她也不敢说话了,她怕无法控制颤抖的声音暴露了自己的感情,她只敢再一次抱紧了陆玲珑,用怦怦直跳的心跳声透露着自己的心情。

  片刻之后,一直没有声响的陆玲珑动了自己的手,以同样的力道拥住了枳瑾花。

  在感觉到贴着身的人的僵硬时,陆玲珑那两个自问的问题获得了答案。

  FIN

  

 


评论(4)
热度(94)

© 卖安利王子丢斯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