屁话联盟忠实成员
lof可以随便点❤和👍

【也青】您的快递已在派件中(完)

快递员王也x小明星诸葛青。 没有任何异能的普通人,ooc,不考究,傻白甜又清汤寡水的谈恋爱故事。最近lof经常刷不出来东西,建议使用合集看更新~

这个没营养没脑子的小糊文终于完结了,给自己撒花✿✿ヽ(°▽°)ノ✿

谢谢各位追了一年多的连载,真的辛苦了。欢迎写评,我终于可以不用抵抗自己剧透自己文的诱惑力肆意回复大家了!

 ++++

  王也的恋爱美学是随缘而行,诸葛青的恋爱美学是主动出击。

  很难说这两个人的论点有什么对错,有什么优劣之分,可到了今天,到了现在,随缘的变成主动,主动的变成随缘。

  所以说有些事就是冥冥之中都注定好了的。

  对于张楚岚来说,他和王也的交情一般,在拉拢中海集团投资成功后的应酬上见过一次面,他大概知道王也的情况,被自己的二哥硬拉着过来感受氛围并扩展社交面的无所事事三公子。张楚岚对他没什么意见,整场应酬上王也只是在适当的时刻法发无关紧要的言,他也不是一锤定音的决策者,好在说话方式让人很舒服,所以张楚岚对王也的印象不错,也愿意和这种公子哥交交朋友,他俩也就交换了联系方式,成了朋友圈里的点赞之交。

  王也知道张楚岚是什么样的人,看着油滑,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但其实这人特别直接,有一套自己的行为方式,就算只是单纯对他有利,他也得考量一番再做决定。但答应下来的事,却不会含糊了事。从这种角度来说,王也还挺喜欢跟张楚岚这种人打交道,虽说不省心但是省事。所以他一看情电影宣传里标着张楚岚的导演兼纸片人的大名时,便直截了当地给他发了需求。

  “工作证?小王总要来哪里需要什么工作证啊,来就是了。”微信对面发过来文字消息,王也几乎能听到张楚岚说这话的语气,“报个名字就行,要我给你准备欢迎仪式么?”

  “不弄这些虚头巴脑的,低调点,我就是去你们剧组见个人。明天上午到,工作证备好啊。”

  “成,恭候金主莅临。”

  “-_-||你别说出去,偷偷让我进去就行,绝不会影响你们的进度。”

  “行嘞。我给你地址,来这就是。”

  这就是张楚岚的好处,该问的问,不该问的不问,分寸把握得让谁都舒服。他不知道王也是来做什么,但是只要他能确定不会影响到自己,就能允许王也随便来。保存了地址,王也转头回了快递点,把剩下的任务扔给徒弟,又写请假条,把整整一周的年假都用了,也不带一点可惜。

  徒增一堆派件任务的徒弟哀怨又好奇,说:“师傅,您这大张旗鼓的是要去哪啊?”

  “见一个客户,大客户!”

  “什么大客户啊?哎哟,直接一周都不回来了,这是去哪见啊?”

  “苏州的大客户,一位特别会麻烦人的富N代。”

  “你要给他做什么啊?”

  “做什么?”王也一笔落下,请假条拍到主管的桌上,“当然是给他送快递!”

  徒弟傻眼,没明白自己的师傅说得什么鬼话,什么快递还要专程跑苏州送?他琢磨不透,想这估计就是王也要溜出去度假的借口,你看到这请假条上写的字龙飞凤舞的,“也”的最后一条还勾拉得贼长,通篇下来都只写着亢奋呢!

  这能是去见客户,去送快递?呸,绝对是要见情人去的!

  王也哪管徒弟怎么想呢,又阻止不了他要去见诸葛青,也影响不了这个行动给他带来的快乐心情。但他也没有因此就失去了脑子,他还是仔细地想了想后果的,比如诸葛青不愿意,比如就此分道扬镳。但那又怎样呢?那可是诸葛青啊,让他魂牵梦萦的诸葛青啊,让他终于感受到何为爱情的诸葛青啊,为了能够见到改变了自己一生的人,不顾一切一次又何妨。

  “喂,杜哥,是我,家里的私人飞机能帮我安排一下么?”王也看了看表,他一边打着电话,一边开了一辆小黄车骑向超市,“带厨房的那架。”

  当杜哥看到王也提着两手装满了食材的袋子过来时,他以为是这孩子是来测试飞机上的电磁炉性能来了,仔细一看甚至还有些正在腌制过程的碎肉,满腹疑惑不减反增,挑着眉问:“你小子到底干嘛来了,做饭?飞一趟苏州用不了两三个小时,饿不着你吧,再说了飞机上又不是没有厨师。”

  “但有人得吃午饭。”

  “午饭?你到那可是凌晨。”

  “唉,你别管。”王也自觉说漏嘴,赶紧岔开话题,“哥,你手边的打蛋器给我下。”

  杜哥倒是配合,不仅把打蛋器给他了,还顺便翻了翻王也带来的东西,按照一般人的使用习惯,把它们挨个放到了王也身边的料理架上,完了还让空姐把王也的快递员工作服拿去干洗,那衣服脏得,灰都落到沙发上了。

  “你到底干嘛去,还带着哪都通的快递服,赵总要你出差么?”

  “不是,我私用。”王也的手上忙活,看了一眼墙上的钟,接近晚上八点,飞机起飞的时间也差不多到了,他挥了挥手,露出一个笑,“行了杜哥,飞机过会起飞了,你先回去吧,剩下的事我自己解决。”

  “我走可以,但你……”杜哥刚想说什么,就听王也放在桌上的手机响了起来,震动的频率让整个桌子跟着震颤,他拿起来一看,屏幕上显示着一个不认识的人,他拿起来递给王也,“一个叫诸葛青的人给你打电话,接么?”

  王也看了一眼,眼睛一圆,愣了几秒,打着蛋的手差点就要伸过去了,硬是被他生生忍下。

  这是一种什么感觉呢?王也说不出来,又高兴又激动,他感觉自己的眼泪都快要掉下来了。他想接电话,非常想,恨不得现在就听到诸葛青的声音,但是到了最后,他咬了咬下唇,舔了舔嘴,长长地吐出一口气。

  “不接。”王也勾起一个有点儿狡猾,有点儿蔫坏的笑,拿过手机按下关机,“一个都别接。”

  让他急去吧。

  让这个不告而别的家伙急去吧。

  反正马上就要见面了。

  可着急的诸葛青快把傅蓉吓死了。

  语无伦次的诸葛青她不是第一次见了,失措莽撞的诸葛青却是第一次见,他看上去真要不顾一切地飞去北京找王也去了。

  傅蓉不知道诸葛青究竟见到了什么,想了什么,能够让他在一夜之中想清一切,她怀疑是在片场上喊出的那个名字,掉下来的那滴眼泪起了类似导火索的作用。她又怀疑是诸葛青入戏太深,还没有从年轻又冲动的油滑少年里脱出来呢。

  好在业务能力一流的傅蓉在片刻的惊讶和懵圈中瞬间镇静下来,她的脑子里飞快地闪过诸葛青这一周内的所有拍戏安排,确认可供诸葛青使用的时间差之后,先稳住面前表面冷静,却在不停搓手的诸葛青,说:“请假可以,但是今天不行。”

  “明天呢?”

  “这两天都不行……你冷静点,我知道王也对你来说很重要,你听我说,”傅蓉按下蹭得站起来的诸葛青,捏了捏鼻梁,“这周日你只需要拍上午的场,剩下时间我没有给你安排任何事情,随你去哪,不过必须得在第二天早上九点之前回来。”

  诸葛青沉默了,他低着头,手里还攒着手机,碰到home键上指纹解锁时,屏幕锁定在通讯记录上,一连串未接通的通话记录,备注的名字全是王也。

  傅蓉不知道该说什么,她也曾是个为爱不顾一切的人,她明白诸葛青的心情,但工作就是工作,身为好友也身为经纪人,她不希望诸葛青拿自己的前途去换这段不稳定又会带来负面绯闻的感情。

  “你也说过王也跟你告白了,也愿意等你想清楚,按照他的性格,他怎么可能会拉黑你呢?而且还给你搞什么交友保镖,结果不到一周就放弃,王也要真这样,也不值得你患得患失这么久。”傅蓉试着安慰诸葛青,“如果他真的喜欢你,他不可能拉黑你的,你要相信你和他之间的缘分。”

  诸葛青没说话,他摊开手机看了一眼屏幕,红色的未接通刺着他的眼睛,他把界面按下去,拉起日历,看着距离周日还有几天,看着距离今天开场还有几分钟。

  三天,三个小时。

  他站了起来。

  “青,你去哪?”

  诸葛青转身朝傅蓉露出一笑,很淡很公式化的笑,说:“找导演问问能不能早点开机。”

  但张楚岚的房门敲不响,没人应。他不在房间里,微信留言也没有回,问了一下场记才知道张楚岚出门了,说是要接位朋友。诸葛青只好先一步去了片场,找来饰演女主角的冯宝宝,还有接下来有对手戏的演员对戏。

  密集而忙碌的工作能让时间流逝得更快。

  等到张楚岚再次出现在片场的时候,诸葛青带动着所有人早一步陷入角色之中,这场上午的戏拍得比以往都要顺利,都要快的结束。

  “今早太顺利了,午休我请大家吃顿好的!米其林大厨的外卖,等着哈,我这就点!”

  张楚岚乐呵呵地喊着,全剧组跟着一片欢呼。

  诸葛青没有凑热闹,他坐在沙滩椅上玩手机,他又把社交软件安装下来了,尤其是微信,但是他还没有勇气给王也发消息。他在害怕,也在给自己鼓劲,有些话只有面对面才能说清楚,有些事只有见到对方了才能看清那人究竟怎么想。他不能靠着文字,不能靠隔着网线传来的语言与视频来决断他与王也的感情。

  这种方式既不隆重也不正规,当然诸葛青也不否认这是借口,因为他太想王也了,太想见他,与他肌肤相处,拥抱也好,如果能亲吻更好。反正诸葛青想好了,他必须要去见王也,这事就像太阳必须得从东边升起一样,不论如何都得办到。

  诸葛青本想看看他与王也的聊天记录的,但是删了软件之后那些记录也跟着消失了,他就只能看看这人的朋友圈,看自己的朋友圈,看王也存在的痕迹。他拿出自己的钥匙,给王也的那一把还挂在钥匙扣上,他只带了这一把,让备用的转了正。诸葛青后悔死了,他觉得自己的蠢到爆炸了,他来之前都做了这种换钥匙的行为了,为什么不在同时去找王也说清楚自己的感情呢?

  轮到现在后悔得自己摸着钥匙,感受也许还残留在上面的王也痕迹。

  张楚岚还在吆喝,身边的工作人员包括傅蓉都被吸引了过去,陷入自我嫌弃的诸葛青一边心想这远离城区的小村庄哪有什么米其林餐馆,一边又饿得思念起王也做的饭菜,但他现在吃不到,而且再吃着傅蓉做出来的饭菜说着王也,傅蓉能把他打死。

  诸葛青撅了撅嘴,他的手机屏幕很大,立即反照出自己不满的脸,忍不住就想拍个自拍,发条朋友圈抒发自己的心情,结果才刚摆好位子,就从屏幕里看见个不该出现的人。

  这人穿着一身哪都通快递员的衣服,手里还抱着一箱东西,笑眯眯地站在诸葛青的身后,也不知道站了多久。

  诸葛青蹭得一下从椅子里弹了起来,猛地转过身,他的眼睛瞪得贼大,嘴巴张了又张半天发不出声音。倒是这位快递员敬业又冷静地把箱子往诸葛青身上一推,从口袋里抽出一支笔,说:“是南阳村夫先生吧,有个快递需要你签收一下。”

  可南阳村夫呆住了,傻傻地看着面前的人,一动不动得跟被夺舍了似的,就连快递员把箱子塞进他的怀里他也只是下意识的接住,然后再木木地看着面前的人。直到快递员拉起他的手要手把手帮他签字了,诸葛青才激灵一下跳起来——当然没跳成,手里还有个大箱子呢——磕磕绊绊地说着:“你、你怎么会在这里?你怎么进来的!”

  后一句问话说得都快破音了,可见把人给吓的。但这样的诸葛青实在太可爱了,始作俑者王也一点没有愧疚之心,还在那笑,不仅笑还想弹一下诸葛青的脑门,惩罚一下此人不告而别把他吓一跳的行为。

  “您的快递已在派件中。”王也指指制服上的哪都通logo,“所以,我是来给您送快递的!”

  诸葛青反应不过来了,他的伶牙俐齿这回儿被王也个卸干净了,只会跟着他的思路咕哝:“我最近哪有买东西……”

  “你拆开看看不就知道了?”

  诸葛青拆开了,然后就发现这是个保温箱,里面装着是他日思夜想的美味佳肴,出自王也之手的美味佳肴。

  香气飘上来的时候诸葛青险些就要掉泪了,他庆幸自己有个眯眯眼和大眼灯随时切换的基因,庆幸他的演技是科班出身,足够撑过现在尴尬又甜蜜的时刻。他想说些什么,比如打趣一声米其林大厨,比如当做单纯来探班,但王也的速度比他还快,比他还要直接。

  “当然,我也不仅仅只是来送快递。”王也望着诸葛青,“我也是来取件的。”

  “我哪有快递要寄?”

  “一句话,我来要你的一句话。”

  王也的心脏怦怦直跳,他很紧张,从见到诸葛青的背影开始他就在紧张,他走上来的时候,双手双脚差点顺拐,他笑起来的时候,整张脸都是僵着的,就连说话的嘴,都是抖着的。但王也很努力地把这些生理反应压制到了最低幅度,最低影响力,没让张楚岚给他创造的时机功亏一篑,没让自己在诸葛青开口说话之前仓皇而逃。可当他看着诸葛青在听完这句话之后猛地抿上了嘴时,恐惧顷刻间翻江倒海地淹没了他的勇气,王也忽然觉得自己的准备做得不够充分了,他害怕得想要捂住耳朵,想要逃。

  “你……”王也吞着唾沫,干笑着,“你如果今天不想寄的话,那我明天再来问问。”

  他转身就要逃,却在下一秒被诸葛青拽住了衣角。

  “你明天怎么还来的,你不要工作了吗?你,你,”诸葛青垂着头,还捂着脸,但带着颤抖的说话声还在往外蹦,“你找酒店了吗……”

  “没,我请假了,请了一周。酒店……酒店老张安排了,跟你们的一样。”

  王也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他的脸越来越红,却不想去理滚烫滚烫的皮肤,一双眼睛,一身的注意力都放在诸葛青的身上,看着他慢慢地抬起头,慢慢地放下盖在脸上的手。

  诸葛青正在克服害羞,他第一次发现这事对他来说居然这么难,他并不想捂住脸的,他想看王也,正正当当地看,可面红耳赤,心跳加速的自己不敢了,他真怕被王也看出自己的惊慌失措。他可是在王也面前自诩为恋爱高手的人,怎么能在这个时候,在这个经常听他吹嘘的王也面前丢面子呢。不能,他得是最游刃有余的那一个。

  无意识分开的指缝不随诸葛青的意,他偷偷摸摸的、心照不宣地透过自己分开的指缝看过去,看见红着脸的王也,看见额头冒汗的王也。忽得一下,诸葛青那点小自尊心软成棉花糖了,刚做出来的那种,又香又暖又甜。

  “老王你是个好人。”

  王也看到诸葛青的嘴角在他假装失望的时候,弯起一个他熟悉无比的、带着狡黠的笑。

  “不过诸葛家尤其欢迎好人入驻。”

  王也真想把诸葛青抱进怀里,然后狠狠地亲吻他的嘴唇。

  只可惜这里是个鱼龙混杂的场所,王也不能这么做,所以他没有动手,只是笑起来,咧开了嘴,弯起了眼,说:“您再确认一下收件人信息,没有问题我可就带走了。”

  诸葛青锤了一下王也的胸口,心脏的位子。

  “拿好了,王也。”

  “得嘞,立即替您送达!”

  王也是个敬业的快递员,说去送件就去送件,只不过当他刚走出剧组的拍摄基地,就给诸葛青发了一条微信。

  「这位客户,您忘记给快递费。小的养家糊口不容易啊……」

  瘫在椅子上一边吃着王也做得饭菜,一边如梦似幻地回味着刚才的经过的诸葛青笑出了声,心想谁要你养,手上却给他发了个5200块的红包,红包名不是默认的“恭喜发财”,而是一串数字。

  如果傅蓉在旁边看着,她绝对会跳起来,大骂诸葛青谈恋爱不要脑子,居然胆敢在拍戏期间把房间号给别人发出去。但傅蓉不在身边,王也也不是别人,所以他乐颠颠地接着打字。

  「这数够不够?」

  王也咂舌,真败家,张嘴录下来的语音偏又叫上了价。

  “大明星,我很贵,这点钱可不够。”

  「那你开个价呗?」

  “您以身相许成不成啊?”

  「嚯,狮子大开口,你咋不去抢呢?」

  诸葛青没等正在输入中的王也会说什么话,自己先一步笑着录音。

  “成啊。”

  

FIN

评论(71)
热度(516)

© 卖安利王子丢斯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