屁话联盟忠实成员
lof可以随便点❤和👍

【也青】您的快递已在派件中(38)

快递员王也x小明星诸葛青。 没有任何异能的普通人,ooc,不考究,傻白甜又清汤寡水的谈恋爱故事。最近lof经常刷不出来东西,建议使用合集看更新 ~

+++

  什么叫祸从口出?这就叫祸从口出。

  王也在把自己的嘴巴闭上的下一秒就想再张开,狠狠地骂上一句:我操我他妈的在说什么?!

  是啊,他在说什么啊,诸葛青着急了说气话,自己居然也跟着没了脑子的说什么胡话。这是能说出口的话吗?不是!说了他俩就完了,别说做兄弟了,连朋友都别想做了!

  这种话,这种心思,王也本来想瞒上一辈子的,绝对不会让它从嘴里说出口的,绝对不会让诸葛青知道的。可面对他的是诸葛青啊,对他说这种话的人是诸葛青啊。这话俗套吗?俗套,俗套到当一个人遭遇到被他人干涉私人生活而愤怒到了极点,都会脱口而出的一句质问。很多电视剧、电影、话剧的台词里都有八成的概率会有这么一句话。诸葛青是个演员,尽职尽责的演员,他背下的台词和剧本比王也看过的影视剧都多,敢说他不会因此受到影响吗?

  不敢,诸葛青本人不敢,王也更不敢。

  可这话也暧昧,太暧昧了,它可以解读出一堆含义,在敌视的人耳里听着是一种点燃冲突的导火索,在暗恋的人耳里听着是一种捅破窗户纸的信号。王也不讨厌诸葛青,他喜欢他,暗恋着他,谁能在喜欢的人面前保持得了自己蠢蠢欲动的心呢?这可真是太难了,难到王也的嘴巴反向控制了他的脑子,闯完祸再躲到主人身后,把脑子和脸皮推上去承受后果。

  王也的舌头在嘴巴里舔了舔牙齿,他甚至不敢把舌头伸出来舔自己的下嘴唇来缓解紧张,他看着诸葛青,表面上还是上一秒那副严肃认真的模样,但只要望进他的黑色瞳孔里,就能看见抱头蹲在里面呆滞到静止的王也本我。

  他可真是把自己活成了表面稳如老狗,把外套一掀开,后背全是冷汗。

  我得再说些什么。王也想。再说些什么能够把刚才的话当做玩笑糊弄过去的话。

  “青,我……”

  王也感觉手掌里的手腕子哆嗦了一下,沉浸在精神里的眼神才真正地落到了诸葛青的身上,所以他才看见,才看见站在他面前的诸葛青的眼睛。圆溜溜的,又大又亮,蓝灰色,像个小时候玩的弹珠,还是死死地盯着,次次都想要,却总是弹不到的那一颗。

  原来藏在诸葛青眯眯眼里的眼珠子这么大,这么漂亮。王也第一次完完整整地见到,第一次发出这句感慨。它来得不早不晚,如果不是在今天,他还可以把它发出声,然后获得诸葛青一个得意的笑和嘚瑟的炫耀。但是现在不行,现在不是时候,现在不适合。

  诸葛青的眼睛是因为惊讶而瞪圆瞪大的,同时还有他微微张开的,露出一条缝和一小节洁白门牙的嘴,还有,还有他那——

  漫上白色脸颊的红细胞。

  王也不知道诸葛青是不是在来之前喝了酒,他知道王震球调出来的鸡尾酒刚喝屁事没有,过一会儿才会后劲大到冲头,喝酒上脸的人能够红到脖子。但他分不清诸葛青是不是因为这个,还是说他看错了眼,出现了梦想照进现实的幻觉。王也不敢眨眼,他害怕在眨眼的动作里真就把梦境给眨破了。

  他也就一眨不眨地看见了诸葛青把眼珠转到眼角的瞬间,在诸葛青把眼皮落下,让眼睛重新眯起来之前。

  很多时候,一个事件的走向就是因一个细微的动作里决定的。

  去他妈的隐瞒,去他妈的性向不同,去他妈的保持友谊。王也想清楚了,他根本没法跟诸葛青演什么兄弟情深,他又不是演员,他就是个难得心动一次却爱上了自己哥们的人,他就是个想谈恋爱的普通人!喜欢一个人,告一个白干什么还这么压抑自己?没必要,真没必要。

  这世道再怎么歧视同性恋,也不能不让人谈情说爱了吧?

  “诸葛青,我会把群解散了,也会跟那些小姑娘解释清楚,我甚至可以当面向她们道歉。我也跟你道歉,我不应该擅自干涉你的交友自由,这是你的隐私,我没有资格这么做。对不起,我错了,我向你道歉。”

  王也松开诸葛青手腕,在余光里看到它因为没了支撑下落了一下,然后把诸葛青更加完整的,毫无遮掩的放在王也的视野里。他看到诸葛青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背后就是房门,他的眼睛眯着,与平常那副游刃有余的模样并无差别,可王也知道诸葛青正愣怔着,他的脑子还没有彻底反应过来。

  “但是,刚才那句话我是认真的。我喜欢你,非常喜欢,不是朋友之间的喜欢,比群里的那些姑娘还要喜欢你。我刚才是有点冲动,但我现在很冷静。”

  王也听到诸葛青的呼吸声,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诸葛青的胸口抬了起来,然后跟着呼吸一起猛地卡住了。

  “我想做你的男朋友,你愿不愿意?”

  王也又闭上了嘴,诸葛青没有说话,想也不可能立即有回应,但是连呼气的声音也没有听到那就不对了,王也发现诸葛青的胸口还是卡在之前吸气时跟着抬上来的那个高度,这么长时间,他真害怕诸葛青把自己憋死。

  当然诸葛青不可能真把自己给憋死,只是把脸憋得有点红。王也看着,觉得此时的诸葛青又傻又可爱,他擅自地把这种行为当做诸葛青是紧张得不敢喘气,说明他在认真地听王也告白,是很在乎自己的。所以王也的心稍稍轻松了一点,耐心跟着升了一级,他觉得诸葛青今天不会给他答复,明天也会,再不济就等上几天,如果诸葛青想逃,他就追问,行就是行,不行就是不行,不能模棱两可,不给任何不回答就要装成朋友的机会。

  他有的是时间等。

  诸葛青没让他等,在他终于吐出憋在身体里的那口气时,身子跟着耷拉了下来,连脸上的表情也平静了许多。他捏了捏自己的鼻子,嘴巴张了又张。脑袋侧了侧,到了最后,诸葛青说话了。

  “王也你……你这个……”诸葛青舔了舔嘴唇,他似乎镇定下来了,只是眼睛还瞥着地板,不敢看王也,“我没法现在回答你……你让我想想。这个……太突然了,我没有想到……”

  王也静静地看着他,看到诸葛青深呼吸了一下,似乎在用这种方式放松他自己,然后捂住脸,叹出一口气,再放下来,看向王也,正视王也的脸。

  “你让我回去想想,这两天也不要来找我,让我一个人好好想想。”

  王也点了点头,他已经想到了这个情况,所以接受得也很自然,即便心里还是有一点希望诸葛青飞快答应他的期许,但王也还是配合的说了一声好,然后看着诸葛青转身,扭开房门。

  “等下,老青。”王也叫道,他从口袋里掏出一串钥匙,把其中一枚取下来,放到诸葛青的手里,“你家的钥匙,你先……收回去吧,我害怕我会忍不住去找你。你想好以后,要不要再给我就由你来决定。”

  诸葛青直愣愣地看着手里的钥匙,看了一会儿之后,他飞快地把钥匙圈进自己的掌中,然后从自己的口袋里也拿出一枚钥匙,递到王也的面前,笑了笑,说:“既然如此,你家的钥匙我也先还给你。”

  “这没必要,你又不会……”

  “你觉得你说了那话之后,我还能毫无芥蒂地拿着你家钥匙吗?”

  “……”

  王也闭上了嘴,他明白了诸葛青的意思。当时表达友谊和信赖的钥匙,现在已经成了一个尴尬的存在。

  友谊变了质,信赖里带上了瞒骗。

  当王也顺应地拿回钥匙时,他看见诸葛青又朝他笑了笑。

  短暂而又礼貌的笑容。

  这是王也在之后的时间里,最后一次看见诸葛青的时刻。

  他信守承诺,没有去找诸葛青,人没有去,电话也没有打,就连日夜使用的微信也再没有给诸葛青发送过。送快递的时候路过诸葛青居住的那条胡同口,王也会停下快递车,或者脚步,伫立一会儿,想象一会儿住在里面的人,想他在做什么,想他得出结论了没有,想他手里的钥匙还有没有机会再送回去。

  但这一切都只是想想,就像王也看着诸葛青朋友圈里的照片,看着与诸葛青的聊天记录,看着打印着诸葛村夫的快递单……所有与诸葛青相关的每一刻,王也都在想着他,想着诸葛青什么时候允许自己去找他,想着他们两个之后的关系究竟会变成什么样。

  自从那天之后,诸葛青连朋友圈都不发了,让平时通过朋友圈就可以得知他的状况的王也倍感愧疚和焦虑。他又不敢去问那些与诸葛青亲密无边的小姐妹,傅蓉更是不敢,先前那事可把她们得罪的够呛,尤其是傅蓉,打了一个电话过来把王也骂了个狗血淋头,看在交情上没有用上脏话,但也足以让王也知道傅蓉有多么生气了。

  这段时间的诸葛青在王也的生活中就跟消失了一样,除了有次刷朋友圈看见诸葛青给自己转发的微信点了一个赞之外,王也彻底没见过他的任何动态了。

  虽然这个赞在王也又刷新一遍朋友圈时就消失了,欲盖弥彰似的,让王也又觉得好笑,又觉得有点美,宽慰了王也好几天忐忑不安的小心脏。

  诸葛青在纠结,那就说明自己还有点可能。

  王也乐观地开导着自己,连对诸葛青的思念里都带上了甜味。

  诸葛青的快递还是很多,成人用具依然在属于他的快递盒里待着,靠着这些让王也知道诸葛青还在他的屋子里安安稳稳地宅着,像他说的那样在思考他们两个之间的关系。

  但出于不去找诸葛青的承诺,王也次次忍痛将它们交给他的其他快递员去派送,这些快递员多是他的徒弟,现在是暑假,快递点也招了一些学生做暑期工,王也就此从徒弟晋升成一位师傅,操作这些事也就成了方便了许多。

  “哎哟喂,怎么又叫我去送这个,您知道他这儿离我哪儿多远么?”徒弟哀叫,“欸我说师傅啊,这个叫诸葛村夫的人是不是跟你有仇啊,一到他的货就扔我这儿……”

  “没仇,出于一点小小的原因……再说了,我都把车借给你开了,还不多帮我送点!”

  “他家快递都快堆到门墙上了!又没人签收,我是真不放心……”

  “你说什么?”

  王也猛地提高了声音,瞪着徒弟,徒弟被他吓了一跳,哆哆嗦嗦地回答:“师傅您不知道啊?这村夫家里最近好像没人在,别家的快递都放在门口,好几天没人收了……”

  徒弟话还没有说完,王也一个蹬腿坐上快递车,往诸葛青家飞驰而去。

  等他到了诸葛青家门口,情形确实和徒弟口中说得一样,最早的一件快递单上显示的派送时间都到了一周前了,可见诸葛青至少有一周的时间不在家里。

  王也急了,下意识要给诸葛青打电话,手指头点了联络人的框上被心里冒出来的一句“不要来找我”给击退了下去。他也不管那么多了,给傅蓉打电话,占线,听着忙音直到手机自动挂断。连着打了几个都是这个情况,王也差点急得要把手机摔了,好在当过道士的经验让王也很快冷静下来,镇定下来的脑子在记忆里帮王也找到了一个人。

  陆玲珑。

  她是诸葛青的粉丝兼朋友,也是唯一没有被王也加入群里,又在之前热情帮助过王也的人了。从她身上应该能够得知诸葛青的一些消息。

  “阿青去了哪里?你居然不知道吗?”

  陆玲珑很惊讶,她刷刷掏出手机,又飞速点开一个软件,放到王也的面前。屏幕上是新浪微博的界面,正放在某个电影的宣传微博主页上。

  “青他早就去拍戏了呀!前两周就官宣上就发开机仪式的照片了,阿青的微博在这,混在一群主创人员里呢。还有去慰问的饭拍场照呢,阿青穿民国的西装真好看!”

  饭拍的技术高超又清晰,诸葛青穿着一身西装在屏幕里的微笑让王也瞬间稳下来心。

  “这电影叫什么名字?我也关注一下。”王也说。

  “上面都写着呢。”

  王也眯着眼睛仔细一看,然后乐了,跟陆玲珑道了一声谢之后,拿着手机自己按了起来。

  他正在给一个许久未联系的人发微信。

  “在么,老张,给我张你最近那民国戏剧组的工作人员证。”

  



评论(21)
热度(324)

© 卖安利王子丢斯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