屁话联盟忠实成员
lof可以随便点❤和👍

【也青】您的快递已在派送中(37)

快递员王也x小明星诸葛青。 没有任何异能的普通人,ooc,不考究,傻白甜又清汤寡水的谈恋爱故事。最近lof经常刷不出来东西,建议使用合集看更新 ~
这章比较长,我写的也很痛苦。但总而言之,本质狗血的我又复活了!

++++++

  诸葛青窝在王震球的店里已经无所事事两天了,48个小时里干的事不是抱着个小狐狸抱枕瘫在沙发上装尸体,就是和过来搭讪的小姑娘撩闲。不过后一种花费的时间少些,小姑娘们多是早已认识的姐姐妹妹,也不知道是不是感觉到了诸葛青散发出来的抑郁气息,只谈上一两句寒暄的话,便互相搂着自顾自玩去了。诸葛青没多想,他现在也没有多余的脑子想这些,只微笑地目送她们到舞池蹦迪,脊背一弯又瘫进沙发里,仰望天花板,数挂在杆子上面的猴子屁股挂件。 

  “怎么两天了还这幅德行?”王震球坐过来,同时给他递过去一杯马提尼,“给你推荐的那位同性恋爱助手没能给你答疑解惑?”

  诸葛青瞥他一眼,满眼愁苦,说:“答了,也解了,但是我更惑了。”

  “说说?”

  “我真不想失去王也这个朋友,你晓得吧?真的不想。”诸葛青喝不进去酒,把杯子一放,咂着嘴,“但是我越听那位专家分析,越觉得王也他可能……”

  “嗯哼?”

  “可能真的喜欢我。”诸葛青的语气艰难,“就是之前骚扰你的那些基佬的那种喜欢。”

  王震球身体晃了一下,手里的鸡尾酒差点倒进鼻子里,他连忙抽出一张纸巾一边擦鼻头,一边说:“青老弟,合着你昨天咨询了大半天就得出这么一个结果?亏我还帮你跟王也打马虎眼。”

  “这个结果也很不得了好伐!我之前察觉到老王喜欢我,那会儿以为是我误会了,没想到他妈是真的!”

  “误会……唉,我真是服了你了诸葛青,我还以为你也开窍了才去找人咨询的呢!”

  “开窍,什么开窍?还也……”诸葛青想到了什么,瞪大了眼睛,跟只炸了毛的猫一样,“等会儿,你早就知道老王喜欢我?”

  “是啊,而且除了……”

  “你可别跟说除了我全世界都知道老王喜欢我了,我会疯了的。”诸葛青的脸已经有点泛红了。

  “这倒不至于,王也很能藏嘛,应该除了我之外没人发现。”王震球弯眼一笑,“我头一次见他,调侃你们两个之间关系,他还能正气凛然地说是朋友。所以我估计至少得在为你开庆祝party前后吧,他才发觉到喜欢你这一点。说真的,就论迟钝这一点,你俩还真是天生一对。”

  开庆祝party前后?

  那就是三天之前,或者四天之前,又或者是他在那边追求那位小姑娘的时候。

  诸葛青越想越要命,越想越觉得脑子要因为负荷过重而爆炸了。他甚至没有第一时间去反驳王震球口中的迟钝评价,而是捂住了脸,感觉到脸颊烫得要命。他敢保证是脸颊在发烫,因为他的手脚常年冰凉,王也没少说过他,留宿的时候他也没少故意把冷冰冰的手伸进王也的领子里,或者把脚塞进王也热乎的双腿里,硬要人家夹着给他暖回正常体温,屡屡刺激的这人哎哟直叫。这毛病导致只要在王也的屋里过夜,不论现在是不是温度高达二十五的初夏,诸葛青都会被王也强制抓进洗手间,用热腾腾的水泡手泡脚。

  他想到庆祝会上王也回绝那位女媒体的搭讪用的借口,他想起他们的对话,无奈的语气,调侃的话,像朋友的每一句,像相识的每一天。那一句喜欢,对着别人是真话,对着自己是假话。偏偏假的那么真,真到诸葛青觉得王也的演技也许可以比得过专业科班出身的自己。

  他又想起失恋的那个晚上,王也嘴角的惊喜,他傻乎乎地以为是幸灾乐祸,傻乎乎地信了王也担心他的理由,还有那句绝不会因明星身份而疏远自己的发誓,诸葛青还是傻乎乎的只在不好意思里面的肉麻。却没有想到那是肌肉在帮着王也,替他向自己泄露着被压抑住的感情。

  他真怀疑自己引以为傲的情商被王也给吃了。

  细节像被撕下来的橘络,一根接着一根从皮上剥下,抻平,摆到诸葛青的面前。他无意忽略的动作,刻意避开的眼神,跟侦探片里回忆线索时的剪辑一样,闪现在诸葛青的脑子里,一个跟着一个,都不用抠图,不用做特效,栩栩如生地运动在他的眼前。

  “天哪……”诸葛青呻吟了一声,“我靠……王也……他……”

  “别喊了,人不在这。”王震球斜了他一眼,“你怎么想?王也是板上钉钉地喜欢你了,你呢?”

  “……”

  诸葛青沉默了,他脸上的红已经褪下了不少,只是还点粉,衬在他那张白脸上,透着一股子的宛如情窦初开的少年郎的青涩,就连垂下来的眼里都含着同等的迷茫。

  王震球呿了一声,说:“你可别憋了半天说出一句‘我脑子很乱’的屁话来啊,诸葛青?”

  “可我确实不知道该怎么办!”

  “喜欢就接受,不喜欢就拒绝。这不是你谈对象的原则么,怎么这会儿不用了?”王震球睨了他一眼,“还是说,你根本不敢确定?”

  诸葛青透粉的脸又开始透红了,他把头扭到另一边去,无视王震球那双能把人心看透的红瞳,咕哝着解释:“我只知道我不想因失去他这个朋友。”

  “这样啊!那就拖着呗,反正人家也没有跟你告白,说不定是你自作多情想多了呢,也许王也真就是单纯对你好过别人呢?毕竟按你的说法,你可是他头一位交心的朋友。成年人身上的雏鸟情节也不是不可能嘛!”

  王震球说得没错,诸葛青盯着脚底下的地板想,保不齐就是自作多情想太多,就是他在瞎怀疑。都是瞎想,反正王也没有说,那他就可以当做是又一次的误会,他就可以接着和王也做朋友下去。

  “剩下的只要能够假装没想过这个问题,或者假装不知道人家喜欢你,就可以接着做朋友咯。”王震球笑眯眯地拍了拍诸葛青的肩,“这种事情,对你来说这并不是什么难事吧?”

  “……”

  “而且王也那人一看就温柔体贴,就算看出来你是故意躲他,他也只会顺着你的意思避而不见。这两天帮你糊弄他的理由多粗糙,一看就是借口,这人不还是配合的不深究。”

  “王震球,闭上你的嘴。”

  王震球看脸色的本领一流,他早知道诸葛青被他成功惹恼了,耸了耸肩顺势就闭上了嘴,倒是嘴角边的笑丝毫未见凋落。他这些话不长不短,却跟架在城墙的弓弩一样,连发射向诸葛青的良心,他不敢拔,怕看到那些带着弯钩的箭簇带出来的血肉,看到每一块肉里都是蔓延生长开来的芥蒂,每一滴血里都是对王也的恶意揣测。

  他喜欢王也这个人,依赖这个人,但他不知道这份喜欢和依赖是否和王也的同等。

  诸葛青不敢说自己是什么正人君子,他对姑娘的喜欢里包含着性接触,对于追求过的姑娘他会设想与她接吻,与她结合,与她同居。这是再自然不过的思维运动,可当这些行为转移到王也身上,诸葛青的脑子却有了二心,强行拉下了一个巨大的铁闸门,独留下一道开关在他手里,他不敢按下。

  这哪是一个开关呀!这就是一枚拔了插销的手榴弹,不是把诸葛青炸到皮开肉绽,就是把王也炸到尸骨无存。

  嘭!

  诸葛青的耳朵一震,整个人吓了一跳,然后就看见一条条彩带从天而降,全飘到了他的身上。他身边的王震球却一点没有意外似的转过头,看向在后面拉着礼炮袭击他们两个的人,说:“哎哟,夏禾姐姐,没把狗仔带进我的店吧?”

  诸葛青转过头,准确来说他刚转过头,脸颊就被一根手指戳上了,接着眼睛便看见笑得妩媚的夏禾,弯着一双红唇,说:“最近怎么样呀,诸葛村夫?”

  “事业丰收,就是为情所困。”王震球替没反应过来的诸葛青回答,“

  诸葛青懒得理他,眼睛一扫看见站在夏禾身后,略带有些局促的男人,挑了挑眉说:“那位就是张警官?”

  被点到名字的张灵玉顿了一下,他露出一个礼节性的微笑,颔首道:“你们好,我叫张灵玉。”

  “哎呀,灵玉这么严肃干嘛,对着俩人不用这么给脸。”夏禾笑着把人拉过来,“我来给你介绍,这边这个黄毛小子是这家酒吧的老板王震球,这位就是经常帮我收那些东西的诸葛青。”

  诸葛青朝张灵玉笑了笑,挥了挥手,说:“久仰大名,辛苦张警官忍受我们的夏禾姐。”

  张灵玉察觉到诸葛青话里的揶揄,脸微微一红,咳了一声,说:“也辛苦你们照顾夏禾。”

  “还不知道谁照顾谁呢。”夏禾眯了眯眼睛,看向诸葛青,“你那部戏什么时候开始拍?打算什么时候走?”

  “机票定的这周末。”

  “得,还好赶上了,过两天我也得去外地拍戏,不赶紧过来,想给你秀恩爱还得排到半年后了。”

  “过分了啊,过分了。朋友圈秀得不够,还要当面秀啊,你顾及一点张警官的心情行不行?”

  “呵,灵玉才不会限制我这些呢。”

  夏禾扑到还在和王震球寒暄的张灵玉的身上,勾着脖子就是一个吻,啵得一声把张灵玉吻得双颊血红。可偏偏这位张警官脸红归脸红,却也没有太抗拒,眼神里带着三成恼七成无奈,以示不悦地呵斥的一声别闹里还溢出了点爱意。

  诸葛青觉得自己的眼睛再不真闭上就要瞎了,向被爱情滋润之后更加霸道的夏禾求饶:“行了行了,少撒点狗粮,我吃不过来了。”

  “你呢,我看你大半年没有任何新感情了,真要为了事业抛弃谈恋爱了?”夏禾望了一圈酒吧,“你那位小王保镖怎么不在你身边看着你?”

  诸葛青皱了皱眉,说:“什么小王保镖?”

  夏禾跟着一愣,片刻之后又笑起来,笑得诸葛青后脊背发麻,就见她掏出手机,划拉几下之后放到诸葛青的面前:“当然是你经纪人给你安排的管理你交往对象的小王保镖啊。”

  面前的界面是一个微信群,人数十几,聊天记录不多,但是很快诸葛青发现发过言的头像都是他熟悉的,都是在他的微信通讯录里躺着的女性好友。

  诸葛青腾地一下坐直了,他抓住夏禾的手机,翻出群介绍界面,三四排的头像全是诸葛青认识的人,而在其中最让他震惊的是一张茶杯的头像图。他戳上去,蹦出来的详细资料是诸葛青看过无数次的界面。

  来自于王也的资料界面。

  诸葛青浑身发抖,他把手机还给了夏禾,然后给王也打了一个电话,占线。他看了一眼时间,正是王也准备休息的时候,估计这会儿正在洗手间倒腾自己的手脚,手机搁在床头上浪费电。

  “夏禾,你截屏一张群聊介绍给我。然后发条消息上去,就说这个保镖小王是个骗子,傅蓉不会做这种无聊的事。”诸葛青站起来,一口灌了放在桌上的马提尼,“抱歉,你们先玩,我失陪了。”

  “你等会儿,你要去哪?”

  “我他妈的要找王也那傻逼问清楚!”

  “王也?这是王也做的?”王震球呆了一秒,随即大笑起来,“哈哈哈!还真像这人会做的事!这人太好笑了,真是太好笑了!”

  他笑完,又挡住诸葛青的路,说:“不过你可不能就这么过去啊小青,你这样过去,连朋友都没得做。”

  诸葛青停住,他深呼吸着,没再迈步,又坐回沙发上,翻着那个群的聊天记录。

  “什么情况?”

  夏禾朝着王震球挑了挑眉,王震球言简意赅地给她解释了一通,夏禾哦了一声,笑着嘀咕了一句:“有点意思……”

  张灵玉一听,拉了拉她的胳膊,义正言辞道:“诸葛兄是我们的朋友,你可不能……”

  “青帮了我这么多,我怎么会害他呢?安啦,我就说几句。”

  夏禾让张灵玉放心,把自己的手机从诸葛青的手里抽回来,说:“别看了,看破天了你也没法假装不知道。就这样子,王也不喜欢你才是有鬼。你想想王也这么做到底是为了谁,为了什么?如果你就这么冲过去问,你想要得到的回答只会是你正在逃避的那一个。到时候你就得把那个问题提前……”

  她把话停在适合的位置,留下空档给诸葛青自己思考。

  “诸葛兄,我对处理这类事情经验不太丰富,但是我想这位王也同志关心你的心思是真的,只是方式错了。就算他喜欢你,但也不能使用这种侵犯个人隐私和恋爱自由的违法方式,你应该冷静地跟他说清楚,让他及时悬崖勒马,避免事后不良情况的扩大。”

  王震球被张灵玉的警方说辞逗笑了,被夏禾瞪了一眼之后,转去接力劝慰诸葛青。他掰着指头,掰出一个二,放在诸葛青的面前晃了晃,说:“还有两天你就要去拍戏了,两天之后你们两个可就得三个多月没法见面了。你一个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你想要什么不需要我们来替你决定吧?”

  诸葛青抿住了嘴,他长长地叹出了一口气,拿出自己的手机给王也发了一条消息,然后走出了酒吧。

  晚间的风吹散了白天的热气,也吹走了诸葛青身上的酒气,当他站到王也家门口的时候,他闻了闻T恤,清清爽爽一点酒吧的味道也没有。

  他掏出钥匙,顿了一下后又塞回口袋,按下了门铃。

  一阵茉莉花的铃声之后,王也站在了他的面前。

  “我寻思着你这个时候就要到了。”王也笑着把他迎进来,“吃晚饭了吗?那些小同学没麻烦你吧?”

  诸葛青没接话,他走进来之后把门带上了,然后站在玄关,定住了。

  “你杵在那里干……”

  “王也。”

  被叫的人闭上了嘴。

  “他们没有麻烦我,也没有什么小同学,我跟你坦白一件事,”诸葛青望着王也,“这两天我一直待在王震球的酒吧里,根本没有什么大学剧团来请教,这些都是球儿帮我搪塞你的借口。”

  “哦……”

  “我在躲着你,我想你肯定也已经看出来了。但是我不想躲了,我就想问问你,你拉我那些朋友建微信群,搞什么交往保镖,到底是为了什么?”

  王也的眼神闪了闪,露出一个干笑,说:“还能为什么,当然是为了你的安全,你马上就要开始拍戏了,那些狗仔要是看到你和她们勾肩搭背指不定会怎么说呢。”

  “你有什么资格管这些事?”

  “我、我……”王也卡住了,支吾着,“我作为你的朋友关心你怎么了?”

  “朋友?是啊,朋友!”

  一大股的悲凉带着难以言说的愤怒从脚升腾到头,笼罩了诸葛青的全身,它像是藏在空气中的霾,无影无踪地吸走了所有的气力,连同着他的冷静和理性,消失在呼吸之间。而那些搅乱一切的冲动和感性,趁机霸占了剩余气力的控制权,调动肌肉,调动语言,调动摧毁友谊的力量。让诸葛青违背着初衷,冷笑着用话语朝王也刺去一把刀。

  “你是哪个层次的朋友?你认识我多久,几年,几十年?还没有我的经纪人时间长,哪来的深厚友谊犯得着你关心着我?”诸葛青把手机横在王也的面前,一下下敲着夏禾给他发来的微信群截图,砸在屏幕上的手指节几乎要把屏幕敲出一个洞来,“我想和什么人交往,想怎么折腾我的名声,和你有什么关系?!”

  “我……”王也的眼睛落到诸葛青发红的手指头上,突然磕磕巴巴地说,“你……你别这么用力的敲,等会儿出血了。”

  诸葛青真是被他给气笑了,说:“你可真行啊王也,到现在这个时候还想管着我,我就算把手指头敲断了你也管不着!”

  “哎,你别,你这人!”王也猛地拽住诸葛青的手腕,强行停下他的敲手机行为,“你听我的!”

  “我听你的?我凭什么听你的!”诸葛青当真是恼了,他深吸着气,也不想挣脱王也的手掌,只把嘴角边的冷笑和话里的讥讽充到了最高度,“你当你是我的谁啊?我女朋友?”

  愤怒获得了胜利,它得逞了,落下诸葛青陷入在脱口而出的胡话产生的后悔里。他颤抖地看着面前僵住的王也,后怕、拒绝和悔意让他不敢想象王也的所有反应,他又在渴望王也的反应,如一场赔率极高的赌局,高到赢了得到万千宫阙,输了失到倾家荡产。

  而这场注,诸葛青下得混乱至极。

  王也动了,先是眼睛,转动了一道光,接着是脸颊,绷紧了整块肌肉,最后是嘴唇,吐出了宣布胜负的话。

  “那就当。”

  他把赌盘掀翻了。

  “那就当你的女朋友。”

  

评论(39)
热度(376)

© 卖安利王子丢斯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