屁话联盟忠实成员
lof可以随便点❤和👍

【也青】您的快递已在派件中(36)

快递员王也x小明星诸葛青。 没有任何异能的普通人,ooc,不考究,傻白甜又清汤寡水的谈恋爱故事。最近lof经常刷不出来东西,建议使用合集看更新 ~
八百年了,撒点土。

++++++

  王也活了二十六岁了,感情经验虽说没有诸葛青那么丰富,但要说从未对哪个姑娘动过心却也不现实。他对待爱情,没那么冷淡,也没那么热诚,他追求过几个心意的姑娘,也被几个心意他的姑娘追求过,只可惜往往无疾而终。就像相过的那几次亲,王也他不拒绝,也不过分主动,他想着就是随缘,如果两人都有那一份意思,不用太刻意,感情都会如奔流到海的河水一样,涌进两个人的心里。

  可王也没有想过,自然界的河水会涨潮,会泛滥,感情的河水一样也会,甚至更加凶猛,像滔天的洪水淹进毫无防备的平原城市,冲走了所有的理性、智慧和冷静。

  而这洪水还有重量,还有体积,还会动,它们会凝聚成一个人形,长1蓝色的细长头发,狐狸一样的笑脸,笑眯眯地取代了原来的造人女娲,按着他自己的模样捏出一个又一个小人,在被洪水冲刷的狼藉土地里跳跃,播种,鸠占鹊巢,逼得原住民只能不情不愿地与他们共处一室。

  高一米八,重一百四十斤的诸葛青就在王也的心里强行落户了。

  他真的太重了,压住了王也一整个胸腔,呼吸一下都觉得吃力,觉得沉闷,觉得压抑。

  王也控制着自己把注意力放在工作上,他还是兢兢业业地给辖区里的家家户户送着快递,可开着车驶向下一个目的地的空档时,脑子里偏又不断的闪过诸葛青的模样,反反复复地回忆着与他说过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每一个音调,自作多情地分析着藏在里面的薛定谔的感情要素。他忽而觉得开心,忽而又担忧,担忧早上的对话会不会太过暧昧,会不会让诸葛青发现自己的心思,可转眼又是满溢的欢喜,欢喜诸葛青对他的信赖,欢喜诸葛青对他的亲昵。

  怎么可能压抑得住喜欢呢?面对着人的时候可以藏住了动作、话语、眼神,可转过身的时候,什么眷恋,什么痴想,都跟揭开盖的枸杞鸡汤,煲了一整夜的香味爆开,熏得街坊邻居都要侧目。

  这股味道太过浓烈了,从鼻子流进肺,又通过血液运输到大脑,不该成为养料的养料供上了脑部的神经运作,就容易搭错了线,做错了事。

  王也的微信里躺着一个群,没有设置群名,只有一串的昵称显示在长方形的框里。一夜之前,王也和她们一个也不认识,一夜之后,他通过其中一个人,像拉出一条挂满了蚂蚁的糖丝一样,拉出一串姑娘。她们是诸葛青的朋友,是诸葛青的暧昧对象,诸葛青是粘连她们的糖,她们快乐地品尝着他带来的甜味,却给王也来了一场万蚁噬心地表演。

  群聊的消息通知被王也屏蔽了,但还是能在最下方看到超过99条的聊天记录,和不断被刷新的最新消息。姑娘们叽叽喳喳地在群里聊着,隔着一层屏幕,或者干脆就是几个人围在一起,你一言我一句地用文字交换着信息。发现得早的,话题早就从质问转移到了家常上,发现得晚的,茫然地问上两句,早来的姑娘指指群公告,要么直白的用三两句话回答了问题,然后又是一番重复的质疑和难以置信。

  “阿青为了这次的复出,需要这个保镖小王专门管理交往对象?还要我们随时汇报阿青有没有撩闲?开什么玩笑,这根本就是在限制他的恋爱自由吧!”一个这样说。

  “不过阿青最近确实也收敛了很多啊,他以前多浪,大家也不是不知道。”

  “那保镖小王说是应阿青的经纪人之托办事呢,早上还发了聊天记录的截图,确实阿青经纪人的账号。”

  “傅蓉?怎么又是她,她又不是阿青的妈,凭什么管阿青这么严。圈内人也就算了,咱们应该都是圈外人吧!”

  “就是圈外人才要管啊,圈内人还可以一起炒炒绯闻,营个业呢。”

  “而且据保镖小王说阿青自己也默许这种行为,说什么害怕自己控制不住。”

  “屁嘞,阿青会是这种不知分寸的人?”

  “我都怀疑阿青是不是有什么把柄在这女人手上,才对她言听计从。”

  “听说工作期间连炮都不让约。”

  “上面的姐妹造什么谣,阿青什么时候约过炮,他这几年都有女朋友,从没出轨过行吗?”

  “你是他的哪位前女友啊?”

  “我是他的闺蜜!认识时间比你们还早ok?”

  “这群里都是他闺蜜。”

  “行了别吵了,还不如直接@保镖小王出来,问他到底想要干吗。”

  王也的微信提示音响了七八声,等他忙完一下午的工作,得空把工作用的手机塞进裤兜里,才发觉卧在上衣口袋里的私用手机热得发烫了,点开锁屏上不断蹦跳出来的信息提示框,王也咋了一声舌,本就没有点亮应付姑娘技能的他,这会儿不仅头大还懊悔,懊悔深更半夜不睡觉偷看诸葛青。他要是不偷看诸葛青,就不会无意瞧见他撩妹的记录,就不会妒火中烧的犯下把所有潜在的情敌拉一个群里,假扮什么诸葛青感情管理人员,妄想靠此为自己尚未成真的恋情扫平障碍。

  都怪留给他微信账号的小姑娘太过热情,太过关心诸葛青,王也错误百出的借口她都能信了,行动力极强地帮他发送着符合要求的微信号。一拉二,二拉三,王也半推半就地加人拉人,这个小几十人的专门管理群就成了,躺在了王也的微信里,逼着他硬着头皮也得把谎言接着演下去。

  王也想把锅扔到那小姑娘的身上,可他也知道,锅都是自己,都是不可言说的独占欲在作祟。

  我真他妈的有病。王也骂了一声自己。成天都搞得什么窒息操作。

  群聊热闹得很,艾特他的留言跟排队一下刷下来,王也眼都看花了,手指放在输入法上半天想不出来要怎么解释,才能让这些姐姐们打消疑惑,打消跑去当面质问诸葛青的念头。

  傅蓉与他的聊天记录是真的,但那是几个月前,他俩刚认识的时候,傅蓉嘱托王也照顾诸葛青的对话。那会儿自己还纯良得很,比直角都直,正儿八经地把诸葛青当做生活残疾的朋友照顾,谁知道他照顾着照顾着,自己弯成了一个曲线方程,而且是答案为无解的那种。

  该说些什么?王也思考着,得扯一个比傅蓉与他的聊天记录还要真实的谎言。

  可就在王也绞尽脑汁思考的时候,他的眼前,聊天界面里蹦出一条新消息,发送人是王震球酒吧的服务员小妹,因为每次去酒吧都能见到诸葛青无事撩她,王也想了想也把她拉进了群。

  “怎么一个上午了还在怀疑啊?是真的啦,我今天上班都听到阿青要球哥帮他找情感顾问了。”

  王也的眉头一跳。

  “真的假的?”一个姑娘回复道,“有证据吗你?别是跟这个什么保镖小王一唱一和来哄我们的。”

  “口说无凭,我不信。”又一个回。

  “有证据吗?”

  “五秒后撤回。”

  服务员小妹发上去一段视频,王也点开看了,拍摄的距离有点远,声音也很模糊,但是隐隐约约确实能够听到是诸葛青的声音,具体说得什么他听不清,但是还是被他听到了几个关键词。

  “嗯……好好想想……暂时不谈了……”

  听上去确实如服务员小妹所说,诸葛青要全面取缔撩妹谈对象的行为了。

  群里的小姑娘们再不信,看到这个也没辙了,服务员小妹五秒之后也立即撤回,并勒令群内人员不准发出去,也不准直接去询问诸葛青,否则她的工作就完蛋了。姑娘们只好作罢,隔着屏幕只看文字都感觉到她们发出的阵阵唏嘘。

  王也不唏嘘,他嗤了一声笑起来,一边惊讶诸葛青这么自觉,一边又雀跃于诸葛青的自觉,顿时心情好了大半,趁势在群里又强调了一句。

  “姐姐们现在可以确定我的身份了吧。望各位姐姐与诸葛青保持良好正常的男女关系,主动拒绝这位爷控制不了自己的荷尔蒙而犯下任何可能产生绯闻的行为举止,为诸葛青的成功复出和演艺事业添砖加瓦,献上一份友谊的力量。”

  他想了想,觉得有点不礼貌,又赶紧加上一句。

  “以后有任何我没有做到位的地方,也希望姐姐们不吝赐教。”

  发完这一段,王也选了一个卖萌的表情包送到聊天群里,尽显一副低眉顺眼的态度,让那些活跃在谴责和质问王也第一线的姑娘们也没了脾气,渐渐地不说话了,群里也平静了下去。

  王也转去私聊那位无意助攻的服务员小妹,给她发了一个一万元的红包表达谢意,对面的小姑娘看到这个数目连发了三行问号和两行省略号,迟迟没有收。

  “你就收下吧,这点钱算是感谢你对我工作的支持。如果你老板真的把你开除了,你可以来找我。”

  “呃……行吧……”小姑娘仿佛有点不好意思,收了钱之后又发了一句,“反正都是为了阿青好,没什么的。”

  “嗯,谢谢。如果你看到诸葛先生有什么出格举动,希望还能及时跟我汇报,依然有偿。”

  “尽量,尽量。”

  “谢谢支持。”

  见对面不再回复,王也瞅了一眼群里的情况,一片祥和,便把手机收进了口袋。等到王也看好时间要去接诸葛青了,群里也只有几条加入新人和互相打招呼的消息。

  微信里也没有收到诸葛青发给他的新消息。

  王也皱了皱眉头,戳开诸葛青的微信,给他发了一条消息:“老青,你那边结束了吗?”

  网络没有延迟,而一向秒回的诸葛青过了五分钟也没有动静。

  王也想了想,给诸葛青打了电话,电话很快接通了,但是接听的声音却不属于预想中的人。

  “喂,傻逼快递?”

  “……”王也无语了一会儿,暗骂一声诸葛青还不给他改通讯录备注,一边说,“球老板,我是王也。”

  “哦哦,小王道长!有什么事找我们的小青啊?”

  “也没什么大事……你先让他接一下电话。”

  “恐怕不行,他正在给剧团的演员做指导,没空。”王震球说,“我和他大学时待的剧团,突然几个学弟学妹来找我俩做指导,老青教了一晚上了。”

  “哦……”

  “到底什么事啊,我帮你转达咯。”

  “就是,那个,想问问老青什么时候回来,要不要我去接他……”

  “哎呀这个啊!”王震球的声音忽的高了起来,笑道,“他最近估计都没法回去啦!不仅剧团的小孩儿们要他指导,小青也打算让他们帮他找找拍戏的感觉,可能得在我这里留宿几天。”

  王也想起来诸葛青马上就要开拍的电影,心里有点失落,但也只能作罢,回复道:“行,那就麻烦球老板照顾一下老青了。”

  “嘿,王也……你这话说的好像小青是你的人似的。”

  话筒里能够听到明显的揶揄,王也哽了一下,感觉自己的脸有点烫,握着手机的手都抖了抖,他不知道该回些什么,只能放出两声干笑,说了一句球老板晚安,便挂断了电话。

  没了接诸葛青这一活动,王也也没有了什么能够拒绝睡觉的动力,再次清理了一下聊天群里的消息之后,把手机屏幕一关,睡觉去了。

  因此也没有发现在这之后,群里又来了一位新人。

  “禾姐?你怎么也被拉进来了?”

  

评论(11)
热度(290)

© 卖安利王子丢斯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