屁话联盟忠实成员
lof可以随便点❤和👍

【也青】您的快递已在派件中(35)

快递员王也x小明星诸葛青。 没有任何异能的普通人,ooc,不考究,傻白甜又清汤寡水的谈恋爱故事。最近lof经常刷不出来东西,建议使用合集看更新 ~

老青生日快乐啊,抱歉身体欠佳想不出来新东西给你庆贺,用刚好全是你的更新混一下~

++++++++++

  早上七点,诸葛青是被王也又摇身子又掀被子的强制叫醒措施给从床上拖起来的,迷迷糊糊地洗了漱,刚清醒了片刻就被王也拽着在院子里打了一段太极,然后吃了饭,目送王也去上班,再接着瘫回沙发,抱着手机回复睡后出现的留言。
  
  置顶聊天的傅蓉的消息最为显眼,诸葛青戳开看了一眼,她人未到,却提前了五天帮他把后续的所有行程安排到位,甚至连开拍当日的开机仪式需要的一切事物都帮诸葛青准备妥当。傅蓉可能是熬了一宿,最后一条消息是凌晨三点多发来的,内容是叫诸葛青收敛心神,注意休息,备战五天之后的电影拍摄,敢再通宵泡吧,等着她三天后杀回去兴师问罪。
  
  诸葛青连发三个好,向暴脾气上来真有可能让菜刀变砍刀,让他求饶的经纪人同志发誓绝对调整好状态,身体的一切细胞都在为了拍电影做准备活动。回完了傅蓉,诸葛青稍微扫了一眼剩下的留言,多数是些无足轻重的示好和撩骚,诸葛青随手挑了几个回复,便把手机扔到一边,拿起剧本打算再琢磨琢磨角色。
  
  可是诸葛青并没有看多久,客厅里嗒嗒作响的秒针在过于安静的环境里,居然吵得他集中不了精神。诸葛青咋舌,把手中的剧本抛到桌上,学着王也坐成一个京瘫,窝在沙发上发呆。
  
  发着一个满脑子都是王也的呆。
  
  六天,离开始拍摄还有六天,离诸葛青离开北京前往苏州只剩下六天,离彻底陷入整整三个月都没有王也的日子还有倒数五天。
  
  整整三个月啊。诸葛青想着。三个月,什么都有可能发生。
  
  他想起昨天晚上王也说的话,从王也说完之后,这句话就在诸葛青的脑子里徘徊。
  
  “我这段时间不是工作就是给你当保姆,有机会见什么姑娘吗?”
  
  这话出来的时候,诸葛青其实是愣怔了一瞬的,他傻呆呆地看着王也,如簧的巧舌僵得无法动弹,只能让嘴巴圆起,用喉咙发出一声干巴巴的哦,强行用上演技,让惊慌失措变成得不到八卦的失落。再利用王也的体贴,让这带着说不清楚的困窘气氛在沉默中淡化。
  
  然后全部汇聚到诸葛青的心里。
  
  说者无心,听者尝出了意。
  
  诸葛青忽然意识到嘴上说着要给王也找对象的自己,成了阻碍他脱离单身状况的又一个因素。整整大半年,诸葛青在享受着王也送给他的温柔、关怀和百依百顺,享受到了让这些好意成为深入骨髓的习惯和理所当然的获得。
  
  有王也的付出,有诸葛青的收获,却没有诸葛青的付出,王也的收获。
  
  这不符合诸葛青对待任何一种感情的观念和行为,它破例了,失衡了,让懊悔和后怕席卷了诸葛青的全身。
  
  他在懊悔自己的无知无觉和贪婪,后怕三个月的时间会改变了原有的一切。
  
  诸葛青喜欢他所拥有的现在,所拥有过的半年时光,即便里面有误会,有吵闹,有烦闷,可要让他重来一次,他还是会选择再与王也打打闹闹半年,他甚至希望剩下的大半年,包括远去拍戏的那三个月,自己的身边也能有掐着他的脸骂他又对自己无可奈何的王也。
  
  可这样的占有不正确,也不正常。
  
  非常不正常。诸葛青望着天花板想。王也又不是他的,也未必就真没有其他朋友了,只不过是比起别人以来和自己亲近了一些,显得特殊了一点,他不能因此就……就……
  
  诸葛青想不下去了,有什么东西在阻止他的思路往下走,有什么情绪在抗拒,在拼命把某个似乎要开始发育的念头掐死在幼苗阶段。而这点幼苗生命力却十足顽强,心灵空间这么大,这里不让它长,它就钻进地里,藏起来,把根扎深扎实了,然后等候着司机,冒出任什么东西也无法掐死的树来。
  
  诸葛青是察觉不到它的抗争的,盖在上层的主流理智和思想把它藏得严严实实,在幼苗抗争的时候释放出烦闷和逃避心理,转移他的注意力,让诸葛青腾地一下从沙发上站起来,决定换身衣服去找王震球的麻烦消遣消遣。
  
  时间尚早,王震球的酒吧一般到了下午五点之后才开始营业,第二天早上六点关门。昨天的庆祝会也不知道他们玩到了什么时候,诸葛青翻看了一下朋友圈,发现王震球凌晨两点的时候还发过一张合照,想着结束的时间应该还要再迟一些。
  
  手机右上角显示的时间还在王震球处于睡眠中的时刻,诸葛青不好直接在这个时候去找人,在他的聊天框里留了一句言之后,便又重新看起了剧本。精神集中到王也把水杯拿到他的眼前晃,诸葛青才发现已经到了吃午饭的点。
  
  “你要能天天这么敬业,不出门作妖,傅蓉都不用专门嘱咐我帮她看着你。”王也把饭菜摆到诸葛青的面前,拿着筷子敲诸葛青的碗,“别看剧本了,快吃饭。”
  
  不是我想抱着剧本不撒手。诸葛青瞥了一眼王也,心里咕哝着。是我现在不想看你。
  
  可王也哪里知道诸葛青的心里戏,他见诸葛青还在磨磨蹭蹭,嘴里发出一声嘁,然后非常霸道地把剧本一抽,放到了自己的手边,瞪着诸葛青说:“吃饭!”
  
  诸葛青撅了撅嘴,抱起饭碗的时候,嘟囔了一句:“怎么跟我妈似的。”
  
  “你说啥?”
  
  “啥也没说。”诸葛青夹了一块肉塞王也的碗里,眼睛却只在王也的嘴巴以下飘着,“食不语,别唠叨了,王妈妈。”
  
  “嗨你……成,成,不说话,吃饭。”
  
  诸葛青蒙头咀嚼,咬肌用上了毕生的速度和咬合力,比拍戏时囫囵吞盒饭的速度还快,几下把碗里的饭扒拉进嘴,然后刷得一下站起来,抽出一张湿纸巾抹了两把油乎乎的嘴,便往洗手间里冲。
  
  “你干嘛呢?”王也在后面叫着。
  
  “约会去!”诸葛青瞎想了一个借口,提高的分贝驱散着撒谎的心虚回复着。
  
  “哈?这个时候?”
  
  “我啥时候都有人约!”
  
  外面安静了一会儿,然后又听王也说:“谁啊,是昨天晚上庆祝会上的朋友?”
  
  “嗯……嗯!没错!”
  
  反正王震球也符合王也的问题,诸葛青迟疑了一会儿,就大声的坚定的点了点头,点完发觉人在外面看不见,连忙回应了一句。
  
  外面又没声了,诸葛青有些迷惑,听不见声音想不出王也在做些什么,露出什么表情,心里挠痒痒似的即想探头出去看,又怕被王也发现他在扯谎,只好挪近了门,竖着耳朵捕捉着声响。
  
  “……晚饭还回来吃吗?”王也终于又发出声音了。
  
  “不回来了。”
  
  “行,我也吃完了,你等会儿出来把东西收拾了。”
  
  “哦!”
  
  门外传来一阵丁零当啷的敲击瓷器的脆响,王也正在收拾餐桌;接着是脚步声,王也正在把餐具搬到洗碗池,再是一阵脆响,脚步声,脚步声,停下。
  
  又安静了。
  
  诸葛青屏住了呼吸,王也的影子正在他的眼前,正在洗手间的毛玻璃门上。
  
  “是去……什么地方?要什么时候回来?”王也问着,他的语气有些犹豫,声音被玻璃门盖着,闷闷的挤进诸葛青的耳朵里,“要不要我去接你?”
  
  诸葛青的脑子卡了,他没有想到王也会问这些,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没有想到随便乱扯的慌立即就要圆上。
  
  “哎,我能去哪,你想想我的身份,除了球儿的酒吧还能去哪?”诸葛青努力地演出一股子的轻松,他甚至把牙刷塞进嘴里,进行实物表演,“只是,我不一定什么时候结束……”
  
  “嗯,你到时候给我一条消息就行。别太晚了,小心被傅蓉发现。”
  
  “……我知道了,你赶紧去上班吧!”

  脚步声再次响起,然后是拉开门,关上门,以及快递车的马达启动声。

  王也终于出去了,诸葛青也终于敢推开洗手间走进属于自己的客厅,呼吸了一口满是王也味道的室内空气,他捧着一颗止不住快跳的心,飞速地穿戴完毕,朝着王震球的酒吧跑去。

  酒吧果然没开,但是诸葛青有王震球的电话,还有酒吧后门的钥匙,他从后门窜进来的时候,看见酒保和服务员们已经在进行营业前的准备。一个个打着哈欠,懒洋洋地收拾着,其中一位私交颇深的服务员小妹看见了诸葛青,喊了一句:“阿青,是来找球哥的吗?”

  “嗯,他人呢?还在上面睡觉?”

  “没,他一早就有事出门了。”

  “出门?”

  “是呀,说是有位美女姐姐来找他办事。”

  诸葛青哦了一声,王震球的人缘广,很多时候连他也不知道这人有什么朋友,就从他口中说出的美女姐姐就能够代表上至八十岁的太太下至十七八岁的小姑娘,现在这位美女姐姐他也不知道会是谁。

  “那他有说什么时候回来吗?”诸葛青又问。
  
  “晚上吧,球哥说美女姐姐是圈里的大人物不能怠慢。”

  诸葛青这会儿知道美女姐姐是谁了,圈里的大人物,还不敢怠慢,除了夏禾还能是谁?估计是夏禾找王震球商量怎么秘密把张灵玉接到酒吧里来的事了,可能明天什么时候,他们就能一睹那位神秘的张灵玉的立体真貌。

  “行吧,那我就在这里等他回来。”

  诸葛青找了个沙发坐下,又招了招手,对那回答他的服务员小妹,笑眯眯地说:“我渴了,你能不能帮我倒杯饮料?什么都行,就球儿藏柜里的82年的RIO吧!”

  “哪有这种东西,再说了球哥的藏柜我们可不敢碰,工资得没了!”服务员小妹笑起来,啐了一声,但身上的动作没停,帮诸葛青从柜台开了一罐可乐,加冰块,放到诸葛青的面前,“我们只能拿这个,委屈你一下啦,阿青。”

  “没关系,只要是你倒的,白开水都有甜味儿。”

  诸葛青眨了眨眼睛,给她发射了一个甜甜的wink,可惜人家不收,手背一挥,把一颗粉色爱心扇回原主人身上,小声嘀咕了一句:“阿青你呀,还是收收这个见妹就撩的习惯吧。”

  “嗯?我哪有,看到可爱的姑娘难道不应该赞美吗?”

  服务员小妹翻了白眼,努了努嘴,不接话了,可诸葛青还是看到她的嘴巴飞速张合着,嘀咕了一声:怪不得要有保镖小王的存在呢。

  保镖小王?那是什么?

  诸葛青挑了挑眉,刚想开口问,就听后门一响,王震球回来了。

  “小青儿,你不是说晚上来吗?”王震球眨了眨眼睛,“这么想我啊!”

  “呿,谁想你了,我找你有急事。”

  诸葛青走过去,勾住王震球的脖子,压着声音在他的耳边问。

  “你有认识的情感顾问么?最好自身经验也丰富的那种。”

  “你不就是么?”

  “我没说完,瞎插什么嘴呢。和我不一样的……”

  诸葛青嗫嚅着,舔了舔嘴唇,眼神闪烁。

  “专门咨询同性恋情感问题的那种。”

  

  

 

评论(25)
热度(324)

© 卖安利王子丢斯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