屁话联盟忠实成员
lof可以随便点❤和👍

【也青】您的快递已在派件中(34)

快递员王也x小明星诸葛青。 没有任何异能的普通人,ooc,不考究,傻白甜又清汤寡水的谈恋爱故事。最近lof经常刷不出来东西,建议使用合集看更新 ~

++++++++++

  这场庆祝会很不得了。

  王也扫视了一圈酒吧,看清了酒吧里的人员面孔,暗暗在心中惊讶着诸葛青和王震球的人脉之广。参加庆祝会的男男女女不说在娱乐圈有多少名气,就论他们在文娱产业上的影响力,就足以让他那位热衷于商业运作的二哥兴奋了。

  王也刚从道观里回家的时候,王也的父亲和二哥带着他去过一次交际酒会,人比这次的多,氛围比这次的更加透露着一股子的铜臭味。可惜王也没兴趣,被对自己有热切期盼的家人裹挟着,拎着一个个问好,混脸熟。王也嘻嘻哈哈地应付着,觥筹交错之间,他都没认清楚面前都飘过了谁,只觉得眼花缭乱,香水和酒气熏得人头昏脑涨。

  那次酒会算是白让王也参加了,一个能够让他平步青云的商业伙伴预备役的脸都没记住,反而更加坚定了他不要在家留着的决心。

  再接着,王也以要么回道观,要么让他另寻工作的威逼利诱,让他爹介绍自己到了哪都通,除却没舍得剪掉的长头发之外,到底还是成了一位普普通通的快递员。

  可惜,王也没有记住人,不代表别人没记住他。

  带着小姐妹朝他过来搭讪的那位女媒体人就是这个例外。

  她似乎藏头露尾的把王也的身份同身边的两个姐妹说了,闹得两位姑娘缠着王也问东问西,刚开始还是规规矩矩地用诸葛青开头,后面越发的跑偏,什么年龄,什么星座,什么婚恋情况,通通成了他们谈话之间的话题。唯一话少又笑着的只有那位女媒体人了,不愧是搞媒体工作的资深人员,知道怎么引导话题,抛出的问题全是只能接上是或否的回答,简简单单的两个字里却蕴含着不知道多少信息。

  王也立即就知道这个人在套话了,他烦得很,又不愿在诸葛青的庆祝会上拉下脸,只好费了劲周旋。拉了诸葛青来解决问题,见话题已经转开了去,王也刚松了一口气,就见诸葛青要被人勾走了,烦躁和醋意交织,王也想也不想吞了一杯子的果汁下肚,用了个续杯的蹩脚理由把人急冲冲地扯走。

  连走带跑的速度,颠得王也的胃一阵难受,偏生诸葛青毫不知真意,说的话直得让他心酸,却还要假装出调笑,不让面前的人发现。可他还是控制不住诸葛青向外疯狂发散的魅力,独占的时间还不到半个小时,这人又成了另一圈人里需要的中心,乐呵呵地被带开了身边。

  能怎么办呢?除了在边上无聊地喝果汁,应付奇怪的搭讪和盯着诸葛青看之外,王也想不出来还能做些什么。

  他来这酒会纯粹的就是因为诸葛青,其他的什么人啊事啊,王也不想理会,也不愿意去理会。

  所以当那位锲而不舍的女媒体人又凑上来的时候,王也的眉头拧起,不耐烦露骨的写在皱起来的每一道褶子里。做媒体的,察言观色的能力一向尚佳,不动如山的厚脸皮能力更是如上一层,她发现了王也的不悦,但她不在乎,我行我素地亮出微信,要王也给她一个机会。

  王也知道她想做什么,说白了就是想要采访自己,用中海王家老幺的如今快递员身份做噱头,王也不随他的意,硬生生地把她的邀请扭成了男女之间的搭讪。

  可惜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女媒体人一点没有意外,也没有尴尬,只是笑起来,说:“哈哈,我不是这个意思。不过嘛,听到你已经有意中人了,还是想说一句可惜。但是联系方式先留着吧,如果有工作方面的事,有机会也想合作合作。”

  “好吧。”

  人都说道这个份上,王也没有理由拒绝,只好扫了她的微信二维码——动作如此,但王也留了一手,被隐藏的拍照声帮他应付了过去,又客套了几句,把这位麻烦的女人送走了。

  结果一转身,就看见一个诸葛青站在不远处,笑眯眯地看着他,眼皮子露了一条缝,漏出来的眼珠子里全是揶揄与兴奋。

  王也心里咯噔了一声,乱了,满脑子全是诸葛青到底听到了多少的猜测。但他猜来猜去,也能想象到诸葛青听到了什么。

  至少,他肯定把那一句看着像是借口的真话听进了灵敏的、不放过任何一点八卦的耳朵里。

  “嗯哼?已经有喜欢的人?真的假的?”诸葛青搁下了酒杯,凑近了王也,哼出来的鼻音里都是好奇,“那个人是谁?什么时候喜欢上的?是我认识的人么?是个什么样的人?”

  王也吞了吞唾沫,诸葛青离他太近,一双漂亮的眼睛里带着闪耀的光直直地望进他的心间里,倘若不是当道士的那点修为,王也的嘴要比他的脑子还快,早早把一切心思给透露了出去。

  他很想把面前的人提出来的问题一个个回答过去:真的,那人就是你,不知道什么时候喜欢上的,你不仅认识还熟得很,是一个非常幼稚、非常让人不省心却又非常好的人。

  可是王也不敢说,暗恋让他提不起这个胆子,同样的性别吞噬了他的胆子,却残存了一点克制力,让王也放出一个干笑,用一股子无奈又哭笑不得的语气说:“想啥呢,我这就是一个借口。”

  “真是借口?”

  “不然呢?我这段时间不是工作就是给你当保姆,有机会见什么姑娘吗?”

  “哦……”

  诸葛青似乎有点失望,不说话了。也不知道是他的脑子里想到了什么,还是王也刚才那句话说错了什么,王也感觉到诸葛青的兴致跟被打破的气球似的,嘭得一下散了个干净,连带着他整个人都垂了下去,趴在吧台上望面前的酒杯,眼睛虽然眨着,可从眼睫毛到嘴角都透露着蔫劲。

  “咋了你?”

  “没啥,就是想到要离开家三个月,有点不舍……”

  “工作嘛,你就当出次差,反正你家又不会跑。”

  “我不是这个意思,”诸葛青张了张嘴想说什么,最后还是没说,反而白了一眼王也,说,“算了,懒得细说,钢铁直男不懂我的心。”

  “我去……”王也又好气又无奈,很想冲着诸葛青骂一句老子早就因为你不是直男了,只不过话到了嘴边,也变成了一句干巴巴的吐槽,“不说算了,什么人啊,说话还不说完,你难受死我吧你。”

  诸葛青嘿嘿笑起来,举起酒杯向王也索要了一个碰杯,一个喝果汁,一个喝酒,喝果汁的看着一口闷了酒的人叹了一声,跟着一杯子全吞了肚,和之前那批还未消化完毕的果汁一起在胃里打打闹闹。王也没把难受显示在脸上,只是严肃着脸,硬生生地把果汁喝出了一股为好友践行的豪迈。

  酒保很有眼力,立即帮他们续上了半杯,诸葛青还想喝,王也止住了,把自己的果汁调了过去,劝人少喝点,诸葛青乖乖地应了,动作有些迟缓迷糊,王也刚想着这家伙不会是困了吧,就看诸葛青打了一个哈欠。

  “困了?”

  “有点,你也知道我之前为了追那个姑娘把作息调回之前那样了。”

  “刚好也十一点了,要不咱们……”

  “青!你在这里啊,我找了你好久。”一个姑娘跑了过来,黏上诸葛青的胳膊,“球儿找来的摇滚乐队要开始唱了,咱们一块去跳舞吧!”

  那股弥散在诸葛青周围的颓气瞬间散了,他直起背,搁下酒杯,笑着,嘴巴一张就要答应。

  “抱歉啊这位姐姐,老青他去不了。”

  诸葛青和姑娘同时看向王也,两双眼睛里全是迷茫。

  “为什么呀?”姑娘问。

  为什么?因为我不让!

  王也咬着后槽牙,深吸了一口气,没把这句话说出去,却拽回了诸葛青的手臂,说:“因为老青的睡觉时间到了。”

  “这算什么理由?”

  姑娘不悦了,瞪着王也,缠着诸葛青的手更紧了。

  王也扫了一眼,没看她,反而看向诸葛青,说:“没过几天傅蓉就要回来了。”

  你不怕她发现你又泡吧熬夜吗?

  诸葛青早一步把王也隐藏的这句话想到了脑子里,他的警铃大作,反应比王也想象的还干脆,露出一个歉意的笑,说:“抱歉,我马上就要开始拍戏了,我的经纪人……”

  话说到这个份上,再不认就显得不识好歹了,姑娘只好讪讪地放了诸葛青,独自离开了。

  而王也因为扯谎心虚而砰砰作响的心脏还没停下来,诸葛青就已经勾上王也的脖子,贴近了他的耳朵,说:“够哥们啊老王,我去,要不是你提醒我,我都忘记傅蓉马上要回来管我了。”

  “不客气。”

  王也瞥了诸葛青一眼,他还在那里拍着胸口后怕的长吁短叹,一边跟还在庆祝会中玩乐的朋友们挥手道别,完了又跟自己道着谢,坦坦荡荡的丝毫没有注意到一点王也的异样。

  王也松了一口气,提起精神回归那副“兄弟好,损两口”的调侃嘴脸,跟着诸葛青回了家。

  诸葛青玩也玩了,闹也闹了,酒喝了也不少,酝酿的困意顷刻间把他推到了床上。草草和王也道了一声晚安就回房间睡去了。王也嗯了一声当做回应,然后慢吞吞地洗漱,拖出搁在客厅里的睡袋,钻进去之后闭着眼睛,却是辗转反侧睡不着觉。

  一场满脑子都是诸葛青的失眠。

  王也恼烦地啧了一声,干脆也不睡了,站起来看了眼时间,凌晨三点,无论是那里都是一片沉睡的安静。他呆立了一会儿,想着去一趟厨房弄点热牛奶助眠,可手脚却止不住的一拐,然后便一步跟着一步向诸葛青的房间走了过去。

  房门没有关紧,王也轻手轻脚地打开了一条缝,黑暗之中只有充着电的手机还在亮着小红灯,诸葛青的脸蛋躲避光源地侧在另一边,胸口一起一伏地睡着。

  没做什么犹豫,王也已经能够掌握不会吵醒诸葛青睡眠的力道,走进去要帮他把手机翻面,用桌子盖住亮光,可就在他的手指碰上手机的时候,屏幕亮了。

  一条未读的微信消息。

  “晚安啦青,么么哒。”

  备注名是一位也搭讪过他的姑娘。

  王也默默地把手机放了回去,退出诸葛青的房间,回到客厅,拿出了自己的手机,找到被搭讪时拍下的微信二维码。然后改了自己的昵称,又噼里啪啦地打了一串字在加友备注上。

       他看着那一段话,眼睛一眨不眨。王也觉得自己疯了,不要命了,现在做的事迟早会被发现,他几乎都能够想象出诸葛青怒不可遏的脸。可手指在发去了加友申请的确认键上只迟疑了片刻,便重重地按下了确定。

  “你好,我是受诸葛青经纪人的委托,负责管理他感情状况的小王。”

  

评论(24)
热度(302)

© 卖安利王子丢斯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