屁话联盟忠实成员
lof可以随便点❤和👍

【也青】您的快递正在派件中(33)

快递员王也x小明星诸葛青。 没有任何异能的普通人,ooc,不考究,傻白甜又清汤寡水的谈恋爱故事。最近lof经常刷不出来东西,建议使用合集看更新 ~

++++++++++

  王震球当真给诸葛青办了一个非常盛大的庆祝典礼,专门关了一晚上的营业时间,只请了他和诸葛青共同的好友,挂了横幅,挂了彩带,甚至还有锦旗,通通写着一行字:

  热烈庆祝无业啃老青年诸葛青同志终于找到了工作。

  诸葛青无语了,说:“混球儿你怎么不再搞个红毯让我走走呢?”

  “是个好主意,你等着啊小青,我现在就出门给你买红毯。”

  “你给我滚回来。”

  朋友们哄堂大笑,就连刚进来见着一批陌生人有些拘谨的王也也笑了起来,两肩一松,背坨得更显懒散了。

  诸葛青松了一口气,带王也来之前他其实有点担心王也会因为无法融入而显得与这场聚会格格不入,好在王也似乎并非不适应这样的场景,只不过行为反应没有他们这群经常需要社交的人那般如鱼得水罢了。这些朋友大多都是他和王震球从大学就开始认识的好友,有圈内的也有圈外的,都可以算是可以互相吐槽娱乐圈乱七八糟的八卦,也不会担心被捅刀子的交情。

  他们对于王也的出现也略有些诧异,听诸葛青稍微介绍了之后,好奇占了上风,又见王也那股子不像是个普通快递员的模样,外加一股地道的京腔和诙谐的谈吐,不出片刻就把王也纳入了可以试着交往的朋友预备役。嬉嬉笑笑地就纷纷和王也搭起话来,王也应付得也还算自如,手里的一杯果汁因为说话直接没时间喝,诸葛青观察了一会儿,还是那个高度。

  可惜了作为经纪人的傅蓉因为还要与剧组方详谈各种合作事宜没有办法及时过来,他们两个就打算单独小办一场做庆祝,反正诸葛青去拍戏,傅蓉也得随时跟着,这庆祝起来总有种恭喜自己的工作又多了一倍的酸楚和荒唐感。傅蓉想了想,还是决定再加上一个王也,算是辛苦他帮自己照顾诸葛青这么久,也算是一场践行宴,毕竟等签了合同,诸葛青和傅蓉就要远赴苏州,没法回家的呆上三个月了。

  诸葛青好坏话说上一堆,非要拉着不喜欢来酒吧的王也参加这次庆祝晚会,又特别嘱托王震球办个非常正经的,没有任何暧昧氛围和拼酒气息的庆祝晚会,就是为了让王也能来。

  三个月啊,过了今晚的酒会,一周后的践行宴,就意味着他要迎来没有王也,没有美味的饭菜,没有人陪他看电影吃零食,没有人听他说废话,只有工作和乱七八糟的片场社交的悲惨三个月。

  诸葛青越想越悲凉,越想越惨,越觉得要珍惜有王也陪伴的这一点时间,所以这场庆祝会就算是耍赖,就算是要把人敲晕了拖过去,也绝对不能让王也错过。

  还好王也只是犹豫了一会儿,在诸葛青又哄又劝之下,爽快地答应了。

  “怎么,还看着你家老王同志呢?”王震球推了一杯鸡尾酒给诸葛青,“这么喜欢怎么不去告白啊?”

  “去去去,我们两个不是这关系。比雪花纯生还纯的兄弟情好嘛?”诸葛青白了王震球一眼,“别用你那点污浊的内心玷污我和老王的友情。”

  “那你一直看着人家干什么?太暧昧了吧小同志。”

  “我这是害怕他老人家不擅于酒吧交际,不过还好,他的反应倒还算是游刃有余。”

  王震球顺着诸葛青的目光看过去,看见王也确实有说有笑地应付着来自各行各业的朋友,又瞥了一眼诸葛青,脸上全是一股子的自豪,禁不住怪笑一声:“哦豁——”

  “好好说话,别阴阳怪气。”

  “我没有。哦,对了,夏禾这两天刚好有通告来不了,她打算过两天带着张灵玉专门找你一趟。”

  “我知道,她跟我说了,到时候劳烦你做好安保工作啊球儿,你也知道她的情况。”

  “还带老王吗?”

  “带他干嘛?”诸葛青疑惑,“夏禾的事跟他又没有关系。”

  王震球挑了挑眉,给他一个高深莫测的微笑,嘴巴却突然朝一个方向努了努,说:“你不过去救救吗?王也被姑娘包围了,其中还有一位是你前两天一起玩的那位吧。”

  诸葛青看过去,就见着几个窈窕少女围着王也劝酒,而王也显然有些招架不住,脸上的干笑和窘迫隔着十几米都能看见。他的眼神飘忽,不敢跟少女们对视,找了一圈发现诸葛青之后,立即使起了眼神,眨眼中都透着两个字:救命!

  说这场景不好笑是不可能的,诸葛青忍俊不禁,又叹了一声气,朝着王震球咕哝了一声:“哎,你说这人怎么没受一点我的熏陶,稍微热情一点就没辙了。”

  王震球笑,不说话,也不必说话,因为诸葛青早就端着酒走了过去,他说什么这个满心都是拯救王也的人也听不进去了。

  “老青!”

  人离目的地还有五六步,王也就早早喊了起来,脸上的放松从眉毛展露到嘴角,跟见了救星似的,拨开面前的姑娘们就迎上了诸葛青,缩短了距离在人面前细声细语地抱怨:“好家伙,你总是来了,你要再不来,我可就要招架不过来了。这几个姐姐真是太主动直接了,唉!”

  诸葛青带着他往前,一边笑眯眯地在王也耳边说:“你就怂死了吧你,她们几个可是很懂分寸的姑娘,这都对付不来。”

  “娱乐圈的姑娘们都这样么?”

  “什么刻板印象,左边那边是高级化妆师,右边那几位是影视文化公司的,没一个是正儿八经混娱乐圈做明星的好不?”

  “我管呢,反正我对付不来,你上你上。”

  诸葛青瞥了一眼王也,觉得这人当真是没救,几个优质的姑娘还对他保持着高度兴趣,他已经早早的打退堂鼓了,就这样还想找到对象?没戏。只不过诸葛青也是帮着王也应付,带着人凑到姑娘堆里一一介绍了一下,把先前王也造成的糟糕开场挽成友好会面。

  姑娘们看这场庆祝会的正主来了,闹王也的兴趣立即转移了大部分到诸葛青的身上,一句接着一句问诸葛青有关拍摄工作的事,有位新闻界的朋友直接预约了一个去片场采访的头号位子,那位高级化妆师调笑着问诸葛青需不需要带她过去,只要诸葛青撒娇一下,绝对推了其他工作,专门过去给他做妆。

  都是老友了,什么是真话,什么是玩笑话,诸葛青门儿清,回复的话里也是真情一半调侃一半,只是说话间,余光还是留给了王也一部分。就见这人端着盛了半杯特调果汁的高脚杯,也不喝,有一下没一下地晃着,姑娘们的注意力都在自己的身上了,他就乐得清闲地站在离了一两步距离的边上,微微弯着一双眼睛看着这边,看着自己。

  诸葛青说不清王也是不是真的在看着他,只是觉得这人的眼睛在一片昏暗之中亮得像城市夜空里的那一两颗星星,层层雾霾,层层光线污染,也没能遮住它的光的独苗恒星。

  亮得诸葛青窜起一点自恋,觉得王也就是在看着他,看得他心绪纷乱,看得他快要不好意思了。

  “青,你还记得咱们昨天的约定吗?”昨天与他蹦迪到深夜的少女热切地要勾上诸葛青的胳膊,把他飘忽的思绪勾到了正道,“你今天可要把……”

  “欸,老青,你知道去找谁续杯么?”

  王也忽然凑过来,晃着手里空荡荡的高脚杯,扯过诸葛青的胳膊问道。

  “找服务员啊。话说你怎么这么快就喝完了?刚才不还有那么多么?”

  诸葛青四周扫了一眼,酒吧服务员到处转悠着,一时之间竟然找不到距他们近的,只好跟拽着他外半边胳膊的姑娘道了一句抱歉,带着王也找王震球。王震球待着的正好是调酒师在的吧台,虽说这会儿不在,但是吧台上的调酒师还是给王也好好续了一杯果汁。王也抿了一口,又开始像先前那样有一下没一下的晃杯子,就是不喝,跟观赏酒杯里的水晃动形成的水流一样看着。

  “你不渴续什么杯。”诸葛青忍不住说了,“还打断我和小姐姐调情。”

  “我现在不渴,等会儿也会渴啊。刚才我可没少和你的朋友们周旋呢,感觉快这大半年说的话都没今晚多。”王也叹了一口气,眉头拧着,愁得很。

  那刚才那会儿怎么不喝水?

  诸葛青的心里转着这个问题,却没有把它问出口,他觉得王也在隐瞒什么,而这话问出去就是在逼他把隐瞒地东西掏到他的面前看。

  这不道德。诸葛青抿了一口酒。朋友之间也该有隐私。

  可惜先前的姑娘已经不知道遛到哪里去了,他只好先陪着王也闲聊。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王也忽然拉着诸葛青问起了酒吧装潢,问起了剧本情节,问起了醒酒药的牌子种类,跟没话找话似的,一有对话之间的停顿,王也就会突然爆出一个非常不符合他平时态度的问题。

  太奇怪了。诸葛青不明白。王也今天到底怎么了?

  可就算这样,也抗不住其他朋友对诸葛青的热情,没稍一会儿,他就被硬拉去了另一个朋友堆里,嬉笑怒骂地跟他们说闹着。王也被丢在了一边,四周皆是一片空落,没有人找他的时候他就独自玩着杯子,有人找他的时候就说上两三句话,然后人散,再次落入独自晃动杯子的孤寂里。

  诸葛青有点担心,他想着王也是不是在硬撑,是不是在硬逼着自己融入这股氛围里。犹豫了片刻,诸葛青还是用了点托词——比如偷偷摸摸地喝干了酒杯里的酒,用要续杯的理由拨开朋友,朝着王也那边走去。

  “王也……没想到你和诸葛青也是朋友。”

  诸葛青顿住,他看见一位姑娘向王也搭讪,他认识她,是刚才就在好奇王也的那位新闻界友人。

  “嗨,都是机缘巧合。再说老青他见多识广,人缘这么好的,您这样优秀的女性不也和他很谈得来吗?”

  “我确实认识他几年了,但是我对你更感兴趣。这是我的微信,有兴致的话私下见一面。”

  哎哟,没想到她居然看上了王也!诸葛青笑了起来,他走向王也的脚步跨大了,因为按照王也这性格,八成不知道怎么解决,所以他得赶紧上去帮个忙。

  “呃……对不起,我有喜欢的人了。”

  诸葛青停住了。

  

评论(14)
热度(333)

© 卖安利王子丢斯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