屁话联盟忠实成员
lof可以随便点❤和👍

【也青】您的快递正在派件中(32)

快递员王也x小明星诸葛青。 没有任何异能的普通人,ooc,不考究,傻白甜又清汤寡水的谈恋爱故事。最近lof经常刷不出来东西,建议使用合集看更新 ~

++++++++++

  家里的无线网穿墙能力特别强,微信提示来新消息来的准时,立即就把一晚上没睡着的王也给亮睁开了眼。他犹豫了一会儿,还是伸手把手机拿了过来,看到那张照片的时候王也皱了皱眉,关掉屏幕躺回床里的时候心里发出一声叹。

  说心中毫无波动那是不可能的,王也能够明显的感觉到一瞬之间便已经生成的嫉妒和酸楚,两种陌生的感觉袭击到自己的心上时,王也除了发出一声无可奈何的叹之外,似乎也做不了什么其他的事。

  我是真的喜欢上这个人精了啊。

  王也无不心酸地想。

  我怎么他妈的就这么弯了呢?

  王也又无不愤恼地想。

  这个问题出来之前没有答案,出来之后,靠着强大的心理暗示一般的东西,回溯着过往的思维擅自的、不受控制地把那些曾经觉得正常无比的动作、想法、话语全都套上了一层暧昧。他们靠着这种方式告诉王也,看啊,你早就已经在乎他了,从第一次见面开始,在成为朋友之前,这颗沉寂了二十六年的心就已经被这个人的笑撬动了一度。

  然后慢慢的,像个被轻轻晃动的怀表,靠着来自于爱意的惯性,一下又一下地在胸腔里摇摆。

  而诸葛青,扭动了发条的是他,拎着挂绳晃悠怀表的也是他。

  王也从没有喜欢过人,这种感觉太陌生,陌生得他整整一个晚上睡不着觉。他忽然想起那场以为诸葛青是同性恋还给他找对象的误会,又想想现在,苦笑不由得浮到了他的嘴角:误会成了真,只是主角倒了个转。

  真是命运作弄人啊。王也想起当道士的时候,师傅对他说的话。那个时候王也即信命,又不信。当师傅把他驱下山时那一句尘缘未尽的理由,让这一份不信伴随着疑惑和愤懑多了一些砝码。可想请自己喜欢上了个人,喜欢上了个意料之外的人时,另一边的信也跟着增加了砝码,与它对面的不信,晃晃荡荡地平成了一条线。

  与王也相熟的人都觉得他做事果断,不钻牛角尖也不迷茫,总是顺着自己的想法来。但是他们不知道,绝大多数的时候,替王也做决定都不是他的思想,而是由比大脑更快的深藏在身体肌肉各处的条件反射与下意识。这是人的第一反应,有好处有坏处,而王也发现很多时候这个反应给他带来的是好处,他也就顺着这反应去了。

  至于反应结束之后怎么办,那就靠自己的脑子去调节咯。

  快递师傅看得透,说他真是个狠人,做事不给自己留后悔的余地。道士师傅和稀泥,说这都是命啊小也子,无论脑子是不是先一步行动,那都是已经定下了的命运,改不了就得顺从。

  王也还在选个良辰吉日去顺从命运的时候,被感情渗透的身体又一次早一步替他做出了选择。

  清冽的晨风吹着王也的冲锋衣,作响的声音掩盖住嘴里发出的几声苦笑,当啷作响的钥匙帮他打开了诸葛青家的铁大门。

  四合院里静悄悄的,清晨六点多的时间,凌晨一点半还给他发微信的诸葛青肯定还在睡觉。王也进屋脱了走一步就会发出响声的冲锋衣,放下早餐之后小心翼翼地往诸葛青的屋里走,刚开了一条门缝,就看见埋葬在被子里的诸葛青。

  床中央是诸葛青鼓起的蛹,角落里还有脱下来的衣服,王也不用凑近了就可以闻到飘散出来的酒味和烟味,还有淡淡的香水味。诸葛青不抽烟,香水喷得也不重,一晚上过去铁定留不下味道,残留的香味只能是来自昨夜合照里的姑娘。

  王也啧了一声,先是把衣服挂手臂上了,又把盖在诸葛青脑门上的被子掀了,窗户没开,头还蒙在被窝里,睡得这人一张白皙的脸透着两腮子的红。

  “也不怕憋死。”

  他嘴上嫌弃地咕哝了一句,手却情不自禁地碰上诸葛青的脸。忘记了温度差的一碰,吹过凉风的手背与热腾腾的脸颊一撞,撞得陷在睡梦中的人一个激灵,平坦的眉头一皱,吓得王也僵直了身。

  而伟大的条件反射先一步做出了掩盖行为——拍了拍诸葛青的脸——王也顿了一瞬,思维立即破罐破摔地跟上,笑呵呵地说着:“起床了诸葛青,打太极晨练了。”

  诸葛青动了一下,像只被惊动的虾蜷动着身体,闷闷地道:“再睡一会儿……”

  “别睡了,你这一会儿能睡到下午去。”

  “嗯……”

  “嗯啥啊,快起——”

  王也还没来记得把话说完,诸葛青藏在身体下面的胳膊兀地伸了出来,准确无误地勾到王也的脖子,再接着天旋地转,王也哐当一下倒进了诸葛青的床上。

  “就一会儿……”诸葛青抱着王也的脑袋,把下巴搁在上面,意识朦胧地朝着耳朵所在的方向嘟囔着,“一会儿……”

  王也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不单单是因为诸葛青的胳膊卡着自己的脖子,还因为这与诸葛青的胸口就贴着一个耳朵的距离。

  这姿势王也见过,在他的老母亲爱看的台湾偶像恋爱剧里,标准的男主对女主耍流氓兼虏获芳心的动作,可以继意外摔倒并接吻之后评为最撩人最烂俗并最让少女观众们尖叫的行为。

  诸葛青不亏是个撩妹国手。

  攒着拳头进行深呼吸的王也想着。

  谁能抗得住他这么一撩?姑娘们不能,他也不能。

  诸葛青离王也实在太近了,喷着气的鼻就在王也的头顶上,抿着的唇就在王也的头发里,杂乱的青发飘在王也的脸上,冷白的手腕就在王也的耳边。这叫王也怎么能够不心动,如果诸葛青不是还睡着,他一睁眼,一低头,就可以看见王也红到耳尖的脸。

  这还是张单人床,王也倒了一半的身在诸葛青的怀中,撑了一半的身在床边的衣柜,坚强地与一松懈就可以把他和诸葛青一起拉到地上的地心引力做斗争。但是两个一米八的身形叠在一起,王也咬着牙撑了一会就不得不讨饶了。这会儿要是诸葛青临时醒来,他还可以有个理由来解释自己红起来的脸。

  可是诸葛青没醒,他睡得非常香甜,全然没发现身边的王也的危机,也许连王也就在他怀里抱着也不知道。

  总有一个人抗不住,首当其中就是清醒着的王也。

  操。王也骂了一句,他感觉再死撑下去他的半边身体就要废了,断手断脚虽不至于,麻痹上一天还是足以的。这可不是什么好的请假理由,他说不出口,也没有人会信。

  所以王也转身,侧过来,竖立起身体,把诸葛青的胳膊掉落到腰侧,面对着诸葛青的胸口,距离不比先前近,可就一个鼻尖远的长度却比刚才那会儿还要让他心跳加速。

  王也抬眼望上去,看到诸葛青睡得香甜到都快流哈喇子的脸,然后又把眼睛收了回来,闭上,偷偷地用那只没有被身子压住的胳膊——

  搂了一下诸葛青。

  他默念了一句诸葛青,刚好和倒数三声一样的速度,手臂就把这个动作取消了。

  接着王也刺溜一下爬了起来,动作幅度特别大,可以让衣服与被子摩擦出吵人的分贝,成功地让诸葛青的眉头狠扭了几下,蹭得一下睁开了眼,咬牙切齿地盯着王也说:“我、要、睡、觉!”

  “没说不让你睡啊。”王也嘿嘿一笑,掀了诸葛青的被子:“吃了早饭再睡!”

  诸葛青起来了,凶巴巴地起了床,再气冲冲地吃了饭,最后骂咧咧地送王也去上班,然后关了门,留下王也一个人笑嘻嘻地发动了快递车,朝着公司骑去。

  王也想着诸葛青的生气三连,笑得表情都控制不住,同事摸着鸡皮疙瘩问他是不是春天来了,他想了想,没点头也没摇头,只是露出另一种笑:“当然来了,”他拿着手机给同事看日历,“这都快立夏了,哥。”

  同事瞥了他一眼,知道他不愿意明说,呿了一声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了,让王也一个人乐到了中午,乐到了站在诸葛青家门口才收敛了一下嘴角。

  他估摸着按照早上把诸葛青弄醒的时间加上他的睡觉时间,这个时候可能没醒,这人说要再睡,最早也得睡到下午一点。于是王也静悄悄地拉开门,刚敞开了视角,就看到诸葛青坐在沙发上,桌前摆着一排小册子和本子,手里还拿着一本,正认真地看着。

  那本子王也认识,是先前诸葛青就在琢磨地剧本,没想到诸葛青居然洗心革面,在家里专心工作,王也着实有些惊讶。

  “看剧本?”他问,“之前的那个?”

  “嗯,即是也不是,先前的只是一小段用来试镜的剧情,现在看得是整个剧本。”

  “哦……”王也愣了一下,“等一下,你这是……被选上了?男主?”

  问题刚出,诸葛青露出一个笑,不言而喻。

  “我去!牛逼啊老青!可以啊你!”惊喜啊,王也当真地惊喜,他简直比诸葛青本人都要开心,“怎么样,剧本看完了吗?是你喜欢的类型么?”

  “那必须啊,我看上的怎么会有错。”

  “哎哟我操,你终于有戏演了啊,太不容易了!”

  “欸,你这话什么意思,说得我好像是个没人要的十八线演员似的。”

  “去你的,我当然不是这个意思。算了,我说不明白,为了恭喜你,咱们晚上去下个馆子啊!”

  “下馆子算什么庆祝,去球儿的酒吧,他都已经帮我备好了一切庆祝活动了,绝对让你也过瘾。”

  “酒……”

  王也的笑猛地僵在了脸上,怵然消褪成了不乐意,转身就要往厨房里走。诸葛青哎哎叫着,站起来拉住王也的胳膊,又是笑又是无奈地说:“绝对不会有什么奇怪的活动,也不会有奇怪的酒,还不熬夜,就举行到十一点,咱们准时结束,准时回家睡觉,这还不行么?”

  “你保证?”

  “保证保证!我发毒誓!”诸葛青一手指天,拍着胸口,“如果做不到,我就永远交不到女朋友!”

  还真是个毒誓啊。

  王也被他逗笑了,都这么真诚了,哪有不去的道理。

  再说了,面前这个人发誓的样子太可爱,发出来的誓言太博听者的喜欢。即便发誓者根本没有那么多弯弯绕绕在里头,听者也忍不住在心里暗喜。

  “行,我去。”

  

评论(17)
热度(334)

© 卖安利王子丢斯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