屁话联盟忠实成员
lof可以随便点❤和👍

【也青】您的快递已在派件中(31)

快递员王也x小明星诸葛青。 没有任何异能的普通人,ooc,不考究,傻白甜又清汤寡水的谈恋爱故事。 

++++++++++

  诸葛青做事一向目标明确,当他喜欢上一个人的时候,他定是会全心全意都在那位青选之子的身上,追人的时候崇尚主动出击,看准时机立即拿下。再加上这张引以为傲的脸和深知女人心的情商,被他喜欢上的姑娘只需要伸出一只手,任凭你们之间距离多远,不出几秒诸葛青准会出现在你的面前,牵起手的同时,俯身吻上你的嘴唇。

  这就是诸葛青的恋爱方式,果断、直接、快速,不论是在确认恋情的时期,还是在分道扬镳的时刻。

  所以当他信心满满地去找密切追求了一周多的准女朋友,把那“准”字彻底变没,脑子里甚至已经描绘出了哪个时间哪个餐厅,把一盆热腾腾的狗粮盛到王也的面前时,却万万没有想到这位可爱美丽的准女朋友回复给他的不是一个好,也不是一个点头。

  “我也喜欢你。你很帅气,温柔,心地善良,真正交往之后肯定也是一个对感情很负责的人。说实在你比我见过的所有男生都要优秀,比追过我的,我喜欢过的人都要值得我去喜欢。””漂亮又体贴的女孩说着,一个略微有些苦涩的笑容挂在她的嘴边,“但是……我没有那个自信和强大的心脏去和你一起面对那些虚虚实实的舆论。”

  诸葛青握在咖啡杯上的手指颤了一下。

  “我想了很久,诸葛青。之前我并不是十分了解你的来历,当我发现自己喜欢上你了之后,你的过去,你演过的戏,你参加过的采访,你合作过的商业活动……我实在忍不住将它们一个接着一个看了过去,还关注了你的粉丝团,看到了他们对你的期望,对你的热爱,对你的妄想……抱歉,其实我不用在乎这些,但是我还是忍不住去在意,在脑子里翻来覆去地想。”女孩哽咽着,语无伦次地说着,“你是明星,我是普通人,诸葛青。以你的能力,你的背景,就算不喜欢你的人和媒体再怎么嘲弄你被降成十八线明星,我也相信你总有一天会大红大紫的。到了那个时候……”

  女孩没有说下去,诸葛青握向她的手,让她噤了声,望向诸葛青依旧笑着的脸。

  “对不起,让你承受了这么大的压力。”诸葛青抹掉女孩悬而未落的泪,“我们来聊点轻松的,比如……猜猜看混球儿做的犯罪鸡尾酒什么时候才会把他送进监狱?”

  女孩噗嗤一下笑了出来,诸葛青顺势放开了她的手,微笑着和往常一样损着王震球这个混蛋,像往常一样到了时间送她回家。

  “诸葛青!”

  女孩在他转身要离开的时候喊了一声,诸葛青转回去望向,藏在胸腔里的心脏兀地一跃。

  “我会继续喜欢你的,以粉丝的方式。”

  诸葛青微微一笑。

  “谢谢。”

  女孩身影隐入了昏暗的楼道。

  诸葛青站了一会儿,小区四周的绿化做的密集,就他站着的位子两旁便是两株银杏,再往两侧去还有一排灌木和几株雏菊,可他只觉得自己站在一个空荡荡的舞台,台下坐席上千却无人。

  失恋了啊……

  诸葛青想,真是好久没有感受过这种胸腔空了一半的感觉了。

  他不是没有失恋过,也不是没有遭遇过表白失败,只是这一次给诸葛青带来的冲击和感受实在太不一样了。这个女孩让诸葛青忽然意识到了一个他迟迟没有放在心上的现实:明星与普通人之间的鸿沟。

  也不能说全然没有意识到,诸葛青交往过形形色色的人,见过各种各样的人,就连自己的前任们,不也是各不相同,各有各的家庭背景和职业身份。却没有人向他如此赤裸裸地提醒着他与他们之间的不一样,他们知道他是明星,脸上多的是激动和自豪,虚荣心强一点的还有骄傲和炫耀,有谁会那么认真的考虑过身份差异会带来的影响呢?

  他们中的很多人似乎巴不得让所有人知道:看啊,我有一个如日中天的明星朋友;看啊,我有一个粉丝过百万却独宠我一个的明星男友。

  所以这个女孩不一样,所以她能让诸葛青一眼就心心念念上,只有她是在单单纯纯地把诸葛青放在只用喜欢和爱组建而成的心尖上,认认真真地考虑着他们两个的感情,思索着他们两个未来的人生轨迹能不能合成一条轨道。她对诸葛青的情谊,是诸葛青梦寐以求的那一种真挚,却沉重得把她自己压垮了。

  诸葛青冒出一个念头,如果他不是明星,只是一个家境优渥的普通人,他是不是就不会错过这个美好的女孩了?如果这个女孩不在乎那些纷纷扰扰,他是不是就此找到了一段最无悔的爱情和最美满的家庭?

  如果……

  可惜没有如果,他也不可能放弃自己身为明星的身份,身为演员的职业。

  失恋了没有什么,再找下一个就好了,人生这么长总会有一个最适合自己的人出现。

  靠着如此想法从一场场最终走向失败的恋情里脱身的诸葛青,在今天终于感觉到了一点求而不得的痛苦。

  他长叹了一口气,忽然之间非常想见王也。

  想见到王也,拿着一两瓶酒,让他听着自己失恋的苦闷和絮絮叨叨的抱怨,问他——

  你是不是也会在乎明星与普通人之间的鸿沟?然后再因此离我而去。

  诸葛青几乎能够想象到王也听到这话时的反应,他会瞪圆了眼睛,惊讶中带着强烈的鄙视,骂他是不是脑子进酒了谁他妈在乎这种东西,然后不悦地把他的酒没收了,赶他回房间睡觉。比起朋友,更像个老妈子一样留给他一个独自稀释悲伤的空间。

  想象得太过于具体,诸葛青没忍住笑了,走向王也家的步子轻快地可以听到那串挂着两个房子的钥匙串,在裤袋里叮里当啷响得像首用敲琴敲出来的歌。

  只是在手机上给人发的消息,却是狡诈多端地放大了那点尚未彻底散去的失落。诸葛青很聪明,他不写长,也不用情感词,更别说是表情包,精通越短越是骇人的道,朝着与王也对话的微信界面发了一条消息过去。

  [我去你家躲会儿。]

  今天周一,这会儿是下午两点半,正是工作强度跟着温度一起上升的时刻。王也正在上班,不用想也不可能立即回他,所以诸葛青发完就把手机塞进了兜里,接着走向王也的单身公寓,霸占了卫生间,洗了一通痛快澡,用微波炉煮了一碗方便面,然后一边吸溜着面,一边看综艺,跟着节目组设置的笑点笑得死去活来。

  直到王也嘭得一声打开了房门,喘着气,恐慌着脸,出现在诸葛青的面前时,这个人才想起来好像要看一眼被他遗忘的手机,尤其是里面的微信对话。

  不过现在来不及了,王也的满脸惊忧在于诸葛青发懵的目光对视上的时候,缓缓变成了安心和恼怒,摔了手里的钥匙,也不穿拖鞋了,几步跨过来就冷笑着质问:“诸葛青,解释解释?”

  诸葛青嘿嘿笑着,眼疾手快地翻了一下微信,那瀑布流般的消息才入了自己的眼。

  [老王:躲?啥意思?躲啥啊?]

  [老王:狗仔??私生饭????]

  [老王:我去,诸葛青!还在吗你!你他妈的给我回个话啊!]

  [老王:接我电话!!]

  [老王:你现在在哪?有没有被他们截到?]

  [老王:操!]

  ……

  就这些发来的消息里还掺杂着至少三个以上因为他迟迟没接而被迫挂断的语音通话和视频通话请求。诸葛青第一次见到王也用消息轰炸他的时候,也是第一次见到这平淡如水的人这么急的时候,说心里不被王也这行为暖心是不可能,但是现在诸葛青更觉得心脏嗖嗖的冷,顶头上王也这杀人一样的微笑,让他脸上挂着的笑都有些抽抽。

  “看完了?看着我干着急开心不?”王也笑呵呵地挨着诸葛青坐下,咕咚喝了一口桌上的茶水,额发上还有蒸腾出来的汗气,“我在外边吓得半死,你躲着乐呵呵地看电视,你多大了诸葛青?狼来了这游戏还没有玩腻?”

  “不是没有,真的,我真的是在躲,但是不是狗仔也不是私生。”

  诸葛青眯着的眼睛在眼皮的藏匿之下滴溜溜地转,接着腰颓然一弯,委委屈屈地声音就顺着脖子上来了。

  “我失恋了。”

  “失……”

  王也卡住了,眼睛瞪得比什么时候都圆,圆得诸葛青险些绷不住笑。

  “对,失恋了。她拒绝了我,所以我才来你家里躲开那伤心地,伤心事,伤心人……”

  诸葛青偷偷望了一眼王也,这一通话下来似乎还真就让王也动了恻隐之心,只是他的表情有点奇怪——皱起的眉写着过分严肃,抽动的嘴角写着,写着不是惊讶,而是……

  而是一种欢喜,再准确一点是一种压抑着的惊喜。

  惊喜?

  诸葛青愣了一下,转瞬间一个念头心起,他猛地跳起来,戳着王也的嘴角说:“你居然在笑!老王我没想到你这个人居然在朋友失恋时幸灾乐祸,毫无人性啊——”

  王也被他这一嗓子嚎得面色尴尬,不耐烦地推了一把诸葛青,做贼心虚似地站起转身,说:“滚滚滚,谁有时间管你失恋不失恋!这点小事谁有兴趣去幸灾乐祸。”

  “那你笑啥?”

  “我!我只是看到你没事安心了而已不可以吗?”

  “可以,可以,完全可以。没想到啊老王,你居然这么担心我啊——”

  “你这语气我听着很不对啊,合着是不是我丢了你就不会担心了?”

  “您老的思维还真是发散得开啊!”诸葛青笑着轻踹了一脚王也,“咱俩什么关系,哪有铁哥们在这个时候不急着找人的?”

  王也笑了一下,他的神情平稳了下来,又坐到了沙发,顿了一下,语气小心地说:“老青,你真失恋了?”

  “嗯,真失恋了。挺伤心的,我真挺喜欢她的,没想到人家不愿意。”

  “为什么啊?你要颜值有颜值,要水准有水准,还是个前途无量的明星。而且照之前那趋势,小姑娘不也挺喜欢你的?”

  “就是因为我是明星。”诸葛青苦笑了一下,“她觉得没这个心理素质跟我扛过在聚光灯下没隐私的压力。”

  王也忽的就沉默了,过了半晌才磕磕绊绊地说上一句:“嗯……确实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

  诸葛青看着他,先前那个问题又从他的心底弹出了水面,他隐隐觉得之前对王也反应的设想也许并不是那么的准确。

  “你呢,王也?你会因此而觉得和我做朋友有压力吗?尤其在我真的火了之后。”

  王也的回答确实没有应和诸葛青的设想。

  问题从他的嘴里出来之后,王也沉默了很长一段时间,长到诸葛青开始后悔问出这个问题时,王也才开了口。

  “不会。”

  王也极其认真而严肃地看着诸葛青,透过对视,这股子的认真仿佛渗入了诸葛青的心,并在下一刻为了让诸葛青彻底安心地强调着语气,重复了一遍一模一样的台词。

  “不会。”

  诸葛青撇开了眼,他确实后悔问这个没有必要的问题了。王也这般郑重非常的回答,让他羞愧,他发觉发问的自己反倒成了那位不自信的女孩。他无法否认问题后面的忐忑不安是假的,哪怕只有一点,那也是真实存在着,真实地在质疑王也对他的友谊。

  “……谢谢。”

  还以同样郑重的道谢时,诸葛青感觉自己的脸有点红,强烈的尴尬和羞愧让真有了一种足以憋红脸的窒息。他渴望有什么东西能够帮他突破此刻的氛围。

  “客气什么,您别老给我整那些幺蛾子就算是可怜我了。还有啊,别整天想着谈恋爱,你之前的剧本还没搞定吧,收拾收拾感情,该工作了青哥。”王也适时造了个台阶,等着诸葛青下,他甚至还故意把视线转移到墙壁中央的钟上,“都这个时候我也不回去上班了,提前下班吧,晚上吃啥?”

  “晚上……”

  诸葛青呆了呆,但反应极快地他已经开始顺着阶梯往下走,脑子里当真已经开始刷刷刷飞着菜单,结果就在这个时候,诸葛青的手机当啷一声响了。

  [阿青,今晚我生日,蛋糕备齐,气氛烘好,就缺一个你。]

  紧跟着就是一个地址。

  “谁啊?”问的是王也,他听到了微信来消息的提示音。

  “我一个朋友。”

  “……女性朋友吧。”

  “嗯啊!”

  诸葛青笑嘻嘻的,满脸挂的都是恢复精神的喜庆,录语音回复的时候都带着笑意。

  [等着,我马上就来。]

  “老王,我……”

  王也一脚把重现风流的诸葛青踹出门:“滚去见你的新一春吧你!”

  “诶!晚上给你发照片啊!”

  嘭。

  门关上了。

  诸葛青在电梯关上之前直直地望着那扇关紧了的房门,情绪里占了三成的新一春来临的喜悦,剩下的七成全是类似于劫后余生的庆幸。

  这邀请来得太及时了。诸葛青长出一口气。不然他当真不知道该怎么顶着一股子奇怪的心慌意乱与王也吹牛打屁。

  电梯门很快就开了,诸葛青甩甩头,把视网膜和脑子里残留的真挚到让他心跳一停的一双王氏眼睛从里面剐去。

  可偏偏这眼神比顽固污渍还坚强,估计用立白加雕牌都没法洗走,反正诸葛青是与美女帅哥们嗨到了半夜,回家路上心里头还是露出了王也的脸。

  这可能是在提醒他要遵守约定发新一春的照片给王也了。诸葛青给自己写了一个答案,无视了这约定是单方面的答题前提,把派对上与新一春的自拍合照发给送到了王也的微信上。

  下面附上四个大字。

  [不要嫉妒。]

  看了一眼时间,凌晨一点半,王也铁定在睡觉,手机绝对挂着连震动都没有的静音,正是发狗粮照片不会被骂的好时候。

  诸葛青干完这一切,心情愉悦地遛回了自个家,简简单单地洗漱片刻,倒头就睡。

  正常来讲这一睡,诸葛青可以睡到第二天中午,王也负责给他带饭的同时负责叫他起床,可当他的耳朵里出现王也亲切的叫醒服务时,诸葛青只觉得自己的眼皮沉重,丝毫没有正常情况下的轻盈。

  “起床了老青。”

  王也拍着诸葛青的脸,笑眯眯的把窗帘拉开,初生的阳光洒到了诸葛青的脸上。

  “打太极晨练了。”

  

TBC

  

评论(27)
热度(298)

© 卖安利王子丢斯特 | Powered by LOFTER